龙腾小说网 > 拳戏天下 > 【161章】皇子们的请柬

【161章】皇子们的请柬

    段天罡也不是鲁莽之人,刚才这段时间之内他已经想通透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了无云对自己的手法,以及为什么魔弓无云会遁走。

    他的目的本身就是和大家切磋一下武艺,见识一下天下的各路英雄,看能不能结交一些好朋友,毕竟段氏一家的祖训放在那里,不能太过于招摇,自己能够出来游历大多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练成了十方天魔舞,并且身法上面突破了原先的段氏一族对于身法的理解范围,在天下间应该不会有太多能够伤害到自己,就算是打不过,自己肯定能够跑的过。

    不过通过这么一轮的武斗下来,段天罡显然是明白了自己以前的想法是有几分狂妄了,天下之大,什么样的人物没有,光是一个无云就让自己动用了第一层的十方天魔舞,赤魔劲。而且还给他吞食了一部分过去,这虽然是对自己来说不造成什么损失,但是,却不知道会对无云产生什么样的好处。如今看来,旁边这一位令狐冲,自己是没有办法再和他打斗了,自己都已经欠了他两个大大的人情,而且他都是好言相对,如果再要和他打斗下去,怎么说都说不下去,而且似乎自己也赢了好几场,一直没有人上来,按照规矩说是取得了晋级的资格了,要不然,就坐着等到结束好了。

    他的主意打定,就不急着走了,反正也没有人敢上来,或者就是说没有人敢现在上来同时面对自己和令狐冲两个,所以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季默的提议,不过附了个条件就是,要求等到这武斗会的结束。因为现在的官方的人都没有出现,为了明日的继续进行,自然要把程序走到。这个倒是季默没有想到的,料想自己明日里可能过来也不一定是这幅打扮了,自己就先和段天罡打了个招呼,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武斗场之中。

    至于段天罡,自然就是端坐于高台,直至老赖下来宣布这一天的武斗会结束。

    第三天的武斗会因为段氏弟子,神弓门的传承者,以及季默的出现颇有了几分神奇的意味,只是这些都是武者们的事情,武者们都是在武斗会散去之后纷纷的消失在了宋阳城的各个角落,或者是三五成群的研究着今日所见所悟,或者就是直接去买醉青楼画舫,只是这些人以外的政客们,却始终闲不下来,武斗会每一场,对他们来说都是必须倾力观察,研究,最后得到哪些人可以拉拢,哪些人应该下多大力度去拉拢。

    因为这场基本汇集了天下年轻英豪的武斗会,对于这些带着政治目的的政客来说,无异于就是一个大型的人才交流大会,在这里发掘人才,拉拢人才才是他们最愿意做的事情,什么武斗,不过是一个过程,他们要做的,是根据这些武斗的人,推测出是什么人最后能够摘得到夏国的那朵娇艳的鲜花,再看是否进行一些活动,要么拉拢,要么打压甚至是消灭。

    在政治的面前,是没有绝对的敌人和朋友,只有一时绝对的利益,为了利益的分配,他们会绞尽脑汁的参与进去,把敌人变成朋友,再把朋友变成敌人。

    。。。。。。

    对于崇王府来说,今天应该也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个特别就是在田七快速赶到了府上之后,从季默的府邸绕了一圈之后,再去了王爷的书房。

    按照他的想法是,王爷不知都去哪里了,那么只有按照老办法来交流了,在王爷的书房内的书桌上留言就可以了,明天早上必然会得到回复,不过呢,他刚一踏入书房,却已经看到了久日不见的王爷正端坐在书房里头,自在的看着一本札记,旁边还泡着一壶茶,显然是王爷已经回来了很长时间了。

    “王爷,你回来了?”田七虽然是和老王爷并肩作战多年,兄弟视之的交情,但是他在称谓上却一直没有改过来,还是叫着王爷,他认为这是应该的,对一个上位者的必要的尊重,成功是需要注重细节的,而田七正好是信奉这一个信条,所以虽然是老王爷是多次的不爽,多次的要求还是就以当初在军营里头的叫法就好了,或者就直接叫名字,但是,田七就是不愿。

    “回来了,季默这小子叫云儿和影子联系我,让我回来,我琢磨着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而且我也需要露露面让皇上安心才好,明天老子就去看武斗会。”老王爷说话依旧是一副粗犷的样子,要是不知道他的人,一听他说话就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粗人,却不知道他靠这副说话的腔调骗了多少人。

    “王爷,田七回来也是为了找你,有事情是孔二爷传过来的话。”田七看到老王爷自然是欣喜,自己的计谋再了得,和老王爷比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差距,两强联手的感觉真的要比一个人孤单对敌的感觉好很多,更何况是两个一直联手的老战友。

    “什么事情值得孔老二跑来传话,难道是?”老王爷一听,本来摸向茶杯的手凝在了空中,想不明白到底皇帝能够让孔老二过来说什么。

    田七很自然在书房中寻了个地方坐下,然后把皇帝让孔老二说的话,以及孔老二到包厢中的表现,说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爷,丝毫都没有拉下。说完之后再无多言,等着老王爷定夺,这个时候不是他发表意见的时候,他毕竟算是王爷手下的人,再是交情好,也不能没有了主次之分,更关键的是,这个时候王爷需要的是时间考虑问题。

    “皇帝这一次看来是越来越玩的大了,这个事情孔老二说的应该是真的,太妃娘娘的搬出来了,我的身家就搭上去也没有什么,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皇帝想要做什么,他留下我们又是为了什么,想必你也是大概的了解了一些,不过应该没有我清楚。”老王爷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显然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而且似乎他对于这个旁人看来没有任何保证的承诺深信不疑。

    “皇上看上了神弓门,这个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了,但是根据你的说的,皇上突然派人告诉你这个决定,那么就是表示了魔弓无云的出现大大的加大了神弓门在皇帝心目中的分量,你并没有告诉我魔弓无云有了什么厉害之处,但是凭我对皇上的了解,他的眼光一向是没有错过的。那么我们再看看神弓门的最近的动向!”王爷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洋溢着智慧的气息,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见到的粗人模样?

    “神弓门在七彩的那个老儿带领之下,一向都是走低调路线,不过他们门中一直都不遗余力的往外传诵着他们会有一个很厉害的传承者,带着七彩魔弓,白发出世,这个事情说了几十年,甚至是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了,那时候因为一直都没有能够出现这么一个人,我们最后都把这个神弓门当做笑话,也因为这个笑话而越来越轻视它。”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门派在武功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在用弓箭上面却真的是有独到之处的,就是寻常的士兵,给他们的方法训练一年半载的话,都会变成弓箭高手,在军队之中有很大的用处,所以各个国家都以这点东西心动,也都纷纷向七彩抛去了橄榄枝,只不过似乎是七彩的想法太多还是野心太大,他一直的态度都是模棱两可的,也让大家都无法动的了他。”

    “不久之前,神弓门突然的传出了靠向了秦明,我通过多方面的了解,才知道了,秦明国的国君答应了七彩给他一个郡县的地方,由他们门派管辖,军队,税收的权限归国家,其余的都归神弓门。当时我就纳闷了,七彩为什么会要一个郡县,他的胃口为什么会这么大。”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因为他需要人,所谓的传承者,应该是一种训练弓箭手的绝密方法,我推测这个方法应该是有很多人知道的,我们的皇上就应该知道,而且千百年来第一次有无云出现,在这个武斗会上出现之后,才会让所有的人都对神弓门的实力重新估计,对它一个门派的价值也重新进行了估计。”

    “如果我没有想错,按照我们皇上的脾气,这样的好东西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我们在这里猜他的动向的时候,很有可能他已经是派人出去和神弓门接触了,但是之所以要留下我们是因为以防万一。”

    “无云的出现,现在应该是天下皆知了,所以神弓门如今肯定是等着所有的国家对他的拉拢,然后待价而沽。但是无论是夏国拉拢得到还是拉拢不到,都意味在太平的日子就到此结束了。战争又要开始了,这肯定是会波及到整个天下的战争。”

    “你想,无论是任何一个国家得到了神弓门,通过他们的办法培养出一批类似于无云的弓箭手,百个足以威胁到任何一支军队,而且他们行动迅速,行踪飘忽,跟随着出征的军队,又有谁能够出手干掉他们呢?除非是大宗师!”

    “所以得到神弓门就意味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国家的兵力会突飞猛涨,那么这必然是破坏天下太平平衡的一个不安因素,其他的国家肯定为了自己的利益会暗中明里的搞破坏,假如大家都认定了这神弓门有能量让一个国家形成纵横天下的实力,那么要么是灭了神弓门,要么是趁这个国家的实力没有升起来的时候把这个国家灭了。”

    “所以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要么就是准备着和神弓门死磕到底,要么就等着和某些国家的间谍们斗法了,不过无论是哪一种,至少在短时间内,我们这边的根基是不会被动摇的,这个时间内,以皇上的胸襟,当然是可以容忍我们的存在,甚至会保护我们的存在了。”

    老王爷一口气说完这么多东西之后,脸色一变,又回复了粗人模样,端着茶杯啧啧的喝得很是愉悦,他的猜测和皇帝的想法是差不多的了,虽然他不知道,但是他有这个自信。如今自己身家性命都已经保了下来,老王爷虽然是浪费了很多精力,但是谁都不希望真正的那个事情发生,当然也是高兴的,茶喝起来也就愉悦了很多。

    “我们明天就去见皇上,我想就会有了明确的指示的,皇上的脾气我们都了解,只要他拿定主意要做的事情,除非是太妃出现干预,不然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现在太妃娘娘消失了十几年时间,想必也无法一时半会的回来,这天下太平了不到二十年,看来又要因为一个小小的神弓门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王爷通过了一番的推测和猜想,就飞快的定下了接下来要做什么,由于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了安危之忧,这个时候老王爷竟然非常的想念起了自己的小宝贝儿子,转脸对着田七问道:“季默跑哪里去了?”

    “额,王爷,我正好有个事情要向你说,这个事情就是关于小王爷的。”既然王爷问到了嘴边上,田七也就顺着这个形式,把自己观察到的,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如今小王爷季默并没有在家,的情况给老王爷又汇报了一下,他并没有做任何的猜测和评论,只是很简单的把这些情况一块一块的说出来。

    “季默这家伙有这么大能量?他到底是谁教出来的,不过我想他如果真的是有大本事的人,这个武斗会他迟早是忍不住想要出手的,由他去吧,我们不用说破,真的是他的话,给他点历练也好,他不让我们知道,也就是有自己的想法,对于他,我还是放心的,他不是那种分不清楚是非轻重的人,而且我总是感觉他不像是个小孩子,但是为什么他就是对女的不怎么感兴趣呢?”老王爷略微的一思索就知道了,但是一般关乎于季默的事情,他就总是会操心到不行,绕来绕去突然思绪竟然绕到了季默的终身大事上面,要知道按照夏国的规矩,季默12岁肯定是应该许下一门亲事了,自己给他送过去的云儿和影子,怎么说都应该算是上上之选,而且是双胞胎姐妹,这种好事,别人想都想不到。如果不是因为季默是他宝贝儿子,自己又只有这么一个单传,他才懒得管这些无聊的事情。不过如今看来,自己的儿子哪一方面都好,就是似乎对于这一块不怎么开窍。

    家务事,田七又无法开口,呆在旁边有些尴尬,季默是他一直看着长大的,对于这个孩子他们这些人可真的是很喜欢,季默聪明,懂事,虽然有些小恶作剧,但是都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比起京城之中其他的那些浮夸子弟,败家子来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文武全才,文是连周老夫子都佩服,武又是莫名其妙的就超越了众人到了先天境界,按道理说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的话,在每一个方面都应该早熟才对,为什么就偏偏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他就不明白呢?话说当年的王爷可是风流到不行的人,这个方面季默还真的没有办法和他老爹抗衡,不是没办法,是现在没办法,他的脑袋之中还有着原先的思想在,没有想找上一大堆萝莉放家里蹂躏的变态想法,这些孩子放在他以前的时代还不过是初中生,甚至是小学生,让这些女孩子来当自己老婆,和这些女孩子行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对他来说还真的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

    “哦,还有,王爷,孔公公说,皇子们都回来了。”田七突然想到了孔老二在后面提到的一句话,马上就说了出来,只是这样一句话,可能就能够影响未来形势的走势的。

    “哦?皇上这次玩这么大?不过我看皇上在这个方面可能要失望了,这三个皇子我都很看好,无论是谁当上皇帝都应该是夏国之福气,只是现在困难的是皇上需要怎么选的问题了,这个头疼的问题如今他想解决,不过以我对这三人的了解,皇上可能是要失望了,嘿嘿。至少在这几年之内,他们还不会斗起来的。不过你知道三丫头去哪里了么,这个我很想知道呀,似乎是皇宫里面出了事情之后,三公主一直就没有见到了,我估计是不是她趁这个时候跑出去玩去了,季默这孩子可是对三丫头情有独钟,虽然她比咱们家季默大了好几岁,不过以她的容貌和才干,应该和我们家季默是良配呀,良配!”

    不得不说,只要是关于季默的,老王爷绝对就会犯糊涂,好好的一个事情,怎么想又是想到了季默和三公主的婚配上去了,季默也不过是误打误撞去的,连三公主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老王爷就以为季默是看上了三公主才会对自己送过去的云儿和影子没有下手的,刚开始,因为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的问题,这个想法一直在心中没有提上日程,如今这些问题一解决,老王爷立刻就固态萌发,准备乱点鸳鸯谱,把自己儿子和公主揉到一起,却没有想到自己是什么条件,有没有资格说良配的问题。

    田七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不过外边快步来了一人,是和王爷一起不见的希白,随同过来的还有王府的管家。

    “王爷,这边有三个请柬,是三位皇子送过来的。”管家递上三个请柬。

    “嗯,王爷这边还有三个,是请小王爷的。”希白也递上三个同样的请柬。

    六张一模一样的请柬摆在书桌桌面上,老王爷又皱起了眉头。

    (似乎从来没有求过花花和票票,咱来试试。。。。)

  http://www.longtengku.com/0/108/64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