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七十四章 技惊将军

第七十四章 技惊将军

    或许是碍于自己的武士、将军贴身‘侍’卫的尊贵身份;也或许是看着眼前的人一身夜行衣,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武功并不高强、只是会一点飞檐走壁和潜行遁迹之术的忍者,四大天王随从虽然一拥而上,却只是分四个方位,将张明远团团围在了当中,并没有同时出手。张明远手握刀柄,站在原地,任由他们把自己包围起来。

    先是畠山九郎大喝一声,挥刀向着张明远迎头砍来。眼见着这一刀有如奔雷一般扑面而来,张明远毫不惊慌,‘抽’出腰刀,电光石火的刀光一闪,畠山九郎突然“啊!”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他手中的大刀也脱手而出,飞上了半空。

    原来,畠山九郎毕竟跟随足利义辉,向有名剑客冢原卜传和上泉伊势守信纲学习剑术,又是人称“剑圣将军”的足利义辉训练出的好手,这一刀不但来势迅猛,更有无尽妙处,张明远不论是后退还是左右闪避,一定会被刀锋所伤。

    可是,畠山九郎遇到的是大明锦衣卫十三太保中的老五、大明人称“大内高手”中的高手张明远,他的身形一动,就被张明远看出了剑法中的破绽,不退反进,用自己的刀猛地架住了畠山九郎的刀锋,然后用力一推,畠山九郎就被一股大力推得倒飞了出去。

    其实,这还是张明远有要事在身,不愿伤及畠山九郎的**命。若是趁着畠山九郎的刀被磕飞的机会,顺势疾进,刀锋向前一刺,畠山九郎就难免被利刃开膛!

    ‘交’手只是一招,一位天王随从就已经连人带刀都被磕飞了出去,其他三位天王随从大馆岩千代、有间源次郎和彦部孙四郎立刻判断出,那位夜行人的剑术和力气远在自己之上。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大喝一声,欺身而上,围攻张明远;而且,他们知道自己已成三足鼎立之势,吃定对手剑术再为‘精’妙,也不敢冒着被其他两人刺中之险,去攻击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横削直刺,一剑快似一剑,迅疾无比、如风如雷地攻了上来。

    不过,他们的剑术在张明远这样的会家子的眼中,不过是够快够猛而已,比起博大‘精’深的中华武术中的高明剑法,少了许多虚虚实实的灵动变化。受到三人的围攻,他仍不惊慌,挥动手中武刀左格右挡,守定‘门’户,再配合脚下步幅进退闪避,无数刀光剑影密密匝匝在他身边周围闪烁,可是,一旦欺近他身子一尺之内,就被挡了回去。虽说没有余地攻敌破围,自保却是绰绰有余。

    方才畠山九郎猛扑上来,只‘交’手一招就被打飞了出去,尚在远处的足利义辉根本没有看清楚。此刻他已经赶了过来,这一番拼斗看得他如痴如醉,忍不住高声叫道:“等一下!”

    三位天王随从见到他们三人围攻这位夜行人,依然占不到上风,`αр.1⑥ O m不由得羞愤不已,情知今日若是不能将眼前这位夜行人斩杀当场,一定会被其他‘侍’卫耻笑,也会被将军殿下冷落,都施出了浑身解数,一剑快过一剑,刀锋闪烁不定,招招不离张明远的要害之处,竟没有听见足利义辉的命令!

    足利义辉大怒,喝道:“‘混’蛋!都给我停下!”

    “啊!是殿下!”三人这才醒悟过来,赶紧停止了攻击。张明远也立刻收住剑势。

    足利义辉一手提着自己的武刀,另一只手对张明远翘起了大拇指:“你的剑术很好,嗯,真的很好!愿意和我比试比试吗?”

    或许是怕张明远担心不是自己的对手,从而拒绝和自己切磋剑术,足利义辉又补充说道:“你放心吧,只是切磋剑术,我是不会伤到你的!”

    张明远微微一怔,从刚才足利义辉施展的那套被‘侍’卫们称颂不已的剑术来看,虽然招法‘精’妙,却多了不少华而不实的虚招,更少了那种狭路相逢、你死我活的杀气,若是放手一搏,张明远自信能同时对付和**两个足利义辉。若是丢弃倭国武刀,换上自己趁手的长剑,再多加一个足利义辉也无妨。他怎敢如此托大,仿佛已经胜券在握,还说不会伤到自己?

    不过,看到那些‘侍’卫,包括刚才围攻自己的三人不去查看被自己击飞、至今还躺倒在地上的那名‘侍’卫,却围拢在足利义辉的周围,警惕地紧盯着自己,张明远立刻就明白了:象足利义辉这样身份显赫无比的幕府将军,哪里有机会真的和人斗剑拼杀?他的剑法不过是自己练练而已。即便是有手下这些‘侍’卫陪练喂招,肯定也不敢出全力,更不用说是象刚才围攻自己时候那样招招要取人**命。别说是刚才围攻自己的三人,就算是再多两个,肯定都曾被足利义辉轻松击败,足利义辉当然要认定剑术比自己高明了……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张明远心中暗暗觉得十分好笑,加之他有重任在身,哪里有那样的闲情逸致陪着足利义辉玩比剑的把戏,忙收刀入鞘,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道:“小人不敢和殿下比剑。”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足利义辉以为他是遵从武家规矩,不敢在上位尊者面前亮出刀锋,满不在乎地说:“学剑之人,就是要在不断的苦练、修习、切磋和比拼之中,方能领悟剑道的真谛。你看我,只要醒着,武刀就从来不曾离身;还有我身边的这些‘侍’卫,我也特许他们在我的身边佩刀。”

    张明远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殿下剑术之妙,小人方才已经在林中窥视到了,知道自己不是殿下的对手,不敢在殿下面前献丑。再者说来,小人冒死上山来拜谒殿下,也不是为着剑道而来。”

    听到来人执意不肯和自己切磋剑术,言辞之中对剑道还颇有轻慢之意,足利义辉大为不悦。不过,他毕竟已经做了近十年的幕府将军,自矜身份,也知道一点轻重缓急,立刻想起了张明远触怒自己四大天王随从的那句质问,说道:“听你刚才公开说出三好和泉守长庆的名讳,看来不是三好氏的人。那么,你是谁家的使者?冒死潜入伏见山,是不是想替你家主公讨得我的一封书信,好让你家主公率军上洛,讨伐三好长庆那个逆贼?”

    足利义辉问的这么直截了当,倒让张明远微微一怔,不知道是不是径直就向他点破自己的身份。

    见他犹豫不决,足利义辉更为不悦,说道:“三好长庆那个家伙还未必敢对足利氏后裔全无敬意,在我的身边安**密探。这里的人都是我的亲信,从小就跟着我,与我一心同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张明远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忙揭破身份,说道:“小人斗胆请问殿下,难道准备一直在伏见山上修炼剑术吗?”

    “我明白了!”足利义辉说道:“你是从明国来的?”

    张明远吃了一惊,担心自己言行举止‘露’出了什么破绽,情不自禁地反问道:“殿下为何这么说?”

    足利义辉说道:“你方才施展出的剑术,不是我们日本的剑道,倒有几分象是明国的剑法。”

    足利义辉能从自己的剑法上看出自己的身份,这份眼光也算是锐利了,不过,张明远还是刻意掩饰道:“请殿下恕小人直言。天下之大、剑术之繁,就算是被称为‘剑圣将军’的殿下您,也未必全都能了然于心吧!”

    足利义辉自得地一笑:“不必掩饰了,日本所有剑道流派,我都涉猎过,从来没有见过你那样的剑术!对了,既然你来自明国,那么一定是尾张织田氏那位什么上总介信长派来的使者了?”

    张明远心中暗道:既然料定自己来自明国,却又认为自己是尾张的使者,看来这位被软禁在山中的幕府将军消息十分闭塞,大概只是听说尾张织田氏从大明借来兵马复兴家国,却还不知道中朝联军已经杀入倭国九州,将萨摩岛津氏打了个落‘花’流水!

    不过,听足利义辉提及“国舅爷”织田信长,张明远来了兴趣,问道:“对于信长公,殿下怎么看?”

    或许是因为张明远刚才施展出的剑术十分高明,令醉心于剑道的足利义辉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也就没有计较他的失礼,答道:“他刚刚击败了今川氏的三万上洛大军,斩杀了今川义元,应该算是一位勇者,也是一位不错的武将;加之听说他还十分年轻,应该会有一番成就。可是,他还没有能力掌控天下,也没有上洛来拜见我,我也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对我忠诚,还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要是象我的家臣那样——”

    说到这里,足利义辉转头对自己身边那些‘侍’卫们说道:“不要紧张,我不是在说你们!虽然你们无法压制三好长庆那个家伙的横行,但我知道你们不是三好**。”

    三言两语安抚了心中不安、脸上已经微微变‘色’的‘侍’卫们,足利义辉又转头对张明远说:“好吧,既然你把那位什么上总介信长尊称为‘信长公’,看来你的确是尾张织田氏派来的使者。既然如此,我马上给你家主公写信,邀请他率军上洛,讨伐三好长庆!”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3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