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扬帆1980 > 正文 第66章 雷厉风行

正文 第66章 雷厉风行

    厂长是个不苟言笑,非常严肃的人,他这句话让赵馨梅有点尴尬。

    “厂长,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可千万别那么想,我的辞职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赵馨梅涨红着脸,赶忙解释道。

    “哈哈,我这个不开玩笑的人,偶尔说句笑话,不但没有使气氛轻松起来,反而让你更紧张了,是不是?”

    “笑话?哦----”赵馨梅放下心来,她倒不是怕得罪厂长,关键是她的辞职确实不针对任何人,完全从自身的角度考虑问题。

    “小赵,你要去的这家企业在什么地方?”

    “在我老家那边,华兴市。厂长,咱们今后仍然是同行,说不定将来还有见面的机会,他们企业是全国订货会的常客。”

    “全国订货会呢,我都不记得咱们单位有几年没有参加了。”

    又聊了几句,赵馨梅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心里有点着急,“厂长,你看我那辞职报告......?”

    “好吧,既然去意已决,我再挽留也是徒劳,现在就给你签字。”

    赵馨梅拿着厂长签字同意的辞职报告,去干部人事科办理离职手续,在楼梯口看见正往楼上去的张工,“馨梅,机关都传开了,说你要辞职,定下来了吗?”

    “定了,我刚从厂长办公室出来。”

    “厂长批准了?”

    “开始也是不批,我这不是直接找他了嘛,好歹总算批了。”

    “马上就走吗?”

    “我这就去干部科,办完离职手续就走,都传的满城风雨了,再待下去多没意思。”

    “馨梅,我想问一句,从这里离开后,是不是......?”

    “对,你肯定猜到了,我去老家那边的健生食品厂。”

    “我觉得也是这个去向。”

    “张工,咱们以后只能在华兴市见面了,后会有期,你多保重!”

    回到办公室,赵馨梅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打电话向周建平通报了自己办理离职手续的情况。“我可能要在家里待两天,让自己静一静,整理一下思绪,过几天才能去你厂里报到。”赵馨梅说。

    “不着急,想待多少天由你自己决定,健生食品厂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着。”周学平道。

    “好,就这样定了,我三天后去厂里报道。”

    “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办公室,我代表健生食品厂近七百名员工,随时期待你的到来!”

    ......

    健生食品厂新建的办公场所,是一排由二十个房间组成的平房,靠里面的两间,装修档次相对较高,周建平原本在最里面的那间,知道赵馨梅要来,他把里面那间腾出来要给赵馨梅,自己则搬到了第二间。

    与此同时,周建平请人四处打探往外出租的房源,终于在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段,租到了一套两室一厅楼房,这套位于二楼的住房不到七十平方,周建平要求厂里后勤科给重新装修一番。

    三天后,上午九点左右,赵馨梅来到健生食品厂报到,这里既没有国营企业那种干部人事科,也没有后来的人力资源部,见到了周建平,就算报到了。

    看见赵馨梅从厂门往里走,周建平快步走到办公室外迎接,他领着赵馨梅进了最里面那间办公室,“直接来你办公室吧。”

    “真把办公室都准备好了?这办公室不错嘛,宽敞明亮。”赵馨梅道。

    “不瞒你说,我原本想来最里面这间,知道你要来,我认为还是你在里面比较好。”

    “为什么?我觉得在哪儿办公都一样。”

    “咱们这是平房,不像楼房那样封闭,里面这间相对来说私密性好一点。”周建平道。

    赵馨梅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周厂长,你想问题真是太周到了!连这样的细节都能想到,你想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周建平要动手沏茶,赵馨梅把包放在办公桌上,赶紧从周建平手里接过茶具,“既然在我办公室,我就是主人,这沏茶的事得让主人来做。”

    两人分别坐在茶几两边,周建平告诉赵馨梅,住房已经租好了,在市区比较繁华的地段,“现在还没装修好,先在宾馆包住一段时间,你看怎么样?”周建平征求道。

    “干嘛住宾馆呀?我父母家有我住的地方。”赵馨梅道。

    “那就先委屈几天,等房子装修好了再搬过去。对了,你稍事休息,现在才十点来钟,一会儿咱们上会议室开个短会,我要把你介绍给厂里几位关键位置上的中层管理人员,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赵馨梅感慨,这种雷厉风行的办事方式,多年来在向阳食品厂从未见过。

    五六分钟后,周建平请赵馨梅去会议室开会,两人并排坐在会议桌的上方,周建平先向参会人员介绍这位新来的领导,“也许你们事前知道一些传闻,对,这位女士名叫赵馨梅,在座的以前可能跟她见过面,她不仅是大学毕业生,还是大名鼎鼎的向阳食品公司的企管科长,如今被我请到咱们厂里。现在我宣布,赵馨梅女士为健生食品厂常务副厂长,负责全厂的日常管理,今后,我要把主要精力用于供销工作,企业的日常事务由赵厂长全权负责,我不在厂里时,她可以代我做决定,并有签字权。”短短几句,意思非常明确。

    会场响起一阵掌声。

    周建平继续道:“赵厂长,我再跟你介绍一下今天的参会人员,这位是生产副厂长胡国林,转业军人出身,为人正直;那位女士是财务科长,我们都管她叫郭大姐,这位老大姐此前在一家商场当会计,为了让子女接班就业,提前退休了,被我请到厂里管财务;这位小梁,销售科长,来自农村,但头脑灵活。”

    赵馨梅跟每位参会者点头示意,等周建平介绍完,她接过话题:“很高兴能和大家认识,今天正式见面了,今后咱们就是同事,我愿意跟大家一道,为健生食品厂的发展努力工作。”

    短会的议题只是介绍赵馨梅跟同事们认识,并当场宣布她的任职决定,会议结束后,周建平让大家不要离开,为了欢迎赵馨梅的到来,他在鸿盛大酒店已经订下包间,中午给赵馨梅举行欢迎宴会,参会人员出席作陪。

    赵馨梅就任后,她的第一项工作,便是把向阳食品公司的一整套管理方法搬过来,结合健生食品厂的实际情况,去掉那些不合理的多余的内容,制定出了包括生产管理,岗位责任,环境卫生,后勤保障,出库入库,财务综合,办公室职责等等,几乎包括全厂所有事务的管理条例和规章制度。

    周建平则腾出手来,把主要精力用于解决货款拖欠的问题。除此之外,因为用不着事必亲躬,相对而言,他也不像以前那么忙绿了。

    以前两三个月不回一趟老家是常事,回去后也是来去匆匆,几乎没有在家待上两个晚上的时候,从今往后,周建平可以每隔十天半个月回家一趟。总之,周建平和赵馨梅,只要有一个在厂里主持工作就没有问题。

    老家那边,儿子出生已经一年多了,周建平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如果用小时计算,大概也不超过一百小时,如今孩子已经牙牙学语,却对周建平这个当父亲的几乎没有太深印象。

    这是赵馨梅就任常务副厂长以后,周建平第一次回老家,因为往家带的东西比较多,这天早上,周建平约了马兴伟那位开面的出租车的同学,要租他的车回老家。临走时,赵馨梅让周建平不必着急,在家多待几天。

    过了西山乡政府,车子拐上一条通往元坝村去的小道,这是一段五公里左右的土路,由于前两天刚下过雨,在一些坑洼处还有积水。“周厂长,你带的东西里面有没有怕摔的?”行驶在异常颠簸的道路上,司机提醒道。

    “请在宽点的地方停一下,里面还真有怕摔的东西。”

    车辆在这段路上的行驶速度,甚至不如健步行走的人走的快,走完这段五公里左右的土路所用的时间,跟从华兴市到西山乡那三十来公里柏油路所用时间几乎相当。

    单就距离而言,元坝村算不上非常偏僻,但它所处的地理位置离交通主干道较远,加上这段晴天坑坑洼洼,雨天泥泞不堪的土路,外面的人不愿进去,村里的人不想出来,长此以往,这个并不十分偏僻的村子,成了一个十足的偏远村庄。

    十一点多,一辆小型黄色面包车驶入村口,在周建平的指引下,司机把车开到他家的院子门口,卸下东西后,周建平给了车费,打发司机回城了。

    常玉玲正带着孩子在院里玩耍,见周建平从车上下来,还搬下不少东西,玉玲并没跟周建平直接打招呼,而是跟孩子说:“毛毛快看,稀客回来了。”每次周建平回来,常玉玲都要用这句话奚落他。

    毛毛是孩子的乳名,周建平手里提着东西来到孩子跟前,“毛毛,叫爸爸,快叫。”

    孩子看着周建平,又朝妈妈张望,常玉玲道:“孩子都不认识你,他能叫你吗?”

    “都是你教的吧?”周建平故意挑逗道。

    “你这人真有毛病,你跟孩子见面太少,孩子对你没印象,你倒反过来赖我,我能教他不认识你吗?”常玉玲回敬道。

    这两口子虽然聚少离多,感情并不深厚,毕竟相隔时间较长,每次见面的热度还是有的,只不过他们表达亲热的方式,在语言上听起来像是逗嘴,其实不然。

    “你去把院门外的东西搬进屋里,让我抱抱孩子。”周建平道。

    自从有了孩子,常玉玲就没有时间下地干活了,家里那两亩多地暂时给了周建平的父母。

    常玉玲搬完东西回到院子,“这次回家又是为了办什么事?准备哪天走?”

    “我刚到家就问哪天走,玉玲你什么意思?”周建平逗着孩子,随口反问道。

    “我啥意思也没有,你哪次不是来去匆匆,办完事就走?”

    “这回没有事,专门回家待几天。”

    “哟,真是难得呀!正好,父母正盼你回来,据说有事跟你商量。”

  http://www.longtengku.com/16/16513/70656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