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二十三章 奉旨采药

第二十三章 奉旨采药

    得到皇上如此盛赞,高拱、李时珍都诚惶诚恐,难以自安,朱厚熜却笑道:“朕一向不拿你们当寻常的臣子看,你们也就不必再客气了。李先生,朕说了要送给你两样东西,《本草品汇‘精’要》只是其一,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说着,他又从御案上拿起了一只紫檀木盒子,递给了李时珍。

    李时珍本想说有了那套《本草品汇‘精’要》,自己什么都不要了,但君父有赐,臣子不敢辞,慌忙接了过来。

    这个盒子比方才装书的盒子小了许多,只有巴掌大,一寸来高,李时珍打了开来,只见里面的锦缎上放着一面金牌,雕龙盘凤,一看就是代表着皇家威仪,上面镌刻着“奉旨采‘药’”四个字。

    哪朝哪代也没有“奉旨采‘药’”这么一说,李时珍哪里敢接这面金牌,嗫嚅着说:“皇上,此牌与朝廷规制不符,微臣愧不敢受……”

    朱厚熜心中颇不以为然:什么与朝廷规制不符?明朝皇帝大多荒‘淫’无道,经常派出大批内官使臣为自己搜罗美‘女’、***,那些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打出奉旨配‘药’的招牌。比如说,史书上曾明文记载,明朝被李自成的起义军***、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吊死在煤山之后,他的堂弟福王朱由崧被留守南京的大臣拥立为帝,改元弘光,建立了南明第一个政权——弘光政权。朱由崧当国执政之时,正处在内忧外患日益加深之际,弘光政权雄踞江南富庶之地,君臣上下本应励‘精’图治,有所作为,至少也能和刚刚入关的满清划江而治,然后再徐图北上,恢复大明江山。可是这个家伙却不思进取,竭力排斥以史可法为首的东林党等贤良忠臣,将大权委任给马士英、阮大铖等佞臣宦官,自己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生活荒‘淫’透顶,刚刚即位便以“大婚”为名派出内官在南京和苏杭等地挑选“淑‘女’”充斥后宫。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还专‘门’派人每日晚间打着写有“奉旨捕蟾”字样的灯笼,出城四处捕捉蛤蟆,给他配置“蟾酥合媚”***,被人讽为“蛤蟆天子”。偏安一隅的弘光皇帝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都能这样肆无忌惮;我铸一面金牌给你李时珍,帮助你重修本草‘药’典,是为了挽救后世无数黎民百姓的生命,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过,这些话却不好跟李时珍明说,他就笑道:“当然了,以前确实并无先例。不过,能发下宏愿,要以一已之力重修本草、造福黎民百姓的人,以前也并不多见啊!但修撰《本草纲目》耗时费力,还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困难,朕一直在想能为你做点什么。你不妨拿起金牌,看看背后刻着什么。”

    李时珍赶紧收敛心神,拿起了那面金牌,只见后面还刻有一行小字:“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医院记名院使(太医院最***职的官名,正五品)李时珍重修本草,特铸此牌见此金牌,如朕亲临,一应要求,各级官府倾力满足,不得有误,钦此。明嘉靖皇帝朱厚熜”

    原来皇上不但赐给了金牌,还把圣旨刻在了金牌上!

    所谓圣旨,在臣下统称旨意,有许多规制。对一些寻常小事,皇上兴之所至,随口一说,命身边的太监传与当事人,叫做口谕;有关朝廷国策、军机部署以及官员的升迁罢黜,或者对某一具体政务、案件的指示,都要用工楷写在特制的明黄锦缎上,由司礼监钤上宝玺宣示,官场民间通常说的圣旨就专指这一类书面上谕。书面上谕又分为明发上谕和特发上谕两种,明发上谕或在朝堂之上明宣诸臣,或‘交’给内阁向各有司衙‘门’公开发布,并用邸报传示天下;特发上谕则是指名发给某人,由某人向当事人宣读之时才能开启圣封,宣读旨意。不过,不论是明发上谕,还是特发上谕,历来都是工楷书于明黄锦缎之上,还从未见过镌刻在金牌之上的先例。李时珍虽一直自认是个医生,毕竟也算是大明官员,更不敢接受这面历朝历代前所未有、百官万民闻所未闻的金牌圣旨。

    见他诚惶诚恐,朱厚熜笑道:“你是觉得这个‘院使’有些突兀吧?你因培训宣府、大同两军医护兵有功,吏部文选司已叙功将你擢升为太医院院使,公文高肃卿已经报到了内阁,明日就能批下来,朕就先刻了上去。至于为何要把圣旨刻在金牌之上,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李时珍越发懵懂不解,朱厚熜就解释道:“比如说,你们那一大队人的衣食住行都需要有人照顾;上山采‘药’也需要有向导;还有,收集民间单方,尤其是一些医堂‘药’铺的不传之秘,光靠你用‘医者父母心’之类的大道理去感化说服他们,只怕也难以让有些品德不高的人心甘情愿地献出祖转秘方,还得用银子去买。这些事情,哪一件都离不开地方官府衙‘门’的配合。朕开始想发一道圣旨,责令两京一十三省各级地方官府衙‘门’予以配合。后来一想,你要修撰《本草纲目》也不是一天两天、三年五载就可以奏功的,时日久了,或许有些地方官员就把朕的圣旨给忘到了九霄云外,不如铸一面金牌给你,把圣旨也镌刻其上。沿途入住馆驿、调用民夫轿马,包括从藩司中调用银子,只要你亮出这道金牌,看谁还敢抗旨不遵!还是刚才说过的那一句话,《本草纲目》若是能早一天问世,不知能多救多少人的‘性’命,我大明朝上至朕这个天子,下到两京一十三省各级衙‘门’职官司员,都应全力配合,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最大限度地给你创造便利条件,帮助你早日成书。这才是为政者敬天爱民之心啊!”

    尽管高拱心里也觉得皇上铸造金牌让人奉旨采‘药’的举动不免失之孟‘浪’,恐怕会招来官场士林清议的非难,但皇上把话说的这么透彻,字字句句都流‘露’出仁君爱民之心,令他十分感动,就劝道:“李先生,皇上圣明天纵又心细如发,这么做也全是为了你能顺利地完成这项功在当代、造福千秋的伟业。你就不必顾虑那些陋规陈见了,还是好生体念浩‘荡’天恩,尽快尽好地编成《本草纲目》,造福我大明亿兆生民吧。”

    高拱果然不愧是自己一直看好又悉心培养的宰辅之才,从不拘泥什么祖宗成法、朝廷规制,朱厚熜忍不住赞叹道:“知我心者,高肃卿也!李先生,朕也知道这么做有点俗气,但朕一心想借你的鸿篇巨著扬名,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既是为你修撰《本草纲目》最大限度地创造便利条件,也能留下一段逸闻趣事,日后朕便能和你的那部鸿篇巨著一道名垂不朽了。”

    李时珍既为皇上如此设身处地替自己考虑而感动,又被皇上这样的殷切期许所震撼,仿佛恍然一梦,泪流满面地怔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朱厚熜越发觉得好笑,就故意板着脸说:“朕还未准你辞官归乡;就算你已辞官,也是我大明子民,莫非要抗旨不遵吗?”

    高拱也忙说:“李先生,还不快快领旨谢恩!”

    李时珍这才醒悟过来,赶紧跪下,俯身在地,捧着那面金牌放在自己的面前,恭恭敬敬地叩头,哽咽着说:“臣……臣太医院院判李时珍恭领上谕,定当殚‘精’竭虑,不负君父圣心厚望。”

    按照朝廷规矩和语气领旨之后,李时珍似乎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又哽咽着说:“李时珍若不能修成《本草纲目》,不劳君父以国法制裁,定当自惭嚼舌而死!”

    “哈哈哈!”朱厚熜一边扶起他,一边大笑着说:“李时珍就是李时珍,朕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部鸿篇巨著,给后世子孙留下珍稀瑰宝!”

    见李时珍如此‘激’动,朱厚熜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个疑问:给了李时珍这么大的压力,他会不会因为圣心期许过高而仓促成书?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就好心办成了一件大蠢事了!想到这里,他赶紧又补充说道:“不过呢,朕给你创造了那么多的便利条件,可不是‘逼’着你尽快成书。要知道,你的《本草纲目》是朕题写书名、高肃卿作序的,质量优劣可不只是关系到你李时珍的名声,还关系到朕的圣名和高肃卿的清望啊!再给你提一条要求:务求‘精’准,不必图快,把《本草纲目》编成一本分类严谨、纲目分明、体制划一,迄今为止最系统、最完整、最科学的一部‘药’学宝典,指导后世医者治病救人,使我大明再不发生山东莱州那样的憾事!”

    说到自己的专业,李时珍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和傲气,慨然应曰:“回皇上,微臣已经想好,本草不修则已,要修就一定要修好。微臣要走遍我大明两京一十三省,把前朝诸家本草中所收的1518种‘药’物逐一考证,并补充收纳各类能入‘药’之物。在‘药’物分类编目上,微臣打算舍弃自《神农本草经》以来,沿袭千年的上、中、下三品分类法,把‘药’物分为水、火、土、金石、草、谷、莱、果、木、器服、虫、鳞、介、禽、兽、人共16部,以‘药’物正名为纲,纲下列目,记述名称、释意、产地、形态、采集方法、‘性’味、功用、炮制等项,并附以方剂,务求博而不繁,详面有要……”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29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