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追仙策 > 第六十九章 惊动审判

第六十九章 惊动审判

    楚一一的师姐说罢,姜迎在心中点了点头。

    不错,就是要这样,这话接得比她预想中的还要好。

    她原本是有些担心,蛊毒门的这两人为了少生事端,会选择息事宁人,或者简简单单让吴真人只处理她自己的事情,便就作罢。

    毕竟听两人在山洞时劝楚一一的态度,是已经认命了的。现下又看到褚光年为了这件事,找上说得上最是无辜的自己,可想而知,褚光年是个怎样极端的人,如若他们控诉失败,又会遭到怎样疯狂的报复。

    可是这两人还是选择了坦白,这其实是最好的方法。

    因为他们今日回避问题,她姜迎只不过是被褚光年拳脚殴打一番,虽是违规,情节却不严重,褚光年有所倚仗的情况下,所受惩罚绝对不重。

    那么日后,哪怕吴真人说得再好,他还是有机会继续刁难甚至加害于姜迎,更毋论是毫无倚仗、势单力薄的蛊毒门弟子。

    所以今日必须要将事情闹大,越大越好,这样才有可能彻底将褚光年逐出宗门。按照宗规,他不仅跨阶欺压弟子,还起了杀心,这是最严重的情况,必须下除名处置。

    此地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包括听闻动静、看到阿穆与吴真人急匆匆赶往此处的年轻修士们,还有那些才入门的预备弟子。

    这位师姐当场将事情说清楚,这么大的关系到人命与宗门规矩的事,绝对会引起众人注意,也相当于无形给了吴真人压力。

    并且这位师姐可不仅是交待事情这么简单。

    她无形之中,强调了蛊毒门绝对弱势的处境,还以退为进,请求吴真人哪怕不顾弱势的蛊毒门,也要替姜迎讨公道。

    这样一来,众人的注意力,反而会从姜迎身上,放到这个弱势的蛊毒门身上。

    毕竟人,都是容易同情弱者的。

    果然师姐这么一说,吴真人瞄了一眼门前挤着往里看的大小弟子,抿了抿唇。

    之后应道:“我明白了。褚光年,你可还有话要说?”

    褚光年身上的威压顿时一轻,能说话了,急急往吴真人腿上扑:“弟子没有……弟子是被她们冤枉的!”

    吴真人垂眸盯着他,面色黑沉:“若是冤枉,你又如何解释今日你在姜弟子屋内的行为?”

    褚光年不假思索地指向姜迎:“是她,是她有错在先!”

    “弟子深知师尊极心悦这位小弟子,并有意邀她入门,但她不知为何,迟迟未有应下。

    弟子便想代表映月门前来探望,释出诚意,再次诚邀她加入。

    谁知她……她仗着她九成七的资质,眼高于顶,说看不上映月门,也看不上吴真人您的乾坤门,还有墨霜门、紫光门、宁心门……她都看不上!

    她还说她九成七的资质,只有峰主才配得上当她师尊,还说这青山峰弟子,个个性子柔弱,不配当她师兄师姐,总之,她辱骂我们青山峰,还辱骂我师尊!

    我忍无可忍才会动手的……我知道错了,从方才起,弟子便在忏悔悔改了!至于那蛊毒门,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还魂丹是什么。这个姜念玉,闻说才入门却不思进取努力修行,白白辜负众人对她的期望,去照看什么灵田!保不准便是在那时,认识了蛊毒门的人,现在临场联手,污蔑弟子!吴真人请您一定要明鉴!”

    吴真人蹙着眉头:说得那是情真意切。

    姜迎在一旁眯着眼睛,目光幽幽:怪不得先前便信誓旦旦,说有的是办法在事后与她撇清关系。

    这铿锵有力、声泪俱下的“控诉”,若她真的被他杀死藏尸,凭这一段,谁也怀疑不了他。

    看来方才他口中的“忏悔”时间,是在酝酿现下的情绪了。

    她未有说话,先是看吴真人的反应。

    吴真人正好也看向她,问:“念玉弟子,你不辩解么?”

    姜迎这才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等空泛肤浅的说辞,让我现场编,我也能编得振振有词。

    例如这位深受映月门重视的得意门徒,嫉妒我这个天资极高的天赋者,又见映月门门主有意招揽我入门,担心我将来威胁到他的地位,便深夜前来,暴力恐吓,让我知难而退。

    又例如这位血气方刚的男子,本来确实想前来探望,却在中途起了异心,图谋不轨,以为我小小弟子,不敢反抗,结果受了大挫,怒急动手。”

    吴真人忙道:“姜弟子,你女儿之身,清白为上,可不能说此胡话!”

    姜迎道:“正是因为那都不曾发生,所以我敢说。还有各种各样的版本,谁还想听,我还能再编,然而这有什么用?空口白牙一张嘴,说了大家伙便会信?不如直接前往蛊毒门,问问楚一一弟子,或者搜搜这位‘师兄’的身,看看是否藏有还魂丹。”

    褚光年先是瞪了姜迎一眼,满眼的怒气与不甘。

    之后冷笑一声,言之凿凿:“我说了,我根本不知什么还魂丹,别说搜我身,便是搜我房,我也是没有。

    而你口中的楚一一,我不认识,谁知是不是在哪受了什么伤,丢了丹,便胡编故事,把罪名推到别人头上。”

    楚一一的师姐眸一沉:“你!”

    姜迎抬手拦住她,看着褚光年一哂:“是我想岔了。

    能让你无视宗规、连起杀心的丹药,又如何会放在身上或住处。

    你如此心急想要,不是为了保命,便是为了保人,若是保命,又不可能不贴心近放,那么便是保人了,此丹,或许在送往哪位病重伤重之人的路途上。”

    褚光年登时一急:“你胡说!”

    这惊慌失措的反应,与先前振振有词的辩驳,完全迥异。吴真人一看,心下已了然。

    而姜迎等人也明白了,不过她未有继续与他争辩,而是看向吴真人:“吴真人,想要证明我所说是否为真,前往寻找楚一一姑娘细问,想必也会有收获。”

    “至于还魂丹,我想真人一定有办法找到它的下落。届时看看还魂丹在何处,与何人有关,一切不就水落石出了么。”

    吴真人点点头,同时心中暗赞姜迎。

    这时姜迎又道:“在还魂丹下落未明之前,光寻问一一姑娘,恐怕不足为证,是因弟子方才自褚光年口中,听出他自信一一姑娘乃至弟子我,一旦身亡,便死无对证,那么他对一一姑娘所做恶行,极可能未曾留下暴露他身份的痕迹。

    那么弟子恳求真人,也到弟子救出一一姑娘之地,看个清楚。毕竟,褚光年师兄能够急着杀我灭口,便也会急着销毁山洞,混淆视听。以往是时间久了,痕迹难寻,这一次,距离弟子救出一一姑娘,也不过数个时辰时间,有些东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隐藏的了。”

    她说着,目光森然地看向褚光年。

    褚光年心一凛,再次慌张失措地摇头:“没有……我没有……我不知什么山洞……”

    这正中姜迎下怀,她无需再说什么,吴真人已经再次目露了然与愤怒。

    吴真人恨其不争地哼了声,转问姜迎:“那么具体地点在何处?”

    姜迎看向阿穆:“是阿穆师姐告知弟子的一条捷径——在百草门侧面的小道上。”

    “山洞正好在此道的左侧方,一处圆坡下方,比较隐蔽,并且洞口是被人为轰塌的。”

    阿穆立马对吴真人点头:“确实,我曾告知姜弟子通往百草门的捷径,主要是想替她节约来回的时间,弟子可带真人前往。”

    吴真人点点头,终于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紧张等待的蛊毒门弟子:“你二位,说是安置了楚一一弟子,不知她现下伤势如何,是否方便移动?”

    “若方便者,还望二位与我门徒一起,利用飞舟,将一一弟子接来山洞处。本真人便趁着今夜,连夜查清此事,还清白者清白。”

    两位蛊毒门弟子立马激动得抱拳长揖:“谢真人!一一双腿重伤,无法走动,但不妨碍前来,我等必将她带到真人面前,细说当日之事!”

    吴真人点点头,正要带着大家伙前往山洞。

    这时,姜迎又幽幽提了嘴:“不需要通知审判员么?毕竟这等大事,他们不在场,日后我们又是光凭一张嘴,吴真人我们会不会被他们刁难?”

    吴真人脚步一顿,听出她暗示的意思了,没好气看了她一眼:个鬼精的姑娘,是有多不相信他?

    不过也对,他们几位大分门之主,在她面前确实表现得感情深厚,彼此关怀。

    这样的关系,任谁不明真相,也会想多。

    尤其她都在众人面前说了,他吴真人是真人,想要服众,必须做得比寻常人还要公平公正,不留把柄才行。

    他不由得在心中叹息:柳清风啊柳清风……你究竟带了个怎样会惹麻烦的弟子啊?

    唉。

    他通知在场围观的一位懂规矩的修士,到青山峰峰顶敲审判钟,请云山宗大主峰的审判员前来。

    姜迎这才放心随他走。

    走到门前,看了全程的小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姜迎,主动给她与其他人让出一条道,又目送他们上了吴真人的飞舟,离开住所。

    好一会儿小弟子们都反应不过来,原来在他们心中一直沉默寡言、被人嘲笑也不还口的姜念玉不是不会说话、不敢说话,是不屑说啊。

    看她与人争辩起来,哪怕师兄师姐在场,哪怕堂堂真人在场,也不带怯场的,连真人都要听她说话了!

    再看看她当时那个气势,那个气场,哪里像是没有见识的小村姑啊?谁说她出身偏僻落后的地方来?

    众人面面相觑,不到一会儿便就着这个问题,热闹讨论起来。

    直到负责照看他们的修士们都来催他们回房睡觉,他们也还窝在自个儿的被窝,与同室的室友议论纷纷。

    而姜迎等人在他们议论之时,也已来到山洞跟前。

    吴真人一看这明显被人为轰塌的山洞,目光犀利地看向褚光年。

    此时褚光年已经状态失常了,一是听到审判钟响,被吓的,二是有心事,嘴唇一直在无声蠕动着,好似在念叨着什么。

    吴真人想着既已惊动审判员,便就一切交由他们调查,他作为与褚光年同峰的一员,又是柳清风之友,不宜过多插手。

    他便不理褚光年,仅以化出的青藤捆住他不让他跑,便与姜迎、阿穆几人一同等着。

    很快,由云山宗六峰推选出来的六位审判员御剑前来,速度如虹光一般快,落到几人面前。

    他们一路上听了敲钟修士的陈述,大致了解了事情始末,这时又与吴真人等人核实了事件,便等待最后的证人楚一一前来。

    又过了一阵子,楚一一的师兄师姐,还有几位蛊毒门的同门,坐着飞舟赶来了。

    但令人惊奇的是,与他们一同前来的,还多了两个被捆之人。

    吴真人对这两人有点印象,一看到他们,气急败坏道:“你们——你们——!”

    楚一一的师姐魏芳看着这两人,冷冷道:“此两人,竟在半个时辰前,便潜入蛊毒门,想要加害我师妹。”

    “好在我等早便想到,一旦某人得知此事,会再想办法杀人灭口,便在师妹的房内,放了迷魂烟,再让同门暗中看守,正好逮他们个正着。”

    魏芳说着,抬眸看向吴真人,眸中有怒:“看真人反应,真人认识此两人,不知能否如实告知,他们是谁,师从何门,与何人熟识?”

    吴真人拧着白眉,已经气结得说不出话来了。

    正在这时,天边刮来一阵风,风中有微香。

    眨眼一轻衣飘飘之人落到地上,身影未稳,便转手甩了褚光年一巴:“你这个孽徒!”

    来人者不是别人,正是褚光年师尊、映月门现任之主——柳清风。

    她怒扇了褚光年一巴,便看向吴真人,扫过阿穆众修士,看到蛊毒门众弟子。

    之后再转眸,看到审判员,显然一惊,身子一摇,最后看向站在吴真人后方的姑娘——姜迎。

    书客居阅读网址:

    

  http://www.longtengku.com/49/49826/183676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