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箓 > 第四百零三章 吴国碎片

第四百零三章 吴国碎片

    许道目中露出沉思,当即就琢磨起来。

    小鲛女站在黑船,小脸有些微红,低声说:“今日我和母亲在店中,对道长多有唐突之举,还望道长谅解。”

    “不满道长,正是因为有新的岛屿出现,母亲方才如此急切的想要与道长结盟。”

    一番话从她的口中继续说出,让许道对于事情有了更加清楚的了解。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心中嘀咕道:“原来如此,还以为是我自个的魅力不错,竟引得这对母女见色起意了。”

    不过他瞥着小鲛女脸红的模样,隐约辨别出了对方此时的心思,心中又自信起来。

    鲛女低垂着脑袋,手指交叉,她忽地从脖颈间取下了一串珠链,双手捧着:“道长初来鲛人岛,小妹还未送过道长礼物,此珠链有七颗灵珠,正是刚才月下采珠所凝。”

    “虽然比不上其他姊妹的,更比不上母亲所凝,但也能增长修为,帮助道长恢复法力,还望道长不要嫌弃,直接收下。”

    她囫囵的说出一番话,气息有些急促,舌头都差点咬住。

    许道瞧着小鲛女这模样,面上顿时失笑起来。

    根据赖姓道徒脑中记忆,以及种种书籍中的记载,鲛女们虽然貌美,但是身处于鲛人岛这种环境,且天性如此,天生就是妓女、甚至婊子,少有如此单纯的货色。

    他的目中露出玩味:“不知家伙是真个如此天真,还是演技出神入化,竟然令我也能蒙骗过去。”

    但是无论怎样,许道都是不会将她收到身边,毕竟此女刚才月下采珠的血腥模样,给他留下了深刻影响。

    逢场作戏着,许道打了个稽首,口中称:“多谢道友,那么贫道就却之不恭了。”

    鲛女羞涩:“道长客气。”

    许道复问:“不知道友可有芳名?”

    见许道询问姓名,小鲛女连忙吐出:“道长唤我四眉即可,母亲姓尹,小妹随母亲姓。”

    “尹四眉。”许道咀嚼着,口中笑道:“四眉的上头可是还有一、二、三眉么?”

    尹四眉有些不好意思:“是的、但大姊二姊三姊她们的名字中,又是另外三个‘眉’字。”

    许道心中轻笑:“那尹道友取名可真够随意的。”

    他随口又问起对方母亲的姓名,更是面色古怪,原来那个筑基凝煞的鲛女,名字叫做“尹铛”,手中还有个厉害的银色铃铛法器。

    压制着心思,许道继续和小鲛女交谈,并确定自己会好生考虑,不管答不答应,都会在三日内给个准话。

    尹四眉欠身,说:“那么四眉便不打扰道长歇息了,近日是四眉在附近当值,道长的船上若是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找四眉,不用去找那些粗陋的家伙。”

    行完礼,她娇滴滴的抬头看了许道数眼,心中暗喜:“许道长果真和一般的筑基道士不同,竟然如此好说话,如此客气。”

    若不是许道也流露出了送客的意思,她真想直接在船上住下来。

    虽然尹四眉不舍,但她还是跃入了海水中,“一步三回头”的,脑袋时不时就在海面上冒起,直到消失于许道的视野。

    黑船之上。

    许道把玩着对方留下的七颗灵珠,感受着其中的灵力,发觉鲛女泪珠和血钱中的大致不差,但是经过了鲛女的揉搓和吞吐,其质地果真比之血钱更加精粹,也具备月华之气。

    此一丸灵珠,应是相当于十个血钱左右,七丸便是七十枚符钱。

    而西海中的资粮虽然比吴国“丰富”,但是炼气后期道徒的平均月俸,也才一百钱。

    七十钱对于尹四眉来说已经是少,就算这是对方自己采珠而得,但每月间也就那么一次机会能采珠,若是每月所采灵珠不够,还得自己另掏腰包上缴。

    书读了不少的许道,也对西海中的物价有了不少的了解。

    如果他加入鲛人岛,依照他筑基中期的境界,月俸能达到一千五百钱左右。另外,筑基初期一般是五百钱,筑基后期则是三千钱。

    当然具体的俸禄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而谈,并且这俸禄只是平常的供养,若是另有大差事,诸如鲛人岛邀请许道前去拓荒争岛,便需要再分润好处给许道。

    特别是对于筑基境界来说,道士阶层已经是西海中的统治阶级,只要没有金丹级别的大佬压制,一般都是被各大势力所拉拢,非得拿出实打实的利益才行。

    许道琢磨着,眉头又不由得深深拧了起来。话说每一枚血钱的背后,都是一条性命。

    而筑基道士每月俸禄就以千钱计算,传闻中金丹道师更是万钱,如此月费之下,真个是一堆又一堆的尸山血海。

    轻叹数声,许道并没有升起拒绝鲛人岛的想法,反而心中一定,更加清晰起来。

    正如他在小黄天中所想,无论他花不花血钱,整个西海中的血钱数目都不会有半枚减少。

    炼制血钱并非是一种买卖,即便没了交易,也会有杀害。只要能让世间多出一枚血钱,西海的道人们就会不遗余力的压榨,甚至是包括压榨他们自己。

    血钱此物,乃是西海之上除了法力之外,唯一的通行标准。

    并且和吴国中不同,西海除了地盘更大、道人更多之外,种种手段也超过了闭塞的吴国,特别是某一技艺的发展,使得血钱充沛者,往往能轻易实现跨层次,甚至是跨境界对敌。

    这在吴国中是难以实现。

    许道思索着,眯眼按下了这些杂念,再度关注目前所面临的问题。

    他思忖再三,终究是做下决定:“书中内容虽然不少,但是想要真正了解整个西海,必须加入到其中。眼下鲛人岛正缺人手,此岛人员流动颇大,往来消息风闻颇多,正是我融入西海的好选择。”

    除此之外,许道的目光又瞥向了那些怪异的船工,以及舱中至今都没有放出过的菜人们。

    他不仅决定要加入鲛人岛,担任客卿,还准备接下拓荒的任务。若是可以,许道打算获得一处小岛,或是在新的岛屿上获取一块领地,用来安置船上的凡人。

    否则的话,船上这些凡人,要么变成一枚枚红澄澄的血钱,要么成为他的累赘。

    此二者,许道皆不想选。他打算先占个地界,一边融入西海,一边修行。

    至于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谈,反正他现在既不用四处“寻仙访道”,也不可能直接扛起旗帜,重振黄天。

    “慢慢来、慢慢来。”

    做好决定和规划,许道瞬间轻松,他面上恢复了从前那般惬意的模样,其伸了个懒腰,然后往舱房当中走去。

    新得的几十本西海书籍,虽然都已经翻阅一遍,但是还有不少值得细看。特别是其中几本和法术、境界有关的,值得他沉下心好生琢磨琢磨。

    至于回应鲛人岛一事,此事不能急于一时,最好也拖延上两三日,免得对方待会儿在待遇上杀价。

    接下来的三日。

    许道一直都在房间中翻看书籍,足不出户的。

    三日中,小鲛女屡屡前来,都是吃了个闭门羹。但是这不仅没有磨灭掉她的小心思,反而让她心中急色起来,“道长莫不是打算三日后就走人?”

    心中虽然焦急,但许道乃是筑基道士,还是和她母亲一样的中期境界,尹四眉万万不敢得罪,她只敢在安排食物饮水上问东问西,尽心尽力,彰显出了自己的急切。

    这让吴碧洗和梁峡两人刚开始,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直到后来,两人才明白过来:“这异类想要钻进道长的被窝!”

    见面时,吴碧洗差点就破口大骂起来,还是梁峡已经打听到了小鲛女的来头,及时拦住了她。

    等到小鲛女离去,梁峡安抚着吴碧洗:“此女好歹是道长的客人,而且她母亲可是凝煞道士!再说了,若是没有此獠,船上凡人的饮食淡水补给,可有的你我烦恼了。”

    即便如此,吴碧洗的面上依旧是愤愤不平,她咬牙切齿道:“区区一个风情岛上的烂婊子,连人都不是,也配和道长为友?”

    听见这话,梁峡默然,他低着头思忖一会儿,突地从袖中掏出了一丸灵珠,笑着说:“不说这些了。这珠子是那鲛女赠给你我的,我打听了一番,此物有突破境界的功效。你我本就快突破到炼气后期了,正好用用,能加快速度。”

    吴碧洗瞧见灵珠,面上露出迟疑,她出声:“仅仅一丸罢了。梁哥你的道行已满,小妹却还差上一年半载。既然此物有助于突破境界,你一人使用才是正事。”

    两人推辞半天,珠子终究还是回到了梁峡的手中,他握着珠子,朝着吴碧洗拱手。

    见梁峡收下,吴碧洗思忖几番,又小声说:“一丸珠子若是不够,小妹可以再去求求道长。就算道长恼了,应该也不会和我一般见识。”

    听着对方的话,梁峡拱着手沉默住了。他顿了好几息之后,方才扬起面孔,轻笑着摇头。

    吴碧洗望着对方,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又舒展开,捏了捏发丝笑说:“那梁哥可要加把劲了。”

    梁峡只是回到:“是。”

    两人又低声交流许久,便一人盘坐在甲板上,一人在周边护法。

    梁峡手持着灵珠,面上镇定而从容,并无一丝的阴郁。而后者吴碧洗则是尽心尽职的看护,时不时就会瞅看对方,面带祈祷。

    丝丝灵光进出于梁峡的鼻窍之间,他头顶上又有法力蒸腾而起,光照两丈半,其光芒跃跃欲试着,随时都要突破界限的样子。

    黑船最上的舱房中。

    许道捧着书,目光忽地从字里行间抽回了。他沉吟几下,终究还是微摇头,然后继续低下头,好生的揣摩书中内容。

    终于。

    当第三日时,小鲛女再次来临,她发现黑船上的情况出现了变化,有些适应不过来。

    那个昨天还只是炼气中期的男道徒,居然已经破关进入了炼气后期,只是气息还不稳罢了。而甲板上更是黑压压蹲着一批人头,应是船里的菜人被放了出来。

    一见面,梁峡便对小鲛女说:“道长不准备贩卖这些菜人了,而是打算留作人种,繁衍使用。还请尹道友多照看些,免得有不开眼的盯上。”

    鲛女尹四眉懵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才惊喜反应过来,说:“许道长这是准备留在岛上了?”

    “道长正是此意。”梁峡拱手,“若是可以,烦请尹道友现在就回去禀告,道长今日会过去详谈。”

    尹四眉在惊喜中,急忙从自己的发髻中取下一盏小巧的银色铃铛,她摇晃起来,铃铛发出了叮铃铃的声音:“不用不用,我现在就能禀告母亲。”

    “善。”梁峡拱手,“贫道也去回禀道长。”

    结果还没等他跨出步子,一阵轻笑声便从自海面上传来,只见是一尾高大丰满的成熟鲛女,席卷着海水,直接往船上飞来。

    “巧了,妾身正好也要来找许道友。”

    此鲛女正是尹四眉的母亲,尹铛。其实她这几日时不时就在黑船周遭打转儿,企图将许道的来历和底细多看清几分。

    比如,此成熟鲛女一眼就认出了,许道脚下的黑船并非他所有,而是他打家劫舍所得。

    吱呀一声响!

    筑基鲛女来临,闭门不出的许道也终于从船舱中走出,站在顶上,遥遥的朝着对方拱了个手,“见过道友。”

    两人寒暄片刻,便直接进入许道的房中,细细详谈起来。

    费了些口舌,两人先是敲定了客卿期间的待遇,许道还保证了一下,承诺三年内不会离岛,并以此提出私人领地的事情。

    尹铛鲛女略微考虑后,同样应下,只是有关具体的法子,还得许道亲自见过岛主再说。

    但许道应下来了,有关拓荒开岛的具体事情,尹铛鲛女也就不再保留,直接告知了许道内情。

    原来鲛人岛所准备开拓、争夺的岛屿,乃是从天而降的,甚至海上有传闻,上面可能会有灵脉存在!

    这顿时让许道的眼皮微跳。

    此种岛屿,岂不正是吴国破碎之后,碎片所化而成?只是不知究竟是大是小、具体是哪一块罢了。

    

  http://www.longtengku.com/73/73674/32409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