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雪落中庭 > 第八章 石中孕玉之卦

第八章 石中孕玉之卦

    当某个“热点物件”被放在聚光灯下细细品味之时,一个非常有效的解决之道是:造一个更热、更震撼的“超热物件”出来,引开众人的注意力,于是,便没人再注意“热点物件”。

    比如,某位修仙富二代驾驭金剑飞行,饮酒之后狂浪不羁,横冲直撞,接连撞翻15名修仙者,高空坠落摔死7人,一时舆论哗然,无数义愤填膺的修仙者跑去富二代宗门,要去讨个公道!

    怎么办?

    用一个更爆炸的事件,引开众人的注意力就是了,包括但不限于:一场昭告天下的大屠杀、一场更加令人发指的御剑撞击事故、一场更恶劣挑战底线的事件等等。

    比如,当所有人都有可能怀疑“魏容错到底是不是魏容错”之时,趁着聚光灯还没有完全打到身上,用一个炸弹引开众人的注意力!

    还有什么比突然交接宗主之位更能让这帮家伙震撼的吗?

    以回顾宗门荆棘之路为初始、以展望千年之计为根本、以审视自身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为由、以魏容错的宗主身份和皇极天龙戒为威持……直愣愣便要交接宗主之位!

    不合礼数?

    何应物哪里知道人家金剑门到底需要什么礼数,不过,一个“省却一切繁文冗节”,把交接仪式简化到了极致,变成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果然,效果不错!

    众人皆惊,而江野王更是脸色大变,扑通跪倒:“宗主!万万不可啊!”

    大长老一跪,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哗啦啦跪倒一片!

    何应物心中微微一松,面色却是一沉:“江野王,你是不敢?还是不想?事关金剑门未来千年荣辱,你……可是怕了?”

    他突然一声暴喝!

    江野王一颤:“宗主,兹事体大,还需要我等协助宗主,细细商量……”

    何应物冷笑一声打断他,声调奇异的低下来:“兹事体大?我被人构害,兹事体就不大了?金剑门千年兴衰,兹事体就不大了?难得清醒之时,我卜得一卦,上九,九五,九四,六三,六二,初九。你可知是何?”

    “天……天雷无妄卦?”江野王苦苦思索,迟疑道。

    如果说何应物是三脚猫,这家伙可能是十八脚猫。

    “你等可知是何卦象?”何应物缓缓扫过众人。

    包括三位长老在内,看这一脸疑惑的样子,显然还不如江野王!

    何应物心中更是一松,都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好办了!

    “不错!正是天雷无妄卦!”他仰头向天,似乎狠狠吐出一口浊气,一股魔气如黑烟上天,窜起十余米高,缓缓消散,“此乃石中孕玉之卦,守旧安常之象!”

    默默扫一眼众人,何应物沙哑黯然一笑:“石中孕玉,但玉石须分离;守旧安常,但应石守旧,玉安常!何为石?我金剑门之大业便如磐石!何为玉?我……”

    他语调中突然略带些悲戚与豪情,微微一顿之后才说道:“我离开金剑门,另创新宗,便为玉!玉石分离,才能盘活死水,才有千年大计!正如卦辞颂曰:水清终有竭,倒戈逢腊月;海外竟无王,半凶还半吉。又曰:雾水茫茫,不统玄黄;南北不分,和衷与共。”

    他这番话自然是半真半假,卦辞只是微改几个字,至于解说……大部分是胡说八道。

    广场上,鸦雀无声。

    何应物喟然一叹,旋即豪气干云天:“江野王,还不速速接宗主信物!”

    眼见得江野王满头大汗:“宗主……”

    “还不速接信物!”又是一声大喝,恍如惊雷。

    “是!”江野王终于狠狠咬牙,匍匐跪拜,双手举过头顶,止不住的微颤。

    何应物缓缓将皇极天龙戒递上:“我没有做到的……你要做到!从此之后,望你带领金剑门,创千年基业!你……好自为之!”

    “是!”江野王毕恭毕敬接过天龙戒,“诸礼节皆可省去,但还请宗主抚我顶,以示传承结授之意。”

    何应物微微点头,心神却是一凛!

    修仙者感知敏锐,但凡有躯体接触,露馅的可能性便会大增!

    这家伙……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想方设法试探试探?

    不过无论如何,干愣着不是办法,心意一动,元气搬运身上涂抹的魏容错血污往掌心轻移,魔毒金丹更是死命激发,魔气在掌心聚集,浓郁的恨不得滴出水来。

    何应物手掌轻轻放在江野王头顶,声音嘶哑:“金剑门……百世昌荣!”

    “百世昌荣!”江野王头更低了。

    魏容错的气息完美的骗过了大长老?

    见无异状,何应物稳住心神,轻轻移开手掌,霍然转身:“循天意,我要开宗立派,既如此,我便下山去了!无需相送!”

    说话间,何应物金刀大马,抬腿就要走。

    “宗主留步!”四位长老几乎同时大叫。

    他们对视一眼,还是江野王恭敬起身,说道:“宗主若要开宗立派,我等自是不敢拦!然而,立派事大,人、财、物、地盘种种,缺一不可!典籍功法、灵石以及初时帮您打打下手之人总必不可少!这些自然应由金剑门供应!还请宗主选些人众,和您一同下山,先选好立派地界吧!”

    何应物眉头微皱,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啰里吧嗦、越说越多,给陷进去之后,露馅的风险大增,于是他点点头,也不拖泥带水:

    “好!那我带走15人足矣!内门弟子乃是金剑门栋梁,我自是不能带,外门弟子之中,谁愿意随我下山,出列!”

    这番话铿锵果断,毫无商量余地。

    内门弟子都是各派核心,怕是和魏容错相对熟悉,外门弟子嘛……通常是一年见不到一面,好骗。

    不过,魏容错服食大药之事,坊间怕是多有猜测,这是要带人去开宗立派呢……还是……带的大药?

    一时无人敢动,场面尴尬。

    此时,却有两人上前一步,其中一个青衫飘飘,儒雅温润,他从何应物身后闪出,深深一躬:“宗主开宗立派,涟城誓死相随。”

    扭过头来,眉头微皱,看宋涟城沉静无比的眼神、古井无波的语调,何应物突然觉得有些头疼发憷,就是这种人,最死心眼!

    最有主意!

    犟的要死!

    真不带他,大费唇舌还不一定管用,而且说得越多越危险。

    真要带他……这家伙可是金剑门的长老啊,稍不留心就要露馅!

    不过,在山下某个僻静地方露馅,显然好过在这里暴露,推来推去太危险,不如先接了再说。

    何应物微微点头:“宋长老可想清楚了?”

    “刀山火海,万死不辞!”宋涟城微微低头。

    “好!”

    正在这时,从阵列中踏步而出的年轻人突然行大礼跪拜:“我林啸仙愿追随师尊,九死无悔!”

    何应物心头一跳,师尊?

    这是徒弟?

    太熟悉了吧?

    “滚!”一声暴喝!

    何应物这个字练的最像,活脱脱魏容错在世。

    “师尊……”

    “滚!”何应物似乎心头火气,暴虐无比,“来人,拖下去!少在这碍眼!”

    林啸仙还要说什么,在一片低沉焦急的“道子”、“道子”叫声中,四五个人上来,七手八脚把他拉了下去。

    道子?

    外门之上是内门、内门之上是真传、真传之上才是道子!

    这个林啸仙不太简单啊!

    那就更不能让他跟来了。

    “你选15个人吧!记住,外门弟子。”何应物不耐烦的看看宋涟城,一副怒气就要爆棚的样子。

    “是!”宋涟城一拱手,旋即挺胸迈前两步。

    寂静广场上,一个温润的声音不徐不缓:“吕半丁、章从周、严桥柳、顾弱水、崔大鹏、萧凌尘、林停云、张君璧、苏之时、黄药农、钱叔同、庄谷孙、江思渡、徐开愚、沈海音,出列。”

    宋涟城负手而立,胸有成竹,轻轻点出协助宗主开宗立派15人。

    “宗主,人选好了。您看是否合您心意?有没有需要调整的?”他微微转身,正对何应物,垂首问道。

    “不用调!跟我走!”何应物手一挥,僵硬的迈步就走。

    傻了才拖泥带水,赶紧下山、赶紧找机会逃了才是正途。

    魏容错的尸身,也不知道能藏多久。

    “恭送宗主!”

    急匆匆下山的小队人马身后,又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http://www.longtengku.com/53/53517/19015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