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仙箓 > 第四百零九章 兵争、夺岛

第四百零九章 兵争、夺岛

    从鱼鳞上得到了鲛人岛方面的信号,许道当即就往鲛人岛控制的城池奔赴过去。他没有花多少时间,就赶到了城外。

    许道并没有立刻进城,他站在城外,仰头看向城池的上空,目中有蓬勃的气血升起,其混杂着丝丝缕缕的黄气,交杂一片,使得他眼中的景象都为之扭曲。

    许道心中暗叹:“如此蓬勃的气血,关押的凡人应是达到二三十万之众。”

    瞬间,他的眼神阴沉下来。城池中装了二三十万,再加上已经被抽魂炼钱,以及被个个道士私藏下来的,落在鲛人岛手中的凡人早就已经超过了五十万。

    轻呼出一口气,许道压下心间种种情绪,将身上的气息一摆,然后往城池的上空飞去。

    城上有人,对方一瞧见腾腾气血,立马就辨认出许道的身份。几个鱼人道兵连忙高呼:“恭迎道长回城!”

    也有鲛人岛的鲛女转过头,向着许道点头:“见过道友。”

    许道也向对方一一回礼。不用他在人群中寻找,鲛女尹铛在瞧见他后,自行便排开人群,娇滴滴的跑到他身旁,熟络说:“道友可算是回来了,妾身可找了你半天。”

    许道假装不明缘由,持着手中闪烁不定的鱼鳞,问:“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着急呼唤我等?”

    鲛女尹铛撇了撇嘴巴,往城中半空一指,示意说:“是那小贱人将大家都给招了回来。依我看,这家伙是见岛上的活人不多了,生怕大家吃的太多,她自己不好交差。真是的,平白搅和大家发财的机会。”

    其手指所指之处,一尾暗青色鳞片的鲛女正悬空而立,对方身上煞气腾腾,手中持着一抹长鞭,身前悬挂着一浑身血污的道人,正狠狠的抽打着。

    此鲛女正是负责总管事务的尹尖尖。她虽然在抽打着半空那道人,但是面上瞧不出多少暴戾,有的只是阴沉和凝重。

    许道认得被鞭打的道人,正是他初次来到这里时,就已被吊着的那个吴国散修道士。对方悬挂至今,无食无水,身旁的几十个炼气道徒都已经暴毙而亡,魂魄血肉也被抽出制作成了鬼物、血钱。

    只有这个道士因为法力深厚的缘故,一直都没有死去。

    许道旁观着,他竖起了耳朵,但依旧听不清尹尖尖到底在逼问什么,只得问起身旁的鲛女尹铛。结果鲛女尹铛近些时日也是一直在外,压根就没有理会过城中事情,一问三不知的。

    许道索性收回注意,同鲛女尹铛寒暄闲聊起来,闲聊之后,便在城中游走,同其他的鲛女、客卿打照面,混个脸熟。

    足足小半日的时间,尹尖尖一直都在拷打那吴国道士,直到十六个筑基道士,一一都返回到了城中,她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啪啪的拍手声音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鲛女,先是笑靥如花的目视众人,她一边将手中的长鞭变化缩小,挂在了自己发丝间,一边欠身行礼,说:“既然大家都回来了,妾身也就不卖关子,直接讲明事由!”

    尹尖尖指着身下,点着一一颗有一颗凡人头颅,口中说:

    “诸位登岛已有数日,这数日间不管是山林,还是泽地,只要能存有活人的地方,想必大家都已经搜刮过。如今岛上的活人数目已经不多,可是闻风而来的豺狼鬣狗却是越发多了。”

    “损失些人口还只是小事,来年配种过后就可再度长出。但要是被海上散修们坏了大事,损坏此岛,可就是我等罪过,要被岛主问责的!”

    她口中说着,讲的东西不外乎是要大家收心,别再专顾眼前的私利,得忙活正事了。

    除了许道之外,其他的鲛女客卿们听见,面上虽然若有所思,但是并没有表态,只是瞅着城中羁押的凡人们,露出贪婪和索求之色。

    尹尖尖瞧见众人的表现,脸上的笑容变冷,她的目中闪过阴冷。

    咔!突地有声音响起,只见其身形瞬间壮大,下身的鳞尾变得粗长,丝丝煞气从鳞片中渗出,让现场弥漫起一阵寒意。

    许道身旁的鲛女尹铛,当即面色一凛,忌惮又羡慕的盯着对方,低声到:“寒水冰魄煞。”

    其口中所说,应该就是尹尖尖身上释放出的煞气。

    许道闻言,细细辨认过去,发觉对方身上的这股煞气果真阴寒,其质地虽然不如他身上的真龙煞气,但也绝不是桃花煞气一类的低劣煞气能够比较,很可能同属于七十二种地煞之一。

    他传出神识:“敢问道友,此寒水冰魄煞有何异效?”

    鲛女尹铛听见,回答到:“此煞乃是从三千丈以下的海底取出,且唯有极西冰寒之地,方才可能出现。用此种煞气凝煞,身上会寒气逼人,连人的魂魄都能给冻住,并能将真气化作牛毛般的冰针,细微坚韧,不知不觉就可刺入他人的体内,继而能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是折磨人了……”

    一番解释从鲛女尹铛的口中说出,果正如许道猜想的,此种煞气非同小可,同样也属于七十二种地煞。

    但这也更让他疑惑,许道是思忖几下,试探着问:“极西冰寒之地?鲛人岛距离极西之地恐有十万里甚至二三十万里的路程,此人莫非万里迢迢,往那极西之地游历过一番?”

    鲛女尹铛冷嘲一声:“她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只不过是七八年前海市召开时,运气好,岛主替她拍得一份罢了。”

    “海市?”许道听见这一词汇,心中一动,想起了在书上看见过的一则传闻。

    西海当中虽然妖孽横行、凶兽遍地,一百零八座岛屿往来不便,平常的贸易往来都只是邻近的几个岛屿互通有无。

    好在海中每隔十年,就会有巨大的暗流涌动而起。

    此暗流粗壮,最宽处能达百里,最细也会有数里,好似巨大的活物一般,能在一百零八座岛屿间周行不止。

    即便是凡人,若是乘坐上一则木筏,顺着暗流也能到达西海中任一岛屿。但可惜的是,这只是按理而言,因为并非只有修士们知晓此巨大暗流的存在,西海中的凶兽同样晓得。

    暗流涌动时,也是海中的凶兽躁动,巡游整个西海时,其中不只是会有炼气、筑基级别的凶兽,甚至还有金丹级别的凶兽沉浮,凶险至极。

    寻常的道人若是混入当中,身消道死只是等闲。只有西海中最厉害的行商们,方才敢结伴而行,随着暗流往来四方。

    而鲛女尹铛口中的海市,应该指的就是此种依靠暗流而现的海上坊市。

    许道细细的思索着,心中大感兴趣。他记得还有传闻说,此种暗流并非只是在西海中涌动,而是横跨四海,能让人随之通往其他的海域。

    只是现在并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半空中的尹尖尖在释放出煞气之后,当场就震慑住了众人。

    特别是尚未凝煞,只是筑基前期的立根道士,这些鲛女和客卿纷纷色变,赶紧压下眼中的贪婪和觊觎,听起尹尖尖接下来的话。

    只有鲛女尹铛瞧见,目中依旧不服,她暗骂到:“好个贱人,只不过是道行多了几年,煞气厉害些,也敢在姑奶奶面前如此拿大!要知道当年,这贱人在老娘面前战战兢兢的很!”

    但她也没有说出声,而只是用神识传递,且只骂给了许道听。

    这些时日以来,许道对两人之间的嫌隙早就有所了解,他并不想掺和进去,就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偶尔回应安抚几句。

    暗骂几句之后,鲛女尹铛突地像是不经意,问道:“对了,不知道友所凝煞气,又是那种?”

    许道眼帘微抬,他细细思索了一下,并未直接回答对方,而是面上微微一笑:“无甚,不知名的煞气罢了。若是贫道所料不错,接下来必然会有大战,到时候道友就会知晓。”

    真龙煞气比寒水冰魄煞的层次要高些,许道思忖他还是藏着点比较好,指不定待会儿吃他煞气的,不是西海中的散修,而会是他身旁的这些鲛女、客卿。

    鲛女尹铛见许道卖关子,面上露出不愉,但她想着正如许道所说,等待会儿斗法时,许道藏也才藏不住,便按住了心中的不快,只是扭过头,不再和许道热络的交谈。

    轻笑声在城池中响着,尹尖尖肆意的打量着众人,口中道:

    “好话已经说完,接下来就该说歹话了。即刻起,诸位姊妹、道友勿要再私自外出,我等合兵一块,赶紧平了这座岛屿,将散修们赶走才是!”

    众人听着,都只是默默的望着她,并没有人立刻回话。

    尹尖尖面上并没有露出太多的神色,她伸出手指,突地勾在了身旁那吴国道士的脖颈上,轻轻一划,将对方面目全非的头颅给摘取了下来。

    此吴国道士并非武道中人,而是仙道。肉身一毁,他身上的束缚也破开了,阴神当即就从脖颈处钻出,嘶吼着便扑向鲛女尹尖尖。

    吼!厉喝声响起:“好狠的女妖,吃我子民,杀我弟子,纳命来!”

    腾腾的黑气盘旋升起,一张巨大狰狞的人脸在黑气中挤出。可是它尚未完全展现形体,口中就又传出阵阵的痛苦声,“女妖、妖……”

    只见鲛女尹尖尖取下了发间长鞭,她啪的一打,便将对方阴神的形体打碎,周身并有白毛风刮起,将吴国道士的阴神冻成了一块又一块冰渣子。

    啪啪!劈头打了数下,她伸手一揽,将阴神冻成的冰渣子全都拢在了身前,缓缓收到胸前的一把小巧银壶当中。

    收吴国道士的阴神,尹尖尖望着众人开口:“这土著道士宁死不屈,妾身便先将其魂魄抽出,免得浪费了。事成之后,我再同大家分分,诸位觉得可行?”

    如此行动,明显就是在阵前祭旗,威慑众人。

    其套路虽然老套,但是祭旗之物乃是一名筑基道士,且她的举止云淡风轻,还是成功的唬住了众人。

    即便是许道,心中也是一凛,暗道:“若是再加上鱼人道兵,此女的道行和实力还要再增长,能达到慢慢三百年!”

    现场很快就响起了一片呼声:“道友所言正是!”、“尹道友大法力,当依道友所言!”

    “哈哈哈!此獠乃是道友独自擒下,何必分给我等。”……

    还有人当即就在言语上奉承起来,即便是和对方不对付的鲛女尹铛,也是默认下了对方的吩咐,没再吱声。

    许道扫视一眼,混杂在其中,自然也是点头应下。

    又是笑声响了起来,尹尖尖的语气和善不少,她扭动身子,挥鞭直指身后,喝到:“既然如此,我等现在便提兵启程,一路压过去,占了此岛核心!”

    很快地的,近万鱼人道兵都摆好了阵型,由包括尹尖尖、尹铛在内的鲛女统领,身上的妖气蒸腾的,气势强横。

    许道和其他的客卿则是零散的站在其中,辅助压阵。

    临了就要出发时,突有人反应过来,问:“我等都离去了,这城中的几十万菜人该如何处置?”

    鲛女尹尖尖听见,并未从众人当中点出几人留守,而是轻轻一挥鞭,轰然打塌了一面城墙。

    她头也不回的道:“一并驱赶过去便是,此岛也并非轻易就能占下,到时候事态有变,正好用作大军的军粮,补充消耗。”

    说罢,此鲛女便率先驱使自己麾下的道兵,拔石开路,往盆地的更深处赶去。其他人也按着商量过后的阵型,领兵拱卫在周围。

    蒙蒙雾气中。

    哀嚎声起,凡人们如鸡鸭般被赶出城,蹒跚举步。路上凡有倒毙而亡的,其魂魄立刻就会被收取,或是当场炼成鬼物、或是喂养给兵刃。

    许道混杂在其中,只是默默的随行着。他并没有瞅看凡人们的种种惨像,而是计较着接下来的大事。

    鲛人岛一众的目的地,便是岛上唯二郡城中的另外一座。

    此城并非已经空荡荡,而是被一股黄气包裹着,受着岛上所有道人的觊觎,它的附近已有数不清的散修驻守着,只等大家伙忍不住,齐齐攀附攻城。

    而此城,也是夺取脚下岛屿的关键之所在。

    

  http://www.longtengku.com/73/73674/325378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