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449章 毛修之演技太差

第449章 毛修之演技太差

    “哼,他们不乐意又能如何?本将军就是要找他们收税,他们若不交税就按照对抗官罪论处!”赵俊生说完跳下马走进了刺史府。

    “将军,您这么做只怕要引起所有鲜卑大官和高门士族的强烈抵制和反对啊,他们若是联合起来在朝堂上向皇帝弹劾您,皇帝只怕也兜不住啊!”裴进焦急的说完跺了跺脚追了进去。

    赵俊生一边走一边说:“本将又不是皇帝,又不在整个大魏施行这个政令,只是在幽州境内施行,你告诉我,幽州境内有多少鲜卑大官和多少高门士族?”

    裴进显然对此做过一番了解,立马就说:“属下已经打听过了,幽州境内最显赫的鲜卑大族就是拔拔家,北平王拔拔嵩以幽州作为根基,在幽州经营了几十年,门生故吏遍布幽州各地;至于士卒这边,最显赫的就是范阳卢氏了,当今卢氏族长卢邈曾仕慕容氏,官至范阳太守,如今在家修身治学,他儿子卢玄现今官拜中书博士,卢玄的表兄乃是当朝太常卿崔浩!”

    赵俊生停了下来,扭头说:“北平王拔拔嵩当日支持伪帝拓跋丕,尽管拔拔嵩在于源贺的交战中战败死于乱军之中,皇帝没有追究拔拔家,可我敢保证皇帝肯定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我若对付拔拔家,皇帝会不会乐见其成呢?只有范阳卢氏······看来我得亲自去拜会一下卢氏族长卢邈老大人了!我就不信了,只要搞定了这两家,其他家族还敢对抗本将军的新政!”

    裴进听得额头上直冒冷汗,尽管这一新政是赵俊生想出来只在他管辖的幽州地界施行,可若是传遍天下,全国各地的鲜卑贵族、大官和高门士族们联合起来在朝堂上对赵俊生发难又如何是好?

    “将军,还是不妥啊,您虽然只在幽州地界施行,可天下士族和鲜卑大官们许多都是姻亲关系,一家一家关系盘根错节,万一他们······”

    “哈哈哈······你是想说他们只怕会联合起来对付本将军?这你就放心吧,谁不是抱着‘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态度?想要逼得他们联合起来,唯有在整个天下施行起来,我只在我管辖的幽州地界施行,又美玉触犯其他人的利益,那些人不会平白无故与我最对的!”

    一连过了好几天,赵俊生要颁布新政的消息在整个幽州境内传开,尽管刺史府还没有正式以官文颁布施行,但幽州各地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这让幽州三郡十八县的鲜卑贵族和高门士卒们都有些紧张起来。

    官府要让他们这些鲜卑贵族和高门士卒们收税,这可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尽管收税不多,完全在他们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可他们却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看来,赵俊生这是在打他们的脸面,他们若交赋税,岂不是与那些平民百姓没什么区别了?

    赵俊生一边方面等待着东方辰从涿县返回,一方面坐看幽州各地官民人等对于即将颁布的新政的反应态度。

    几天以后,东方辰从涿县回来了。

    “将军,贫道幸不辱命,毛修之已经答应向将军效力,这次他随贫道一起前来蓟县,贫道已经命人把他安置在驿馆,正等候着将军的召见呢!”东方辰回到刺史府大堂后向赵俊生报告。

    赵俊生大喜道:“好,我就说先生必定会马到功成,果不其然,先生真是大才!”

    东方辰谦虚了一下,颇为矜持的说:“将军谬赞了,贫道愧不敢当!”

    赵俊生想了一想对东方辰说:“你去涿县的时候和返回的时候排场截然不同,只怕此时李元德已经收到了消息······这样吧,你再亲自去一趟驿馆告诉毛修之,就说本将军今晚在刺史府设宴,请他来吃酒!”

    刺史请太守吃酒?这······怎么反过来了?东方辰一愣,他立马明白了,当即大笑道:“哈哈哈······李元德若是得到消息必定起疑,只怕会吓得夜不能寐,将军高明啊!贫道这就去驿馆跟毛修之说一声”。

    燕郡太守府。

    太守府跟刺史府都在蓟县县城内,一直都是州治和郡治同城,两个府还相距不远,就隔着一条街。

    “府君,卑职得到消息,几日前那姓赵的小儿派了长史东方辰去涿县见毛修之,今日有人前来向卑职报告说毛修之随东方辰来了蓟县,目前就住在驿馆,卑职刚刚听说毛修之盏灯时分去了刺史府,根据我们安插在刺史府的内线报告说,姓赵的在刺史府设宴与毛修之相谈甚欢!”

    李元德听了这个消息,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已经听说了赵俊生已经收复了三千幽州军的消息,如果毛修之再投靠赵俊生,那么赵俊生在幽州就站稳了脚跟,接下来他的日子就只怕不太好过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元德带着忐忑的心情问杨主薄:“你觉得毛修之是否有可能与姓赵的小子沆瀣一气?”

    杨主薄道:“府君,属下认为这是极有可能之事,属下派人查过了,赵俊生手下的东方臣是国师寇谦之的弟子,毛修之当年还是南朝大将镇守洛阳之是,寇谦之师徒在洛阳传道行得毛修之照顾,后来毛修之被胡夏俘虏,继而又被我大魏俘虏,本该被处死,是寇谦之师徒向先帝求情才保住了毛修之的性命,还让他做了吴兵将军!”

    李元德大惊:“敢情他们还有这一层关系,这下麻烦大了,这下本官如何是好?”

    杨主薄见李元德面露惊慌之色,立即劝说:“府君何必担忧,您是乐安王的人,只要您没有把柄在他手里,他不敢随便对您下手的!再说您手下有一万多兵马,尽管驻扎戍堡的兵将不太听您的话,但您手上有一万两千汉兵,他应该对您还是有所顾忌的!”

    李元德叹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朝廷突然把阳平王杜超调走,把这个赵俊生调来,我听说当今皇帝登基时,这个赵俊生可是功劳第一的从龙之臣啊,可见皇帝对他的荣宠有多重,这个时候皇帝把他调来幽州,你不觉得事有蹊跷么?难不成皇帝把他调来就是专门为了对付我等?”

    杨主薄面露凝重之色:“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府君是先帝册封的,并非是当今皇帝的嫡系,关键是您还是南朝降将,手里还有一万两千多汉兵,皇帝对您心生忌惮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李元德更加忧虑,他当即说:“不行,这事本官得向乐安王讨个注意,你马上替本官写一封书信给乐安王,把这里的情形告诉他,接下里本官要怎么做还请王爷示下!”

    “好,属下这就写!”

    刺史府。

    大堂内灯火通明,一队歌姬在乐师们用胡琴、胡笳等乐器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赵俊生坐在主位上一边静静的欣赏,一边喝着酒,毛修之和陪坐的官员们看着歌姬们的舞姿不时大声叫好。

    毛修之喝了不少,在场陪酒的官员人人都向他敬酒,他一一来者不拒,他虽然喝得多,心里却清醒得很。

    陪坐的官员们早就得到了暗示,一个个找各种借口先后离去,大堂内很快就只剩下赵俊生、东方辰、裴进、曹蛟和毛修之了。

    赵俊生挥了挥手,让歌姬们全部退下,在场服侍的婢女、家丁和守卫也全部退走,大堂周围及门外不许有人靠近。

    毛修之见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起身对赵俊生作揖说:“日前玉阐道长来找下官,一席话令下官茅塞顿开啊,当今朝廷之中,我汉人大臣当以崔公和国师为首,可他们二人位高却没有实权,且下官也是高攀不起,将军却有从龙之功,被当今陛下委以重任,手握兵权,统领一州之地,下官愿以将军马首是瞻,一切唯将军之命是从!”

    毛修之此人虽是武将,可赵俊生却并不敢轻视他,这人能活到现在并非全是寇谦之求情担保,此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赵俊生也并不相信毛修之这些鬼话,他与毛修之从未谋面,就凭东方辰一张嘴就能说动毛修之对他俯首帖耳?绝不可能,毛修之现在之所以向他靠拢,却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他在朝中并没有强有力的靠山,如果不向赵俊生低头靠拢,赵俊生随便想个理由就能搞垮他,除非他起兵反叛,可就凭他手里那些南朝降兵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哈哈哈······修之兄言重了,你比我年长,我只是一时运气才有了从龙之功,有了这幽州刺史之位,论才能,毛兄胜我十倍不止!本将却是以为在本朝我汉人当团结一致,联合起来自保方能不被鲜卑籍官吏欺凌,若是一旁散沙,这朝廷大权早晚被鲜卑人全部摄取,到那时哪里还有我们汉人的活路,不知毛兄以为如何?”

    毛修之连声道:“将军之言与下官不谋而合,下官这些年独木难支,苦不堪言呐,不想今日与将军见面,甚是欢喜,将军真乃下官知音也!”

    这毛修之的演技也太差了,赵俊生看得简直想吐,可他也只能忍着,政治目的才是大事,他说道:“好,毛兄跟本将说吐露心声,本将也跟毛兄说一句实话!毛兄知道皇帝为何派本将来幽州么?没错,皇帝心里忌惮毛兄和李元德手里掌握的兵力太多、兵权太大啊!”

    毛修之惊得脸色发白,失声叫道:“啊——这这这······”

    。m.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5072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