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斗天弈 > 第二章: 师傅夜访遇神秘女子

第二章: 师傅夜访遇神秘女子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当初的小乞丐已经长大成人,成了天武宗宗主座下弟子。

    “老家伙!叫小爷又来干啥?”断尘火急火燎的从自己住院里冲进大殿。

    大殿内宗门长老门面面相觑,听着断尘大呼小叫,如此叫着宗主,个个面露不悦。

    “断尘!此乃宗门大殿所在,禁止喧哗,你如此之做,可有将门规放在眼里!”大长老武绝厉声道。

    “就是就是,如此作为,难成大器”

    “也不知道宗主怎么想的,收他做弟子”大殿内站于大长老这边的数位长老附和着小声说话。

    “怎么?我断某人如何称呼家师还需你这外人来教导?呵!”断尘从入门一来就一直于大长老不和,也不知怎地,大长老自断尘被带回宗内就处刁难着断尘。

    “行了行了,这等小事莫要再做讨论了。”宗主武尘出面协调了一下。

    “这次叫你来是给你的最后一个任务,此次过后你就离宗而去吧!”武尘态度强硬有点要把断尘赶出宗门的意思。

    大长老窃喜,又让宗主失去了一个助力,剩下一些长老尽都是墙头草,哪边强势站哪边。

    “这次你去支援圣女宫,阻退血恶门。事情完了过后你就不要再回宗门了,自己去闯荡吧。”武尘知晓大长老的心思,既然如此,那就随了他的心愿。

    “是,弟子领命!”断尘退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住院。

    “没什么事就退了吧,我有些乏了”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武尘已经回了房。

    好一会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退出了大殿。

    大殿外

    “老二,等断尘一走我们即刻动手,把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大长老有些兴奋。

    “说的对,当初师傅怎么会想着把宗主之位传给老三,凭本事老三和大哥你相差无几,凭阅历他还没你厉害”老二武令对师傅的做法感到不满,坚决拥护武绝。

    “宗门内我已掌控大半,剩下一些到时候顺者生逆者亡!”武绝嘴角上扬。

    “到时候加上我,凭我两一个元婴中期,一个半步元婴。绝对可以把武尘制住!虽说我不如师兄您,但是多少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哈哈哈。”武令对着武绝笑道。

    “不不不,我要他死!桀桀桀”武绝两眼充斥着残暴,阴险笑着。

    “还有一事,禁地里的那道青铜门,钥匙铁定在他身上,到时候先叫他交出钥匙。”武令提醒着武绝。

    “无妨,钥匙肯定会到手的,就等断尘离去了!好了,先回吧,一切皆在我掌控之中。”武绝先行一步,走在了前面,却不知武令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深夜,武尘出现在了断尘的房内

    早知道武尘要来,断尘事先沏好了茶。

    “这事你怎么看?”武尘端着茶杯问断尘。

    “想怎么就怎么呗,这点小事你又不是解决不了。”断尘喝了口茶水白了武尘一眼。

    “血恶门门主乃是半步元婴高手,凭你金丹圆满的修为可能还差点火候,之前给你的剑谱如何了,可有熟记”武尘还是有些担忧断尘。

    “唉,不太好弄啊,要是有把好剑就好了”断尘一边品茶一边看着武尘。

    “嘿!你这小兔崽子,当初老子就不该把你带回来,一天天的问老子要东要西的,当老子百宝库啊?”虽然嘴上骂着,可武尘还是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利剑丢给了断尘。

    “你可得小心点,这剑可是化神大能送我的,我都没舍得用,便宜你小崽子了”武尘有些肉疼。

    “得了吧,谁不知道就数你宝贝多”断尘鄙夷。

    武尘从兜里摸出两道符丢给断尘。

    “这是疾风符和定身符,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疾风符注入灵气,可以瞬间奔出数百里,速度堪比化身大能。”

    “定身符可以将元婴以下修士定住数秒,但对元婴以上修士只有眨眼的功夫。”

    “还有没?再来两张。”断尘恬不知耻的追问道。

    武尘没有理会断尘,又从戒指里掏出了一本剑谱丢给他

    “拿着,这是第二卷,这可是我的压箱底宝贝,要不是看你这次可能有点困难,我才不会这么早给你。”武尘难受的表情已经出现在了脸上,典型的守财奴一个。

    “咦?要不您全给我得了,剩得日后麻烦,嘿嘿嘿。”断尘搓着手漏出一口白牙看着武尘,期待他能给个啥惊喜。

    “你就给老子梦吧你,我这都才他娘的两卷,哪来那么多,拿来吧你”武尘一阵手忙脚乱的抢过断尘手里的第一卷剑谱,放在手里轻轻摩挲着。

    “切,谁稀罕呐。”断尘嫌弃着自己的这个师傅。

    “不和你说了,老子回去睡觉去了,这一天天的,事儿真多,明天你就出发吧,到时候先不要回来了,等我这弄完再说”武尘说完在夜色中离开了。

    “嘿嘿嘿,这死老头,还是改不了这臭毛病,真香啊。”断尘拿着手里一个酒葫芦打开闻了一下。

    “看来改天得把他那戒指也搞来玩玩了,总挂着个储物袋也不是个事啊,嘿嘿”想到这里,断尘又笑了起来。

    一大早断尘就收拾好东西从宗门后山溜下去了。

    进了天武城在去租代步妖兽的路上哼着小调“路边的美女你不要采,唉不采白不采,记着我的心记着我的哎!你丫的,走路看着点眼睛啊!”

    断尘被迎面撞来的一个蒙面女子撞了一下,差点一个没注意就撞到了。

    “对不起啊对不起,我…我有点急事,抱歉抱歉。”蒙面女子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急着去投胎啊你。差点把小爷腿撞废了,要不是赶在今天有急事,看我不好好**你一番。”断尘骂骂咧咧的走进妖兽坊。

    “哎!客官看看租个啥啊,来先喝点茶水。”妖兽坊小二热情的上来给断尘上茶。

    “喝喝喝,喝你妹啊,快给小爷把你这最好的极狼兽拉出来,小爷有急事。”被撞一下还没看清人长啥样,断尘心里不舒服得紧。

    “好嘞,客观您先歇息一会,小的这就去给您牵出来。”小二被断尘吓得茶水差点摔地上,放下茶水,小二急急忙忙的去了兽圈。

    “嘿,丫的,好像是个美女,啧嘶,在山门内给我憋得,整日就瞧几个师妹师姐的,师傅看得紧也不好下手,可惜了。这要是再遇见了,嘿嘿嘿……”断尘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啥东西。

    “客官?客官?”小二看着断尘这二皮脸的样,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你干啥!吓死小爷了!”断尘拍着自己的小心脏骂骂咧咧的。

    “这……您要的极狼兽来了,您看这……”小二面露难色,不太好说出叫断尘付钱的话。

    “给给给,多的不用找了。”断尘掏出两颗灵石丢给小二,起身一口喝完茶,牵着极狼兽就准备出门。

    “哎!客官留步!”小二急忙叫住了断尘。

    “干啥,要留小爷吃饭啊?小爷没空。”

    “不是不是,是客官您给的钱不对,我们这租极狼兽是五颗灵石。”小二面带笑容对着断尘道。

    “你大爷的!你咋不去抢啊,上次我来不就是两颗吗?”断尘觉着小二在诈他。

    “这个,我们这是根据妖兽的年龄来决定价格的,您这个妖兽正值壮年,所以要贵一点,还望您理解一下。”小二陪笑着说。

    “感情我上次来租了个老年的极狼兽我靠”断尘有点难受了,从兜里又掏出三颗灵石丢给了小二,满脸肉疼。转身就出了门。

    路过雀云楼,断尘驻足了一下,回想以前,在这被人废了一条手臂,真是感慨万千,雀云楼老板郭达在两年前病死了,弄断自己手的两个大汉也已经被断尘杀死了,接下来就剩一个云家公子了。

    “等这次办完事回来就搞了他!”断尘拉着妖兽出了城门。因为云家属于天武宗门下第一经济来源,不太好下手,不然早废了他云家的少爷。

    路过路边的小酒馆,闻着酒香,断尘有点馋了,停下脚步,拴好妖兽,走进酒馆。

    “小二!来半斤烧酒,一斤酱妖牛肉!”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好嘞!半斤烧酒,一斤酱妖牛肉!”小二扯着嗓子对着后厨喊到。

    “这鬼天气,真特娘的冷。”季节早已入冬,今年冬天异常寒冷。纵然断尘身为武者也受不了这严寒。

    不大一会儿,吃的端上来了,管不得三七二十一。断尘左手烧酒,右手一块肉,胡吃海喝起来。

    “小二!给老子把你这最好的酒菜端上来!多来两斤烧酒,去去寒。麻溜的!”

    “冷死老子了!”

    “这他娘的鬼天气”

    门外进来几个抗刀大汉,一个大汉身上还扛着一个女子,断尘觉着眼熟,这特么的不正是今天撞小爷那个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这小妞真不错,嘿嘿,要是能……嘿嘿嘿”一大汉搓着手流口水。

    “你想啥屁吃!这是大当家点名儿要的。”又一个大汉出口道。

    可能因为天气的原因,店里只有断尘和这几个大汉这两桌。

    感受到断尘的目光,一大汉抗刀起身走向断尘。

    “你特么的瞅啥呢你瞅?逼崽子,这是你能瞅的?”大汉恶狠狠的训斥着断尘。

    “再瞅老子把你眼珠挖了下酒吃”又一个大汉起身对着断尘道。

    断尘不语,看了下那名女子正两眼放光的望着断尘,期待他能救自己。

    “你踏马的还看!老子弄不死你!”一大汉挥起大刀就向断尘砍去。

    “哐当!”

    断尘抽出师傅给的利剑起身格挡,挡完马上抽回剑瞧瞧哪儿有没有破损。

    “我尅你擦的!小爷刀要是损了,老子把你八辈祖宗坟头都翘出来!”断尘心疼死了。

    “喲,还是个练家子!”兄弟们,都起来弄他!

    三个大汉两个筑基巅峰,一个金丹初期,看不透断尘金丹大圆满的修为,还以为是个普通人。

    “想杀我?你们还可以多带几个来。”断尘拔剑指向三人,顺势撩了一下头发。

    “瞧瞧!什么叫排面!这特么才叫排面!”

    “以后咱哥三也学这样!”

    “对对对!”

    这哥三被断尘的逼格帅到了。

    “小爷是谁,小爷可是天武第一装逼王,区区两三贼寇,何况还有美女在旁,嘿嘿嘿…”断尘心里想着。

    “废话不多说,看剑!”断尘一个猛刺,刺杀中一个大汉的小弟弟,大汉立马痛晕了过去,就算不死这辈子也是废了。

    “嘶~”

    旁边两大汉被吓着了,都没看见他怎么出剑的,一兄弟就废了。

    “呃,啊抱歉抱歉,没瞄好,新剑还不太熟悉,见谅见谅。”断尘打着哈哈。

    两大汉看着,这他么的明显是故意的,剩下两个大汉没有再战的勇气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就交代这,就亏大了。

    “欸!这位小兄弟,哦不,大爷,大爷,我三有眼无珠,顶撞了您,还望您放过我们,小的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一个大汉已经放下了刀,跪在地上向断尘求饶。

    “对对对,我们眼瞎了,顶撞了大爷您,还望大爷饶过。”另外一个汉子也见状跟着跪下求饶起来。

    断尘坐着吃完最后一块肉,猛灌一口酒,一个没注意,被呛着喷了出来。喷在两人脸上。

    “这……那个啥,抱歉抱歉,喝急了喝急了,好了,没啥事你们就滚吧”断尘满脸大写的尴尬。

    “哎哎哎,好嘞,多谢大爷!”一人急忙起身扶起另一个晕过去的汉子,背在背上,另一人准备把那个女子也抗走。

    “嗯?找死是吧?”断尘持剑架在大汉脖子上。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说完急急忙忙的跟上前面的溜走了。

    “跑得真快。真冷啊啊湫!”断尘打个喷嚏,搓着手向倒一边的女子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卑鄙小人!啊!”女子以为断尘要对她下手,却不曾想是帮自己解开了捆手脚的绳索。

    “你当小爷啥人啊,下小爷虽然长得帅,但也不是这么随便的。”断尘扣扣鼻子。

    “小二,再来一桌烧酒和肉”断尘对着小二叫着,小二好久才反应过来,都不敢对后厨大声叫着,急忙跑进后厨。

    “小女子多谢恩公”女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断尘。

    “小事小事,话说你上次走那么快干嘛。”断尘又抓起肉啃起来。

    “这,小女子不能说,还请恩公恕罪。”女子有点抱歉。

    “那算了,你叫啥?我叫断尘。”断尘自来熟的聊了起来。

    “小女子姓苏名纤月,恩公可以叫我纤月。”苏纤月有点不太好意思。

    人如其名,说话声音比较酥气,身材又纤细,犹如弯月一般

    “那行吧,你要去哪,吃完我送你吧,这附近一带都是山贼。有些许的危险。”

    “那多谢恩公,麻烦您了。”

    吃完后,断尘带着苏纤月骑上极狼兽,过了山贼出没的地带,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http://www.longtengku.com/77/77707/266540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