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162章 翻脸

第162章 翻脸

    随着万度归一声大喝,几个甲士杀气腾腾的按剑冲进来拖着丘林寒就往帐外走去。

    拔拔翰脸色一变,万度归竟然当着他的面要杀他的人,这可不仅仅只是意气之争,而是明目张胆打他的脸了,想他拔拔翰乃是三朝元老,战功彪炳,权倾朝野,就连皇帝也不敢这么对他,他白眉抖了几抖,差点忍不住就要发作。

    拔拔翰的儿子拔拔烨却没有他这样的定力,张口喝道:“且慢!”

    拖人的几个甲士停了下来,都扭头看向拔拔烨,再看向万度归。

    只见拔拔烨对万度归叫嚣:“丘林寒是我右军中人,即便犯错该杀,也应该由我右卫来杀,还轮不到你万度归越俎代庖!你当着我父亲的面杀右卫的人,想以下犯上吗?”

    万度归只是瞟了一眼拔拔烨,压根就没有在乎这家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也想来插手?他看着平阳王拔拔翰,想看看这三朝元老要如何应对。

    赵俊生见场面有些僵持,万度归虽然不搭理拔拔烨,可拔拔烨却是仗势欺人,他便不能视而不见,就要站出来与拔拔烨互怼,却被花木兰一把按住。

    花木兰站出来抱拳沉声道:“小王爷,你右卫的人耍手段指使粮草总督官达勃孝义故意拖延时日延迟粮草发放,又收买我怀朔镇辎重队车夫给牲口下毒让辎重营的人马无法及时把粮草送抵大营,险些造成兵变,耍诡计不成又杀人灭口被我方当场擒拿!这丘林寒只不过是一个百人将,他有何胆量敢这么做?这一连串之事真的只是丘林寒一人所为,背后没有指使者吗?说出去只怕天下人都不会相信!如今尔等要把人带走自行处置,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王爷和小王爷现在不想着怎么避嫌,却提出这等荒唐的要求,难道王爷和小王爷就是幕后主谋?”

    这话可刺激到了拔拔翰,他勃然大怒:“大胆黄口小儿,竟然信口雌黄污蔑本王,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把他拿下!”

    拔拔翰带来的几个人甲士拔剑就要上前捉拿花木兰。

    先前万度归和拔拔翰交锋,这二人的级别太高,其他人都差不敢轻易出声刷存在感,而今不用万度归下令,赵俊生就跳出来拔刀大喝:“在我怀朔镇戍军牙帐内抓人,我看谁敢!”

    “唰唰唰······”

    “唰唰唰······”

    双方兵将纷纷拔剑持刀互相对峙,剑拔弩张,一场火拼一触即发。

    这时花木兰看着丘林寒说:“百人将丘林寒,你所做这一连串之事都不应该是一个大魏军人所为,反倒像是一个蠕蠕人奸细所为,我现在怀疑你是蠕蠕人派来暗藏在我大魏军中的细作,你说,你的上头是谁?谁跟你联络?”

    丘林寒脸色大变,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必死无疑,想活也或不了,他不怕背着犯罪的罪名去死,可如果背负着蠕蠕人细作的罪名去死,那样他的满门都会被抄斩,他的死就真的变得毫无意义了。

    他大叫:“不,我不是蠕蠕人的细作,我不是,我是······”

    “够了!”拔拔翰及时大喝打断了丘林寒,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他的儿子拔拔烨派丘林寒所为,如果被花木兰把丘林寒身份往蠕蠕人细作的身份上牵扯,且不说这件事情会不会闹大,仅仅丘林寒就再也不会保持沉默,为了不背负蠕蠕人细作的身份,这家伙只怕会把所有人事情和盘托出,到了那时,事情就难以收场了,他这个平阳王只怕也会惹得一身骚。

    关键还不在这里,而在皇帝那边,皇帝早就对他很不满了,可却拿他没办法,找不到足够合适的借口和理由来对付他,而一旦他平阳王沾上蠕蠕人细作的嫌疑,皇帝就有了足够的借口,到时候他在朝野的势力再打也会顷刻间瓦解,所有鲜卑贵族都会离得他远远的。

    当断则断,不断则乱!拔拔翰立刻决定放弃丘林寒,损失一些颜面与深陷囹圄、灭族大祸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万将军,丘林寒既然承认这一切都是他所为,你们就要再随便乱扣帽子了,要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人是你们抓的,由你们处置也理所当然!”

    拔拔烨大急,“父王,不能由着他们随便杀人啊!”

    拔拔翰大怒:“你给我住嘴,都是你管束不力,否则怎会出这种事情?你给本王回去反省半个月不准出门,否则本王打断你的狗腿!”

    拔拔烨怒气冲冲,用要杀人的目光盯着万度归。

    万度归心中一声冷笑,转身对抓着丘林寒的几个甲士挥了挥手,甲士们拖着再次保持沉默了丘林寒走出了牙帐。

    外面传来一道利刃斩入骨头的声音,随后不久就看见一个甲士提着丘林寒的人头走了进来缴令。

    拔拔翰脸色很平静,对万度归说:“人已经处置了,万将军这下满意了吧?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想把丘林寒和他手下八个兵卒的尸身都带回去,这些人的确该死,可他们毕竟曾经为大魏出生入死,立下过汗马功劳,理应予以厚葬!”

    万度归沉吟一下,同意道:“王爷请便!”

    拔拔翰对随行兵卒挥了挥手,兵卒们提着人头,抬着尸首走了,拔拔翰对万度归点点头,一甩披风大步走出了牙帐。

    牙帐内怀朔镇戍军的幢将们看着拔拔翰父子仓促离去的背影,再看了看万度归,一个个都显露出敬畏的神色。

    军司马贺赖超看见这一幕,心中极为嫉恨,对万度归也更加忌惮。

    第二幢将贺若廷在贺赖超耳边低声嘀咕两句,贺赖超眼珠子一转,略作思索后站出来对万度归抱拳:“军主,这次押运粮草赵俊生和花木兰都有大功,末将以为理应予以重赏,此举既可向众将士表明军主赏罚分明,又可激励士气,可谓一举两得!”

    赵俊生一愣:“咦,贺赖超这家伙竟然主动提出要重赏?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蹊跷吧?”

    .。m.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3586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