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二百六十二章 纯子的试探

第二百六十二章 纯子的试探

    按说,明知道他是一个魔鬼之后,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离开。小林护卫长已经和她不止一次的说过,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纯子就是没能要离开的想法。

    每当要做出离开决定的时候,往往杨晨东那微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那展露出来的笑容会让她流连往返。所以她总是找着各种的理由去说服小林和自己,在杨家庄和杨家书院中过了一天又一天。

    呆在杨家书院中的日子是纯子最快乐的时光,在这里她不仅享受到了人人平等的待遇,与人相处时无需刻意的去注意什么规矩,相反还能学到以前闻所未闻,甚至想都未曾想过的一些新鲜的知识来。

    慢慢的,让纯子深陷其中之余,也发现能够留下来的学院学生都是十分聪明,都是能吃苦耐劳的。这些优点正是在日本国皇室中的父亲所希望得到的。这她便生出了其它的心思,就是将这些人据为己用,如果有将机,等这些人学成之后将他们“骗”到日本去,相信去父皇稳定皇位一定会有着积极的作用。

    为了达到这个不可告人的目地,纯子便有意的施展自己的魅术,凭着过人的姿色有意无意的与那些男学员进行接触,从小就有过正式的训练怎么样去取悦一个男子,很快纯子便达到了目地,让不止一名的学员为她所倾倒,表示出了臣服之意来。

    原以为继续的做下去,等到学院毕业的时候她就可以带着这些人才离开了。但是天降横祸,她是日本国的身份突然曝光,不仅如此竟然还说出她要嫁的男子很可能最终要以入赘的方式去到日本国。

    事情一出,那些爱慕她的男学员们瞬间就变了神色。当时的大明,男女地位的差异还是十分明显的。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当家主说了算是极为普遍的现像,像是入赘这样的事情,那绝对是不光彩的。而能留到现在的学员,哪一个不是聪明,骄傲之辈,又怎么可能做这样不光彩的事情呢?

    当下,原本有事没事就喜欢接受纯子说上几句话的男学员们,很快就开始与其保持着距离,甚至有些人更是如避之洪水猛兽一般的躲着自己,这让纯子来多时来的努力付之一旦。气不过的她这就想着要找杨晨东来评评理,她有一种感觉,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一定会是这位东帅无疑。

    书房之外,纯子就这样站着,一脸的倔强和委屈,也不知道是真的会演戏,还是真情流露,总之那眼泪是不争气的顺着眼角向下流淌着,表示着她是受害者之一。

    一个少女,一个漂亮的少女,一个有着倾城之貌的少女,此时梨花带雨的模样,怕是任何一个男子见了都会是我见尤怜的,都会忍不住上前给其安慰。

    但在书房的门口,好一会的时间了,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好似这里原本就真的空旷无丝一般。可只有纯子心中清楚,暗处一定不止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十分的强烈,也让她心中充满着无奈。

    当一个人最引以为豪的一面都无法占据丝毫优势的时候,想必就是要绝望的时候了吧。

    眼泪还似是不要钱一般的流下,给人感觉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说的还真是正确。纯子足足站了有两刻钟的时间,眼泪也没有要流干的意思,终于书房之内响起了杨晨东那特有的磁性声音,“进来吧。”

    终于获得了允许,纯子感觉到心身一松,付出的怒力没有白费,她深松一口气的同时,更是暗自酝酿了足够的眼泪,这才迈着三寸金莲,缓步的向着书房内走去。

    做了足够准备,甚至想好了各种见到杨晨东时自己应该有的表现,比如说对方望向自己时她应该怎么做,又比如说当人家一脸心疼的看向自己时,她要如何的施展自己的优势,进行最好的扩大化。以及对方如果不看自己时,她要怎么做...

    做好了完全准备的纯子甚至有信心见到杨晨东之后,就会让她怜惜自己,然后她做为主导地位应该提什么样的要求等等。可是这一切的准备在进入书房之后,随着杨晨东一句看似是随意的化,都宣告计划破产了。“木村吉田这个人你认识吗?了解吗?”

    “木村君!”一听到这个名字,纯子就是浑身一颤,接着将之前准备的所有都抛弃在了脑后。实在是这个名字她太了解不过了。

    木村吉田,木村家族的中坚力量,也是最为支持将军足利义政的走狗之一。此人不仅心狠手辣,且还是一个战争狂,在他眼中,似乎天下都应该属于日本国一样,而不是应该窝在一个个由岛屿组成的地方,一生终老。

    曾在皇宫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听父皇说过,皇系的一些中坚力量,死于木村吉田之手的不下双手之数了,这是一个令父皇都头疼和生恨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所以在猛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全身颤抖而失态。在足足愣住了七八息过后,这才突然注意到杨晨东一直都没有抬头,而只是在低头看些什么,还好自己现在失态的样子并没有被人看到。心中庆幸的同时,纯子一幅很无辜的样子说着,“当然听说过了,在日本国,木村家的势力和影响也是很大的。对了,为什么东帅会提到他的名字呢?”

    虽然一直在低头,但凭着感觉,早就感受到了纯子不一样的地方,即然对方还想着继续装下去,索性他就在下一味猛药好了。“哦,也没有什么,就是此人来到了大明,代表你们日本国向大明提出严厉的抗议,要求我们放了青木由贵使团长,还要求我们大明向他们道歉和赔偿而已,对了,他还说如果达不到他的满意,日本国将会视为这是大明对他们的挑衅,介时很可能日本国的军队就出现在大明海边的疆域,到时候后我们自己来负。”

    似是在说着一件事实一样,杨晨东的话语之中不带有丝毫的情感色彩。但这些话听在了纯子的耳中,却是让她心中震撼不已,这个木村吉田要做些什么?要挑起两国的战争吗?难道他不知道日本国比之现在的大明,实力相差的实在太远了一些吗?这样做,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更重要的是,会让她自己身处于危险之中。

    想像一下吧,如果日本国真的敢与大明开战的话,做为日本国皇室的公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想必是显而易见了吧。

    心中震惊于木村吉田的狠毒。对方即然来了,那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就在大明的事情,可还是这样做了,分明就是不想自己好,甚至要处自己于死地之境吧。

    纯子心中还在假设着各种可能时,座在那里的杨晨东已经继续的开口说道:“哎,你也是日本国人,应该知道你们和大明之间的差距,木村吉田这样的做法根本就是在找死。若非是因为我们大明禁海的话,本国公还真的想带着军队前去造访一番。”

    “不!不要,我们日本人还是很爱好和平的。”一听到杨晨东说要带兵光临日本,想着之前听到此人大败瓦剌的种种传说,不知道为什么,纯子竟然有了一种恐惧的感觉。

    听到纯子说日本人是爱好和平的时候,杨晨东内心中有着一种想要哈哈大笑的感觉。

    纵看历史,一旦强大起来,哪一次不是日本人主动的挑起战争呢?可是现在,他们皇室中的公主竟然说他们爱好和平,这是多么可笑的言论。但同时也证明了一件事情,就是现在的日本国还不够强大,至少比起大明来还差了很多。

    心中大笑的同时,杨晨东表面上不动声色,“哦?纯子小姐倒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这很好。只是可惜,你只是一个商人家族出身,并不能代表日本国呀。”

    一语点出了纯子的身份过于普通,说的话自然也不能让人去信服之后。纯子就是脸色大变,此时她突然生出了一种想要表白自己身份的意思,可这样的想法不过就是一闪即逝,因为她清楚,如果日本国真的做出了对大明不利的事情来,她的身份一旦暴光,那是极为危险的,甚至马上会被明军给抓起来也是有可能的。

    身份不能曝光,对于杨晨东之言,纯子就无言相驳,只能站在那里以着小心翼翼的态度问着,“那不知道对于木村吉田的提议,贵国皇帝和大臣们是如何去看的呢?”

    按说纯子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有些逾越的。杨晨东完全可以不说给她听,可这原本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东帅也就表现出了一幅不反对的样子说道:“就这个问题,皇帝和大臣们的看法还并不统一。有人是真的被木村吉田的言论也吓到了,你也知道,我们大明疆域辽阔,仅是靠海的地方海岸线就极为漫长,那是不可能做到处处提防的,若是日本国真的将攻击地点放在我们没有防备的地方,还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所以有些大臣就提出放了前任使团长青木由贵,另外将你也交出去的提议。”

    

  http://www.longtengku.com/42/42004/176350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