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豪门龙婿 > 第62章 这也太害羞了吧

第62章 这也太害羞了吧

    他在给邢芬芬捻头部和腰部四针银针时,邢芬芬没有闭上眼睛,享受那个感受,而是睁着眼睛,一直在盯着他看。

    她的目光像会说话一样,变幻着复杂的色彩。其中有种火红色的目光有些烫人,任小峰的目光只要与它对上,就被它烫着一记,身子一震,赶紧用眼皮挡住。

    “任医生,你很可爱哦。”邢芬芬开始用语言来撩他。

    任小峰的脸开始发臊,他不敢应声,更不敢看她。

    这些表现。他还能忍受。在捻到她耻bu两根银针时,邢芬芬禁不住浅吟低唱起来,把任小峰吓得不轻。

    他赶紧制止她说:“不要唱,下面有人。”

    邢芬芬就咬住嘴唇,把歌声闷在肚子里。可她那个痴迷的神情,微微扭动的身体,却又让任小峰触目惊心。因为他有了这方面的经验,看得懂这种神情。

    可不给她捻针又不行,那两个穴位是治疗不孕症的关键穴位。不往针上灌注内功和真气也没有效果,而功气进入那两个部位,她就会有感觉。

    真是一件两难的事情。

    她刚才轻轻的一声歌唱,被楼下忙着的郭小平听到。她出于好奇,就走上来看。

    任小峰挡都挡不住。只有一块布帘,怎么档啊?

    “啊?”郭小平走到布帘后面一看,脸涨得通红。

    她没想到任小峰在给一个美女的那个地方扎针捻针,这也太害羞了吧?

    任小峰连忙对她说:“郭小平,我在给她治病,你下去吧。”

    郭小平退到布帘外面,好奇地问:“这是给她治的什么病啊?”

    “小孩子不要多问,快下去吧。”任小峰没有用老板的口气,而是用哄小孩的口气对她说。

    郭小平第一次把嘴巴一噘,轻声嘟哝:“谁是小孩子啊?我是大人了好吧。”

    她说着有些不高兴地走下楼去。

    她一走,邢芬芬就再次轻声唱出声来,吓得任小峰头皮都麻了。

    “任医生,你给其它人这样扎过吗?”邢芬芬禁不住问。

    他给杨英红扎针,名为治不孕症,其实是治忧郁症,没有扎她的耻bu,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不堪。他只给张晓婷和陆奕欢分别扎过一次,张晓婷也唱了,但没有邢芬芬这么强烈。

    “没有,你是第一个。”任小峰不能把杨英红的事告诉她,就压低声说,“快忍住,不要再唱了。下面的小姑娘太敏感,馄饨店里很可能还有顾客,你不要影响他们。”

    邢芬芬就拼命咬住嘴唇忍住。她忍了一会,又把心头的一个疑问说出来:“任医生,你结婚了吗?”

    他是豪门上门女婿的身份,没有跟林同仁和她说过。

    “结婚了。”任小峰怕她也像杨英红一样问他借种,就对她说实话,“我老婆,是林隆集团总裁林碧祺。”

    “你老婆是江海市第一美女总裁?”邢芬芬知道林碧祺的情况,惊得差点从按摩床上坐起来,“不会吧?你是豪门女婿?”

    “是的,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任小峰有些骄傲地说。

    邢芬芬也是个有拜许意识的美女,她不相信地说:“豪门女婿,怎么会弄这么一个小诊室?不可能啊。”

    任小峰淡淡地笑着说:“事实就是这样。”

    “简直不可思议。”邢芬芬像不认识似地重新打量着任小峰,忽然神秘地轻声问,“你们睡在一张床上了?”

    任小峰红着脸,垂下头不回答。

    “你们过过夫妻生活吗?”邢芬芬又不怕害羞地问。

    任小峰还是不敢回答,更不敢看她探询的目光,脸却涨得更红。

    邢芬芬自说自话地说:“我估计,你们只是形式上的婚姻,根本没有过过夫妻生活。”

    任小峰这时才嘀咕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你的神情告诉我。”邢芬芬也恬不知耻地说,“否则,面对一个美女,你怎么会这么镇静?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定力?”

    任小峰轻声骂了一句:“不要脸,你是绝色美女吗?”

    “当然啦,我年轻时,跟你老婆一样,也是一个万人迷好吧?”邢芬芬竟然吹牛起来,“哪个男人见了我,不眼睛发直啊?甚至搔首弄姿,然后就开始吹牛,炫富,卖酷,再百般地迫近我,诱惑我。我都不理他们的,哼,你以为我是谁呀?”

    任小峰嘿嘿地笑了:“我第一次碰到,一个美女在男人面前吹牛。”

    “你知道为什么要吹吗?”邢芬芬给他抛着媚眼问。

    任小峰心头一跳,我的天,她比张晓婷和杨英红还要厉害啊,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男人在美女面前吹牛,都是为了诱惑这个美女。女人在男人面前吹牛,不也一样吗?

    任小峰想再给她捻一遍,就给她拔针,让她走。再这样呆下去,要呆出情事来了。

    他正这样想着,邢芬芬又诱惑般地唱起来,还配以魅力十足的肢体语言。任小峰吓得不轻,再次用手势和神情制止她。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任小峰一阵紧张,以为郭小平又上来了,连忙放开手不捻。

    但这次上来的是妈妈。

    魏小兰沉着脸走上来说:“小峰,这是什么声音啊?你给她治病,她也很痛吗?”

    她边说边走到布帘后面一看,也惊呆了。

    儿子是个男人,怎么能给一个女人在那里扎针呢?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任小峰也感到了妈妈的疑问,臊着脸解释说:“我给她针疗不孕症,这里必须要扎的,否则没有效果。”

    妈妈也红着脸,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就转往外走。走到几步,才回头说:“这样治病,应该要一间屋子才行。下面有人,你们的声音要轻点。”

    “嗯,我知道了。”任小峰应答一声,回头狠狠地唬了邢芬芬一眼,又轻轻给她捻动起来。

    “下次,你到我家里来吧。”邢芬芬说。她咬住嘴唇,把歌声闷在肚子里,不让它发出来。

    任小峰心里既激动,又紧张。他知道下次到她家里去治疗,要是她一个人在家的话,就会有危情。

  http://www.longtengku.com/51/51316/184666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