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斗天弈 > 第三章: 夜闯风月楼杀吴魁

第三章: 夜闯风月楼杀吴魁

    两日后,断尘骑着坐骑火急火燎的感到了圣女宫山下的圣女城。

    老远望到,城门紧闭,还有些许的破败,显然已经遭受了血恶门的攻击。

    “开门开门!给小爷把门开开!”断尘扯着嗓子在城门外大喊。

    “城楼下何人!”城楼守卫兵在城墙上喊着。

    “我来支援你们的!快开门!”断尘大叫。

    “你当我三岁小孩?肯定是敌方的细作,来人!放箭!”守卫兵二话不说,招呼着人就往下射箭。

    “你大爷的!”断尘骑上极狼兽东躲西躲的跑了。

    “没办法了,只有先上圣女宫了!”断尘窝着一肚子气转头向圣女宫方向冲去。

    “怎么回事?”守城将军听着动静前来询问。

    “禀报将军!刚才城下来了一个敌方细作,谎称我们的援军,被我们赶跑了。”刚才和断尘对话那个守卫兵禀报道

    “嗯!现在特殊时期,一定要提防一些不法分子混进城来。”

    “是!”

    圣女宫内宫主和一些长老正在商量对策

    “少宫主求援去了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宫内长老担心道。

    “不会的,那丫头机灵得紧,老身看着她长大的,这点我还是放心的。”太上长老丝毫不担心。

    “宫……宫主!不好了,有个贼人闯进来了!”圣女宫护卫大惊失色冲进大殿。

    “谁人敢胆闯我圣女宫!”圣女宫宫主提剑瞬身穿了出去。

    “我敢!”断尘二话不说提剑迎了上来。

    “何方小儿,行事还蒙着面罩!吃我一剑!”圣女宫宫主一剑刺过,划了断尘衣裳一道口子。

    “啧,还差点”断尘反手一剑封喉杀过去架在她脖子上。

    “且慢!”太上长老出来了。

    “不知哪路道友拜访?还望露面让老身见一面。”太上长老见状不对里马出来打圆场。

    “好说好说,我乃天武宗宗主座下第一弟子断尘是也!”断尘一边说一边解开面罩。

    “断尘!多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可以啊,修为比我还厉害了!话说你能不能先把刀拿下来,我怕你手抖。”圣女宫宫主欣喜若狂。

    “呃,师娘不好意思!是我莽撞了。”断尘赶忙赔礼道歉。

    “呸!叫谁师娘呢?”圣女宫宫主脸红了起来。

    “师傅叫我待他向您问好,嘿嘿!”

    “就你一个人?”太上长老打断了他两的谈话。

    “嗯,对就我一个人。”

    “你一个人能行吗?”太上长老有点不太放心。

    “放心吧,有他一人足矣!”圣女宫宫主对断尘胸有成竹。

    “嘿嘿!还是师娘了解我。”

    “月儿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太上长老问道。

    “月儿?谁?”断尘疑惑。

    “啊?你没有遇见她?那你怎么知道我这有难?”圣女宫宫主有点迷了。

    “是师傅叫我来的,我也不知道。”

    “他还是那样”圣女宫宫主摇摇头笑道。

    “话说,师娘我饿了,你这有没有那啥……”断尘跑了两日,期间只吃了点干粮,肚子早已告急了。

    “哦对!我马上安排,你一路来辛苦了,等月儿回来我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圣女宫宫主良久才反应过来。

    “嘿嘿,多谢师娘!还是师娘好,不向我那师傅。”断尘不要脸的拍着马屁。

    “贫嘴!讨打!”圣女宫宫主年过三十,却天生丽质,害羞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用过饭你就先休息一下吧,明日我们再召集各长老商量一下。”

    “好嘞好嘞!”

    “香儿,带断尘先去用膳,然后安排一下住处。”圣女宫宫主对身后一个弟子打扮的女子嘱咐着。

    “是。”香儿回应,先一步走出。

    “那多有叨扰了。”随即断尘跟着去了。

    “不知姑娘芳名?年芳几何?家住何处?可有心仪之人?嘿嘿!”

    “回公子,小女子姓赵,单字香……”断尘不要脸的贴着上去问东问西,搞得香儿有些厌恶断尘。

    “嘿嘿!我看姑娘面犯桃花,有旺夫之相。不知……”

    “公子到了,有什么事可以叫我,小女子先下去了。”没等断尘说完话,香儿像是逃的就跑了……

    “小爷有那么吓人吗?好说歹说我也是天武第一帅男。”断尘坐着不要脸的自我熏陶起来。

    用过食,断尘躺在床上。

    “一个半步元婴,手下数位金丹期高手,还有一位金丹圆满,有点棘手,看来得想点法子一个个干掉了。”断尘思索着,准备今晚就开干。

    冬天的夜黑得早,断尘趁着没人下了圣女宫,骑上极狼兽就往血恶城赶。

    两城相距较近,两个时辰的功夫就到了。

    “嗯……吴魁,血恶门二把手,金丹圆满,生性恶毒,极其好色,数名女子在他手中痛苦死去……”断尘拿出一沓资料,断尘来之前就对血恶门做了调查。

    “就先拿他开刀。”趁着夜色,断尘翻进了城。

    “不出意外的话,此刻他应该在风月楼潇洒,狗贼,小爷今日就让你断子绝孙。”断尘目的明确,直奔风月楼去。

    “大爷!您终于来了,奴家等你多时了。”

    “进来玩啊~”

    ……

    门口几个穿着风骚的女子对着过往路人招枝摆手。

    “要不是有事在身,小爷也想玩玩。”断尘心里直痒痒。

    断尘直接从大门进去,门口女子瞬间围了上来。

    “小帅哥,来,让姐姐陪你快活一番。”

    “来来来,我来,姐姐我的功夫好。”

    平日里都是些年纪尚高的人来光顾,今日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小鲜肉,众女当然不能放过。

    “别别别!众位姐姐,我不喜欢你们这样类型的,我进去瞧瞧,进去瞧瞧,嘿嘿!”断尘进去时还不忘揩两把油。

    “呸!臭不要脸的!”一女子嗔怒。

    “嘿嘿嘿,真是个好地方,老鸨子!快把你这头牌给我叫出来,”断尘找个桌子坐下大叫。

    不大一会儿,老鸨带着三两姑娘走了过来。

    “哎真是抱歉,我们这的头牌柔柔已经有客人点了,您看要不要试试其他姑娘,我们这的姑娘那是出了名的好活,您看……”

    “不要,就要头牌,小爷千里迢迢来这就是为了你这头牌来的。麻溜的,叫她出来陪小爷喝两杯。”断尘知晓吴魁是这常客,必然会点这头牌。

    “这,小兄弟,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柔柔可是吴当家的人,你这让我有点难做啊。”老鸨子提起吴魁是还有些心虚。

    “什么当家不当家的,麻溜的,赶快!”

    “那你等着吧。”老鸨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断尘,一步一步上楼去了。

    断尘冷笑,不顾其他,自己慢慢喝着酒看美女。

    “哐当!”

    楼上传来一声门响。

    “哪个不长眼的敢扰老子的雅兴!出来受死!”一硕壮大汉提着朴刀冲下楼来。

    “你就是血恶门二当家?”

    “老子就是,怎么,小子!知道老子的大名还不跪下求饶。”吴魁提起朴刀向断尘砍下来。

    “找死!”断尘一个侧起身,躲开了一刀,接着左手运功捏拳轰了出去,一拳命中吴魁胸膛。

    “你居然敢还手?好,你成功的惹怒我了,老子要你碎尸万段!”吴魁气愤不已,再次举起朴刀,朝着断尘头上一刀砍了下去,刀落地,使得整个楼里烟尘滚滚。

    “哈哈哈,兔崽子!这下知道你爷爷的厉害了吧,下辈子眼睛擦亮点!走,回房!”吴魁对自己很有信心,说着收了刀,准备往楼上走去。

    “千!绝!刺!”烟尘中响起三个字,断尘用剑谱上的绝技一击命中吴魁心脏。

    “你…你居然是金…丹高手!”吴魁说完便倒下了。

    断尘在来前便隐藏了修为,使得吴魁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最多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而已。

    待烟尘散去,众人只看得一具无头死尸,断尘早已逃出风月楼。众人大惊失色,纷纷往外跑,怕和自己扯上关系。

    风月楼老鸨已经瘫坐在地上了,血恶门二当家死在自己楼里,恐怕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呼~吓死小爷了,还好吴魁大意了,待小爷把你提回去给师娘一个惊喜!”断尘晃了晃手里的麻袋,麻袋还在往外渗血,不用多说,就是吴魁的首级。

    血恶门大当家吴奇生气至极,他与那吴魁乃是亲兄弟。当晚就把风月楼屠了,老鸨被挂血恶城门上,还出了通缉令,通缉令上把断尘画得奇丑无比。

    断尘提着吴魁首级连夜朝圣女宫赶了回去。

    第二天,吴魁之死传到了圣女宫界内,众人惊喜中带着诧异。

    “这…不知是何方高人助我圣女!”太上长老显得有点慌忙,急忙叫人去查探实情。

    “得马上叫各长老来大殿。”太上长老对着圣女宫宫主说着。

    “对,香儿你去把长老们叫来,对了,顺便把断尘也叫来。”

    “是。”赵香儿急忙退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断尘还在屋里四仰八叉的躺着,昨晚显然是累坏了。

    “公子?宫主请您去大殿。”

    断尘大早上被人叫醒有点烦躁,昨晚出去办事没睡好,想补个觉又被弄醒了。

    “好好好,知道了,马上,你先去。”断尘顶着两个黑眼圈起床洗了脸又慢慢吃完早点,半晌才提上麻袋出门。

    “怎么还不来,就等他了!”

    “宫主,要不我们直接开始吧!”

    “对啊,我看这小子也没啥特别的,何必为了他浪费时间。”

    众人对断尘还没来不太耐烦。

    “再等会吧,香儿,你再去看看。”圣女宫宫主说着。

    “不用了,我来了。”香儿刚准备出门就瞧见断尘扛着个麻袋,顶着黑眼圈还打着哈欠进来了。

    “断公子好大的面子,竟让我等众多长老等你这么久。”不知哪位长老出口道。

    “我也没叫你等,自己要等关我屁事。”断尘自来对这些出口不严的人就很是排斥。

    “好了好了,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吧,你抗着的是什么?”圣女宫宫主出来打圆场转移话题。

    “噢,对了,这是我初到贵地来准备的礼物”

    “什么礼物?还用麻袋装着。”圣女宫宫主看了看麻袋上干涸的血渍。

    太上长老与众长老也是好奇。

    “一颗人头送上!”说着断尘打开麻布口袋把吴魁的头倒了出来。

    “这头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是有点,好像哪儿见过。”

    “是…是……吴魁!”一长老拿着血恶门高层的图画对比着。

    众人大惊!

    “哎呀,没想到断公子居然有如此实力,当真了得!”之前出言顶撞断尘那个长老此时恭维道。

    “对对对,真是英雄出少年呐!”

    “有断公子在,看来我圣女宫此次无患了。”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把断尘捧在了高处。

    “行了行了,有啥事赶紧说,说完我睡觉去了。”断尘打了个哈欠找了个位置坐下。

    圣女宫宫主从震惊中缓过来,给断尘投了个赞许的眼神。

    “血恶门此次元气大伤,不如我们趁火打铁,反扑过去,夜袭血恶门,给他来个措手不及!”圣女宫宫主在大殿堂台上发言。

    “如此甚好!”

    “可行”

    众长老赞同。

    “断尘你觉得呢?”圣女宫宫主朝着断尘说道。

    “呼~呼~呃啊?我没意见。你们决定就好。”断尘刚才睡着了,说了些什么啥也不知道。

    “那就好,那五天后,我们半夜袭击血恶门。”

    “大家回去休息好,五天后山门集合!”

    “好!!”众人应声。

    “呼~呼~”断尘又睡了过去。

    “看样子这小家伙昨晚累坏了,香儿,扶他回房休息吧。”许久没出声的太上长老吩咐道。

    “是。”说完赵香儿去扶断尘,断尘没反应,没办法赵香儿一把拎起断尘像是扛死猪一样的把断尘扛了出去……

    “你觉得香儿和断尘怎么样?”太上长老对圣女宫宫主发问。

    “不知道,这种事情说不准。”

    “我很看好小家伙,有时间你和他师傅说道说道。”

    听太上长老说起断尘师傅,圣女宫宫主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太上长老看着圣女宫宫主笑着摇了摇头出了大殿。

    ……

    “呼~呵呼~”

    被抗着的断尘还在不停打呼。

    “真是的,吵死了!要不是看在师傅面子上,我都懒得搭理你!”赵香儿满脸嫌弃。

    殊不知背上扛着的断尘早在她刚才拉断尘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断尘没想到这妮子这么直,一把把他抗背上。

    闻着桃李年华的赵香儿独有的体香,断尘嘴都咧到耳朵根了,就差流口水了。

    到了断尘住房,赵香儿把断尘从背上甩床上,断尘乘势双手环抱着赵香儿脖子,赵香儿一个没站稳顺势扑在了断尘胸膛上,正巧嘴对嘴的亲着了。

    “啊!禽兽!”

    “啪!”

    赵香儿尖叫着起身给了断尘一巴掌跑了,脸上红扑扑的,从小到大没和男人这么接触过,让赵香儿心跳得扑通扑通的。

    “嘶,真疼。”断尘望着夺门而出的赵香儿,摸着脸上的巴掌印。

    “这姑娘下手也忒狠了。”断尘也是心大,翻过身又睡了过去。

  http://www.longtengku.com/77/77707/26654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