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箓 > 第四百零八章 煽风点火

第四百零八章 煽风点火

    长长的海岸线边上,许道独自一人立在某处礁石上面,天上有流云移动而过,光线两分,他的左边是暗淡的海岛,右边是苍蓝色的海水。

    他正低着头,心中正思索该如何利用西海散修的力量。

    要知道他初来乍到,不仅在西海之上没有什么名气,甚至连认识的人都没有几个,如果想要靠着他自己就将散修们联合起来,用以对抗鲛人岛,除非他具备金丹级别的实力,否则无异于痴人说梦。

    突地,许道的眼帘抬了抬:“金丹级别的实力?”

    微眯眼睛,他当即轻点自己的眉间,一点金灿灿的符文便从他的灵台之中钻出的,方块状,在其手中缓缓旋转起来。

    此符文正是他当初夺自欢喜女尼的符宝,经过几次的使用,又经过白骨观主的消耗和炼制,已经只剩下一击金丹之力,但也更加顺遂他的心意,能够被他轻易的使用。

    有此符宝在,即便是被鲛人岛的鲛女们围攻,许道也会有逃脱、甚至是反击的力气。

    而方块符宝最大的效用在于度化,亦能迷惑他人的心神,让人当场做火入魔而亡。如果他使用的好,按道理上来说甚至有机会收服金丹境界以下的任一道人。

    但是现在将这一枚符宝掏出来,许道心中所想的,却并不是要靠着这枚符宝去弄险,也不是刺杀或和收服某一鲛女,而是思索着另外一种用法。

    他细细思索着,目中的亮光越来越盛。

    有此符宝在,虽然他根基未立,无法号令西海散修,但是煽风点火还是能够做到的,也能有机会在岛屿上掀起一场大波澜。

    只要他持着符宝,在岛上四处散播鲛人岛准备“洗岛”屠杀散修的消息,保管鲛人岛一方的行动会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也可以尝试分裂鲛女和客卿们的关系,以及勾起散修们自立为王的野心……种种念头在许道的脑中冒出,他的思路顿时畅通起来。

    不管何种举措,只要挑起了散修们的怨恨和怒火,到时候即便鲛人岛一方有所察觉,依旧会是大势难挡。

    细细一想,许道还惊喜的发现,即便他手中没有方块符宝,只要他依着这个想法去做,游说的功夫了得,依旧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事!

    要知道在西海之中,各岛的势力压迫散修已久,散修们早就已经苦不堪言,只是因为是一盘散沙,实力也不如人,反抗不得。

    如今在吴国碎片所化的岛屿之上,附近海域的散修大多会被聚拢过来,又有大利益可以图谋,如此好的时机,只差有人振臂一呼。

    而鲛人岛一方也料到了情况,否则鲛女们也不会齐齐奔赴此地,还携带来了近万道兵。

    许道捏着手中的方块符宝,心中更是想到:“不仅要通过符宝的效用,刺激散修们,更需要通过符宝这一物件,来给散修们撑气!”

    虽然方块符宝只剩下最后一击金丹之力,即便他分散用之,也用不了几次,但是散修们可是不知道。

    许道完全可以用宝作本身为信物,一如之前在假冒金鸥尊者的门徒一般,再次假冒一番。

    唯一让他犹豫的,是他现在身处于西海当中,假冒后有引起金鸥尊者注意的风险。不过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拥有这颗符宝,待会儿使用时他再谨慎些,风险还会更低。

    权衡着利弊,许道目中一定,口中吐出一词:“做了!”

    他站在礁石上,当即换了一身行头,身上的气息也变了变,不再是一副精悍的武道中人模样,而是变作成了气质阴森的仙道中人。

    失去了敛息玉钩,他的手段虽然已经大大降低,但是尚有墨鱼剑、清静篇等手段在,只要他不同时动用仙武修为,筑基道士们也很难分辨他的底细。

    便如在鲛人岛上时,鲛女尹铛就只认出了他凝煞级别的武道修为,而没有认出他同时修行的仙道。

    当然,若是有人神识敏锐,眼里毒辣,依旧可能瞧出一点端倪。所以许道最好还是别与人动手,动手也不要消耗法力,如此一来,金丹以下绝难认出他仙武双修的底细。

    许道不由的摸了摸一直被他拢在袖子中的鱼竿,心中想到:“若是敛息玉钩尚在,也不用考虑这么多。”

    准备好了之后,他当即就顺着海岸行走,往散修们接触过去。

    ………………

    接下来的数日当中。

    一则又一则的传闻,出现在天降岛屿上,使得散修们近乎人人自危。

    其中刚开始只是炼气级别的道徒们惶恐,等到传闻在他们口中彻底散播开来之后,筑基道士们也不由自主的被影响了。

    即便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始终对种种传闻保持着警惕,但其实所有人早早就有了一个共识,那便是鲛人岛会霸占整个天降岛屿。

    如今随着传闻四处掀起,本来只是如同淘金客一般,只是想要捞一票就走的散修们,猛地也反应过来,对鲛人岛蛮狠的作风越来越不满。

    其中诸如阴谋家、野心家之流,也正如许道所料,自行便出现在了岛屿之上。

    更重要的是,随着海上散修们不断地往天降岛屿汇聚过来,方圆六百里大小的岛屿也变得拥挤,零散的活人资源越来越少,散修们发现非鲛人岛的道人也越来越多。

    而这个时候,许道一边和鲛人岛一方虚与委蛇,一边继续充当着自己点火人的角色,竭力挑拨西海散修和鲛人岛的冲突。

    因为身处两大阵营的缘故,他比一般的野心家要更敏锐,更能清楚地意识到岛屿之上的形势的变化。

    其中鲛人岛一方,也并非没有人瞧不出端倪,总管事务的鲛女尹尖尖,便开始勒令外出的鲛女和客卿们,齐齐两人一伙,并且让大家将注意力从收集活人上,转移到提防散修之上。

    可是情形并非是她下令就会得到改变的。

    已经尝到过甜头的其他人,即便是明白她所说的道理正确的,但是在私利和大利面前,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个人私利。

    其中和尹尖尖不太对付的鲛女尹铛,更是大说风凉话,对尹尖尖口中的吩咐嗤之以鼻。

    许道为此还旁敲侧击的问过鲛女尹铛,得到一番回复之后,他方才意识到鲛人岛内部也有矛盾在,并非真个和和气气一片。

    对这些筑基鲛女而言,即便鲛人岛最后成功的霸占下了整个天降岛屿,此岛未来几年、甚至十年之内能够带给她们的利益,也远远不如眼下开荒过程中所能吞食的多。

    至于对于客卿身份的几个道士而言,情况更是如此,捞到手中的才是自己的。

    这日。

    许道身着黑袍,正游走在丛林当中,他突地停下脚步,听身边之后,迅速的往左边方向飞奔而去。

    阵阵惨叫声,紧接着就出现在他的耳中,一座着火了的村寨出现在他的眼中。

    正有数个炼气级别的散修道徒行走其中,驱动着手中的傀儡等物,像是捉拿鸡鸭一般,捉取村寨中的凡人。

    凡人们早已经死绝,其尸体遍地,魂魄都被当场抽出,正折磨着,散修道徒们企图将之炼制成鬼物好方便储存。

    许道瞥了一眼,当即就飞身过去,出现在炼气散修的眼中。

    对方的人数为四,听见动静后立刻就扭头,但是一股神识从许道的身上弥漫而出,让他们的脖颈僵硬,压根反应不了。

    “道、道长饶命!”有个散修道徒似乎有保命的手段,激发了一道符箓护住自己,但是一根乌黑的铁索伸出,当即就打烂了他的头颅。

    哗啦啦。

    许道站在半空中,手持金竿,墨鱼剑所化的铁链从袖中窜出,挂着四颗人头,缓缓的收了回来。

    人头当中有两个散修的面目狰狞,没死透,但也直接就被他扔入内天地中,让煞气搅成碎片,连人头带魂魄一齐消亡了。

    至于地上正痛苦咆哮的凡人魂魄们,在许道的轻叹之中,他缓缓的驱动法力,竭力让法力尽可能的柔和,化作甘霖一般的灵雨,落在凡人魂魄的身上,为之消除对方的痛苦。

    本是狰狞的凡人魂魄们,接受了灵雨的洗礼,面色顿时变得不再痛苦。

    但是它们仿佛鬼火一般在半空中环绕而飞,望着村落的驻地或哭或笑,等许道撤掉法术,又会陷入到痛苦当中,或是互相吞噬,或是继续变成鬼物。

    但是当一线黄色的光芒出现在它们的头顶之后,情况便不一样了。鬼魂们从黄光之中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温暖,面孔彻底的平和下来,全都不由自主的就往黄光中飞去。

    嗡嗡!几个眨眼之间,现场的近百只凡人魂魄便消失不见,转而出现于小黄天当中。

    正是许道施法打开了口子,迎接这些凡人入内。

    进入小黄天的凡人魂魄们,虽然终究是逃脱不了消亡的结果,但是整个步骤乃是自然而然,且有着黄天余气的庇护,并不会感觉到痛苦。

    几乎是眨眼之间,当许道将意识投入体内小黄天时,一粒粒香火自行便出现了,小黄天中还隐隐回荡着“多谢道长!”的话语。

    一块块魂魄碎片便在如此呼声中,缓缓的沉入小黄天地面,被煞气打磨。

    但是它们所主动留下的香火光点,许道却并未将其也置入底层,而是唤来一批新种植而出的牙将鳞兵,让每个凡人缩留下的香火光点都飘入其中,一一化作牙将鳞兵的灵性。

    与整个魂魄相比,这些自行凝结而出的香火,属于极少部分,许道并不差这点滴的灵力。

    相反的是,他想要让牙将鳞兵诞生出灵性,要么塞入整只魂魄,要么就得塞入自凝的香火,通过此两种手段点化牙将鳞兵,其诞生灵性的效率最高。

    忙活完了之后,许道看着真正活过来了的百只鳞兵,心中暗吁一口气。这些牙将鳞兵的气息低微,连炼气境界都不是,但也已经算是生灵,不是傀儡也不是死物。

    意识回归外界,许道看着残破血腥的村落,沉着脸色,便在现场制造起鲛人岛大军出行的迹象,等布置完了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等岛上的其他散修路经此地时,便会为之所慑,将怨恨落到鲛人岛的头上。

    如此一个村落,只是许道随手布置的一处罢了,他一边散播着谣言传闻,一边还假扮双方下黑手,连筑基级别的都差点栽在他的手中。

    其间除了收取亡魂度化之外,他也救过不少活人,但只能先藏在于深山,待之后时局在说。

    整个天降岛屿上,波澜持续的推进、翻滚,散修们人人自危,鲛女们发现手下的道兵不断折损,弱小的凡人们则是藏在洞穴默默祈祷。

    终于,岛上情形来到了即将迸发的前夜。

    许道身披散修服饰,他站在一处林中,身边满是鱼人道兵的尸首,泥泞无比。

    其身旁还有一队战战兢兢的散修,正朝着他叩首作揖:“多谢道长!多谢道长从伸出援手!”

    许道背对着他们,这一次并没有说出准备好的话术,以图在对方心中种下仇恨的种子。因为就在他的左手当中,那枚方块符宝,依然是暗淡无比,无法释放出金光。

    咔咔、不等许道捏动,它便自行破碎,化作了一阵金沙,从其指缝间落下,然后消失不见。

    但就在这时,许道从袖中取出了一方鱼鳞,其光芒正闪烁着的,前所未有的传递出急促消息。

    “召集令。”许道眯眼辨认着,面浮现出了笑意,“终于忍耐不住,准备对清场子了么?不过现在清场,代价可就大了。”

    他于是不再管身后救下的一伙散修,直接身形闪烁,消失在了幽林当中,让散修们恍然以为是山中鬼怪一般。

    不过当许道走后,散修们回过神来,个个面色或是后怕、或是惊惧,但是眼底里都出现了一抹振奋:“刚才那位道长,定然就是金鸥尊者麾下的使者!”

    “真有大能瞧上了此地,鲛人岛要倒霉了!”

    

  http://www.longtengku.com/73/73674/32516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