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667章 马政带来的环境问题

第667章 马政带来的环境问题

    在第三天,其他人继续收割黄豆,赵俊生和黄树二人开始给已经翻耕的田地播麦种。

    在长城以南地区,种植的麦子几乎都是冬小麦,而在长城以北,大多是种植春小麦。

    在播种之前,要对翻耕的田地施底肥,如今的农人能够施肥的手段不多,无非就是自产的有机肥,田地里一整天都是臭气熏天,黄树挑着粪桶在前面施肥,赵俊生在后面播种,其他人都被臭气熏得躲得远远的。

    播种的方式就是把麦种均匀的撒在田地里,这也是一个技术活,每亩要撒多少斤麦种,这是有讲究的,在播种时必须要撒得很均匀,如果撒得不均匀,待出苗之后田地里就变成了癞子,有些位置的麦苗很浓密,而有些位置一根麦苗也没有或者是稀稀拉拉的,这看上去不但很丑,而且直接影响产量。

    劳累了一天,赵俊生等人往回走,经过一条小水沟时,赵俊生发现里面有水,长满了青草,便叫黄树的大儿子黄跑回去拿来一个篾簸箕和一个木桶,他拿着篾簸箕放在水沟里,让小黄去水沟另一头蹚水过来,让他蹚水时闹出声响。

    等小黄从水沟另一头镗着水哗哗走过来,赵俊生立即把篾簸箕端起来,篾簸箕露出水面,几十条泥鳅在篾簸箕里游动,中间还有好几条黄鳝。

    “大王要弄泥鳅和蛇鱼啊,不知要作甚?”黄树在一旁看着问道。

    赵俊生把大量泥鳅倒进水桶里说:“当然是吃啊,小黄咱继续!”

    黄树父子都很惊讶:“这两种东西能吃?水沟里到处都是!”

    赵俊生一边走一边回头诧异的问:“当然能吃,你们都没吃过吗?”

    黄树父子都连连摇头:“这泥鳅和蛇鱼长得太难堪了,又吓人,咱们谁都没吃过,即便是在饿死人的年代,宁愿啃草根树皮也不吃这些东西!”

    “有食物你们却不知道吃,今日孤就让你们吃一回泥鳅和黄鳝!”赵俊生说着就招呼小黄继续在另一条水沟从沟尾驱赶,而他在沟头用篾簸箕兜住。

    正如黄树说的那样,水沟里到处都是泥鳅和黄鳝,赶了一遍又一遍,每次都能捞上来不少泥鳅和黄鳝。

    在两条水沟里就捞了大半桶,几人提着泥鳅和黄鳝高高兴兴回到了黄家。

    赵俊生也不让别人帮忙,拿了菜刀和剪刀把泥鳅和鳝鱼各杀了五斤,他动作麻利,很快就搞定,在收拾泥鳅和黄鳝时叫黄李氏去准备葱蒜、紫苏。

    紫苏这玩意到处都有什长,叶子呈紫色的,用它炖泥鳅鳝鱼和鱼类,可以去除土腥味,可以解鱼蟹之毒,鱼类多是寒性,这紫苏又有解表散寒的功效,正好中和鱼类的寒性。

    赵俊生把泥鳅分别做出一盘干煸泥鳅、一道泥鳅炖豆腐,又把鳝鱼肉切丝佐以酱料姜蒜爆炒。

    “哇,好香啊!”花木兰凑到灶台边盯着锅里炒鳝丝叫了起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旁边儿子赵东和女儿赵菁都叫嚷着香,要吃,花木兰左右手一边抱一个观看赵俊生炒菜,黄家一家人也站在一旁围在灶台处眼巴巴的看着锅里不时的吞口水。

    上桌时,赵俊生抬手拿起筷子:“来,都尝尝,份量不少,应该够吃的,开始吧!”

    几个小鬼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开动,吃进嘴里之后就惊呼:“好吃,好吃,我还要!”

    大人们也不再矜持,纷纷动筷子。

    黄树吃了一口鳝丝和一条炖泥鳅,立马放下筷子对赵俊生说:“这等美味的好菜,岂能无酒?大王且等等,待我去拿酒来!”

    酒对乡下农人们来说是很珍贵的,平日里连肚子都填不饱,基本上没那心思去弄酒。

    酒只有半坛,还是几年前黄树的堂兄大老远从范阳来探亲带来的,当时两兄弟喝了半坛,剩下半坛一直没舍得喝被他埋在屋后的菜园里。

    黄树提着酒坛回到桌边时,酒坛上还散发着泥土气息。

    这酒并不是什么好酒,用黍米酿造的,有些浑浊,酒精度也不高,赵俊生喝了一口,觉得口感不太好。

    共十来斤泥鳅和鳝鱼就被两家人吃了个精光,大家都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赵俊生还颇为遗憾的说:“可惜佐料不足,要不然味道还能更好!”

    三天的农事体验生活结束了,赵俊生一家人和随行大臣兵将们在四天早上起驾返回乾京城,而他们住了三天的黄家却是出了名,往后更是发达了。

    高温堆肥的技术也通过官府传授给各地农人们,给田地增加肥力。

    进城的时候,赵俊生没乘坐马车,而是穿着常服与随行官员骑着马。

    前几天出城的时候乘坐马车还不觉得,如今骑马走在乾京城内的大街上,赵俊生就感觉很不好了,因为乾国牲口太多,现如今几乎乡间每家每户都有马,城里但凡有些家底的也买马代步,每次出行、进城出城都骑马,这就造成城内的环境非常差,马匹在城内各处随地大小便,搞得臭气熏天却无人管。

    赵俊生捂着鼻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城里怎么臭气熏天的?”

    随行大臣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大家早就发现不对劲了,只是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所以大臣们谁也没有提出来。

    赵俊生一脸的难看,当即下令:“去宣乾京府尹毛修之进宫见孤!”

    “是,大王!”

    这也是朝廷的马政颁布的缘故,否则农户们怎么可能每家每户都有牛马骑乘?而这种福利也只有农人才能享受到,城里人如果不是稍有些家底的居民根本就养不起,也没地方养。

    就如同后世一样,汽车多了,排放的尾气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赵俊生在这乾国颁布的马政让乾国绝大多数人都能骑乘牛马,可牛马数量多起来,特别是城内的牛马多起来而又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管理办法,大量牛马随地大小便带来的环境卫生就成了很大的问题。

    赵俊生和花木兰一家人回到宫中洗漱了,换上了干净衣裳。

    “大王,毛修之到了,正在乾元殿等待觐见!”太监前来报告。

    赵俊生吩咐:“让他等着!”

    “是!”

    直到吃完晚饭,赵俊生才施施然来到乾元殿,而毛修之在这里已经整整等了一个下午了,口渴了没水喝,肚子饿了没饭吃,想如厕却不敢,毛修之的心里一直在忐忑不安。

    煎熬到盏灯时分,才终于听到太监喊:“大王驾到!”

    毛修之立马叩首:“臣毛修之叩见大王!”

    赵俊生坐在王座上双手撑着御案看着毛修之:“毛德祖,你是乾京府尹,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归你管,你可曾知道孤的乾国京城里已经变得臭气熏天了,外地百姓和各地官员、驻军官兵和外国使臣来到乾京一进城就闻到这臭气熏天的味道,你让孤的脸面往哪儿搁?这还是乾国的都城吗?”

    毛修之一听知道怎么回事了,连连叩首说:“大王息怒,此事臣一直想向大王禀报,但却一直没有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解决,故而······这段时日,臣组织乾京府上下官员商议想办法,前天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但还不成熟,臣正准备等大王返京之后就上奏的!”

    赵俊生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抬手说:“说说看!”

    “是!”毛修之答应,立即说:“臣等以为,可以分为几步:第一,颁布法令,告诫有马和牲口的人,牲口一旦进城,就必须自行负责其大小便问题;第二,每条街道派专人巡逻,一旦发现有让牲口随地大小便的人,立即上前对其进行罚钱并勒令其收拾干净,若对抗执法人员,则逮捕入狱!”

    “第三,由官府出资制作一批马桶,在各城门处给骑马或马车、牛车的主人发放马桶,让他们把粪便收集与马桶之内,每人交押金,自备马桶自然最好,出城时在制定的地点清空马桶洗刷干净再还回远处领回押金!”

    赵俊生听了之后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虽然还有不少问题要解决,不过这应该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他问道:“乾京府上下官员都讨论过这个方案吗?”

    “讨论过了,尽管还有不少地方需要完善,但臣等以为应该是可行的,后续如果发现一些问题可以逐步改正!”

    赵俊生点头道:“行,你们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情,孤只看结果,一个月之内,若是乾京城内牲口随地大小便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孤就唯你是问!”

    “臣遵旨!”毛修之答应后退了出去。

    赵俊生相信乾京城的问题绝不是个例,马政的颁布和实施是全国性的,既然乾京城有这样问题,那么其他各地城池必然也会有这样的问题,那么其他城池是怎么解决的?是否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又或者各地城池与乾京城一样,都没管呢?

    这可是一个大问题,一个形象问题,必须要高度重视!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62474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