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斗天弈 > 第四章: 夜袭血恶门

第四章: 夜袭血恶门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

    圣女宫众人早已准备好,此刻已经接近傍晚,一帮人蓄势待发。

    随着宫主一声令下,圣女宫一众骑着妖兽浩浩荡荡的向血恶城赶去。

    断尘骑着极狼兽先行一步,准备弄点大动静为大军开路。

    来到血恶城下,轻车熟路翻过城墙。

    “上次来走的太急,这血恶门在哪也没摸清,看来得找个人带带路了。”断尘望着街道上四处巡逻的守城军,每一队领头的衣服左胸上有血恶两字。

    “看来,这应该就是血恶门的人了。”

    这队守城军共五人,加领头的六人,五人筑基初期,领头的筑基巅峰。

    待六人走到一处偏僻拐角,断尘持剑而出,上来就先杀死两人。

    “你是谁!竟敢杀我城防军!”领头人持刀而立。

    剩下三人手持长枪慢慢向断尘围去。

    “前几日你们才放出通缉令,今天就把我忘了?呵呵。”断尘说话间一个横扫,向他围去的三人拦腰斩断,当即归西。

    “你…你不要乱来,我们门主可是元婴大能!”这个血恶门的人想借吴奇的名声吓唬断尘。

    “哼!找的就是他。”

    “你运气不错,给你两个选择,一,给我带路,我可以饶你一命,二,现在就死。”断尘拿着剑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咚!”

    见识到断尘的手段,这人被吓得里马跪在地上。

    “我…我带路。”

    抓着一个血恶门的门徒带路,让断尘省了不少功夫。

    血恶门门徒带着断尘东绕西绕,避开暗点。最后来到血恶城中间。

    “嘶,真贼啊,没想到城中还有城。”断尘躲在一处阁楼上看着眼前城门上的血恶门三个大字。

    “你做得很不错,不过现在还不能放你走。”断尘说着抽出了剑。

    “你!你骗我!”

    断尘也不是个滥杀的主,用剑柄照着后脑勺来了一下。

    “呃啊!”

    伴随着叫声,这个筑基巅峰的血恶门人晕了过去。

    “你好好睡一觉吧,嘿嘿!”扒了他的衣服后绑好人,断尘穿上衣服混进了血恶门内。

    “得放把火活跃一下。”断尘漫无目的的到处放火。

    “救火!快来人!”断尘大叫,然后跑不在了。

    “快快快!”

    “快救火!”

    血恶门众人被惊醒,赶忙提着水跑去救火。

    “你们就先慢慢救火吧,我去溜达溜达,嘿嘿嘿。”

    断尘跑到一座豪华的阁楼中,准备在这也放把火。

    “何事?”

    断尘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

    急忙抽出剑。

    “你不是我门中人!找死!”一个中年红发男子从楼上向断尘轰出一拳。

    “卧槽!”

    断尘急忙躲开。

    “何方小贼!胆敢入我血恶门!”

    中年男子从楼上跳下,地上沙石飞烁。

    “卧槽,元婴境!”来不及多想,断尘一个闪身遁出阁楼。

    “小贼哪里跑!”中年男子紧随其后。

    “门主!”

    “有刺客!留下几人,其余人跟我追!”

    救火的众人看见两人追逃。拿上兵器就跟着追了出去。

    “我擦,追这么紧!”断尘向后望去,两人的距离在一点点缩进。

    “吃我一剑!”断尘向后挥出一道剑气,斩中血恶门门主吴奇。

    “这剑息!你是杀我二弟之人!”感受着熟悉的气息,吴奇发了疯似的追上去。

    随之吴奇轰出一拳,两人相距太近,断尘来不及躲闪,硬抗了一拳。

    “噗!”

    断尘吐血,脚步放慢了下来。

    吴奇抓住机会,抽出长剑,向断尘直刺而去。

    断尘又扎实的挨了一剑,随着剑抽出来,后背飙血。

    断尘急忙拿出师傅给的疾风符,注入灵气,向前疾驰而去,瞬间消失不见了。

    吴奇愣住了。

    “该死!跑得真快!”

    因为一路都在追杀断尘,浑然不知已经离血恶城多远了,此地一片荒凉。

    “挨了我一拳,又吃了我一剑,肯定跑不远。”说罢吴奇当即朝着断尘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嘶~差点没跑掉。”

    断尘在一处黝黑的山洞里,对着伤口擦着药,龇牙咧嘴的。

    “疼死小爷了,这些年来还没受过这样的伤。”

    “等小爷恢复了就送你去和你弟弟团聚。”断尘擦好药起身出了山洞。

    担心吴奇找不到自己就回去了。

    “此时师娘她们应该进攻血恶门了。我也该赶回去了。”极狼兽没带在身边,没办法,断尘只好靠脚力赶回血恶城。

    月色下,吴奇到处搜寻着,势要把断尘灭杀的架势。

    突然心头一震!

    “不好!”

    反应过来的吴奇意识到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当即提起速度朝着血恶城奔去。

    ……

    “断尘呢?怎么没见他?”圣女宫宫主问道。

    “我也没看见,血恶门门主也不见了。”赵香儿四处张望着说。

    “他不会独自约战吴奇了吧?”旁边一长老出口道。

    “对啊,不然我们怎么这么顺利。”

    “你们门主哪儿去了?快说!”赵香儿拿剑架在一个血恶门门徒脖子上问道。

    “门主…门主他刚才追着一个男子出城门去了。”被逼问的血恶门门徒颤声回道。

    “找人,走,随我去!”圣女宫宫主招呼着众人。

    “不用了!我在这!”吴奇赶回来了!

    “魔头!断尘呢?”圣女宫宫主厉声喝道。

    “断尘?噢!你是说那个毛头小子啊哈哈哈”吴奇笑得放肆。

    “他已经命不久矣了!区区一个金丹巅峰就想来杀我,你们是不是把我想的太简单了点!”吴奇故意把元婴期气息外放。

    “元婴境修士!”圣女宫宫主众人大惊。

    “那小子已经死定了,接下来就是你们了!胆敢袭击我血恶门!”吴奇说着扫出一刀冲了过来。

    刀上血迹斑斑,想来刚才进城已经杀了许多圣女宫的人。

    “躲开!”圣女宫宫主推开众人躲避。

    自己来不及躲闪,只有持剑硬抗这一刀。

    “噗嗤!”

    “宫主!”

    圣女宫宫主一口血喷出。

    金丹巅峰的修为显然在吴奇面前不够看。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差距!”说罢又是一刀朝着圣女宫宫主砍下。

    “噹!”

    “噗嗤!”

    赵香儿挺身而出,用剑替圣女宫宫主挡下一刀。

    赵香儿当即晕了过去。

    金丹初期的修为使她连扛吴奇一刀的实力都没有。

    “呵!不自量力!通通给我去死吧!”吴奇连砍数刀,使得四处沙石飞烁,漫天烟尘四起。

    “哈哈哈哈哈!一群乌合之众!”吴奇拿着刀狂笑。

    待烟尘散去,他傻了眼。

    地面上本应有两具残尸,现在却只有一些血迹和破砖烂瓦。

    某处角落。

    “师娘,你先照顾好香儿,待我去杀了他。”断尘晚吴奇一步回城,没想差点发生惨剧。

    “注意安全!”圣女宫宫主交代断尘。

    “谁!是谁!给我出来!”吴奇发了疯似的吼叫着。

    “是小爷!”断尘从黑暗中跳出给吴奇背后来了一剑,砍掉了吴奇的一只手臂。

    “啊!小贼!竟敢偷袭我!”吴奇大惊,丢了一只手臂使他实力大失。

    “嘶!”用力一击使得断尘后背伤口撕裂开来。

    “你杀我二弟!今夜我要用你头颅祭奠他!”吴奇反应迅速,封好穴位止住血后持刀向断尘杀了过来。

    “哼!谁死还不一定呢!”断尘也持剑冲了过去。

    大战一触即发。

    漫天烟尘又起,火光四射。

    见不得人只听见兵器碰撞哐当响。

    半个时辰过去。

    两人停了下来,两人身上皆染血。断尘的一袭白衣被血染红。

    吴奇胸口又添了几道伤痕。

    两人都已经筋疲力竭了。

    “臭小子!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的人你是头一个,你也将会是最后一个!”说罢,吴奇从兜里摸出一颗丹药塞进嘴里。

    “气灵丹!”断尘大惊!

    气灵丹乃是回补灵气的丹药,一颗即可将元婴期以下修士的灵气十成恢复,但对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最多只能恢复五成。

    “死不要脸的!居然嗑药!”断尘破口大骂。

    “脸?脸是什么?只要能赢得胜利,要不要脸又有什么关系呢?哈哈哈哈!”吴奇阴笑着朝断尘走来。

    “嘛的!有种给小爷也来一颗!”断尘嘴上不饶人的叫道。

    “可有遗言?没有那就去死吧!”吴奇嘴角上扬,拿着刀砍下。

    “定!”

    断尘在最后一刻拿出定身符。

    “师娘!”

    “呲!”

    圣女宫宫主从背后使出全力一剑刺穿吴奇心脏。

    “你…使诈……”说完吴奇便倒下了。

    圣女宫宫主也灵力枯竭晕过去了。

    断尘催动定身符用光了最后一丝灵力也昏过去了。

    圣女宫余众赶来……

    几日后……

    “呃啊!睡得好爽!”断尘起身发现早已回到圣女宫内。

    “咦?香儿?”断尘发现赵香儿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你醒了啊,饿了没?”断尘的动静惊醒了赵香儿。

    “咦?”断尘茫然,盯着赵香儿全身看。

    “咦什么咦?别这样看我!”赵香儿经过此事对断尘有了些许好感。

    “是师傅叫我来照看你的。”

    “噢!我饿了。”断尘不以为然。

    不大一会儿,赵香儿端着一碗粥进来了。

    “我手动不了,所以……嘿嘿”断尘一脸奸笑看着赵香儿。

    “自己吃,难不成我喂你?”赵香儿愠怒道。

    “切,不知道某人要不是我,早就已经尸骨无存了。”断尘耍起了无赖。

    “你!好,我喂就是了!”赵香儿无奈,谁叫断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张嘴!”

    “啊!卧槽!”

    “你想烫死我啊!”

    断尘舌头被烫麻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赵香儿急忙道歉。

    “喲!我的好徒儿!小日子过得蛮滋润的嘛?”武尘来了,身后还跟着圣女宫宫主。

    赵香儿看见来人,急忙起身去倒茶。

    “老家伙!事儿解决完了?”断尘躺着床上问道。

    “你师父我是谁啊!区区小事还有我解决不了的?”在圣女宫宫主面前当然要装一波逼。

    “切!你差点都见不着我了。”断尘嘟囔着。

    “叫给点宝贝扣扣搜搜的,你还是不是我师傅了?”趁着圣女宫宫主在断尘当然要敲诈一波了。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师傅。”

    “呃,这。”武尘看看圣女宫宫主又看看断尘。

    “给给给”极不情愿从兜里掏出几张疾风符丢给断尘。

    “小气!”断尘赶忙收进储物袋,生怕武尘反悔。

    “请喝茶。”赵香儿端着茶递给武尘。

    “师傅请喝茶。”随后又递给圣女宫宫主。

    “这妮子确实不错,嘿嘿!”武尘观望着赵香儿。

    赵香儿站在一旁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玉如你怎么看?”武尘对圣女宫宫主说道。

    “我觉得还是你说比较好。”圣女宫宫主回道。

    “那就我说了,臭小子,你艳福不浅啊!我两决定将香儿许配给你。”正在喝粥的断尘听到这话差点被呛死。

    “咳咳咳!”

    断尘猛咳了几下。

    一旁的赵香儿脸红的像个苹果低着头拨弄着手指头。

    “老家伙你说啥?”断尘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把香儿……”

    “得得得,打住!”武尘话还没说完就被断尘打断。

    “你觉得香儿怎么样?”圣女宫宫主发问。

    “啊,挺好挺好。”

    “我觉得你两在一起更好”武尘品了口茶插话道。

    “这事,咱以后再说能不能?”断尘有点尴尬。

    一旁的赵香儿听着断尘不太愿意,眼都红了。

    “主要是我现在还没想着谈婚论嫁的,修道之人……”

    “修个屁,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找个人管住你不挺好?一天天的也不让我这个当师傅的省心。”断尘话没说完就被武尘一顿乱批。

    赵香儿听不下去,红着眼就跑了出去。

    “你看看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武尘对断尘无语了。

    “唉。”圣女宫宫主无奈摇摇头出了门。

    “我特喵的!”断尘伤脑筋了。

    “先不说这个了,老家伙!宗门那边怎么样了到底。”断尘马上转移话题。

    “要不是听说你小子差点归西了我早办好了。”武尘看着断尘。

    “过几天跟我回去,武绝和武令被我关了,禁地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武尘摸着下巴说道。

    “什么东西?是不是宝贝?”断尘来了兴趣。

    “宝你个屁!自己个躺着养伤去。玉如等等我!”武尘说完就追了出去。

    “不说算了,小爷继续睡。”断尘翻了个白眼又倒头睡下去了。

  http://www.longtengku.com/77/77707/266540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