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血染皇旗 > 第113章 有条不紊练民兵 吴岳喜结连理枝(四)

第113章 有条不紊练民兵 吴岳喜结连理枝(四)

    十日后,清晨。

    说起今日街头小巷的人们的言语,那必然是征西大将军吴岳的婚事。

    吴岳此人如何,也许朱温已经问候了吴岳和李克用的祖宗十八代。可是对夏州百姓而言,稳物价,设钱庄,开医馆,建学堂,哪个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因此听闻吴岳大婚,整个夏州都好似弥漫着一股喜庆。而此时大婚的主角吴岳正两手端着父亲吴永杰的牌位向吴府大厅走来。

    “父亲在上,儿吴岳今日大婚。”吴岳将牌位摆在香案上,而后将点燃的香插进香炉,毕恭毕敬地磕了个头。

    “夏州刺史范长期送来西域珍宝一箱!”

    吴岳刚站起身来,就听得吴谓在门口高呼。吴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明确指出自己大婚所有人不得送礼,可是诸位官员皆以大婚之日必收礼为由硬是要送礼,而且有了范长期开这个头,所以官员必然全都跟随。

    “臣恭喜吴将军。”范长期入了大厅,先给吴永杰的牌位上了一炷香,这才对吴岳恭喜道。

    吴岳大笑“长期破费了,快快请坐!”

    范长期谢过吴岳“吴将军,些许薄礼不成敬意。”

    吴岳摊了摊手“长期,你这个头开的,我甚是无奈啊。”

    范长期耸耸肩“将军,我就不多坐了,今日虽是你大喜之日,但夏州公务繁忙,我便先告辞了。”

    吴岳点点头,而后安排陈二送范长期出去。

    不多时,只听吴谓的声音又响起“治安司长张承范送来绢一匹!”

    吴岳一下子笑了出来,张承范也是被逼到了一定程度,虽然妻儿已经被接来夏州,但家中无甚财产,竟是硬着头皮凑了一匹绢。吴岳正在想怎么把这绢退还给张承范,张承范已然走了进来。

    “末将恭喜吴将军!”

    “张将军,你说你,我还不清楚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把那绢拿回去,你薪水都未发,家中妻儿吃什么。”

    张承范板着脸道“吴将军,我虽然没钱,但是你大婚,我必须送你我最贵重的东西,你要是不收,那就是不把我张承范当自己人了!”

    “好好好,我且收下,我且收下。”吴岳道“那你妻儿生活如何是好?”

    张承范挠了挠头“吴将军,说来惭愧,我初来夏州,手中空空,还是小范大人借了我二两银子。”

    吴岳拍了拍张承范的肩膀“朱温作乱,民不聊生,张将军放心,我定给我们所有人一个好日子!”

    “末将相信将军。”张承范没有坐下“吴将军,今日特殊之日也,末将必须回治安司去,免得有朱温的奸细在城中作乱!”

    “张将军辛苦了。”吴岳目送张承范出去,就听得吴谓又喊道“银州王家王欣伦送来战国青铜鼎一只!”

    “银州王家?”吴岳皱了皱眉头,印象中王欣伦和自己因为王扬之事不欢而散,却全然不知自己将王扬的考卷放入被录取的一列之事。

    不等吴岳多想,王欣伦已走了进来“草民王欣伦,拜见吴将军,恭喜吴将军大婚。”

    吴岳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员外不辞辛苦,居然亲自来了夏州,吴某万分感激,快坐快坐。”

    王欣伦略微躬了下身,而后坐到座位上“吴将军性情中人,那日虽与草民争执,谁知吴将军大人有大量,草民在此陪不是了。”

    吴岳笑道“王员外见外了,过去之事勿要再提,日后我等当尽自己之力为百姓才是。”

    “吴将军说的是,吴将军说的是。”王欣伦连连道。非是王欣伦因为王扬继续为官而感激吴岳,而是吴岳如今如日中天,势力一再扩大,他是个精明的商人,明白此时尊重吴岳的好处。

    紧接着临近各州的乡绅商人,全都送来各自之礼,吴岳没空一一招呼,吴夫人却已然来了大厅和众人谈笑。

    吴岳明白吴夫人今日的喜悦,自己成了婚,可谓了却了老母亲最大的心愿。

    李宛灵几日前已到了夏州,只是古代结婚前男女可是不能见面的,因此吴岳将李宛灵安排在了夏州最好的客栈,由跟随李宛灵而来的众多丫鬟照顾。

    太阳已快到了天空正中央,花轿终于从吴府出发,花轿所行之处,皆是人声鼎沸,就好像自己的亲戚结婚,所以夏州百姓争相祝贺。

    从客栈到吴府的路上,李宛灵听着百姓对吴岳的祝贺和赞美,她嘴角微微扬起,却又沉了下去,父亲李克用虽亦是一方军阀,但看起来除了军中威信,河东之地的百姓好像远不及夏州对吴岳这般爱戴。

    李宛灵轻轻掀起花轿帘子的一角,只见街上人山人海,便是普通百姓家门口都挂上了红色的带子,她又轻轻放下,心中感慨万分。

    吴府大厅内,吴岳又走了回来,他带着笑容扫视一圈,接着举起酒杯“感谢各位前来捧场,吴岳干了。”

    “我等祝贺吴将军大婚!”大厅内皆是乡绅员外,他们全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只听吴谓高喊“夏州全体百姓送来字画一副!”

    吴岳刚喝完酒,他放下酒杯的手一愣,而后笑道“不知诸位可有兴趣随我前去一看?”

    众人自然不敢说不去,他们一个个跟在吴岳身后出了大厅,只见一名百姓捧着字画走了进来。

    “吴岳在此谢过各位父老!”吴岳拱了拱手“不知字画可否让我提前一观?”

    那名百姓受宠若惊,他激动地打开字画,只见那字画上苍劲有力地写着“忧天下心系百姓,将军婚百姓同喜。”

    “好!”跟在吴岳身后的众人整齐的鼓掌。

    吴岳咳嗽一声“陈二,把这幅字画放到我房里去。”

    待陈二拿着字画离开,吴岳用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各位,随我来。”

    一众人跟在吴岳身后,不一会儿只见到了吴府的仓库,仓库内整整齐齐地划分为六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写着地名,上边放着送来的礼。

    “各位,这六块区域,代表了吴某辖下的六个州,每块区域放的礼物,都是来自那个州的官员或员外送的。”吴岳向内走去“我不是比较哪个州送的礼好,而是这些礼我会变成银两,充入各州之钱庄,以保各州经济。”

    吴岳之所以告诉这些人,就是想让他们知道吴岳是什么样的人,乡绅员外日后定然也不敢欺压百姓。

    就在这时,只听门口一阵鞭炮声响起,吴岳心头大喜,而后道“诸位,想来是我妻子到了,我们且回。”

    阵阵青烟升腾而起,李宛灵头顶盖头,身着红装踏进吴府大门。

    “新娘子来啦!”一群小孩在门外笑嘻嘻地叫喊。

    吴岳拉着李宛灵向正厅走去,正厅内正坐着笑眯眯的吴夫人。吴夫人身旁站着的是老管家吴名。

    “一拜天地!”吴名的声音响起。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吴岳和李宛灵行过了礼,李宛灵随行的丫鬟便带李宛灵去了洞房。

    吴府内笑声划拳声碰杯声喧嚣了一下午,眼看天色已晚,众人便纷纷告辞,要知道吴岳的洞房可是没人敢闹的。

    吴岳送走诸人,送母亲睡下,这才满心欢喜地向洞房走去。

    洞房内,李宛灵头顶盖头,正安静地坐在床边。吴岳轻轻关上门“宛灵,我可要揭盖头了。”

    李宛灵轻轻点头,吴岳轻轻揭起盖头,印入眼睑的是李宛灵精致的一张脸。看着火红的嘴唇,吴岳正要亲上去,却被李宛灵推挡。

    “宛灵,这是何意?”吴岳不解。

    李宛灵站起身,扶吴岳到桌边坐下“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夫君,宛灵且敬夫君一杯。”

    李宛灵玉手捏死酒壶,而后倒入杯中,一饮而尽。

    吴岳按住李宛灵的手“宛灵,你可是有何心事?”

    李宛灵低声道“我乘花轿一路走来,夏州百姓皆对夫君感恩戴德,看得出来,夫君是个体恤黎民的好官,我礼应敬你一杯。”

    李宛灵又要倒酒,却被吴岳将手紧紧握住“宛灵,你究竟想说什么?”

    李宛灵扑闪两下大眼睛“夫君,你我既是一家人了,那唐虎军的秘密可以告诉我了吗,你们在对抗突厥时使用的究竟是什么武器。”

    吴岳闻言,明白了李宛灵的心思,他站起身来,勾了勾李宛灵的琼鼻“宛灵,我们使用的确实是唐虎军自己研制的新武器,你是担心将来有一天我和岳父会在战场相见是吗?”

    李宛灵嗯了一声。吴岳笑道“假如真有那么一天,若我侥幸胜了,我保证不会伤岳父他们一根汗毛,给他们荣华富贵。若我败了,烦请宛灵替我求情,让我性命无忧。”

    李宛灵翻了翻白眼“才不给你求情。”

    吴岳见李宛灵心情好转,这才将李宛灵拉过来搂在怀里,而后轻轻吹熄了桌上的油灯,屋内刹时一片漆黑,只剩了点点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面。

    “宛灵,我们到床上去吧。”

    “嗯。”

    新婚之夜,洞房之内,个中美妙细细品味,此处不再赘述。

    (本章完)

    

  http://www.longtengku.com/20/20881/74993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