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梦锁仙尘 > 枫起月华 第七章 武林第一人(中)

枫起月华 第七章 武林第一人(中)

    一行人回到江离缺家中,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江离缺看着坐在桌前沉默抿茶的黑袍人,忍不住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黑袍人淡淡道。

    江离缺楞在原地:“那你又不肯让我叫你师傅,又没有名字,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

    “随便。”

    “你什么时候教我剑法?”

    “再说。”

    江离缺有些郁闷,这人实在太高冷了!

    “那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江离缺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这时顾轻言也从屋外进来,看二人气氛有些古怪,挠了挠头说道:“谦哥儿已经安顿好了。”

    屋内二人竟无一人理他。

    他也不觉尴尬,自顾自的找了一处板凳坐下,嘿嘿一笑,上下打量着黑袍人不再言语。

    黑袍人这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江离缺,淡淡的开口道:“这等血祭之术已经在枫国境内发生数起了,一次比一次残忍,我正在追查此事,月华城恰好就是这次的目标,如若不是来得及时,全城人已被他献祭了。”

    原来黑袍人此次前来月华城就是调查枫国血祭之事,枫国血祭之事,天下武林震动,作为魁首他亲自出手追查,可随着线索深入,他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此事竟然和修真者有关!

    九华大陆的仙凡两界,泾渭分明,修真者从来不会插手凡俗事物,黑袍人作为武林第一高手当然知道修真者有多么强大!

    仙凡有别,凡人之躯怎么可能对抗得了修真者!而这次修真者却是毫无顾忌,越来越肆无忌惮!

    那青衫道人明明使用的道家功法,却为何主持魔器血祭?

    想到此处,黑袍人眉头紧锁,他深感自己陷入到了一个阴谋之中。

    而江离缺今晚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此时已经对修仙者一事深信不疑,奇道:“那铃铛到底为何物,竟能引发如此天象幻境?”

    黑袍人还也正思考着这个问题,这时顾轻言却插话道:“我在书中看到过!那铃铛恐怕为魔道法宝,那法宝竟能自主飞走,恐怕已产生了器灵。”

    黑袍人诧异的看了顾轻言一眼,缓缓的说道:“嗯,确是魔修之物无疑。”

    然后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若是法宝的话,那这青衫道人来历恐怕不太简单,法宝即使在修仙者内也是强大之物,更何况还是魔修之物。”

    他突然有些疑惑,补充道:“这个还未筑基的修士是如何得到此宝?”

    说到此处,江离缺和顾轻言也面面相觑。

    江离缺追问道:“这筑基是什么意思?”

    黑袍人没有解答,反而是顾轻言拿出那本黄皮小书回道:“修真者引气入体,修炼灵力,分为很多种境界,而筑基便是其中之一。”

    看着江离缺似懂非懂的样子,顾轻言又补充道:“修真者的境界分为练气、筑基、结丹、金丹、元婴、化神等…”

    顿了顿又说道:“据说化神之上还有境界,但是书中没有记载…”

    江离缺忽然想起了那青衫道人御使绿色小剑的场景,若是练气期就如此厉害,那筑基期又该何等强大?

    他转念一想,黑袍人竟然能在数个呼吸间击败一位练气期的高手,岂不是说明他他是个筑基高手?自己难道可以修真了?

    想到此处,江离缺语气急促的问道:“喂!怪人,你几个呼吸间就能击杀那道人,难道你也是修仙者?”

    黑袍人似没想到江离缺会问这等问题,愣了一下答道:“我不是修仙者。”

    黑袍人有些出神,他武道已达极致,可因为没有灵根,一直无法修炼修真功法,从此仙凡两隔。

    黑袍人何等天才人物,他二十岁时剑法便已大成,纵横九华武林,无人能敌,三十岁那年,他武道修至极境,产生桎梏,他尝试以内力融入剑意,剑道结成剑魂,他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路。

    他也斩杀过一些遁入凡尘作乱的修真者,缴获他们的修炼功法尝试修炼,可惜终究无用功。

    他越是努力,越是明白自己跟修真者的差距有多大,哪怕他已经触碰到了武道极致,走出了一条崭新的路子,但是终究还是因为肉体凡胎止步于此,无法锻炼神魂,肉体若不升华,终究难以跨过这等天堑!

    他自信以自己的剑术和轻功身法,可以敌得过大多数筑基之下的修真者,而筑基后的修真者肉体已经蜕化,非一般刀剑可伤,即使对方不适用灵力,他也无法为敌。

    他不甘心!

    他突然想了江离缺,若是一个天生拥有神魂的普通人修炼武道,是否可以突破那层桎梏,他愣愣的想着。

    “没有灵根的人是无法修仙的,大概仙凡之别,就是如此吧。”黑袍人忽然感叹道。

    “你…你竟然是凡人,可凡人为何够斩杀修真者?”顾轻言有些不相。

    “筑基以下的修真者肉体和凡人一样脆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黑袍人淡淡道。

    江离缺若有所思,突然想起那恐怖血色幻境,问道:“那为何我们卷入幻境不受神智影响?”

    黑袍人盯着二人看了半晌:“这等幻境对有神魂之人没有影响。”

    他内心有些纳闷了,自己的剑魂是另辟新径开创出来的崭新路子,而这面前俩人,难道都天生生有神魂?

    顾轻言这时忽的想到了什么,心中想到:“我这些年时常修炼书中的一则口诀,难道我是有灵根之人?这神魂便是由此而来?”

    而江离缺则楞在原地默默地发呆,想到了胸前的黑色小锁,自己的神魂莫不是与此有关?

    此时黑袍人从原地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来一本古籍,上面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长春功”。

    “这本书是修真者的最基础法门,你我也算有缘,这本书就赠予你二人,半月若能有气感入体,则说明有灵根资质。”他淡淡的说道。

    顾轻言看得此景,先是一呆,然后狂喜,眼神狂热的看着那书,立马跪下磕头道:“大侠高义!在下没齿难忘!”

    而江离缺却是问道:“那你什么时候教我学剑法?”

    黑袍人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你一会儿跟我走,此间事情还未完结。”

    江离缺一呆:“去哪儿?”

    “小鹿山。”

    “不是刚从那里回来吗?”江离缺纳闷道。

    黑袍人却是不管他:“你先休息,正午我来找你。”

    话罢,不给江离缺的反驳的机会,突然消失在原地,留下二人面面相觑。

    江顾二人望着彼此,大眼瞪着小眼,今晚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http://www.longtengku.com/45/45025/163453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