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一章 俱静

第六十一章 俱静

    “大哥,这一纲是给现钱?”

    “是满纲还是小纲?”

    “满纲,整五十匹挽马。”

    张沔摊开账本,给张沧扫了一眼,接着道,“这一纲都是褒信县的人,那地界马骡甚多,离着颍州近,时常往来汝水、淮水一带。”

    “二郎这般说话,莫不是瞧着有甚端倪?”

    “这一纲的把头,兴许进过山。”

    他们是少年郎不假,但各种“妖魔鬼怪”当真是没少见。武汉的大牢里头,形形色色的悍匪不计其数,山匪、水盗、湖盗、飞毛腿……你能想得到的各种偷鸡摸狗奇形怪状都有。

    和张沧不同,张沔的记性极好,又在曹宪、李善那里听过课,虽然做不到和李善一样过目不忘、一目十行,但却也是“一目所至,俱下七行”。

    江湖人的各种习性、风格,他心中有数的很。

    再一个,他也不是全靠脑补,带着卓氏的老兵前去探过风,两相印证,这才确定这一纲的褒信马队有点小问题。

    所谓“纲”,就是五十匹马的牲口队伍,就称作“纲”。一纲就是五十匹马,江南则是十条船为一纲。关中比较实诚,一万石粮食称作一纲。

    张沧刚才问张沔是满纲还是小纲,其中满纲的意思就是十足的五十匹马,不掺假,不少一匹。小纲就是少于五十匹,没有实数,但记账的时候,还是算作一纲。

    而张沔跟张沧说“进过山”,就是指落草为寇过,而且是在山岭要道厮混。这些悍匪的特征极为明显,外八字、驼背、虎口老茧极厚、脚底板几无纹理、箭术好、短兵厉害……

    单独拿一个出来不算什么,全都沾着点,那必定是山中老匪,经年的无本买卖大行家。

    “盯着就是,无妨。”

    倒不是说张沧自负,而是他们从来不是一纲一纲的上路,从淮水出发,就要在汝阳集中。看似路途不远,但马不比人,人的耐力极好,马的耐力是远远不如人,走一段路就要休息,不然就要垮。

    神骏之所以是神骏,就是因为好马太少,像武汉这样大规模定向培育某种专用用途马匹的地方,本就会少数。

    汉朝不是没有养马场养马监,但最终发现,好马的培育率还不如拦路抢劫呢。这就是后来为什么明明汉朝马场无数,马匹保佑数量极为恐怖,可还是要去抢劫各种宝马原产地。

    武汉这些年培育的重头戏,不是什么冲锋用的神骏,这种数量本来也少,大多都是“黑风骝”的种。“金山追风”和“夜飞电”出好马后代的概率也不怎么样。

    挽乘两用马才是重头戏,数量容易上去不说,还好养活。

    扬子江两岸新兴的各种马场,大多都是武汉培育出来的两用马。

    比如现在褒信人入伙的马队,用的就是武汉所出五岁马或者七岁马。吃苦耐劳的能力,跟川马、滇马一个级别,对精料消耗,又处于漠北马这个水平,对普通家庭来说,相当的经济实用。

    只是这种马想要跟河北马匪一样到处浪,那就没戏,张沧最不惧的,就是这种次等骑士。正要是比拼耐力,他长跑起来,这些马全都累死,他还能再跑个十几里路。

    更何况,卓氏又来了一批老兵,常年跟羌人打交道,自是有好马跟从,卓氏也舍得这个钱,偌大产业,股份还不少,哪能松手。

    这光景一纲有个三四个老兵骑手,两班交替就能保证全程无忧。

    “可要探探口风?寻几个淮南的游侠儿过来试探试探,若是想要偷偷做无本买卖的,咱们提前做了他们。”

    张沔将账本一合,如是跟张沧建议着。

    “就先让人查查看,若是手中冤魂多的,直接做了,把他们这一纲的牲口都抢了。然后分给新息本地人。”

    “好。”

    褒信县远不如新息县和新蔡县富裕,自来乡野就是有捧高踩低的习性,连武汉尚且不能免俗,这豫州地界,自然也是如此。

    对新息县和新蔡县来说,褒信县是典型的土鳖,素来瞧不上。

    而在褒信县混江湖饭的人来说,新息县和新蔡县就是“提款机”,没钱了,就找新息县和新蔡县的棒槌拿一点就是。

    “豫南物流”人员驳杂,但总体来说,还是处在淮水之畔或者大别山区的州县乡党。上溯千几百年,一个豫州之地,曾经拥有一十三国。它们有的被楚国灭亡,有的被晋国吞并,历经春秋战国,是典型的南北交汇之地。

    为什么中国的南北分界在这里?除了老天爷不小心一根手指头在中原大地划了一条淮河出来,还有老祖宗们为了争地盘,在这地界杀了不知道多少年杀出来的。

    退避三舍、朝秦暮楚、问鼎中原……不打怎么知道地盘在哪里,对不对?

    “哥哥,俺们从寿春回转这苦哈哈的地界,是为了甚?真要做上一票大的?豫州不比别处,这地界不好藏。”

    “俺不知道么?”

    新息县的临河大通铺一号楼,夹杂着寿州口音,又带着点褒信土话的汉子们正围着铁锅吃水煮鱼。物流行有点阔气,给卖气力的好汉们一人一把辣椒壳子,这水煮鱼吃起来就甚是发汗合口。

    粗壮黝黑的手指布满了裂痕老茧,手中连掌纹都没有,更不要说是指纹,常年在山里行走,攀爬岩石磨掉几乎所有纹理。

    为首的矮壮汉子大马八叉地坐着,手肘搁在大腿上,指头捏着一只小小的酒杯,另外一只手拿着筷子,嘴角还挂着一点点辣椒皮的红色痕迹。

    叹了口气,这矮壮汉子收好自己的罗圈腿,盘在一起交叠着,扬了扬下巴,问正在胡吃海喝的一个年轻小郎:“大哥,你也不小了,还在扬州读过书,你寻思着,这买卖做得么?”

    “来都来了,不做不是亏么?”

    “不做还能赚个辛苦钱,做了就是换命钱。”

    “那张大郎能有三头六臂?杀了一个‘宝龟如来’罢了,俺们在寿州行走,死了的土匪还少了?”

    小哥一脸的不服,江湖上突然就冒出来个新人,不但名震淮水,还做了豫州道上的“大龙头”,真是让人不快。

    凭什么啊?

    而且这条过江猛龙,才几个自己人?眼下用的不还是豫州地界的乡党?这要是要弄不过他,不如死了算了。

    “那就做这一票,明日咱们这一纲就要去汝阳,过慎水咱们就下手,让队伍到不了汶港!”

    矮壮汉子似是有了信心,一咬牙,猛地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正要咂摸一下酒味,却听外头传来一声惨叫,不多时,就有个趴在地上的汉子浑身是血往大通铺里面爬。

    “大、大、大……跑……”

    噗!

    一刀从后背扎入,将人彻底扎的死透了之后,刀身还搅合了一下,这才抽刀在手,用一块抹布把刀身擦了干净。

    “过甚么慎水,我看这晚上也不用过了,是不?褒大当家的?”

    “老七——”

    矮壮汉子睚眦欲裂,一声怒吼,“驴日的!狗杂种!老子宰了……”

    咻咻!

    嘭嘭!

    两枚钢钉也似的弩箭直接射爆脑袋,一枚扎在面门上,因为箭头擦着骨头打了个弯儿,戳着眼球又透了出来,整个面门极为惨烈诡异。

    另外一枚则是戳在胸口,血窟窿已经开始往外滋血。

    “阿大——”

    给老爹下决心的少年双目圆瞪,根本没想到剧变来得这么快,大通铺内一阵哄闹,却见几个老汉出列,从门口排成一线,两个刀盾手,两个枪手,超前走两步,后面枪手就开始戳。

    三两下,堵在里面的汉子就被戳死一半,那少年想要冲过来,直接被张沧一箭射爆脑袋,箭矢没有对穿而过,不过因为力道太大,箭杆居然被震断了。

    几个呼吸,整个大通铺都安静了下来,这时张沧才出去笑呵呵道:“明府,幸不辱命,这几个藏匿在此的盗匪,已经伏诛。”

    一言既出,四方俱静。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14271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