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一百三十章 死志萌生

第一百三十章 死志萌生

    山本勘助之所以要劝上杉谦信也离开,主公与三好长庆、上杉谦信相约起兵,共同讨伐异国大军;主公还被推举为联军总大将,却在决战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先行带着甲军主力撤退。身为武将的山本勘助固然力主这么做,但他心里不无愧疚,也就不忍心被人视为武家典范的上杉谦信葬身于此,便也劝说他撤退。

    上杉谦信不置可否,却问道:“山本君,你为什么不撤?”

    山本勘助说道:“勘助受我家主公之命要为全军断后,没有完成任务,怎能撤走?谦信公乃一国之主,又担任关东管领这样的重要官职,地位尊崇,职责重大,不可轻易放弃生命……”

    略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此外,勘助还有一个不成之请,还望谦信公看在勘助的薄面之上,带着贵军撤退回国之后,与我家主公冰释前嫌。贵国越后与敝国甲斐互成犄角之势,谦信公又与我家主公同为当世名将,固守本国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任凭明国大军何等凶残强悍,也可为**出之国保住半壁江山!”

    上杉谦信长叹一声:“山本君,我明白你保全甲斐武田氏的一片苦心,象你这种为了主君而不惜一死的家臣,如今可真是不多了啊!你的要求,我上杉谦信如何能够拒绝……”

    上杉谦信答应与主公冰释前嫌,想必也就不会追究主公先行撤退的不义之举,山本勘助心里十分高兴,说道:“那么,就请谦信公速速离开这里吧!”

    上杉谦信摇摇头:“不,山本君!你看看那些逃走的人,他们之中有不少是我们越军的兵士。象这样的人,就算是我带着他们安然返回越后,他们还有勇气面对明国大军吗?”

    山本勘助热切地反驳道:“只要谦信公的大旗不倒,一定会聚拢无数忠义之士。楠木君(楠木正成)当年以数千人迎战北朝五十万兵马,依然未失信心,立志七生报国……”

    上杉谦信打断了山本勘助的话,又是长叹一声:“山本君,你既然提到了楠木君,那么,我问你,如今的战争,还是凑川之战(注)那时候的样子吗?不只是我,我们日出之国诸多武将的战法都已经落伍了……”

    面对上杉谦信的疑问,山本勘助无言以对——其实,‘精’通兵法的他心里也明白,如今早已不是两百年前楠木正成凑川之战时的情势,足轻们的武器由武刀换成了长枪,许多大名之家都在谋求用西洋火枪来代替长枪;而明国大军则几乎是清一‘色’的火枪,还有各种犀利火器层出不穷,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了人数占优的越军、纪军。看来,的确如上杉谦信所言,日本武将的战法都已经落伍了。那么,就算是主公能够率领甲军主力安全撤回甲府,又能在装备‘精’良、战力强悍的明国大军面前支撑多长时间?自己刚才所希望的甲、越两军联手,保住日出之国的关东、海道一带领土,是否也只是黄粱一梦……

    默然了片刻,山本勘助跟着叹了口气,说道:“能与谦信公这样声名赫赫、威震天下的武将一同战死沙场,勘助不胜荣幸之至!”

    起初被武田信玄指定断后,山本勘助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死战到底,为主公尽忠。可是,他的心中不无遗憾,概因自己战死伊贺,今生就无法再见到主公,更无法在主公的率领下建功立业。不过,此刻他已然料定,即便是主公那样威名赫赫的大将,也无法抗拒明国大军的铁蹄,守住甲斐武田氏的领地都绝无可能,更不用说是率军上洛、号令天下了。既然如此,自己先死一步,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就像楠木正成在凑川之战失败之后,留下“七生报国”的遗言,坦然和自己的弟弟一道切腹自尽一样……

    上杉谦信大笑起来:“哈哈哈!我一直认为你家主公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他能得到你这样的武士矢志效忠、至死不渝,看来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啊!”

    说到这里,他瞥见山本勘助面‘露’愠‘色’,似乎不愿意自己这样揶揄武田信玄,不禁又大笑起来:“开个玩笑而已,山本君不必当真!两次川中岛会战,能与我上杉谦信打个平手,说实话,我还是很佩服你家主公的!”

    对于上杉谦信如此狂傲的话语,山本勘助心中更为不喜,可他却来不及反驳,因为明国骑兵已经击溃了上杉谦信的‘侍’卫和自己的直属部下,杀到了眼前。当先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将,正斜举着战刀,冷冷地看着他们,一身铠甲已经被鲜血染得殷红,手上那柄雪亮的战刀也在不停地往下滴血。

    此人正是独立骑兵旅二团三营营长李成梁,命令部下以手榴弹再次击溃对面结阵防守的倭奴之后,他就盯上了阵后那几位骑马的倭奴——倭奴普通士卒当然没有资格骑马;而且,那几位倭奴盔甲鲜明,身边还有不少‘侍’卫拼死保护,一定是大鱼!

    先前在萨摩,虽说拿着倭奴酋首岛津贵久的鹿角头盔诈得海高城倭奴开城投降,自己也因此被破格晋升为营长,却未能亲手斩下酋首头颅,一直令李成梁引以为憾,今日遇到这几条大鱼,岂能轻易放过!因此,他喝令自己的部下继续追杀溃逃的倭奴,自己只带了几十骑向上杉谦信和山本勘助这边冲来。

    看到来的这位明国小将并不仰仗人多而围攻,也不用那些希奇古怪的厉害火器,而是摆出了一副搦战的架势,上杉谦信暗自点头,问道:“你是何人?”

    从去年三月份誓师出征算起,中朝联军远征倭国已经一年多了;加之联军主帅俞大猷又奉旨严令全军学习常用的倭语,李成梁也学了不少,自然能听得懂上杉谦信的话,当即应道:“我乃大明禁军第一军独立骑兵旅二团三营营长李成梁!你又是何人?”

    听到眼前这位小将通名报姓,上杉谦信不禁万分失望——从岛津义久那里,他得知明国实行了新式军制,将部曲分为军师旅团营连排班等八级,各级定员定编。如今次率军侵扰日本的明国主将俞大猷,便是第一军的军长。而他满心以为,追杀到自己近前来的明国将军,即便不是俞大猷,也至少应该是个师长、旅长一级的有名大将,却没有想到,只是一位手下只有几百号人的营长,和俞大猷还差着好几级,而且,象这样的微末小将,明军之中大概有成千上万之多,又怎配和身为关东管领、越后国主的他‘交’手……

    因此,上杉谦信摇头说道:“李成梁?没听说过。你不配问我姓名,更不配与我‘交’手!”

    李成梁气得差点晕过去:眼前这个王八‘操’的倭奴实在是太、太、太他娘的**了,都被老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得屁滚‘尿’流,还这么狂妄自大,老子今天不把你个鳖犊子脑袋砍下来当夜壶,老子就不姓李!

    想到这里,他挥刀就要朝着上杉谦信砍去,却听到后面有人叫道:“慢着!”

    跟刚才兵士们听到他的话立刻肃然不动一样,李成梁也立刻勒住了马,半侧转马头,恭敬的行了一个持刀礼,却不满地说道:“亦军‘门’,还在‘激’战,你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原来,来人正是第一军副军长兼独立骑兵旅旅长亦不刺。他不但是李成梁的上司,还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教官,李成梁提前从黄埔军校结业改调第一军,参加伐倭之役,正是出于亦不刺的举荐,可谓对李成梁有知遇之恩。因此,李成梁对他心怀感‘激’之情,对他的尊重不亚于对自己的偶像明军后起一辈的第一名将俞大猷。加之两人有师生之谊,情分非比寻常,李成梁就忍不住抱怨起了以身犯险的亦不刺。

    亦不刺微微一笑:“倭奴溃散,我们骑兵旅也放了羊,只有你这边还在跟倭奴鏖战,我就过来看看。”

    虽然听不懂对面两位明**官在说些什么,但上杉谦信却从李成梁恭敬的态度之中看了出来,来人一定职位不低,将手中的武刀向亦不刺一指,说道:“你应该是位有名武将,可愿与我一战吗?”

    亦不刺还未答话,李成梁就怒骂道:“妈拉巴子的贼倭奴,就凭你,也敢向我家军‘门’搦战?!”

    亦不刺虽说已经移居大明多年,却仍是一位血气方刚的‘蒙’古勇士,从不惧怕、更不会逃避敌人的挑战,便用冷然的目光阻止了李成梁的叫骂,回头冲着上杉谦信行了一礼,说道:“我是大明禁军第一军副军长兼独立骑兵旅旅长亦不刺。敢问阁下是谁?”

    上杉谦信虽然也没有听说过“亦不刺”这么名字,却听到来人自称第一军副军长,大概是俞大猷的副将,显然是明**中一员大将,心中十分高兴,也礼貌地回了个礼,说道:“我乃关东管领、越后国主上杉谦信,今日能与亦将军‘交’手,三生有幸!”

    注:凑川之战——日本南北朝时代,足利尊氏以五十万大军东征京都,拥戴南朝后醍醐天皇的楠木正成起兵迎战,两军于1336年5月26日‘激’战于凑川,史称“凑川之战”。此战之后,楠木正成兵败自杀,南朝自此一蹶不振,最终投降北朝,足利尊氏建立起了室町幕府。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34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