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欲扬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蝉脱壳

第一百四十四章 金蝉脱壳

    这个时候,又是长时间没有说话的三好长庆的家老松永久秀‘插’话进来,说道:“在下听明白了。贞昌公并非不愿让贞能公子移居本城,是怕家臣们说三道四。那么,在下有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既能成全我家主公对贞能公子的拳拳爱抚之情,又能保得贞能公子平安而不受别人的指责。”

    游佐贞昌心中暗自痛骂这位鬼点子层出不穷的‘混’蛋,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问道:“真的可以这样的好主意吗?松永先生快请说说看。”

    松永久秀说道:“听说尊夫人的身体一直不大好。原来住在本城,一切都已经习惯。如今搬到二道城里居住,一定有很多不便之处。加之战端一开,二道城便首当其冲,男人还好说一点,尊夫人一介‘女’流之辈,倘若受到惊吓,势必贵体欠安。能否这样,就让尊夫人移居本城,而让贞能公子以陪‘侍’母亲以尽孝道的名义一道移居本城。这样一来,尊夫人和贞能公子的安全都有了保证,别人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游佐贞昌没有想到松永久秀这个‘混’蛋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所谓“两全其美”的“好主意”,不但仍然要求自己的儿子做人质,还搭上了自己的夫人,不禁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

    松永久秀似乎根本没有在意游佐贞昌会作何之想,继续说道:“至于贞能公子在此战中获得战功一事,可以让他做我家主公的‘侍’从。当然了,主要是为了战后记功方便,只是挂个名而已,我家主公不会象对待其他‘侍’从那样,指派他去做一些危险的,或是与游佐氏家督继任人身份不符的事情。这样一来,战后我家主公便可以奏请朝廷和义昭殿下授予贞能公子官职。听说游佐氏在贞昌公之前的五代家主都未能在朝廷求取到官职;到了贞昌公这一代,父子二人却能够一同在朝廷奉公,不但留下了一段难得的佳话;不论是如今的贞昌公,还是日后的贞能公子,在游佐氏家中的威望,都能超过之前的历代家主,那些家臣们也就没有人敢不服从了……”

    三好长庆大笑着说道:“久秀可谓是深知我心啊!我正是这么打算的,怎么样?贞昌公,这个条件不错吧?还是让尊夫人和贞能搬到本城来居住好了。我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在松永久秀喋喋不休诉说的时候,游佐贞昌心里紧张地盘算着如何才能既不将夫人和儿子‘交’出去做人质,自己又能脱身,听到三好长庆‘插’话进来,他情知不能再沉默下去,否则自己的‘性’命难保,而且不但是夫人和儿子,游佐氏全族上下数千口人都将葬身于眼前这位桀骜不驯的枭雄之手,便说道:“松永先生的主意的确是两全其美之策。不过,平白无故就能得到这么好的事情,贞昌实在受之有愧啊……”

    三好长庆豪爽地笑道:“这有什么!天文天皇潜逃之后,不少公卿大臣都失踪了;还有那个逆贼足利义辉,被我废黜之后勾结异族侵略**出之国,竟然也有不少人与他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比如说近江的浅井氏和越前的朝仓氏。这些人都该统统罢官撤职、废为庶民。空出来那么多的位置,咱们自家子侄不做,还让谁去做?总不成从那些商贾、农夫之中找人来做吧!”

    游佐贞昌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嗫嚅着说道:“既然长庆公这么说了,那么……”

    说到这里,他却打住话头,不往下说了。

    三好长庆不明白游佐贞昌为何‘欲’言又止,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游佐贞昌说道:“真是说不出口啊……”

    松永久秀明白了过来,说道:“在下冒昧猜测,贞昌公的意思是要我家主公立下誓书吧?”

    三好长庆也恍然大悟,笑着问道:“贞昌公,久秀说的没错,你是要我给你立下誓书吗?”

    游佐贞昌结结巴巴地说:“真……真是无礼……无礼得很,还请长庆公不要生气……”

    三好长庆笑道:“口说无凭,当然要立下字据,这有什么难为情的!”

    接着,他扬声朝着外面叫道:“拿纸笔来!”

    笔墨拿来了,三好长庆毫不犹豫地写下了赠送给游佐氏家主游佐贞昌两万石领地,以及向朝廷举荐游佐氏家督继承人游佐贞能担任官职的誓书。

    游佐贞昌喜滋滋地捧着那份墨迹未干的誓书,问道:“长庆公,可要我也给你再立下一份誓书?”

    当初一进驻久间城,三好长庆不但胁迫游佐氏‘交’出了少夫人阿兰做人质,还强令游佐贞昌立下了与自己同仇敌忾、共同讨伐明国鬼畜的誓书。不过,这样的一份誓书究竟有多大的约束力,大概只有天知道了。因此,三好长庆故作大度地说道:“不用了,我当然相信贞昌公乃是忠义之士,完全没有必要再麻烦贞昌公废笔墨。尽快让尊夫人和贞能搬到本城来居住就是了。”

    “那是,那是……”游佐贞昌试探着说道:“长庆公也是知道的,‘女’人家的麻烦事情很多,能否让她收拾收拾,明天、至迟后天就搬到本城?”

    三好长庆正要开口应允,突然瞥见松永久秀微微摇了摇头,不用说是在提醒他不能答应,免得夜长梦多。但他已经确信游佐贞昌不会背叛自己、勾结明国鬼畜,而且刚才相谈甚欢,他既不想破坏这难得的融洽气氛,也不好太过咄咄‘逼’人,就取了个折中意见,说道:“在二道城多住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不要拖到后天了。今天午后,你可以派尊夫人身边的‘侍’‘女’到本城来,将尊夫人和贞能的房间收拾好,明天就让尊夫人和贞能搬过来。”

    游佐贞昌沉‘吟’着说:“明天啊……也好!我让他们明天搬过来,那就拜托长庆公多多关照了!”

    三好长庆笑道:“这是什么话!这是你们游佐氏的城池,我只是暂时借住而已,怎能喧宾夺主,说是关照尊夫人和贞能呢?”

    游佐贞昌说道:“长庆公太客气了。那么,我就告辞了。”

    三好长庆还未说话,松永久秀却说道:“请贞昌公不要着急。其实,我家主公今天请你到本城来,是想和你对弈一局。”

    游佐贞昌一怔,似乎不相信自己耳朵似的,问道:“下棋?”

    其实,三好长庆也感到莫名其妙:城外有数万明国鬼畜虎视眈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攻城,每次想到当初在纪伊固守城池之时,那些明国鬼畜万炮齐发,震得整座城池都地动山摇,继而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的情形,至今仍让人不寒而栗。在这个时候,谁还有闲情逸致来下棋!今天久秀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松永久秀既是三好长庆的首席家老、又是他的军师,一向足智多谋,深得三好长庆的赏识,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不用说对他是极为信任。加之三好长庆也不想让游佐贞昌产生什么误会,便顺着松永久秀的话说道:“不错。难得有闲暇时光,就想请贞昌公来对弈一局。怎么样?敢与我‘交’手吗?”

    游佐贞昌已经从刚才的诧异中恢复过来,笑道:“若是两家‘交’战,我当然不是长庆公的对手。但是,如果是紋枰论道的话,我可未必会输给长庆公啊!”

    棋盘端了过来,游佐贞昌抢先拿起了黑子,两人就在棋盘之上厮杀起来。

    游佐贞昌已经猜到了三好长庆为何要找自己下棋,概因下棋最忌心神不定,只要棋路一紊‘乱’,就会被对手看出自己有心思,因此,他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认认真真地开始下棋。他的棋力原本要高过三好长庆,为了表示尊重与恭顺,又抢先拿了黑棋,很快就确立了优势。

    三好长庆乃是一代枭雄,为达目的,往往不择手段;但他的棋风却不象他的为人那么卑劣,眼见无力回天,就笑着投子认输,要求再下一盘。这一回,他乖乖地拿起了黑子。

    虽然紋枰对弈,不过是游戏而已;但是,身在虎狼之‘穴’,随时都有杀身之祸的游佐贞昌也不敢太过放肆地接连赢三好长庆,棋至中盘,看到自己的一块棋分明要补上一手才能两眼成活,却故意卖个破绽,不去补棋,而是抢了另外一处大场。三好长庆立刻抓住机会,拈起一枚黑子点到了那块棋的要害之处。

    三好长庆的一子落下,游佐贞昌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原本坐直的身子立刻倾向了棋盘,看了好一会儿,好像是在苦苦寻求做活那块棋的办法,直至确信已经无法做活,这才叹道:“光顾着争抢大场,竟然没有看到这块棋还要补上一手,真是遗憾……”

    三好长庆得意地笑道:“贞昌公,你这就叫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游佐贞昌懊恼地说道:“这一盘不算,我们再来!”

    三好长庆心中暗骂自己的军师松永久秀多事,竟然无缘无故提出要自己和游佐贞昌下棋——游佐贞昌的棋力原本就比自己高,刚刚又得到了赠送领地,以及给他和儿子请封官职的承诺,十分欢喜,当然可以心无旁骛地下棋取乐;可自己却要为着城外数万明国鬼畜而担忧,哪里有什么闲情逸致来下棋?此消彼长,再下下去,无非是自取其辱。就笑着说道:“今天已经下了两盘,你我一胜一负,平分秋‘色’,不如就此握手言和,等日后有时间再对弈吧!”

    游佐贞昌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棋盘,这才勉强说道:“好吧,那我就告辞了……”

    

  http://www.longtengku.com/0/288/434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