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箓 > 第四百零二章 拓荒、新岛屿

第四百零二章 拓荒、新岛屿

    ………………

    (烦请先别订阅)

    (一个半小时之内更正章节内容)

    (如有书友一不小心订阅,烦请稍后进入起点APP,书籍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获得完整内容。)

    (烦请先别订阅)

    ………………

    轻柔缥缈的歌声,还在鲛人岛的四周响起,一尾又一尾的鲛女手捧人头,耳鬓厮磨,将其中的魂魄吸出来,嚼碎榨干,然后再将僵硬的头颅随意扔在海水当中,扑通一声便沉入海底消失不见。

    月光发寒,让低伏在海面的雾气都变得僵硬起来,迟迟未动。

    许道望着眼前唯美而又血腥的场面,目中虽然平静,但是脑中却是念头翻滚,种种洪流一般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奔涌。

    仔细梳理再三,阴沉之色终究是爬上了他的面孔。

    吴国洞天虽然破碎,西海妖孽虽然盛行,但是今日以前,许道都不甚在意,其以为只是需要多杀一批妖魔、多斩一批道人罢了。

    如今了解了造成西海环境真正的根源,他顿觉棘手起来。

    如果只是礼崩乐坏、人心丧乱,尚可有救,但现在是天崩地坏、灵气枯竭,仅仅荡妖除魔的话,如何能救之。

    西海如今的场面,也并不一定就是西海道人们愿意看见的。许道刚刚所看的书籍当中,便记录了不少道人绝望的哀嚎和叹息。

    可是这些哀嚎和叹息,因为最现实的原因,全都变成了书上的遗言,仅此而已。

    思绪翻滚颇久,许道的心神终于略微安定下来,心中暗道:“近千年以来,西海中未曾使用血钱者,应是都已经身亡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千年以来,特别是在圣唐破灭的初期,必然有无数的道人,秉承过各种道脉的余韵,竭力抗击妖魔、斩杀吞魂炼钱的妖道。

    其中也必然有道人凭借着道脉底蕴,成功在各方岛屿中荡清妖魔。

    但灵气枯竭中,此种道人伟力衰败,要么沦为凶兽口中血食、要么被部下噬杀、要么不得不同样堕入抽魂炼钱的境地。

    三者都不为者,必然是玉石俱焚,整条道脉连同麾下的活人,皆数自焚而亡。

    在时代的残酷和洪流面前,个人之意志难抗天意。

    许道心中默然,他侧过头,目光幽深,落在了黑船角落中的船工身上,并仿佛穿过了甲板,注视着船底的几百口菜人。

    “或许对于凡人来说,如此一条路径,看起来虽然是残酷了一些,但它总归是一条活路。”

    想到这点,许道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山海界生灵众多,鲛女、狐女、蛇女、精怪妖灵种种,数不甚数,但唯独人,天生有造化,出世皆有灵性,成人既有生出完整的魂魄。

    而人之以外的智慧生灵,非得凝练出了妖气,才会逐渐诞生灵气,不如炼气境界之后,方才会诞生出魂魄,具备完整灵智。其中出世即具备妖气者,更是少之又少。

    末法时日,灵气枯竭,人族沦为家禽,反倒是不用担心绝种。毕竟世间仅此一种上好的灵气肉矿,乃是所有修行势力的主食。

    其他的智慧生灵,在这场劫难中,悄然消亡者数不胜数。

    ………………

    (烦请先别订阅)

    (一个半小时之内更正章节内容)

    (如有书友一不小心订阅,烦请稍后进入起点APP,书籍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获得完整内容。)

    (烦请先别订阅)

    ………………

    轻柔缥缈的歌声,还在鲛人岛的四周响起,一尾又一尾的鲛女手捧人头,耳鬓厮磨,将其中的魂魄吸出来,嚼碎榨干,然后再将僵硬的头颅随意扔在海水当中,扑通一声便沉入海底消失不见。

    月光发寒,让低伏在海面的雾气都变得僵硬起来,迟迟未动。

    许道望着眼前唯美而又血腥的场面,目中虽然平静,但是脑中却是念头翻滚,种种洪流一般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奔涌。

    仔细梳理再三,阴沉之色终究是爬上了他的面孔。

    吴国洞天虽然破碎,西海妖孽虽然盛行,但是今日以前,许道都不甚在意,其以为只是需要多杀一批妖魔、多斩一批道人罢了。

    如今了解了造成西海环境真正的根源,他顿觉棘手起来。

    如果只是礼崩乐坏、人心丧乱,尚可有救,但现在是天崩地坏、灵气枯竭,仅仅荡妖除魔的话,如何能救之。

    西海如今的场面,也并不一定就是西海道人们愿意看见的。许道刚刚所看的书籍当中,便记录了不少道人绝望的哀嚎和叹息。

    可是这些哀嚎和叹息,因为最现实的原因,全都变成了书上的遗言,仅此而已。

    思绪翻滚颇久,许道的心神终于略微安定下来,心中暗道:“近千年以来,西海中未曾使用血钱者,应是都已经身亡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千年以来,特别是在圣唐破灭的初期,必然有无数的道人,秉承过各种道脉的余韵,竭力抗击妖魔、斩杀吞魂炼钱的妖道。

    其中也必然有道人凭借着道脉底蕴,成功在各方岛屿中荡清妖魔。

    但灵气枯竭中,此种道人伟力衰败,要么沦为凶兽口中血食、要么被部下噬杀、要么不得不同样堕入抽魂炼钱的境地。

    三者都不为者,必然是玉石俱焚,整条道脉连同麾下的活人,皆数自焚而亡。

    在时代的残酷和洪流面前,个人之意志难抗天意。

    许道心中默然,他侧过头,目光幽深,落在了黑船角落中的船工身上,并仿佛穿过了甲板,注视着船底的几百口菜人。

    “或许对于凡人来说,如此一条路径,看起来虽然是残酷了一些,但它总归是一条活路。”

    想到这点,许道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山海界生灵众多,鲛女、狐女、蛇女、精怪妖灵种种,数不甚数,但唯独人,天生有造化,出世皆有灵性,成人既有生出完整的魂魄。

    而人之以外的智慧生灵,非得凝练出了妖气,才会逐渐诞生灵气,不如炼气境界之后,方才会诞生出魂魄,具备完整灵智。其中出世即具备妖气者,更是少之又少。

    末法时日,灵气枯竭,人族沦为家禽,反倒是不用担心绝种。毕竟世间仅此一种上好的灵气肉矿,乃是所有修行势力的主食。

    其他的智慧生灵,在这场劫难中,悄然消亡者数不胜数。

    ………………

    (烦请先别订阅)

    (一个半小时之内更正章节内容)

    (如有书友一不小心订阅,烦请稍后进入起点APP,书籍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获得完整内容。)

    (烦请先别订阅)

    ………………

    轻柔缥缈的歌声,还在鲛人岛的四周响起,一尾又一尾的鲛女手捧人头,耳鬓厮磨,将其中的魂魄吸出来,嚼碎榨干,然后再将僵硬的头颅随意扔在海水当中,扑通一声便沉入海底消失不见。

    月光发寒,让低伏在海面的雾气都变得僵硬起来,迟迟未动。

    许道望着眼前唯美而又血腥的场面,目中虽然平静,但是脑中却是念头翻滚,种种洪流一般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奔涌。

    仔细梳理再三,阴沉之色终究是爬上了他的面孔。

    吴国洞天虽然破碎,西海妖孽虽然盛行,但是今日以前,许道都不甚在意,其以为只是需要多杀一批妖魔、多斩一批道人罢了。

    如今了解了造成西海环境真正的根源,他顿觉棘手起来。

    如果只是礼崩乐坏、人心丧乱,尚可有救,但现在是天崩地坏、灵气枯竭,仅仅荡妖除魔的话,如何能救之。

    西海如今的场面,也并不一定就是西海道人们愿意看见的。许道刚刚所看的书籍当中,便记录了不少道人绝望的哀嚎和叹息。

    可是这些哀嚎和叹息,因为最现实的原因,全都变成了书上的遗言,仅此而已。

    思绪翻滚颇久,许道的心神终于略微安定下来,心中暗道:“近千年以来,西海中未曾使用血钱者,应是都已经身亡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千年以来,特别是在圣唐破灭的初期,必然有无数的道人,秉承过各种道脉的余韵,竭力抗击妖魔、斩杀吞魂炼钱的妖道。

    其中也必然有道人凭借着道脉底蕴,成功在各方岛屿中荡清妖魔。

    但灵气枯竭中,此种道人伟力衰败,要么沦为凶兽口中血食、要么被部下噬杀、要么不得不同样堕入抽魂炼钱的境地。

    三者都不为者,必然是玉石俱焚,整条道脉连同麾下的活人,皆数自焚而亡。

    在时代的残酷和洪流面前,个人之意志难抗天意。

    许道心中默然,他侧过头,目光幽深,落在了黑船角落中的船工身上,并仿佛穿过了甲板,注视着船底的几百口菜人。

    “或许对于凡人来说,如此一条路径,看起来虽然是残酷了一些,但它总归是一条活路。”

    想到这点,许道的眼睛微眯了起来。

    山海界生灵众多,鲛女、狐女、蛇女、精怪妖灵种种,数不甚数,但唯独人,天生有造化,出世皆有灵性,成人既有生出完整的魂魄。

    而人之以外的智慧生灵,非得凝练出了妖气,才会逐渐诞生灵气,不如炼气境界之后,方才会诞生出魂魄,具备完整灵智。其中出世即具备妖气者,更是少之又少。

    末法时日,灵气枯竭,人族沦为家禽,反倒是不用担心绝种。毕竟世间仅此一种上好的灵气肉矿,乃是所有修行势力的主食。

    其他的智慧生灵,在这场劫难中,悄然消亡者数不胜数。

    ………………

    (烦请先别订阅)

    (一个半小时之内更正章节内容)

    (如有书友一不小心订阅,烦请稍后进入起点APP,书籍目录,长按章节名重新下载,即可获得完整内容。)

    (烦请先别订阅)

    ………………

    轻柔缥缈的歌声,还在鲛人岛的四周响起,一尾又一尾的鲛女手捧人头,耳鬓厮磨,将其中的魂魄吸出来,嚼碎榨干,然后再将僵硬的头颅随意扔在海水当中,扑通一声便沉入海底消失不见。

    月光发寒,让低伏在海面的雾气都变得僵硬起来,迟迟未动。

    许道望着眼前唯美而又血腥的场面,目中虽然平静,但是脑中却是念头翻滚,种种洪流一般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奔涌。

    仔细梳理再三,阴沉之色终究是爬上了他的面孔。

    吴国洞天虽然破碎,西海妖孽虽然盛行,但是今日以前,许道都不甚在意,其以为只是需要多杀一批妖魔、多斩一批道人罢了。

    如今了解了造成西海环境真正的根源,他顿觉棘手起来。

    如果只是礼崩乐坏、人心丧乱,尚可有救,但现在是天崩地坏、灵气枯竭,仅仅荡妖除魔的话,如何能救之。

    西海如今的场面,也并不一定就是西海道人们愿意看见的。许道刚刚所看的书籍当中,便记录了不少道人绝望的哀嚎和叹息。

    可是这些哀嚎和叹息,因为最现实的原因,全都变成了书上的遗言,仅此而已。

    思绪翻滚颇久,许道的心神终于略微安定下来,心中暗道:“近千年以来,西海中未曾使用血钱者,应是都已经身亡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千年以来,特别是在圣唐破灭的初期,必然有无数的道人,秉承过各种道脉的余韵,竭力抗击妖魔、斩杀吞魂炼钱的妖道。

    其中也必然有道人凭借着道脉底蕴,成功在各方岛屿中荡清妖魔。

    但灵气枯竭中,此种道人伟力衰败,要么沦为凶兽口中血食、要么被部下噬杀、要么不得不同样堕入抽魂炼钱的境地。

    三者都不为者,必然是玉石俱焚,整条道脉连同麾下的活人,皆数自焚而亡。

    在时代的残酷和洪流面前,个人之意志难抗天意。

    许道心中默然,他侧过头,目光幽深,落在了黑船角落中的船工身上,并仿佛穿过了甲板,注视着船底的几百口菜人。

    “或许对于凡人来说,如此一条路径,看起来虽然是残酷了一些,但它总归是一条活路。”

    

  http://www.longtengku.com/73/73674/323882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