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474章 沽水河畔的突袭

第474章 沽水河畔的突袭

    花海走过来抱拳:“将军有何吩咐?”

    “你带两千骑兵去追燕军主力!”赵俊生下令道。

    “我?”花海一愣,连忙摆手:“不行不行,姑爷,我就是一泥腿子出身,这几年跟着小姐最多做一个牙主,带几十个兵,您这突然让我带两千兵马,我发怵啊,真不行!”

    赵俊生起身板着脸道:“谁说你不行?是别人说你不行,还是你自己认为自己不行?我让你带两千兵马去,就是认为你行,你难道不相信我的眼光?”

    “这······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花海手足无措,他不由向花木兰看过去,“小姐······”

    花木兰道:“你看我做甚?这是将军的军令,你难道敢抗命不成?”

    花海不由苦着脸,再看向赵俊生,“姑爷,您不是在玩笑吧?我不是做大将的料啊!”

    “你觉得我是像是在开玩笑吗?花海,执行军令,否则军法从事!”赵俊生突然一声大喝。

    花海条件反射挺直了身板大声答应:“遵令!”

    可接下来,花海又焉了,缓缓转身去集结兵马,走了几步又转身回来对赵俊生丢下一句话:“姑爷,我觉得您这一次一定是在瞎胡闹,真的!”说完转身走了。

    赵俊生和花木兰站起来看着花海去集结兵马,费了老大的工夫才把两千人马凑齐并集结完毕,直到看着花海带着两千人离去,花木兰才松了一口气。

    “俊生哥哥,我也觉得你是在瞎胡闹!”花木兰叹息一声说道。

    赵俊生笑着说:“是不是瞎胡闹很快就会见分晓!人呐,只有在逼到绝境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潜力!花海虽然没有带过超过千人以上的兵力,但他跟在你身边好几年了,你以为他是瞎子和聋子吗?就算是一头猪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耳目渲染也多少会一些带兵的本事了!”

    花木兰把最后一小片蒸饼塞进嘴里,喝了一口水之后说道:“那三千燕军交给我去解决吧,我可不想听到花海被燕军杀得屁滚尿流的消息”。

    赵俊生无所谓,这里总共也就只剩下不到四千骑兵了,超过八成是真正的骑兵。

    “行,我们一起去,战斗由你指挥!我跟着你也长长见识!”

    花木兰二话不说,立即传令官下达全军集结的命令。

    兵将们听到命令后都收起还没有吃完的干粮和水,一个个跨上战马拿起兵器。

    “来人,去告诉尉迟延东,让他把燕军引到沽水下游东岸!”花木兰对一个传令兵下达了命令。

    “是,将军!”

    此时将士们都准备好了,花木兰一声令下:“出发!”

    近四千人马顶着烈日炎炎向西快速行军而去。

    一个时辰过后,赵俊生和花木兰带着人马抵达了沽水下游东岸一个山岗北麓。

    “传令下去,都给我把马嘴裹起来,所有人嘴里都咬着木棍,谁也不许出声,否则以违反军令罪论处!”

    兵马就隐藏在这山岗北麓下,但太阳光却能照射在这里,兵将们和战马却只能忍受着烈日的烘烤。

    足足被烈日烘烤了半个时辰,埋伏在山岗北麓的魏军兵将们才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

    “启禀将军,尉迟将军带着人马把燕军引过来了!”负责望风的哨兵前来报告。

    赵俊生和花木兰立即爬上高岗蹲在草丛里观察,两里外一支魏军骑兵正在由东南方向朝沽水河边飞奔而来,而在这支魏军骑兵身后三里处有一支燕军骑兵正在穷追不舍。

    “木兰,你怎么会想到让尉迟延东把燕军往这里引来?”赵俊生一边观察一边问。

    花木兰说:“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正说话之间,尉迟延东的兵马已经跑到了沽水岸边,但他们很快在岸边转弯沿着沽水阿岸边向北方疾驰而去。

    不久,燕军骑兵在将领秦都的统带下追到了这里。

    “将军,他们向北方跑了!您看这里已经到了河边,弟兄们的水都喝光了,全都热的不行,战马也需要喝水,咱们要不在这里补充一下饮水,让马也喝个饱?等吃饱喝足了再追?”

    秦都扭头一看,身后将士们一个个流汗流得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战马也是浑身大汗淋漓,脱水太严重了,必须要尽快补充水分,可······

    秦都看了看前方几乎快要消失不见的魏军,他咬牙道:“好,让弟兄们在这里休息一刻,都给本将把水袋灌满,让马儿喝饱水!”

    燕军兵将们闻言一个个大声欢呼,纷纷跳下来牵着马往河里跑,等跑到河里,燕军兵将们一个个像下饺子一样扑进河水中嬉戏。

    “该是我军行动的时候了!俊生哥哥,你给我掠阵吧!”花木兰看见燕军绝大部分都已经下水,当即起身对赵俊生说了一句转身向高岗下走去。

    赵俊生回头喊:“木兰!”

    花木兰停下回头看过来。

    “当心点儿!”

    花木兰转身快速离去,走时挥了挥手。

    到了山下,花木兰把传令官召集过来吩咐:“让幽州军全部上马准备作战,军都戍的人马都留下!”

    传令官得令后吩咐几个传令兵去传达命令,三千幽州军以最快的速度上马,他们在太阳底下晒得早就烦躁不安了,此时得到出击的命令只想快点开打,早点结束战事早点休息。

    花木兰翻身上马,接过两个亲兵扛来的大刀,她扭头看了看,见将士们都已准备妥当,当即举着大刀向前一指,带头打马绕过山岗向沽水河岸边冲过去。

    隆隆的马蹄声传出,尘土飞扬,但这些都被高岗挡住了,正在河水中嬉戏的燕军兵卒们有些听到了马蹄声,停止打闹回头张望,看了一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吗的,吓了我一跳,还以为魏军杀回来了,没想到是晴天一阵霹雳!”有人忍不住叫起来。

    燕军兵将们没有发现敌人,又继续泡在河水里。

    绕过高岗的魏军骑兵终于暴露出来了,在花木兰的带领下,三千幽州军骑兵直向河边杀来。

    “不好了,有魏军从高岗后面杀过来了,快上岸,快上岸迎敌啊!”距离岸边最近的兵卒终于发现了魏军的声音开始用凄厉的声音大喊起来。

    有人以为是开玩笑的,毕竟刚才都没有看到敌人,于是没有理睬,但很多人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吓得魂飞魄散,惊慌失措的转身向岸边跑去,但在水中如何跑得起来?

    花木兰看见距离河边已经只有一箭之地,当即取出弓箭大喝:“放箭——”

    她当先放出了一箭,一个湿漉漉刚刚爬上岸的燕军兵卒应声而倒,身后的幽州军骑兵也开始取出弓箭纷纷放箭。

    “嗖嗖嗖······”一支支箭矢接二连三射了出去,箭矢也越来越密集,已经上岸的燕军一个个中箭倒地,还没有上岸的燕军兵卒也有人一个个中箭倒在河水中,尸体很快被河水冲走。

    浑浊的河水被染红了,中箭的战马发出一阵阵悲鸣倒在水中挣扎着。

    接连射了四轮箭矢,花木兰打头阵冲在最前面,眼看着就要冲到河岸边了,她大喝一声:“所有人跟着我!”一拉缰绳,战马立即转向左边,沿着河岸疾驰飞奔起来。

    完成转向之后,花木兰和身后的魏军骑兵们继续房间,上岸的燕军兵卒一个个被射杀倒地而死,尸体在河滩上铺了一片。

    她策马跑了一阵,再次一拉缰绳,战马掉头绕回来,身后的魏军骑兵也跟着她绕回,新一轮的骑射继续展开。

    一波波箭矢形成箭雨向河滩和河里的燕军兵将们射过去,中箭的燕军兵将、战马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下,一些已经跑上岸的燕军骑兵正打算上马,却被迎面冲来的魏军骑兵冲得七零八落。

    燕军将领秦都看见自己麾下的兵将如同猪狗一般被魏军屠杀,急得暴跳如雷,他持枪一连挑飞几支射来的箭矢,一个跳跃坐在了马背上,一拉缰绳向花木兰冲过来。

    “大燕游击将军秦都再此,贼将纳命来!”秦都爆喝一声,挺枪便刺。

    花木兰手中大刀一挽,顺势反手一撩,两人一瞬间交手了数个汇合,等到交错而过,花木兰继续挥刀砍杀燕军兵将。

    而秦都却被花木兰身后一个魏军骑兵刺中胸膛,上半身竟然脱离开来,原来他方才已经被花木兰一刀斩为两段,只是速度太快,上半身还没有倒地就被刺中了。

    一些上岸的魏军兵卒很快就被斩杀干净,花木兰带着三千幽州军骑兵不停的来回冲杀,用弓弩射箭,河滩和河水中的燕军骑兵一批接一批被杀死。

    足足过了两刻,河滩上的燕军兵将已经死伤惨重,河水完全被染红,被河水冲走的尸体不计其数。

    剩下的燕军兵卒知道已经逃不脱了,他们士气全无,纷纷跪在河滩上或跪在水里,期盼魏军俘虏他们,不要赶尽杀绝。

    “停止射箭!”花木兰勒马停了下来大喝一声。

    幽州骑兵们停止了冲杀,停止了射箭,一个个控制着战马停了下来。

    花木兰看着河滩上剩下的燕军兵卒们大喝:“想活命者,全部放下兵器,否则死!”

    赵俊生带着几百军都戍骑兵赶过来的时候,花木兰正在指挥兵将们把投降的燕军押上岸,他一看这些俘虏还有千余人,不由有些头疼,这么多俘虏至少要用五百人看押,这可是各大麻烦。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51943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