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30章 变故

第30章 变故

    次日一早,赵俊生正在接收麻、丝、絮等等一些纤维纺纱原料和染料等原材料,留在制衣铺的一个花家堡堡丁匆匆赶来报告:“姑爷,店里来了一个同样姓赵的军爷,说是叫你赶紧去太守府,太守回来了,要审问小姐贩卖马匹给南朝商人一案!”

    赵俊生一听,急忙对这堡丁说道:“你留在这里接手清点原料数量,我马上去太守府!”

    “是,姑爷!”

    赵俊生从租用的仓库里出来后骑上马匆匆赶到太守府,刚刚下马,赵挺就迎上来道:“你怎么才来?快随我进去,太守马上要审案了!”

    “对不住,对不住,我收到消息就赶来了!”

    赵俊生跟着赵挺走进太守府大堂,万度归刚好走到主位坐下准备问案,大堂外面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百姓们,人数不下几百人。

    “小生赵俊生拜见将军!”赵俊生向万度归行了一礼,因万度归身披甲胄,而不是身穿官服,所以他称呼其为将军。

    万度归看了看赵俊生,问道:“你为何而来?”

    赵俊生拱手躬身道:“小生听闻将军今日要对花木兰一案过审,小生作为花木兰的朋友特来特来为其辩护,还请将军准允!”

    万度归摆了摆手:“准了,你且退到一旁!”

    “是,将军!”

    万度归拿起惊堂木一拍案桌喝道:“带主犯花木兰上堂!”

    当值的衙役班头当即吆喝:“大人有令,带主犯花木兰上堂过审!”

    不一会儿工夫,花木兰就被带了进来,她手上和脚上都带着镣铐,铁链在地上拖得哗啦作响。

    她走到大堂中间跪在地上道:“花家堡花木兰拜见将军!”

    既然人犯已经表明了身份姓名和籍贯,万度归也不再废话,问道:“日前驻军在谢家集抓到你向南朝商人田朗大宗出售上、中、下三等马共有一千二百匹,按照我大魏律例,私自向南朝出售马匹当斩立决,罚没查抄的所有马匹,你可认罪?”

    赵俊生立马站出来拱手作揖道:“回将军,我的当事人不认罪!”

    万度归眼睛一瞪,喝道:“本将问的是花木兰,没有问你,你出来作甚?”

    赵俊生却不慌不忙道:“将军,日前花木兰已委托在下为其在过审时进行辩护!为人代理诉讼一事自古有之,被称为讼师。在下就是花木兰的讼师,将军问她的问题,在下都可以代替其回答,若在下亦不知,则由人犯本人回答!”

    “讼师?”万度归一脸的疑惑,他不由扭头看向坐在下首的主薄。

    也难怪万度归疑惑,他本是武将出身,对官场上一事并不是特别了解,而且北魏是鲜卑人建立的朝代,虽然沿用了晋朝许多礼法典章和官制,但现在是北魏初期,律法和官制上面很多都不完善。

    主薄站起来拱手躬身回答道:“将军,讼师一职的确自古有之!春秋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之中有一家称为‘名家’,这名家的创始人乃是郑国大夫邓晰,与老子和孔子几乎是同一时期的人,邓晰向百姓们传授律法条文,承揽诉讼,被称为诉师的鼻祖!”

    万度归见主薄这么说,于是说道:“好!既然你是花木兰的讼师,本将军就允许你为他进行辩护。花木兰在向南朝商人田朗出售马匹一千二百匹时被我军将士当场抓获,现在另外一个主犯田朗也已被抓捕归案,既然人犯花木兰不认罪,那么就传田朗前来,让你们二人当堂对质!来人,带田朗上堂!”

    “带犯人田朗上堂!”

    没过一会儿工夫,田朗被带了上来,万度归问道:“田朗,你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说说你这些年在本朝和南朝之间的走私之事,本将军劝你不要在这里狡辩,否则本将军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说!”

    田朗倒是很光棍,没有任何狡辩,说道:“回将军,小人本是南朝谯县人士,真名就叫田朗,在南朝和北魏之间从事商贸往来,其中一半是两国都合法的生意,另一半则是走私生意!”

    万度归又仔细询问了田朗这些年具体走私有哪些货物,田朗一一供认不讳,他知道他无法辩解,北魏官府既然知道他走私违禁货物,他就逃不掉,若不交代,待会儿刑罚一下,他可吃不了这个苦头,还不如老老实实交代。

    万度归等主薄文吏把田朗的供认和交代记录下来,又继续问道:“日前在谢家集松树林,花家堡的花木兰向你出售一千二百匹马,他本人被当场抓获,而你则趁乱逃走,此事你可认罪?”

    田朗叹道:“这事是小人做的!”

    “向你出售马匹的是不是花家堡的花木兰?”

    “是的!”

    万度归一拍惊堂木,对花木兰喝道:“花木兰,田朗已经交代,你还有何话可说?还不认罪吗?”

    赵俊生立马站出来拿出两样纸质事物说道:“将军,我的当事人之所以不认罪,是因为他事先并不知道买家田朗是南朝商人,当时他向我们出具的身份证明乃是冀州人士,我的当事人还保留着他户籍和路引拓本,请将军过目!”

    一个衙役走过来拿走了户籍和路引拓本送到了万度归的案桌上,万度归接过这两样东西看了看,交给主薄存档,又问田朗:“这户籍和路引拓本是不是你出具给花木兰的?是不是你以假身份欺骗了花木兰?”

    田朗垂头丧气道:“是的,将军!”

    万度归略作思索,又看向花木兰喝道:“花木兰,虽然在这桩大宗马匹交易之中你对田朗的真实身份并不知情,但你向田朗出售马匹乃是事实,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赵俊生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赵挺,急忙对万度归拱手道:“将军,在下还有下情禀报,我的当事人花木兰是被人陷害的,原亨通布庄的掌柜姚德生与花木兰有嫌隙,得知他有出售马匹的打算,因此心生毒计,把这消息故意透漏给田朗,田朗急于买马,于是找上了花木兰,田朗又派人向官府告密,因此才有了官府出兵抓捕花木兰和田朗的交易一案!”

    万度归皱眉道:“可据本将军所知,姚德生已死,此事又有谁能证明?”

    “回将军,姚德生虽然死了,但他的两个随从姚四和姚平熟知内情,如今这二人被关在大牢之中,还请将军下令提审此二人,真相自然大白于天下!”

    万度归当即道:“好!来人,提审姚四和姚平!”

    姚四和姚平很快被衙役带进大堂,万度归一拍惊堂木,此二人早已跪下,却是吓得瑟瑟发抖。

    “姚四、姚平,本将军问尔等,花木兰说姚德生设计陷害他,把他要出售马匹一事故意透漏给田朗,然后又派你们向官府告密,可有此事?”

    姚四和姚平二人眼珠子乱转,同时叫道:“将军冤枉啊,我家老爷已经死了,却还有人要污蔑他,我家老爷从未做过这等陷害花木兰之事啊,还请将军明察!”

    什么?赵俊生脑子一懵,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二人怎么突然翻供了?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35546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