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六十三章 恩主与古曲

第六十三章 恩主与古曲

    还在四处观赏的时候,杨晨东就已经被领到了一个方桌之前,那上面摆好了一些瓜果和茶水,且位置也算是靠近场台(艺姬表演的地方)虽然不是最近,但也算是不错了。

    杨阳很自然的在那里座了下来,随后目光就开始游离着,还不小心的看到了好几个熟人,扬扬手打了招呼。

    看着杨阳那明显有些炫耀的表情,杨晨东无奈般的摇了摇头,“四哥,你做什么呢?”

    “和熟人打打招呼。哎,六弟呀,你是不知道,平时我可是很少能座到这样的位置,哎呀,能座在这里仅是桌面费就是二十两银子呢。”杨阳一边讲解着,一边有些心疼的说着。

    “嗯。看似也是值得的。”杨晨东也打量了一下四周,看着这里的环境,还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也开始衡量着与自己装修的图纸比,是不是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看着杨晨东丝毫没有心疼的样子,杨阳放下了心来。虽然是自己的亲弟弟不假,但终花的是人家的钱,要说一点不亏心是不可能的,他就感觉到自己是在拉大旗扯虎皮。而为了显示自己存在的必要,主要也是为了不愧对六弟,他小心的指了指距离更近场台的那两张桌子说道:“六弟,看到那两张桌子上的人没有?”

    杨晨东的目光随之而动,视线之中两张桌子上分别的座着两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锦衣绸缎,神态居傲,看似是目空一切。

    知道六弟这是在注意着他们,便嘿嘿一笑,凑上近前小声的介绍着,“东边那看似稍微年长一些的公子就是徐承宗。西边的那一个名叫张德。”

    “哦!”杨晨东眉毛一扬,“可是魏国公和英国公的后人?”

    “六弟果然门清呀。徐承宗便是现在魏国公徐钦的长子,如今他身体不太好,都说会传爵位给此子的。那个叫张德的不过是英国公张辅的次子,估计是承接公位没戏,但听说与其长兄张懋的关系不错,想来也应该是一生衣食无忧。”为了讨好自己的六弟,或者是说为了可以有更多的银子可花,杨阳是知道多少就倒了出来了多少。

    杨晨东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这两个人他都是知道的,且之前安全局就曾做过一份详细的调查。

    魏国公徐钦,中山王徐达之孙。

    当初徐达可是素有大明开国第一功臣之称,他的子孙自然是享受着极其尊贵的地位的荣耀。

    只是后人终是后人,并没有出什么真正的能人,在加上历代皇帝都担心他们会功高震主,一直就在压制着使用,更难有一番作为了。而如今的徐钦身体也很不好,天天在家卧床养病,做为其长子的徐承宗继位的呼声是越来越高,此人的地位也自然是随之水涨船高了。

    至于另一人张德,他乃是英国公张辅的次子。之前就提过张辅此人,立功不少,堪称一代名将。只是如今宦官当道,确是被压制的不轻,有关此事,前面章节中曾经介绍过。

    但无论怎么样,有英国公这个大牌子罩着,也并非是什么人都能惹得的起的。

    一个九艺坊罢了,竟然能使得两位国公之后都在这里捧场,由此可见,这个香娘子应该很有些水平才是,不由间杨晨东更加的期待起来。

    安之若素的座在椅子上,不时的抿一口茶水,杨晨东自得其乐的在这里座着。初来京师的他认识的人极为有限,这倒也省去与其它人虚以委蛇和打招呼的麻烦。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着,整个大厅中也是越来越热闹,不断有各色人等被侍女引入到方桌之前座下,慢慢的厅中的气候也开始升高,各种各样的汗味也充斥在这里,使得杨晨东的鼻子轻轻一蹙,又摇了摇头,这里的通风设备并不好,以使得这里的味道无法快速的被消散出去,仅是这一点,便显得下乘了不少。

    不像是自己要开的神仙居,不仅有透明的窗户,在其外还布置有一层纱窗,如此一来,能够保证即通风还不进各种的蚊虫,那才是气味清新之地了。

    在等待之中,或也可以是在煎熬之下,大厅中的入座率也达到了七成之上,一阵轻轻的走步之声,两名模样还算是周正的少女一人抱着一个琵琶走上了场台。

    一旁的杨阳一直在观察着杨晨东,随时准备以讲说员的身份做讲解。眼看上来了两个少女,便又将头凑过来说道:“四弟,这两人是暖场的,并非是什么正角。”

    “嗯。”杨晨东点了点头。后世的时候大剧院也是这套程序,先有暖场的出现,真正的角只能做为压轴出场。

    随着两位暖场的少女出现,整个大厅中果然安静了许多。随后两女先是弯腰行礼,接着怀抱着琵琶的两女就此慢慢启开了樱口,唱了起来,“红蜻蜓,飞在绿杨枝上。蜘蛛儿一见了,就使网张。痴心痴意将他望。蜘蛛,你休望我,这般圈套劝你少思量。费尽你的神思也,只是不上你的网。”

    曲风很慢,往往一句话都要唱上半天,很是有后世昆曲的一点味道。这一首也是当时著名的有蜻蜓词,有些人还欣赏般的不住的点头摇头,似是在念着四书五经,知乎者也一般。

    可不管别人如何,这一会杨晨东确是一幅要睡着的样子,显然习惯了后世的流行音乐,对于眼前的这一套实在是欣赏不来。

    一曲足足唱了有近半个时辰,在这不知道是谁一声叫好之下,将以欲沉睡的杨晨东给唤醒了,接下来在抬起头的时候,两位少女已经弯腰行礼退了下去,换上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年纪,面容姣好的女人。

    以杨晨东的位置看去,正好可以看到那女人眼角中所带的一丝忧郁,他自我猜测着,想必那应该是生活的一种积累吧。成年累月的在欢场之中渡过,要说一点委屈都没受过,那是不可能的。相反,什么样的人都要笑脸相迎,什么样的人都可能会带你脸色。可即然是开门做生意,那就只能笑脸以待,长久相往,这份忧郁自然也就与灵魂融合到了一起。

    “四弟,此人就是这里当家的鸨儿崔娜儿,年轻的时候可是非常漂亮的,即便是现在,追求她的人也不少,只是一直以来,她都洁身自好,未曾与任何男子有染,后来被东主看中,管理着这个九艺妨,说起来也是不容易的女子呢。”一旁的杨阳有了表现的机会,哪里还会客气。他在心中羡慕姐姐和妹妹,她们竟然一个月可以从六弟手中拿一千两的月例,而做为兄弟,确是什么都没有。

    这让他感觉到不公的同时,也动起了心思,那就是讨好自己的这个六弟,弄到更多的银子,至少也要像姐姐和妹妹们靠拢,拿到银子再说。至于做四哥的去讨好六弟,会不会因此而被人看不起,那他就不管了。天大地大,银子最大不是吗?

    “还有,崔娜儿都上场了,那就证明香娘子快要登场了,她上来是要赏钱来了,这也叫讨赏,一会谁给的钱多,就有可能会受到香娘子的青睐,若是机会好的话,成为客上宾也是极有可能的。”杨阳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讲着,此时,已经有人向场台之上扔去了银两和铜钱。

    在这里要说明一点的是,大明是没有银票的,甚至就连白银都很少。

    明朝人使用的货币,在明初时为宝钞,但宝钞非常快就贬值,以致同如废纸,没有人肯用。民间交易,主要使用铜钱与白银,但在晚明海外白银流入之前,明王朝的白银存量是有限的,朝廷又禁止开采银矿,所以市场中流通的白银并不充实。

    中国第一家票号出现的时间,大约是在清代道光初年(1820年之后),这第一家票号,叫做“日升昌”,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有了银票的出现。

    没有银票,这也导致着大家出行时候的交易很不方便,往往都需要带上大量白银或是铜钱去交易。便像是现在,给赏钱,想要引起香娘子的注意,一时间银钱是漫天般的飞向着场台之上。

    当然,向台上扔钱的只是一些小散户罢了,给的太少,所以混水摸鱼,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个慷慨之主罢了,只因囊中羞涩,便有了这样的方法。像是真正有钱的主,那都有龟公端着盘子走到桌前讨要,一旦收到了银钱还会大声的唱喝一句,以褒奖着打赏人身份的尊贵。

    自然,这样的做法也可以引起一种竞争的机制,能让更多男人这里一掷千金,让她们自己收获更丰。

    龟公开始行动,走到了一个个桌前,那铜盘之上的银钱也开始渐渐的增多,杨厚东正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这些与他之情脑海中想像的都完全不一样,自然是有些好奇。

    边看边想像着自家酒楼开启时要启用什么样的机制时,突然间一记唱喝将他惊醒。“谢王公子赏银五十两!”

  http://www.longtengku.com/42/42004/158272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