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一百零二章 义正词严

第一百零二章 义正词严

    亦不刺举起了手中的弯刀:“俞将军,请!”

    俞大猷‘抽’剑在手,屈指一弹剑锋,龙泉宝剑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龙‘吟’之声。他倒握剑柄,双手抱拳:“亦不刺将军,请!”

    亦不刺大喝一声,抡刀跃起。半空中,人与刀如同一道闪电,直劈而下。

    俞大猷侧步,举起宝剑,斜斜地向外一带,众人只听得“苍啷”一声,将亦不刺势在必得的一刀拨偏。

    亦不刺从俞大猷拨开刀的那一招,感觉到了他的力量,急忙撤刀变招,双脚在地面上一顿,身体迅速后跳,刀头上撩,直取俞大猷的‘胸’口。

    俞大猷拧身错步,躲开了他的刀锋,回剑急刺。亦不刺用刀背挑开刀尖,又是大喝一声,长刀如同匹练,劈开风雨而下。

    一时间,两人刀来剑往,似疾风夹裹的雪片,又似九天飞离的寒星,百炼‘精’钢打制的刀剑时不时碰撞在一起,兵刃相‘交’,金铁齐鸣,迸出一串火‘花’,在漫天的风雨中转瞬即逝。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看着两军主将之间的生死对决。

    亦不刺的刀法素以快疾狠辣著称,在整个土默特部也鲜有敌手。此刻不顾自己‘胸’前空‘门’大‘露’,一刀砍得比一刀快,一刀砍得比一刀急,刀刀以命相搏,无尽杀气,如寒霜般笼罩了周围四野。

    俞大猷更有大明军中第一剑手之称,当年率军南下平‘乱’,剿灭两广匪患之时,曾单枪匹马杀入土匪山寨挑战,只亮了一手剑术,千余名悍匪竟无一人敢出来应战,皆跪地请降,明军不动一兵一卒,不费一枪一弹,就解决了为祸一方长达十年之久的匪患。回军途中,又专程前去中原武学的泰山北斗之地少林寺,与众武僧切磋武术。今日这一场比试,一是要给亦不刺保全一点颜面,容留皇上收揽羁縻的余地;二来也是引‘诱’亦不刺使出全部招数,看一看‘蒙’古刀法与中原武学的异同,因此,他从一开始就只取守势,闪转封挡,以轻灵的身法逐一化解亦不刺刀刀只取要害的搏命杀招。

    两人这一番游龙斗狠,委实让围观的众人大开眼界。就连朱厚熜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得出来,若论武技,亦不刺要比俞大猷稍逊一筹,加之他一味抢攻,势难持久,久战无功之下势必心浮气躁,落败只是个时间问题。

    果然,百余合后,亦不刺的招数用尽,俞大猷不失时机地反守为攻。亦不刺疲于招架,体力渐渐不支,手上刀法、脚下步法也开始凌‘乱’起来。

    俞大猷知他败局已定,也不贾足余勇乘胜追击,反而收回剑势退出两步,笑道:“亦不刺将军,承让了。”

    亦不刺明白,无论是在战场上领兵‘交’战,还是在比武场上公平对决,自己都不是俞大猷的对手,也不再挥刀再战,脸上甚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俞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能败在你的手下,亦不刺死而无憾!”

    说完之后,他突然横刀在手,就要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说时迟,那时快,俞大猷将身一纵,跃到亦不刺的跟前,剑走游龙,疾如闪电般地点中他手腕的脉‘门’。亦不刺的手腕一麻,再也握不紧手中的弯刀。俞大猷手中长剑略一用力,弯刀立刻脱手而出。

    其实,俞大猷料定亦不刺不会甘心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早就防着他这一招,亦不刺方才一个“死”字出口,俞大猷已经动了起来,自然能堪堪地在他自刎前一刻,磕飞他的弯刀。

    亦不刺求死心切,见自刎不成,身子直冲俞大猷的剑锋而来。

    眼见着自己的剑锋就要刺穿亦不刺的咽喉,俞大猷手腕一翻,硬生生地收回剑势,长剑从亦不刺的喉结之处险险滑过,划在了他的‘胸’甲之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

    饶是亦不刺穿的那身金丝软甲质地上乘,仍难挡俞大猷家传宝剑之利,连同里衣被划出了长长的一道口子,鲜血立时喷涌而出。

    俞大猷剑术何等了得,自然知道自己那一剑的轻重,尽管使亦不刺血流如注,却没有伤到他的要害之处,也不惊慌,冷冷地说:“将军领兵多年,也该明白胜败乃兵家常事的道理,将军这又是何必呢!”

    亦不刺惨然一笑:“成吉思汗的子孙,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懦夫。我既然已经战败,与其活着受辱,还不如就这样死了的好……”

    “住口!”俞大猷‘挺’剑指着亦不刺的鼻尖,怒骂道:“你背弃盟誓,悍然举兵袭击圣驾,累及汉‘蒙’两族近万兵士没于野草之中,本已是罪不容诛。幸有吾皇天纵仁厚,以无上慈悲之心赦免了你的死罪,你却还是这般冥顽不灵,竟以之为耻,其心可诛!”

    一再隐忍包容,却还是不能打消夷狄虎狼之心、桀骜之志,即便是菩萨,也会怒做狮子喉,何况是统领六军、杀伐果敢的军人!

    这个时候,朱厚熜开口了,用一种仿佛是意兴阑珊的懒洋洋的语气说:“志辅,不必和他多说什么了,既然他一心求死,你就成全了他吧!朕倒要看看,象他这样没胆子的懦夫,回到长生天的怀抱之后,如何面对他们的成吉思汗!”

    “我不是懦夫!”

    象是被针扎了一样,亦不刺的心一阵剧痛,他之所以在全军覆没之后,还要向俞大猷挑战;之所以在比武失败之后,还要横刀自刎;之所以在刀被磕飞之后,还要将自己的身子撞向锋利的剑锋,都只是一个目的:死得象一个真正的‘蒙’古武士,却被眼前这个可恶的蛮子皇帝骂做是个没胆子的懦夫。他立刻疯狂起来,双手胡‘乱’地在‘胸’前撕扯着,将被俞大猷的长剑划破的铠甲和里衣撕得粉碎,咆哮着说:“我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是一个没胆子的懦夫?”

    “你的确不怕死,可是——”朱厚熜冷冷地看着已陷入疯狂之中的亦不刺,一字一顿地说:“你怕活着。”

    亦不刺停了手,怔怔地反问道:“我怕活着?”

    “不错!”朱厚熜重复道:“你怕活着!你有勇气面对死亡,却害怕活着面对那些你不敢去面对的东西!”

    亦不刺怒极反笑:“哈哈哈,我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你们这些蛮子,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倒不少,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我知道你一心想把我抓回去,一是为了在你的臣民面前炫耀你的武功;二是为了震慑各部不敢再与你们为敌。这两个目的,用我的脑袋一样可以达到,你就别再多费口舌,痛痛快快给我一刀好了。”

    只求速死,亦不刺的话说的丝毫不留一点余地,引得俞大猷和周围的明军一起怒骂起来。

    骂声渐渐平息之后,朱厚熜冷笑道:“方才还能说出败军之将不言勇的话,如今连刀都被俞将军打飞了,手无寸铁,竟还把自己看得又高又大!看来,朕说你是个没胆子的懦夫,还真是抬举了你,你根本就是一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亦不刺越发咆哮起来:“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士可杀不可辱。我是草原上的勇士、成吉思汗的子孙,你可以杀了我,却不能侮辱我!”

    “草原上的勇士、成吉思汗的子孙,难道就是又不信守诺言,又好自吹自擂的怯懦之辈吗?”朱厚熜说:“你方才说过如果落败,就任由俞将军处置这样的话,俞将军就是你的主人,让你死,你就得死;不让你死,你就得老老实实地活着,为什么还要一心求死?这不是信守诺言,又是什么?还有,今日一战,我大明仅以五千兵马就打败了你纠结起来的万人大军。试问除了你这样的疯子之外,今后还有谁敢以全族‘性’命为赌注与我大明为敌?还有谁敢拿自己的脑袋一拭我明军的刀锋?你这个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让朕拿来炫耀武功、震慑各部?”

    “你——”亦不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朕之所以说你是个没胆子的懦夫,说你怕活着,是因为朕知道你在害怕。”朱厚熜竖起了一根指头:“其一,你害怕面对顺义王的严厉惩罚。你身为部属,不经他的同意就悍然举兵与我们大明为敌,想要把土默特部乃至整个草原推入战火之中;此外,你并非黄金家族的后裔,却擅自打出了成吉思汗的白‘色’鹰旗纠结各部兵马,这无异是公开叛逆,与顺义王分庭抗礼。顺义王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叛逆之人,你应该很清楚,所以你害怕!”

    “汗王……汗王是被你们蛮子所‘蒙’蔽,”亦不刺喘着粗气说:“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我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草原各部的至高利益……”

    朱厚熜不置可否,竖起了第二根指头:“其二,你害怕面对翁吉亦惕部和巴鲁赤思部数以万计的孤儿寡母的质问、指责!别的部落都在享受着汉‘蒙’两族和平修好所带来的好处,只有他们的父亲、丈夫和儿子受了你的鼓‘惑’和煽动,被你推向了死亡的深渊。即便不说顺义王会不会以追究你的叛逆之罪为借口,趁机吞并翁吉亦惕部和巴鲁赤思部,把他们分给其他部落的人做奴隶;部落中所有的壮年男丁、每家每户家中的顶梁柱都战死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又该如何生活?身为首领的你,难道不害怕他们流着泪向你讨要他们的父亲、丈夫和儿子吗?”

    亦不刺再也说不出任何辩解的话。雄才大略的俺答还有可能理解他此举的深远用心,可是,翁吉亦惕部和巴鲁赤思部数以万计的孤儿寡母却无法接受父亲、丈夫和儿子战死沙场的事实。在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母亲在得悉父亲战死之后,那滂沱的泪水和悲戚的长调……

    “还有其三,”朱厚熜竖起了第三根指头:“你害怕朕,害怕朕麾下这五千‘精’锐之师,害怕我们汉人!今日一战,让你见识到了我们汉人的厉害,你害怕朕这个让你看不起的蛮子皇帝,会比你敬仰已久的成吉思汗更出‘色’;你害怕我们这些让你看不起的汉人,总有一天会在朕的率领之下,彻底打败、征服你们‘蒙’古人!所以你想先下手为强,趁朕巡幸草原之际袭击朕的车驾。可是,你错了,即便你杀了朕,大明照样可以再立一位皇帝;杀了朕身边的这五千将士,我大明还有百万大军。你能保证大明的下一任皇帝还能象朕一样,平等对待你们‘蒙’古人、友好地跟你们坐在一起喝酒?百万明军打着为朕报仇的旗号杀进草原,不知道草原上又要增添多少新坟,不知道又有多少孤儿寡母恸哭哀号?”

    “不要、不要再说了……啊——”亦不刺扬着头,发出了狼一般的嚎叫……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28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