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箓 > 第四百零六章 吴国散修

第四百零六章 吴国散修

    “岛上有‘土著道人’?”

    许道听见这话,瞬间心中一惊,他本以为帮着鲛人岛出兵,遇见的敌人会是西海其他道人,可没想到第一要注意的是岛上原有道人。

    微惊之外,许道心中也一并的生出了惊喜。

    天降的岛屿乃是吴国碎片所化,此前他还担心碎片从高空落下后,其上所残存的活物会承受不了冲撞,当场化作血沫而亡。

    而今根据鲛女尹铛的话,代表吴国的碎片虽然是从天而降,但却是比较平和的融入到了西海中,并不激烈。

    许道脑中念头闪过:“应是黄天破碎时,丝丝缕缕的黄气缠绕着,护住了天地碎片中的万物!”

    道宫道士们离开吴国时,除了有淡金色纸船作为承载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有着神异的黄气作为庇护,其刚强凛冽,即便是万丈以上的浓浓罡风也无法击碎。

    想来块块吴国碎片,也是被这种黄天余气给庇护了。

    心神微跳着,许道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头趴在海面上的巨物,一眼望去,宽广有数十里、甚至可能达到百里,而且巨物的另外一面也不知道有多深。

    此巨物,正是一方巨大的岛屿,其横亘在海面上,波涛和海风席卷着,边缘飞溅的海水可达数丈高,仿佛岛屿在吞吐呼吸一般。

    更加让人感到惊奇的是,此巨大的岛屿似乎还在缓缓的移动,只不过移动的颇是缓慢。

    鲛女尹铛瞧见后,目中顿时惊奇且大喜,叫到:“好家伙!果真是天降岛屿,竟然还能移动,若是占了此岛屿,想法子拖到鲛岛边上,好处可就大了!”

    许道的目中同样惊奇,但是他主要是盯着岛屿上的植被在打量,心中呼出了一口气:“岛屿上的花草树木都还在,其上的活物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他的心神瞬间振奋起来。

    虽然三位道师入魔,吞食了吴国子民,但是根据它们的对话,三人都未尽全功,导致还有一半的吴国子民存活着。

    如今吴国的碎片化作岛屿,且上面的环境无损,这剩下的一半活人应该都还在。

    不过眨眼间,许道心中的振奋感就又消去,脑中响起一个词: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这西海,可并非什么善地。

    瞧见岛屿轮廓后,十几里的海路一晃而过。

    飞到了岛屿上,鲛女尹铛立刻就从手中掏出了一方鳞片,其上灵光闪闪的,摩挲起来。而许道则是打量着岛屿上的植被,并大胆的飞上半空,企图眺望整个岛屿的全貌,辨认地形,看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地界。

    此岛屿宽大,他放眼望去,发现纵深足有数百里。

    岛上有着连绵的山丘,中央似乎是一处盆地,只是眼下盆地当中有不知是瘴气、还是云雾的东西生出,遮挡了他的视野。

    身旁的鲛女传出惊喜的声音,口中呼到:“有了!许道友随我来,岛上已经开始筑城,我等先过去汇合一番,然后再清理岛上的土著。”

    她持着手中的鳞片,指间法诀掐动,灵光从中钻出,迅速的激射向岛上。

    许道点了点头,口中说:“烦请尹道友带路。”

    咔咔的声音在岛屿边缘响起来,一千鱼人道兵也纷纷钻出了海水,登上岛屿,列成了几条长蛇形状的队伍,徒步在岛屿上行进起来。

    许道注意到,如此过程当中,鱼人道兵身上的气机一直都加持在鲛女的身上,久久未散,其队伍四周也有气机流转,庇护着整只队伍。

    它们虽然变化成了长蛇形状,但是依旧如同整体,若是有人想要从中间将它们冲撞开,却是不可能。

    不过登上岛屿之后,鱼人道兵行进的步伐缓慢,远远逊色于海中时。即便鲛女施展了法术,它们也只会步行,而无法蹈空而行。

    许道见此,心中暗道:“看来西海的道兵虽然神异,能让道人和道兵形同一体,实力叠加,但道人也会因此受困于麾下的道兵。此鱼人便是一个证明,累得鲛女动作也慢了下来。”

    不过他心中转而想到,若是能有巨大的飞空楼船,或是厉害的法器,鲛女也就能将道兵们席卷起来,而不用它们自行奔走了。

    鲛女尹铛驱使着道兵行走在岛屿中,举动肆意,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会有敌人从两旁跳出,伏击两人。许道也只能落在其中,自己暗暗警惕着。

    好在一连行进了几十里的路程,山林当中并没有埋伏着的敌人跳出。

    鲛女一路上还在和许道谈笑:“看来传闻所言不虚,此岛屿多半就是一方庞大的空岛分裂而来。”

    许道接过话茬,问:“何以见得?”

    鲛女自信的说:“你瞧瞧咱俩一路走来的花花草草,这里的草木和西海中的草木完全不同,特别是那些已经衰败、甚至枯死的,明显极为不适应海上的气候。”

    她侃侃而谈,对西海的花草树木颇是了解,并且做出判断:“妾身瞧着周围的这些草木,虽然陌生,但可以肯定,其原先所处地界,必然是风调雨顺,气候宜人,甚至谈得上是沃土百里。”

    鲛女突地往前一指,眼中亮起:“瞧!那里土地平整,就是一方平原!哈哈哈!如此岛屿,不知又能够养活多少口人。”

    许道如对方所言的环顾四周,并且往两人的跟前看过去,意识到他们是走到了盆地中。

    与此同时,一片连绵的村落也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在山丘的边上,层层的梯田向下落去,其中的稻苗都青嫩,稀疏得当,颇是有种田园风光的美感。

    只是梯田当中空荡荡的,并无耕牛、走狗,也无农夫农妇,周遭的屋舍处于淡淡的雾气当中,仿佛被抽干了生机,变得灰蒙蒙一片。

    许道的神识弥漫过去,在当中并未发现有任何一个活人存在,只是发现了不少支离残破的尸块,上面满是尖牙痕迹。

    他留意了一下牙印,目光立刻就落在了旁边的鱼人道兵身上。

    来到此处村落之后,本是安静的鱼人道兵们,隐隐鼓噪起来,就连鲛女尹铛自己同样也是躁动不已,它们身上的气机摆动,面目都是变得兴奋。

    鱼人们低吼:“人、人味儿!”

    鲛女尹铛同样兴奋,她低声道:“没想到这新的岛屿不只地盘大,上面还有这多活人存在!”

    她娇美的面孔变得狰狞起来,突地暗骂:“该死该死!难怪那群家伙一入此岛,便甚少回信。还以为是岛上的那群婊子遭了危险,现在看来,是一个个来这里后都快活的不得了,故意藏着掖着!”

    鲛女又出声:“许道友,你这次可是来对了,要谢谢妾身带你发财!”

    许道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外乎一只凡人一条魂魄,一条魂魄一枚血钱罢了。

    大呼着,鲛女通过神识扫视,也知晓了眼前村落中并无活人,于是她连忙催促着手下的千只鱼人道兵出发,再往岛屿的深处赶过去。

    哗啦啦之间,本已经宁静下来的无名村落,再次被打破,千头鱼人道兵走过,活像是有一头大蛇蜿蜒而行,压出了泥泞不堪的痕迹。

    沿着地面上旧有的痕迹,鲛女和鱼人道兵们急不可耐的飞奔着。许道低垂着眼帘,只是跟在它们的身后,默默进行。

    他心中正犹豫着,思索着待会儿碰到了岛上的“土著”,也就是吴国遗民,他该当如何处置。

    淡淡的雾气弥漫在盆地当中,许道和鲛女两人都意识到这雾气有些不对劲,但是其并非是有毒的瘴气,也无法阻止他们的神识,仅仅是能够遮蔽视野罢了。

    如此行走在雾气当中,又是走了几十里路,出现在两人眼中的村落越来越多,地上的尸块也是越来越多,并出现了残缺的尸体。

    就好似有一头饥饿的巨兽,早他们一步走过,已经逐渐吃饱,就开始糟践血食了。残留着的人味儿也是越来越多,让鲛女和她手下的鱼人道兵都是兴奋不已。

    就在这时,更加新鲜的人味儿进入了它们的鼻窍当中,埋头跋涉的鱼人们抬起头颅,口中发出古怪的嘶吼声。

    许道和鲛女两人齐刷刷的探出神识,目光紧盯向正前方。

    鲛女急不可的的便驱动法术,唤来一股大风,狠狠的往身前的几里之地吹拂过去。呼呼!薄薄的雾气涌动,众人的视线顿时穿过迷雾,瞧见了一座隐约可见的城池模样。

    其城池矗立在雾气中,颜色灰扑,僵硬不动。但迷雾散去后,内里一股冲天的气血,当即就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浓郁且新鲜的人味儿,正从城池中不断的传出来。

    “吼!”鱼人道兵们个个口中都兴奋的叫出声音来,鲛女也是眼睛冒光。

    恰在此时,一声厉喝从那城池中传来:“来者何人,胆敢窥视我城!”

    此声是女子声色,立刻便有一股同样强劲的大风往许道他们刮过来,其中杀机暗藏,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起手来。

    鲛女尹铛兴奋的面色当即一变,口中喝到:“呔!小婊子,瞪大了你的狗眼,看看老娘是谁!”

    城中有轻咦声响了起来,那女声继而传出大笑声:“失礼失礼!原来是你这荡妇过来了,那么入城便是!”

    落在许道他们身上的凝重杀机,盘旋数下后,方才散去了。

    鲛女尹铛阴沉着面色,她眼睛微眯,不动声色的冲许道交代:“让道友见笑了,此城确实是我鲛人岛所有,只是刚刚说话的那人,和我不太对付……此人阴险狡诈,道友得多多提防点。”

    她狠狠地攻讦了一番喊话那人,并且在言语中暗示着许道,要是有冲突出现,他俩才是一路人。

    许道微点头,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他初来乍到,其实并不太想理会鲛女们之间的冤仇,但是他现在也只能站在尹铛这边,如果真有冲突出现,自然是帮近不帮理。

    鲛女尹铛见许道果断应下了,眼底里生出窃喜之意。这正是她想要提前离开鲛人岛,来到此地的原因,其想的是拖许道下水,让两人实打实的变成同一阵营。

    喝声从鲛女的口中传出:“出发!”

    鱼人道兵们当即迈开步子,跑着冲向了雾气中的城池。等走进之后,斑驳的墙面出现在它们的眼中,约莫二三丈高,残破不堪,但有了修补,且城墙上已经有了阵法布置,正闪烁着灵光。

    更是赤裸的神识从中弥漫而出,落在一众道兵和许道两人的身上,好生盘旋着,直到鲛女尹铛的脸色再此阴沉,那神识方才收回,阵法破开了一个口子。

    于是鱼人道兵们,踩着残砖石块,艰难的爬向城墙,而许道二人则是纵身一飞,便来到了城墙之上。

    一尾丰满成熟的鲛女,已经凌空站着,居高临下的等候着他们。

    此鲛女身着丝绸,尾上的鳞片是暗青色,面目精致,生得一双丹凤三角眼,身上的气息凝实,竟然也是个筑基中期——凝煞境界的道士,并且绝非寻常的凝煞。只是对方不处于斗法的状态,许道也辨认不出对方究竟有多少道行。

    她笑吟吟的打量着许道二人,口中说:“稀客稀客!尹大姐终于来了,哟,还带来个生面孔,奴家见过这位道友。”

    鲛女尹铛没好气的回到:“尹尖尖!此城怎的只有你一个,其他人呢?”

    许道隔空朝着对方打了个稽首,记下了这城中鲛女唤作“尹尖尖”,听语气,对方两人的血脉还挺近,很可能是一对姊妹。

    他没有太过留意两人夹枪带棒的谈话,目光略过那鲛女尹尖尖,落在了身前的城池当中。

    城中的房屋倒塌,街道残破,一个又一个人头,正密密麻麻的挤在其中,黑压压一片,相互蠕动着,男女老少无法辨认。

    本是保护凡人的城池,俨然变成了一个特大号的鸡笼,里面关满了新鲜的菜人。

    鱼人道兵们趴在城墙的边子上个个,垂涎欲滴看着城内。

    在城池的半空中,还吊着几十来个人形之物,个个血肉模糊,处于濒死的状态,当中甚至有一人的气息衰而不弱,竟是个道士!

    在许道的眼中,这几十口道人的头顶,都有丝丝黄气竖着,只是瞧衣着不是道宫打扮罢了。

    

  http://www.longtengku.com/73/73674/324723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