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252章 大比武

第252章 大比武

    皮豹子走进来看见拓跋玉灵正站在拓跋健身边,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一脸苦涩的上前抱拳道:“原来王爷已与五公主见面了!”

    拓跋健冷着脸看着皮豹子:“皮将军你行啊,五妹都到了你军中这么长时间了,你却隐瞒不报,到底是何居心?”

    “这······”皮豹子像一个受气包一样看了看拓跋玉灵。

    拓跋玉灵拉了拉拓跋健的胳膊:“五皇兄,是我威胁皮将军要为保守秘密的,不关他的事情,你要骂就骂我吧!”

    拓跋健被妹妹缠得不行,只好答应:“好好好!别拉了,再拉我这骨头架子都被你拉散架了!皮豹子了,这事本王看在五妹的份上就不予你计较,但是本王还是要禀报给陛下知道!

    皮豹子连忙抱拳:“多谢王爷!”

    拓跋玉灵对习武似乎有着很强大的毅力和决心,自从知道花木兰是赵俊生的未婚妻,又在军中是一幢幢将,平日带兵操练也似乎颇懂兵法,她顿时有了与花木兰一较高下之心。

    平日里,她把大半时间都用来习武修炼,只用少量时间就能处理手头的手头上的军务,其他的时间则用来研习兵书战策。

    赵俊生也没怎么管她,只要她不整天时刻缠着他,他就烧高香了,平均每日拓跋玉灵有一次找他询问修炼疑难之处,他也尽心指点,只求快点把她打发走。

    三军大比武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各军将士们都摩拳擦掌,大有在这大比武之中一展雄风的打算。

    赵俊生对这帮人如此热衷的模样嗤之以鼻,心中暗自嘀咕:“这些傻逼,他们不知道表现得越好,被派去面对敌军的机会就越多?死的机率就越大?”

    其实赵俊生自己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功名利禄而来的,在战功厚赏面前,他们对死亡总是心存侥幸,很多人都不怕死,上阵杀敌只为立下战功,能得以升迁和获得丰厚的赏赐。

    赵俊生的心里其实也很矛盾,他并非不向往高官厚禄,实际上他很向往,可是他又怕死,因为他知道无论武艺多高强,到了战场上千军万马冲击之下,再高的武功在很多时候都是无能为力的,能不能上战场就不上战场。

    再说了,他是汉人,是辎重兵编制,作为辅助兵种的将校官员想要转为战兵序列是很困难的,除非有皇帝亲自御批,否则没有可能,他如今已经是一军的辎重兵都尉,一般情况下,这个官职已经是辅助兵种的最高职衔,除非出于战略需要临时另外设立官位。

    以这样的官职去战场拼命,升无可升,不值得啊!

    五月二十,三军大比武终于轰轰烈烈的开始了。

    首先进行的是团体性大比,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什与什;牙与牙;队与队、幢与幢之间进行比武。

    一个牙一般有三个什,互相比斗,选出战力最强的一个什晋级参加下一轮的比武,两日之内决出全军排名前三的三个什,这三个什将参加三军大比,这是什一级的比武。

    接下来就是牙一级的比武,两日之内决出全军战力最高的三个牙参加三军大比。

    之后依次是队一级的比武和幢一级的比武。

    因辎重兵不是战斗兵种序列,不需要与镇戍军和右卫军记性幢一级一下的比斗,直到幢一级的比斗之前,辎重兵的比武都是在自己营中内部进行,赵俊山对此并不放松要求,反而严厉监督,让他们全力以赴,关起来门来也不怕他们的实力泄露出去。

    为了激发这些辎重兵的热情,赵俊生提出了丰厚的奖励,全辎重兵排名第一二三的什、牙、队和营都能够得到金钱、布帛和肉食等方面的赏赐。

    这年头从军当兵,特别是辎重兵都是为了一口吃的,为了一些微薄的薪俸工钱,辎重兵的官职在地方上根本不受重视,别人也看不起,金钱、布帛和肉食方面奖赏对于辎重兵兵将们来说无疑要比官职更具吸引力。

    六日之后,什、牙、队三个级别的比武都已经有了结果,头三名也都获得了丰厚的赏赐。

    到了第七日,三个营之间就要进行对决了,这三个营当中获得第一的要参加三军辎重兵的幢一级的比武,此后还要参加镇戍军步兵对抗。

    在校场上,薛安都指挥自己的兵卒们对高旭的兵卒发动了进攻,他先以两百四十人正面死死顶住高旭营的进攻步伐,然后用一个战力最强的牙从后军调到左侧对高旭营发动快速进攻。

    高旭急忙调动兵力抵挡,但调动的兵卒们慌忙之中跑散了阵型,抵挡不住,被很快就被冲散,再右翼遭到攻击之下,高旭营的兵卒们开始慌乱起来。

    薛安都又以一个战力强悍的牙冲击高旭营地左翼,在进攻受阻、两翼同时遭到夹击之下,高旭营终于抵挡不住,被全面击溃。

    薛安都营获得了辎重营全军第一的名头,高旭营排第二,高修营地垫。

    赵俊生知道高修营和高旭营为何败给薛安都营的原因,高修和高旭这二人都出身在北方,对骑兵作战方面比较熟悉,训练和指挥步兵作战方面要比薛安都差不少,辎重营虽然有马,但不多,而且辎重兵平日里大多训练的都是步兵战法,因为骑兵战法方面暂时还用不上。

    牙帐内的油灯烧得滋滋作响,赵俊生坐在主位上看着薛安都问道:“明日就要跟右卫军和沃野军的辎重营较量了,跟辎重营比武,咱们不需要再担心,一定要拿第一,但又不能赢得太轻松,这个尺度一定要把握好,你有没有跟兄弟们交代好?”

    薛安都苦着脸抱拳回答:“都尉,既要拿第一,又不能赢得太轻松,这就算不是真的打仗,可在交锋时依然会有损伤的,尺度哪能把握得那么精准?这活属下真干不了,以属下之见,不如让高修兄的营去参加比武!”

    赵俊生看向高修:“高修,那就让你的营参加,拿到第一名全营每人奖励五十个大子、肉一斤、面两斤!”

    薛安都连忙道:“别别别,都尉,这活我们营能干,真的能干!”

    高修忍不了了:“薛安都,你几个意思?刚才你说干不了,现在都尉说有赏赐,你又说干得了,你是成心欺负我高修人太老实是不是?要不咱俩练练?”

    如果说带兵和指挥打仗,薛安都面对高修和高旭都不会害怕和含糊,但如要说单打独斗,他还真不是高修的对手,他讪讪一笑:“别介啊,我就是开个玩笑,既然你愿意接这个活,那就交给你干好了!”

    赵俊生当即拍板:“那就这么定了,明日由高修营出战右卫军和沃野军的辎重营!”

    次日一早,赵俊生和高修带着两百兵卒来到了右卫军营地,前来观战的三军将士都围在右卫军营地栅栏外,还有许多人都爬上寨墙找一个好位置观战。

    赵俊生和高修带来的兵卒其中七十名长矛兵、七十名刀盾兵、六十名弓箭手,根本没带陌刀队,这种战争利器轻易不能在人前显露。

    反观沃野军和右卫军的辎重营,除了右卫军辎重营的装备能勉强与赵俊生的人马相比,沃野军的辎重兵简直惨不忍睹,这些辎重兵一个个面黄肌瘦,严重营养不良,兵器倒是人手一把,弓箭只有十几张,盾牌也是残缺不缺的,至于甲胄,有少量兵卒连一具完整的甲衣都没有。

    开打之前自然要定好规矩,这毕竟不是真刀真枪的干,而是操演,赵俊生和另外两个辎重兵都尉都被叫到了安大帅的牙帐。

    除了赵俊生和沃野军辎重兵都尉刘畅、右卫军辎重兵去斤在场之外,三军军阵大将拓跋健、拓跋剑和皮豹子三人都在。

    安原看了看在场众人,说道:“今日上午进行的是三军辎重营的比武,三个辎重营各出两百人,兵种由指挥官自由搭配,所有兵器和箭矢的箭头都必须要用布包裹,沾上石灰。兵卒身上只要被兵器或箭矢击中留下石灰印记,就宣告阵亡,要自动退出!本帅会派专人进行监督,如发现有人明明已经受创阵亡还继续留在战阵上,则取消全营资格,就算获胜也要取消成绩!其他相关规则想必尔等已经熟知,本帅在这里就不再一一重复了!你们三个辎重兵都尉还有何疑问或者对规则不满意之处可以提出来!”

    赵俊生立即站了出来,他抱拳道:“大帅,属下有疑议!”

    安原看了看赵俊生,他对赵俊生的印象还算比较深刻,当初赵俊生和花木兰带兵奇袭了柔然大军,活捉了社仑,当时他还以为那次的功劳应该算在花木兰头上,不过后来他从万度归那里知道出主意的其实是赵俊生,是花木兰具体执行的,这让他对赵俊生留了心。

    安原抬手道:“赵都尉有何疑问可以说出来!”

    赵俊生抱拳对安原和其他几位说:“大帅、王爷、拓跋将军、皮将军,属下刚才进来之前观察了一番,沃野军辎重营的装备不齐,有相当一部分穿着很旧的破烂盔甲,还有一些人甚至连盔甲都没有,很多的兵器也都是一些破铜烂铁,如果被击中之后算相同的伤亡程度,属下以为这是不公平的,在战场上,有盔甲多少可以抵挡记下,没有盔甲一下就得完蛋,这与真实的战场不相符,所以属下认为如此规定实在不妥!”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41229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