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769章 做香水讨好老婆

第769章 做香水讨好老婆

    赵俊生采纳了崔浩的计策,他在第二天就派使者前往酒泉册封沮渠无讳并给尉迟延东送去一封密旨,命令尉迟延东派密使去敦煌见沮渠唐儿。

    七月初八,乾国使者抵达了凉州姑臧,尉迟延东也收到了来自乾京的密旨,召集心腹商议,秘密计议了两天后决定等朝廷使者向沮渠无讳宣旨之后再派了一个使者去敦见沮渠唐儿。

    沮渠无讳接受了乾国皇帝赵俊生的册封,送回了俘虏的乾军兵将,双方也正式罢兵息战。

    过了十天,尉迟延东的使者秘密抵达了敦煌,他给沮渠唐儿带去大量财宝,并许下重诺,使者又以三寸不烂之舌收买他,说动他起兵诛杀沮渠无讳。

    沮渠唐儿用两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九月初三,他起兵反叛。

    消息传开后,沮渠无讳大怒,留下沮渠天周镇守酒泉,他与沮渠宜得率军杀向敦煌。

    沮渠唐儿得知消息亲自带兵一万人马迎战沮渠无讳和沮渠宜得,双方在城外交战,刚开始沮渠无讳假装不敌,退后二十里寻觅高地驻扎。

    沮渠唐儿胜了一场便高傲自满,次日率军主动进攻,他的兵马远离敦煌城,失去了城内互为犄角之势已破,当他率军逼近沮渠无讳的大军,沮渠无讳以居高临下之势发动冲锋,势不可挡。

    沮渠唐儿仓促应战,大军很快溃败,死伤无数,他本人也被沮渠无讳俘虏,很快被处死。

    两日后,敦煌城内守军投降,沮渠无讳和沮渠宜得占据敦煌城。

    乾京城。

    赵俊生穿着一身便装在宫内酒坊忙碌着,他命将作监按照他的想法打造了一套蒸馏设备,这玩意尽管可以用来蒸馏出高度酒,但他此时却不是用它来蒸馏高度酒。

    “行了,把这些玫瑰鲜花都放进去······好,把盖子盖严实了,不能漏气!”赵俊生吩咐几个小太监。

    大火很快把水烧开,蒸汽顺着导管而出,再经过冷凝管冷却,一滴滴带着浓郁香味的液体不停的滴入一个透明的玻璃壶。

    “好香啊!”几个太监不停的抽着鼻子。

    过了半个钟头,冷凝管滴下的液体在玻璃壶中分为层次分明的两层,底下一层无色透明的是水,水上悬浮着一层厚厚的油脂,这就是花香精油。

    赵俊生用一个小勺把玻璃壶中悬浮的玫瑰花香精油一勺勺舀出来装在一个个小琉璃瓶内,再盖子封好。

    “行了,把里面的残渣倒掉,把管子清洗干净之后按照刚才的方法把这些各种鲜花都蒸一遍,一一用琉璃瓶装好,弄好之后一样给朕拿一瓶过来,谁也不许私藏,明白吗?”赵俊生吩咐道。

    太监们连声道:“奴婢们不敢私藏!”

    花木兰正在内宫与几个朝廷大臣的命妇聊家常,皇宫内的生活是乏味的,她在做一些针线活之余经常派人召来一些大臣武将的夫人进宫闲谈,这妇人们也都是闲人,能进宫与皇后说说话、拉近关系是她们都乐意的事情。

    花木兰还为好几个朝中大臣和武将的子女赐过婚。

    几个妇人正聊得欢,一个太监走进来禀报:“启禀皇后娘娘,陛下来了!”

    几个命妇一听连忙都站了起来,赵俊生已迈步进了大殿,她们连忙下拜:“臣妇拜见陛下!”

    赵俊生笑着抬手:“都起来吧!”

    “谢陛下!”

    花木兰已经站起来了,问道:“陛下今日没政务处置?”

    “都处理完了!”

    赵俊生笑着走到座位上坐下,对几个命妇说:“你们的运气不错,朕给皇后送一点礼物,既然你们也在,朕也赐你们一人一份,来人!”

    一个太监用托盘端着一些精美的琉璃瓶走进来,赵俊生伸手从托盘内拿出一瓶递给花木兰:“木兰你打开闻闻!”

    花木兰狐疑的接过一个琉璃瓶看了看笑着说:“这琉璃瓶倒是挺精美的,价值不菲吧!”

    赵俊生笑了笑:“难不成你还想买椟还珠?”

    “咦,你的意思是说这小琉璃瓶内的东西比它还值钱?”

    “你打开闻闻就知道了!”

    花木兰打开了瓶塞,还没凑到鼻子下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气,就几个站得比较远的命妇都闻到了。

    “好香啊!”

    “这是什么香味?真香!”

    花木兰和几个命妇都陶醉了。

    赵俊生笑问:“香吧?”

    “香!”花木兰和几个命妇一同回答道。

    赵俊生对花木兰说:“这叫香水,木兰,这些我都送给你了!”

    花木兰心花怒放,想起旁边还有几个命妇,又想起刚才赵俊生说要给她们每人赐一瓶,于是对她们说:“刚才陛下也说了,赐你们每人一瓶,各位夫人,都过来选一瓶吧!”

    命妇们大喜,纷纷向赵俊生和花木兰做下万福:“多谢陛下、皇后娘娘!”

    命妇们不敢太过放肆,都不敢挑选,每人从托盘内拿了一瓶,她们很快告辞,拿着御赐的香水欢天喜地的离去。

    花木兰一脸喜色的看着托盘内还有七八瓶香水问赵俊生:“俊生哥哥,这些香水是从哪儿来的?”

    赵俊生说:“我做的啊!去年答应送给你一件让你满意的礼物,可一直忙着朝廷事务没空,这段时间我空闲了一些,所以就弄了这些香水送给你,喜欢吗?”

    “太香了,我很喜欢!”

    花木兰问道:“这些香水是怎么做出来的?”

    “想知道?”赵俊生问。

    “嗯!”

    “那你跟我来!”赵俊生说完就带着花木兰来到宫内的酿酒坊。

    花木兰看着蒸馏设备疑惑道:“香水就是用这东西做出来的?”

    “对,原料就是用鲜花!”

    花木兰一拍脑门:“难怪,我说御花园的花怎么都没了,原来是你让人把它们都采来做香水了!”

    赵俊生讪笑:“那个······花摘了可以再长嘛,你看这香水洒在身上一天到晚都香气逼人!”

    花木兰伸手使劲的在赵俊生的胳膊上揪了一下,疼得赵俊生龇牙咧嘴。

    “哼,看在你做香水有功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下次要再采摘御花园的鲜花必须要告诉我!”

    “行行行!”赵俊生连忙答应,转头一看,“咦,那些随同香水蒸出来水呢?不会倒掉了吧?”

    一个太监连忙说:“奴婢见这些水都很香,用瓷瓶装着了!”

    赵俊生从太监手里接过一大瓶香水对花木兰说:“其实我送给你的那些香水应该叫鲜花精油,这些才是香水,它是伴随精油一起被蒸出来的,水里面就含有少量的精油,也很香!”

    赵俊生说着把大瓷瓶递给太监吩咐:“用精美的小瓷瓶分装起来,找人在城里开一间铺子专门卖这种香水,价钱定高一些,一小瓶卖三百文!”

    花木兰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是要抢钱啊!”

    “你也是做过生意的,难道不知道奇货可居的道理?”

    赵俊生的反问让花木兰很是无语,她白了他一眼:“那是以前,现在咱们这身份······似乎不妥吧?”

    赵俊生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考虑了很久,决定取消以部分税金充实内帑的规定,以后内帑中所有钱财都由皇室经营商铺、田产所得;另外再就是各藩国、勋爵、官员的进贡!收取的赋税,皇室分文不取,全部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且这样做的还有一个好处”。

    “什么好处?”

    赵俊生说:“前几年朝廷开销大,户部经常用得没钱了,然后大臣们就找朕要求开内库调拨内帑应急,你也知道那些人经常是把内帑拿走了却不还,与其拿进来又拿出去,还不如索性一文钱也不要,皇室自己赚钱自己用,以后大臣们就再没有理由要求开内库调拨内帑了!”

    花木兰说:“你想法是好,可朝廷真正有困难需要用钱的时候,难道你还能干看着不帮?”

    “帮啊,谁说不帮?我可以把内帑钱款借给户部,等到下一次赋税收上来之后,连本带利归还,民间是多少利息,朕也给他们算多少利息,也不占朝廷的便宜!这下那帮人总没话说了吧?”

    花木兰点点头,“这样做也好,咱们皇室自食其力,不占百姓的便宜!皇室经营商铺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我整天呆在宫里也觉得挺闷的,有点事做挺好的!”

    “好!”

    十月初一的朝会上。

    崔浩站出来禀报:“陛下,昨日收到凉州镇将尉迟延东的奏疏,沮渠无讳击败沮渠唐儿攻占了敦煌,沮渠唐儿被杀,部下大部投降了沮渠无讳!”

    群臣听到这个消息都开始议论起来。

    “这个沮渠唐儿怎么这么没用啊?他说手里少说也有一万五千人,怎么这么不经打?”

    “是啊,沮渠唐儿这么一败,他的势力被沮渠无讳吞并,沮渠无讳的势力又壮大了几分,

    只怕迟早会成为边疆大患啊!”

    “陛下,沮渠无讳桀骜不驯,臣恐日后此人势大难制,请陛下趁早发兵歼灭之!”

    赵俊生思考了一盏茶的工夫,他下旨道:“尉眷,朕命你为征西大将军,统兵两万征讨沮渠无讳!”

    尉眷自从归降乾国已经被赵俊生闲置了好几年,这几年一直在乾京当任虚职武将,没什么实权,这一次他难得有机会被外放带兵征伐,这样的机会他哪里肯放过,立即站出来抱拳答应:“臣领命!”

    

  http://www.longtengku.com/37/37734/168755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