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九十五章 祸起萧墙

第九十五章 祸起萧墙

    一片哭泣声中,几位家老鸟居忠吉、酒井雅乐助、石川安艺、阿部大藏却异常冷静,相互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忧虑之‘色’。鸟居忠吉便轻轻地咳了一声。

    鸟居忠吉已经八十多岁了,已经‘侍’奉过四代城主,并且在竹千代的祖父松平清康之时便升任首席家老,在家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即便是城主松平广忠在世之日,事事也都要听他的安排。此刻大家听到他咳嗽的声音,像是要说话的样子,这才止住了‘激’动的哭泣,将视线投向了他。

    鸟居忠吉冷冷地扫视了众人一眼,说道:“大家比我年轻很多,是不是都已经糊涂了?没有听见甚右卫‘门’说什么吗?不是少主回来了,而是他们家的七之助回来了!少主的确还在人世,却没有回到冈崎!”

    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大家的头上,众人都冷静了下来,大久保新八郎忠俊嚷嚷了起来:“少主在哪里?为什么不跟七之助一起回冈崎?”

    鸟居忠吉说:“甚右卫‘门’,还是你来说吧!”

    天野甚右卫‘门’也平抑了内心的‘激’动,脸上突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犬子七之助不是自己回来的,有人把他送回了冈崎。”

    “是谁?”

    “织田吉法师信长!”

    这个名字如同魔咒一样,立刻将松平党诸人震住了。过了一会儿,大久保新八郎忠俊怒吼道:“这么说,少主还在那个‘混’蛋的手中?”

    天野甚右卫‘门’苦笑道:“你这么说,也对也不对。”

    大久保新八郎忠俊先是一怔,随即怒骂道:“‘混’蛋!这是什么意思?”

    天野甚右卫‘门’说:“听犬子说,当年织田吉法师信长被废黜家督继承人之位,逐出尾张的时候,是打算要放少主回冈崎。可是,还没有等他们离开,就被织田氏家中的佐久间大学带人包围在热田神宫。少主眼看就要被擒,突然来了一帮神秘武士,杀退佐久间大学,将他们救走了。后来,那些神秘武士还把他们送到了明国……”

    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明国?”

    “不错,是明国。”天野甚右卫‘门’说道:“少主和犬子他们至今还不知道那些神秘武士的主人是谁,但此人很有办法,把少主送到了明国的第二京城南京的官家书院里读书,算起来有三年多了……”

    大久保新八郎忠俊余怒未消,又厉声问道:“既然少主是被不知名的人所救,你为什么说他既在织田信长那厮手中,又不在他的手中?”

    天野甚右卫‘门’说:“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尾张之虎’织田信秀在败亡之前,派出家臣护送‘女’儿市姬去了明国,敬献给明国皇帝陛下。明国皇帝已经与他们缔结了盟约。所以,身在明国的少主虽说不算是在织田信长那厮手中,但也算是在他的手中。”

    大久保新八郎忠俊说:“不管少主在不在他的手中,只要还在人世就有希望。织田信长那厮怎么说?有什么要求?”

    大久保新八郎忠俊虽说为人粗鲁、脾气暴躁,却并不愚蠢,一下子就问出了众人都关心的问题——当初今川义元威‘逼’冈崎松平氏送出少主做人质、织田信长那厮又将少主劫持到尾张,无一不是想以少主为质,要挟松平氏归顺。此刻,尾张织田氏已经被今川义元所灭,失踪几年的织田信长突然现身冈崎,还送回了天野七之助,带回了少主尚在人世的消息,他一定别有所图!

    天野甚右卫‘门’摇头说道:“没有。”

    没有?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鸟居忠吉开口了:“正因如此,才让我们为难啊!所以把大家召集过来,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有人嘟囔着说:“什么要求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不是织田信长那厮在故意摆架子?”

    另一个人点头说道:“是啊,他如今国破家亡,回来一定是要谋划复国大业。肯定想要借助我们三河武士的力量。可这个要求实在过分,他说不出口……”

    “什么说不出口?”有人立刻打断了先前那人的话:“他分明知道少主是我们这些年来百般忍耐并坚持下来的唯一支柱,便将少主据为奇货,想要我们主动去求他,他才好漫天要价!”

    长坂彦五郎一拳砸在了地上,把自家地上铺着的、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席子更砸破了一个好大的‘洞’:“那个‘混’蛋在哪里?让我‘血枪九郎’去会一会他!”

    众人心里都是怦然一动:“血枪九郎”说的不错,无论少主在不在织田信长的手中,织田氏已经与明国缔结盟约,织田信长的妹妹也进入了明国皇帝陛下的内庭,看样子还颇受宠爱。那么,扣下织田信长,一定可以换回少主!少主回来之后,松平氏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今川义元将冈崎城还给少主,松平氏重振家业的梦想也就能逐步实现了。看来,脾气暴躁的“血枪九郎”还是很有脑筋的啊!

    可是,天野甚右卫‘门’苦笑着说:“送回犬子之后,他便返回尾张了。”

    长坂彦五郎先是一怔,随即又问道:“回去了?为什么不留下他?”

    “无论如何,我不能对送回儿子并带回少主消息的人不敬,更何况,他有少主生母刈谷夫人的亲笔信,让我们看在他这么多年拼命保全少主‘性’命的情分上,不要难为他。所以我就没有把他留下。”

    听说织田信长持有刈谷夫人的信函,长坂彦五郎也不好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道:“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来?”

    “他只是说,原本确实打算把少主一起带回来的。可是,少主回来之后,一定会再被送到骏府做人质,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少主继续在明国过几天平静安宁的日子……”

    “什么?他敢这么说?”这一回,是大久保新八郎忠俊吼了起来,也是一拳砸在了席子上,又把席子砸出一个大‘洞’:“他竟敢这样小瞧我们三河武士,以为我们是今川氏的附庸,会对今川义元惟命是从?你为何不强行把他留下,‘逼’迫他‘交’还少主?我看你是太软弱了!”

    长坂彦五郎火上浇油地说:“不只是软弱,失散多年的儿子突然回来,你的心里大概只顾着高兴,根本就忘记了少主吧!”

    天野甚右卫‘门’被‘激’怒了,喝道:“彦五郎,你敢怀疑我对松平氏的忠义?当初让七之助做少主的‘侍’童,陪同少主一起去往骏府,我就当这个儿子已经死了!”

    “正因如此,儿子死而复生,才让你更加高兴啊!”

    天野甚右卫‘门’怒目圆睁,手握着腰间的刀柄,喝道:“彦五郎,不得无礼!我把七之助也带来了,要让我当场斩杀他给你看吗?”

    长坂彦五郎冷笑道:“是你无礼,把自己的儿子看的比少主还重!软弱的家伙!”

    天野甚右卫‘门’猛地跳了起来,‘抽’刀出鞘:“来吧,血枪,杀了你这个‘混’蛋,我和七之助一起去西天佛国向清康公、广忠公请罪!”

    长坂彦五郎也跳了起来,‘抽’刀在手,屋里顿时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杀气。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把视线投向了几位家老。大家原本以为,首席家老鸟居忠吉会出面呵斥天野甚右卫‘门’和长坂彦五郎,其他家老也会出面劝和。然而,鸟居忠吉紧紧闭着眼睛,像是在沉思什么一般。而酒井雅乐助、石川安艺、阿部大藏等人也和他一样,也闭着眼睛。唯有大久保新八郎忠俊还睁着双眼,可是,事端是由他挑起来的,他不知道该先呵斥谁才好,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忽然,屋里响起了“哇”的一声,这是一个‘女’人的哭泣之声。

    众人寻声望去,伏地哭泣的‘女’人正是代表本多家族参加这次聚会的家老本多忠高的遗孀。由于身份特殊,又是屋里唯一一个‘女’人,本多夫人一直躲在角落里,不发一言,此刻却哭了起来。事发突然,众人不禁愣住了,手握大刀怒目而视的天野甚右卫‘门’和长坂彦五郎也都把视线投向了本多夫人。

    此前一直沉默不语的神原孙十郎长政说道:“哪里不舒服吗,夫人?”

    本多夫人更加高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太令人失望了……全是没有耐心的人,怎么能指望你们重振松平氏的家业……”

    本多忠高原本是家老之一,在松平氏家中地位尊崇;加之五年前的安祥城一战,为了救护身陷织田军重围的家主松平广忠,他强行剥去了松平广忠的甲胄,拿走了他的马印,冲进了织田氏的阵中,吸引了织田军的注意力,使松平广忠得以逃回本阵。而本多夫人这几年来一直恪守‘妇’道,独力抚养儿子本多忠胜,也赢得了松平氏家中所有人的尊重。因此,在场诸人都无比尴尬地听着本多夫人的数落,没有人敢于顶嘴。

    唯有长坂彦五郎,由于他是本多夫人的亲哥哥,又是当事之人,被妹妹这样当众痛骂,颜面上挂不住了,便呵斥道:“‘女’人懂什么?少‘插’嘴!”

    “不,我要说,如果父亲大人和我的丈夫活着,就绝不会做出这种不忠之事。”

    “什么?”长坂彦五郎跳了起来,吼道:“不忠?你说我血枪不忠?”

    “对。就是不忠!”本多夫人哭泣着说:“这么重要的场合,居然意气用事,拔刀相向,这就是最大的不忠!自从骏府的城代来了之后,我们遭受了多少苦难。这三年的艰辛,并不仅仅是你们男人在承受,我们‘女’人和孩子们也在忍受……”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3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