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雪落中庭 > 第二十九章 我有一壶浮生酒,与君黄泉笑风尘

第二十九章 我有一壶浮生酒,与君黄泉笑风尘

    当天晚上,他们安葬了萧凌尘、张君璧。

    夜里起寒风,呼啸声中,一轮明月,两座孤坟,万点星河。

    哗~~~

    十五碗酒,坟前轻洒一半,碗中留下一半。

    “我有一壶浮生酒,与君黄泉笑风尘。

    千岛雪中寒风冷,饮尽一杯腹中春。

    两位,走好!”

    何应物站在最前方,低吟之后,一饮而尽,猛的一甩,咔~~~

    碎片纷飞。

    “两位,走好!”

    众人异口同声,一饮而尽,咔~~~咔~~~咔~~~咔~~~

    何应物转身,面容肃穆,缓缓看过众人:“各位,萧凌尘、张君璧……此仇不报,寝食难安!我何应物在此起誓,不灭日月门、天火门,誓不罢休!还请诸位助我!”

    “但凭宗主吩咐!”众人齐声呼喝,精光灼灼。

    “有的时候,我也分不清,是我们做出选择,还是选择塑造我们?”何应物略有些疲惫的笑笑,声量却突然拔高:

    “我分不清,是因为我们勇敢,所以才选择往上冲,还是因为我们选择往上冲,所以才变得勇敢?”

    “是因为我们强大,所以才选择了坚持梦想,还是因为我们选择坚持梦想,所以才变得强大?”

    “是因为我们懦弱,所以才放弃了坚持,还是因为我们选择放弃坚持,所以才变得懦弱?”

    现场鸦雀无声,何应物的声音还在继续,不过却显然低沉了许多:

    “我们都是人,都有喜怒哀乐,都会恐惧、都会害怕,但或许……我们的选择,决定了我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无论如何,首要的,是要活着!我不希望在我身后,再添任何一座新坟!”

    众人其实有些猜不透心思,不知道宗主到底为何有感而发,不过意思都能明白的:宗主讲的是“选择”,讲的是“选择”决定了成为什么样的人。

    比如,选择“控制饮食、跑步锻炼”,便成了六块腹肌的男人;

    选择“胡吃海喝、睡觉养膘”,便成了……一块腹肌的男人;

    选择“洗澡爱干净”,便成为一个清新爽利的男人;

    选择“打死不洗澡”,便成为一个邋遢的人。

    可无论如何,活着,总都是第一位的。

    大概如此吧!

    ……

    何应物顿了顿,对着吕半丁随手抛出一本小册子:“这是我今天下午写的《狙击精要》,好好收着,好好练习,就……交给你了!”

    “是!”吕半丁啪的一声接住,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庄谷孙!”何应物突然叫到。

    庄谷孙抬头挺胸,跨出一步:“在!”

    “听说你手很稳、很快。是这样吗?”

    庄谷孙微愣,侧移一步,从吕半丁身前闪过,离何应物更近了些,大声说:“我不太明白宗主的意思。”

    “我是说,听说你是偷别人东西,和往别人身上放东西的行家?”何应物说。

    “我……”庄谷孙突然犹豫了,他看着两座新坟,暗暗咬牙,大声说道,“宗主,是不是有任务要交给我?如果我的任务,会让我睡在萧凌尘的旁边,要在那里多一座新坟,那我……那我……”

    他说着指向何应物身后,呼吸也开始急促,似乎是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何应物微微扭头,笑笑:“你忘了?我刚刚说过,不希望再添任何一座坟。”

    可庄谷孙突然奇异的沉静下来,自顾自接着他自己的话说:“那我全凭宗主吩咐!万死不辞!”

    何应物眉头微皱,这家伙讲话有点大喘气呢?

    “你怎么回事?”他说。

    “还请宗主恕罪!”庄谷孙抱拳弯腰,“《狙击精要》的话,请宗主再给半丁。”

    何应物一愣一惊,旋即发现,不知何时,那本《狙击精要》居然又回来了!

    吕半丁也是微愣,浑身上下摸索,大叫:“书呢?”

    何应物掏出小册子,再次抛给吕半丁,眼睛却是盯着庄谷孙:“有意思,很不错!”

    一旦何应物认真起来,回头细细想想,他当即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他问庄谷孙是不是手很稳、很快时,这家伙从吕半丁身前闪过,已经是顺手拿走了《狙击精要》;

    而当他问庄谷孙是不是偷东西的行家时,这家伙故意装作犹豫,更以“新坟”扰乱何应物的心境,趁着他微微扭头时,看准时机把《狙击精要》放了回来!

    妙到毫巅!

    ……

    听到宗主夸奖“很不错”,庄谷孙苦笑:“宗主谬赞了!雕虫小技,不登大雅之堂!如这小小技艺,能对宗门有所帮助,谷孙万死不辞!方才的犹豫、怕死,是谷孙刻意为之,目的只是扰乱宗主心境,若不然,以宗主之能,我可放不回去。还请宗主恕罪!”

    “世间诸事,既是技术战,也是心理战,何罪之有?宋长老、庄谷孙,你们随我来,有事相商。其余人等,务必调整好身心,很快,我们就要有一场……火中取栗了。”

    “是!”

    ……

    石屋里,何应物、宋涟城、庄谷孙三人成掎角之势落座。

    何应物也不客气,开门见山:“拍卖会上,恐怕诸多事情都要仰仗宋长老!经过今日一战,你战力水平足够,不过有一项技能,可能需要宋长老尽快补齐了!”

    宋涟城肃穆点头:“宗主是说偷盗技能?”

    “刚好相反,是把东西悄无声息放到别人身上的技能!就像今天庄谷孙对我做的一样。”

    “……栽赃?”宋涟城眼前一亮。

    何应物笑笑:“你猜。”

    “呃……涟城唐突了!”宋涟城略有些尴尬。

    “庄谷孙,切莫藏私!所有一切,务必悉数与宋长老分享!拍卖会当天,你另有任务,需要你和宋长老好好配合!”何应物说。

    庄谷孙才叫尴尬,不上台面的偷盗之事,竟然被宗主如此看重!

    “宗主放心!宋长老放心!谷孙惶恐,绝不敢有一点藏私!”

    “好!谷孙怎么教、宋长老怎么练,这些我不管!我只要最终效果:宋长老必须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在我身上放进某样东西,才算合格!”

    “是!”俩人齐声应道。

    何应物五指轻敲,显然颇有心事:“宋长老未来要面对的,是那些进入到拍卖会现场的宗门宗主!要让他们毫无察觉……宋长老要多多下功夫了!”

    宋涟城深吸一口气,暗暗咬牙:“宗主放心,涟城……必不负宗主重托!”

    “好!”

    ……

    第二天,除了宋涟城、吕半丁、庄谷孙,其余人等全被何应物拉在一起,进行一项特殊的训练:速跑。

    灵气加持下的速跑,突破极限的速跑。

  http://www.longtengku.com/53/53517/190155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