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七塔之上 > 第七章 狂暴之心

第七章 狂暴之心

第七章 狂暴之心 (第1/2页)

萧晨拉住了周荷。
  
  他觉得自己拉住了太阳。
  
  他的右手紧紧箍住周荷的脚踝,被浸没在灼热的光芒中,白光像针,尖利而火热地刺进他手臂上的每个毛孔,疼得他仰头痛呼。白光如炬,烧灼在他的脸上,好似滚烫的沸水从他的眼,他的鼻,流淌进他的头里。
  
  萧晨没能把周荷拉下来一分,只觉得自己好像在昏沉中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就像一只没有思想的风筝,迎着太阳,随风飘舞。
  
  他感觉到这浩然的白光把自己,周荷和某种伟大而高远的力量联系在了一起。他的灵魂此时好像只能仰望,只能在远处谦卑地行着注目礼。所有不敬,不愿,不屑几乎被一扫而空,似乎剩下的只有恭敬地匍匐。
  
  那力量高高在上,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但却清清楚楚地表达出一种意志:接受、服从、传承、成长、新生!这种意志并非来自于任何个体或灵魂,而是来自于纯净的力量本身。
  
  周荷屈服了,萧晨看不见,但他知道,他能感觉到周荷被那力量包裹在内,她的意志似乎放弃了抵抗,和那力量合二为一。
  
  她,已服从。你,服从吗?
  
  呵,服从吗?真是个熟悉的字眼啊。朦胧中,萧晨感觉记忆中的父亲站在他面前,用严厉的口吻训斥着:
  
  “我是你爹,我让你做什么,你服从就好了!”
  
  “你现在不明白,以后就懂了,大人做事自然有大人的道理!”
  
  “服从我安排,好好做这个工作,多少人想来还来不了,不要不知好歹!”
  
  “社会就是这样,你不适应它,它就让你浑身不好受!权力就是这样,你不服从他,它就给你颜色看!”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但是……凭什么?凭什么让我萧晨服你?凭什么我要听你们的?以前……我屈服过,更后悔过……,所以,这一次……”他从灵魂里发出一丝微弱的怒吼:“我不服,给我滚!”
  
  他不知道自己在痛苦中默默承受了多久,又死死挣扎了多久,直到白光乍然爆开,巨大的冲击给了他解脱,风筝断线,他飞了出去,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好像很久以后,萧晨才感觉找回了自己,他被拖着移动,周围没有了灼热,只有地面的冰凉。他费力地挣开眼睛,看到的是罗玲的脸和垂在她俏脸两侧的黑色头发。她双手抓住他衣服的肩领,正紧皱着眉,大眼睛时不时瞟着远处,用力地拉着他倒退。
  
  萧晨刚想开口,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狂暴的吼声,接着是岩石撞击的巨响。他心中一惊,就看到一块碎石掠过他的发梢,重重的击打在一边的墙上,四散飞溅。其中有两块打在萧晨的腿上,疼得他龇起了牙。另一块则在罗玲白皙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血痕。罗玲低声痛呼,不过赶紧压住了声音。
  
  怒吼!撞击!怒吼!撞击!疯狂的声音像重锤敲打着两人的耳膜和心房,就在不远处,好像有几头大象,不,几头恐龙在发狂。然而萧晨看不见,他能看到的只有昏暗的大厅天顶和罗玲的脸颊,他也用不出力,只能任由罗玲一步一步拖着他行进。而她拼劲全力,终于用最快的速度把萧晨拉到了战士石像的后面。然后瘫坐在地,喘起了粗气。
  
  萧晨别过脑袋,最先看到的是她紧紧抿着的嘴唇。她的模样儿有些狼狈,额头上的汗沾染了灰尘,粘住了刘海,还化开了绷带的血水。她的眼神仿佛穿过雕像,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紧张地跳动。她看不见雕像外面情景,但他却从她眼中看出了恐惧。
  
  她果然也是会怕的。不知为什么,这竟是萧晨此时唯一的想法。
  
  萧晨觉得浑身散架了似的,他不得不伸出一只手。罗玲回过神来,一手托着他的背,一手握住他的臂,帮他靠到了雕像底座上。萧晨顾不上身体的酸痛,非常小心地从石像后面探出半个脑袋,偷偷往外望去。
  
  飞沙走石之间,有一个身上散发着白光的身影。她以豹子般迅捷的速度跳跃腾挪,随手一拳就能在石壁上留下一个深坑,随便一抓就能在立柱上留下深深的爪痕。
  
  萧晨看得直冒冷汗,这是什么怪物!
  
  然而就在那怪物转身的时候,萧晨看清了她的脸。竟然是周荷!她的相貌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那清秀的小脸上透着疯狂和痛苦,她龇牙咧嘴,青筋暴起,如同陷阱中负伤嘶吼的野兽!似乎只有最暴烈的破坏才能将这种痛苦减轻稍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重生之苍莽人生 唐朝工科生 探天而行 龙族:重启新世界 梦中修仙传 深空彼岸 从体术开始纵横诸天 大汉昭烈帝 幻武时空 七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