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笑书神侠 > 序章 第三十四章 太极降龙战无双(七)

序章 第三十四章 太极降龙战无双(七)

    苍云海听了,又把眼睛睁开,看着徐朴,缓缓摇了摇头,道:“实在...对...对不起,我晚...晚到一...一步。”

    徐朴虽早知如此,但此时听了,仍是如闻惊雷,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苍云海说了这句话,再没力气说别的,又闭上了眼睛。

    徐朴抹了把眼泪,道:“大叔,你安心休息,咱们明天再说话。”说罢,在另一张床上和衣躺下,拉过被子蒙在头上,默默流了半晌眼泪,直到后半夜方才睡去。

    天亮之后,徐朴托伙计把药热了,照顾苍云海服下。

    如此过了两天,苍云海已能坐起,脸上也有了血色,精神也好多了,说起话来虽有气无力,但不至再断断续续。

    徐朴再次向苍云海道谢,感激他救出自己,苍云海道:“小兄弟,你不必反复道谢。我会救你,一则因为你是忠良之后。徐王爷驱逐元人,恢复汉人河山,我江湖中人都十分钦佩,能够救得徐王爷后人,也是我辈的荣幸。”

    “另外,令尊少王爷,曾经救助丐帮弟子,是我们丐帮的恩人。我会去救你们,也是为了报答少王爷的恩情。原本我是想将你们父子一并救出,可赶到客栈之时,令尊已经仙逝。唉!此事实是我平生的一大憾事。”

    徐朴问:“我爹爹救过你们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苍云海道:“此事,我也是听丐帮弟子所说。说徐少王爷曾在南河口一家酒店,请我帮一名弟子吃饭,临走还赠了十两银子。”

    听他如此一说,徐朴顿时想了起来,道:“哦,原来那位老人家是你们的人。”

    苍云海点头:“事后,那人便将此时告诉了其他丐帮弟子,弟子之间互相转告,丐帮当中很快便人尽皆知了。前些天,我们在徐州的弟子发现,锦衣卫到了徐州,似乎在等待什么消息。这几年,锦衣卫大肆招揽武林高手,与我们江湖人为难,徐州分舵的程舵主担心他们又要搞什么阴谋,所以便派人一直在暗中监视。”

    “后来便听到回报,锦衣卫抓到了少王爷一家,已经送到了他们落脚的客栈。程舵主便要搭救少王爷一家,但程舵主自分舵内人手不足,且又无高手,恐弄巧成拙,反害了少王爷一家。恰逢我在徐州路过,程舵主便求助于我。我听说此事之后,忙赶往客栈,但还是晚了一步,少王爷已经身亡。还好把小兄弟你救了出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徐朴听了,再次称谢不已。

    苍云海道:“这次我身受重伤,都兄弟你全力照顾,要不然,我早就命归黄泉了。应该是我谢你才对,你怎么还向我道谢?”

    徐朴道:“大叔你是为了救我,才会身受重伤,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苍云海摇摇头:“我身受重伤是因为技不如人,和你没有丝毫关系。我先救了你一次,你又救了我一次,一人一次,咱们就算扯平了。从此之后,咱们谁也不许再向谁道谢,行不行?”

    徐朴微笑点点头:“好。”

    苍云海又道:“你也不用总是大叔大叔的叫我,我还不算太老,你以后就称呼我大哥就好。”

    徐朴道:“你和家父年岁相当,我叫你大哥,恐怕欠妥吧?”

    苍云海道:“咱们江湖人,没那么多的讲究。我不想听你叫我大叔,想让你叫我大哥,你尽管照做便是。”

    徐朴勉强道:“那好吧。大...大哥。”

    苍云海一笑,道:“嗯!这就对了。”说罢,在床身摸了摸,问徐朴:“徐兄弟,我随身带的那个葫芦,怎的不见了?是不是你收起来了?”

    徐朴道:“大哥随身带的葫芦吗?我放到柜子里了。”说着,打开角落里的柜子,将葫芦拿了出来。

    苍云海看到葫芦,眼睛里闪出光来,搓着双手说道:“受伤好天,连酒味儿都未闻到,当真想煞我也!”

    徐朴听了,拿着葫芦远远站住,道:“这葫芦里装的是酒吗?大哥你重伤未复,可不能喝酒。若是喝了,恐怕伤势加重。”

    苍云海道:“小兄弟你这可就说错了。酒乃是精粮所酿,也是一味药材,能够通气活血,养精安神,我现在气血亏虚,喝点酒正好对症。”

    徐朴半信半疑:“你说的可是真的?”

    苍云海道:“当然是真的,做大哥的还会骗你不成?”

    徐朴听他说得煞有其事,又见他双眼放光的模样,实在不忍拒绝,只好说道:“好吧,但只需喝一口。”

    苍云海道:“好,我只喝一口。”

    徐朴将葫芦递给他,又道:“过一会儿,我要去问问大夫,你到底能不能喝酒。”

    苍云海也不答话,接过葫芦,拔下塞子,仰起头含住葫芦嘴,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徐朴忙道:“咱们说好的,只许喝一口,你怎么喝了这么多?”说着,伸手要抢葫芦。

    苍云海一只手挡住他,另一只手握着葫芦,咕噜咕噜继续喝,直到把葫芦里剩下的酒全都喝完,这才停下。然后抹了抹嘴,又十分满足地咂了咂嘴,方才将葫芦递给徐朴。

    徐朴接过葫芦,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苍云海嘿嘿一笑:“小兄弟,我方才说了,我只喝一口,我是不是只喝了一口?”

    徐朴无言以对,叹了口气,道:“大哥,你伤势严重,万万大意不得,一旦稍有不慎,恐怕有生命之忧。”

    苍云海见他说的诚恳,笑了笑,道:“我这人别无他好,就是喜欢这杯中之物。你若是不要我喝酒,倒不如杀我来的痛快。这样好不好,以后我每天只喝二两,绝不多喝,直到伤势恢复,你说行不行?”

    徐朴道:“等我问过大夫再做决定。”

    苍云海笑道:“兄弟你做事还真是规矩。也罢,你要问便去问吧。”说着,从腰里摸出几块碎银子,交给徐朴:“我身上只有这些银子,我有伤在身,行动不便,只能有劳兄弟你多多费心。”

    徐朴接过银子,道:“大哥不用客气,我自会尽力。”

    苍云海打了个哈欠,在床上躺下,说道:“我有些累了,想要小睡片刻。兄弟你自便。”说罢,闭上了眼睛。

  http://www.longtengku.com/42/42035/15465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