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119章 贪念

第119章 贪念

    “咳咳,少爷,有人来了!”当赵俊生和花木兰互相享受着对方的气息和温暖之时,吕玄伯非常不解风情的打断了他们。

    远处走来一支巡逻队,兵士列成一队手执长矛,赵俊生和花木兰如同两只受惊的兔子立即分开,刚才的情不自禁让他们忘记了此时正在军营重地,想想都不由感觉一阵后怕。

    赵俊生瞟了一眼从远处走来的巡逻队,对花木兰说:“你先忙你的吧,我待会儿要去向万将军报道,等我安顿下来再说!对了,这是伯父让我带给你的书信!”

    “嗯!”花木兰脸色有些发红,接过书信瞟了一眼巡逻队匆匆走进了怀朔镇戍军营地。

    赵俊生向吕玄伯扬了扬下巴,两人一前一后走向营地辕门处,拿出官文通过检查之后才被放行进了营地。

    两人在营地内寻找了一阵,很快就找到了辎重队,裴进和一个不认识的官员,正好从牙帐方向走来,看见赵俊生立即走过来拱手行礼道:“营头,万将军听说我们已经到了很是高兴,派了这位宇文略令史前来接收物资!”

    说罢,裴进又向宇文略介绍:“宇文令史,这位就是我们赵营头!”

    赵俊生打量宇文略一番,天气已经转凉了,此时的金陵已经很冷,这宇文略也不戴帽子,留着一个光头,胡子拉碴的也不打理,抱拳道:“宇文令史是鲜卑宇文部落人?”

    宇文略仗着自己是宇文部人,在赵俊生面前感觉天生高人一等,看向赵俊生时是一副趾高气昂和蔑视的神情,听了他的问话却是颇感惊讶:“赵营头如何得知本官是宇文部人?”

    赵俊生笑道:“据我所知,鲜卑人之中只有宇文部是髡头(光头),其他鲜卑各部之人或多或少都会剃掉一些头发,而只有皇族帝姓拓跋氏则是索头(不剃发,编成发辫),以示区别于其他鲜卑族人!”

    宇文略更是惊讶:“想不到赵营头竟然对我鲜卑人知之甚深!”

    “不敢当,我也只知道这些!”赵俊生谦虚了一番,扭头对裴进吩咐道:“裴进,你跟宇文令史交接一下物资,把八车粮食交给他就行了,其他马车上的东西都留下,派人严加看管!”

    “是!”裴进答应,当即对兵卒们招呼:“来,众兄弟把这几车上的箱子和物资都搬下来,这是我们自己的,其他马车上的粮食要交上去!”

    兵卒们起动手,把马车上一个个木箱子搬下来一个刚刚搭起来的营帐内。

    宇文略看见兵士们抬着一个个木箱子极为吃力的样子颇感疑惑,什么东西会这么沉重,能把抬箱子的兵卒压得面红耳赤?难道是······金子?

    想到这里,宇文略心中一动,贪念顿生,立即抬手喝道:“等等,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打开给本官看看!”

    抬箱子的兵卒们停了下来,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只知道这些箱子每一个都忒重,连裴进都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兵卒们都看向赵俊生。

    赵俊生对宇文略笑道:“宇文令史,这些是本官的一些私人物品,还有这些兵器物资都是我们辎重队的东西,要上交的只有这八车粮草!裴进,把物资清单的官文给宇文令史!”

    “是,营头!”裴进连忙从怀中拿出物资清单递给宇文略。

    宇文略看都没看物资清单的官文一眼,脸色冷了下来,目光盯着那些兵卒,冷声道:“本官让你们把箱子都打开,没听到还是耳朵聋了?”

    兵卒们没有得到赵俊生的命令,依旧又开始继续卸货,这让宇文略气得大怒,他走过去就要抓住一个兵卒动手。

    赵俊生立即上前拦住他:“宇文令史,这些都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吩咐,他们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你堂堂一个令史又何必为难他们这些普通的兵卒?”

    宇文略扭头看向赵俊生,摆着一副愤怒的面孔,指着那些箱子冷声道:“你让他们把箱子打开让本官看看!”

    赵俊生与宇文略对视,眼神毫不示弱,问道:“裴进,宇文令史是何官职?”

    “回营头,是军需库房令史,小人刚才问过了,管军需库房的令史有三人,宇文令史就是其中之一,负责验收核实!”裴进小心翼翼回答道,心里却是打鼓,这刚刚抵达就惹来了麻烦,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找上门来。

    赵俊生看着宇文略冷笑道:“宇文令史,他说得没错吧?你一个库房令史做好你本职事务就行了,想搜查我的私人物品,你还没有这个权利,也不够资格!”

    一个汉军营头也敢在一个鲜卑官员面前顶牛?宇文略真是气坏了,一怒之下就拔出弯刀要架在赵俊生的脖子上。

    赵俊生侧身避开,抬手一推,推开宇文略拿刀的手臂,长得颇为壮实蛮横的宇文略被推了一个趔趄,这让他更加愤怒,转身挥刀就要砍死赵俊生。

    “大胆,不准动!放下刀,再不放下刀就捅死你!”辎重队的兵卒们看见宇文略竟然拔刀要砍赵俊生,一个个大怒着拿起长矛迅速上前把他控制住。

    宇文略看见这阵势气得暴跳如雷,用刀指着这些兵卒大喝:“你们这些赶马拉车的竟然如此大胆把矛头对准我这个鲜卑官员,你们要造反吗?都给本官把兵器放下!”

    没有人听宇文略的话,寒光闪闪的矛头近在咫尺,只要有一个人突然上前一招突刺,宇文略就得血溅当场。

    这时一支巡逻队看见这边出了状况在兵头的带领下跑了过来,带队的兵头大喝:“怎么回事?都给我把兵器放下!”

    宇文略一看巡逻队来了,立即有了底气,当即对带队的巡逻队兵头吩咐道:“你来得正好,本官是军需库房令史宇文略,这些汉人辎重兵竟然敢拿着兵器对付本官,你快把他们都抓起来!”

    巡逻队兵头听了宇文略的吩咐,却是犹豫起来,这些汉人辎重兵有两三百人,他手下可只有九个人,怎么抓?目光一扫,看见赵俊生穿着一身军官盔甲,问道:“你是他们的营头?”

    赵俊生点头道:“本官正是!”

    兵头指着这些拿着兵器对准宇文略的兵卒们对赵俊生道:“让你的人把家伙都收起来!”

    “让本官的人先收兵器不可能,除非你让他先收了兵器,是他先拔刀要砍本官的!”

    兵头听了这话,再一看宇文略,发现这人目光躲闪,显然是心里有鬼,于是对宇文略道:“你先把刀收了!”

    宇文略叫道:“放屁,凭什么让本官先收了兵器?”

    吗的,都不给老子面子?真当巡逻队是摆设?兵头也火了,冷声道:“好,你们都不同意先收兵器是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同时收了兵器,若不收,我就吹哨叫人,请军司马过来处置你们!”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3554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