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九章 老国公寻欢又作乐

第七十九章 老国公寻欢又作乐

    “李勣前头说的事情,阿郎以为如何?”

    “操之家的来京城送死一事?”

    张公谨翻了个眼皮,看也不看,慢条斯理地逗着鸟,他婆娘挺着个大肚子,眉头微皱,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他胳膊上。

    鸟食儿散了一地,张叔叔吓了一跳:“你这女子,作甚?!”

    “操之行事不按常理,若是真的,你当如何?”

    “嗨,还能如何?你若是去问他,怕是回你一句‘死则死矣,大丈夫何愁无后焉’。他是个甚么人,这么多年,你还不懂么?”

    “予非是担心张德的心思,而是怕江阴的芷娘发狂。她是个狠辣女子,真要是出了甚么事端来,你莫要忘了,洛阳宫下还埋着一堆花火,别人不敢点,她炸死她二哥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听了李蔻言语,张公谨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悻悻然道:“操之这厮……到底是甚么投胎?”

    “祥瑞啊!”

    李蔻瞪了老公一眼,然后道,“府内散些人手出去,你也让家里人盯着点,若是寻着外来户,亲自走一遭。”

    “哎,皇宫那密道,可是回填了的?”

    “康德那狗奴婢亲自带队,你让张礼海做的事,怎么自己也不过问的?”

    “老夫这是怕啊!”

    张叔叔心有余悸,“这要是真走了火……”

    “怕甚,天大地大,谁能拦得住你我?怎么,张弘慎的神勇,只有给皇后看门的时候才能出力?冯立给你背上划一刀,你也不把大门给顶住了么?”

    见老婆皮笑肉不笑的,张叔叔一脸尬笑,连忙道:“陈年往事,有甚么好说的。再者娘子这般编排皇后,不好吧。”

    “莫要嬉笑,快去看看。李勣这老杂毛,鬼知道揣了甚么心思。”

    “哎,他是个倒霉鬼,能保全有用之身,已经是相当不易。这光景,也是眼见着皇帝身体不好,这才想着多几条后路。”

    “怎地?他还想嫁个孙女给张德的儿子不成?”

    “有何不可?”

    “呸!想得倒美!”

    李蔻冷笑一声,“予再问你一句,当真张德把江阴老宅的族谱,凡是所出都登记造册的?”

    “莫说他几个儿子,连女儿都上了宗谱,老夫亲自过目的,这还有假?”

    “唔……”

    微微点头,沉吟了一会儿,李蔻道,“前头他说又得了几个子女,若是这回生个女儿,便凑作一对。”

    “……”

    张公谨脸皮狂跳,浑身发抖,“这……这人伦还要不要了?这辈分……你跟芷娘是姊妹,老夫跟操之本就尴尬,这光景,再来这一遭,我张公谨还要不要脸面?”

    “你有屁个脸面!”

    李蔻伸出手指指到张叔叔的鼻尖跟前,“你还当是十几二十年前?往后天下甚么变数,谁能说得清?这光景,不想着壮大家门,还琢磨甚么脸面?真要是颜面扫地,老娘家里两个皇帝先去排个前后!轮得到你张公谨?!”

    “哎哎哎,说话就说话,直呼其名作甚?早知如此,老夫还不如自请外出呢。”

    “好啊,那夜里老娘就去见一见皇后,跟她说你在家中甚是苦闷,想外放出去散散心。你说是去南海还是去漠北?”

    “……”

    狼狈不堪的张叔叔只好找了个理由,说是去看看是不是张德儿子在京城流窜,灰溜溜地走了。

    “呸!”

    李蔻冲着张叔叔的背影,不屑地啐了一口,一旁几个奴婢瑟瑟发抖,半点话都不敢说。

    “唉……”

    到了外间,张叔叔坐马车里很是郁闷,寻思着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窝囊气,于是便吩咐道,“先去一趟宜教坊。”

    “是,宗长。”

    从归德坊前往宜教坊其实很好走,不过张叔叔的马车,却是先去了永丰坊,从长夏大街横穿到长夏二街,然后溜到陶化坊,进了一家宅院,换了一身便装,又换了一辆马车,再穿过南坊门,从宜教坊北门而入。

    到了坊内,张叔叔的车马又停靠在了伊水之畔,不醒过桥,到了坊南,这才是目的地,兜兜转转一个大圈子,其实目的地离家里就隔了一个街区。

    之所以要兜兜转转的走,实在是养小三不易……

    五开间的大院房,养了六个小老婆,一有空就过来放松放松。

    “阿郎,今日怎地这般兴致缺缺?”

    “唉……这几日腰酸背痛的,也不知是怎地。”

    他却也不会说什么老实话,跟小老婆谈个屁的精神世界,尤其是大老婆相当强势的情况下,那更是要进入小老婆们的身体,却不让她们进入自己的生活。

    真正交心的女子,反正张叔叔这么些年没遇到,硬要说有,还是性格强悍的大老婆……到了战场上,张公谨谁都不信,就信李蔻。

    关键问题现在打仗也轮不到他们,这个就郁闷了。

    “嗳,阿郎,听城西的人说,大同市开了一家‘女儿国’,里头便有去乏放松的按摩女郎,是个干净的地界。阿郎若是想要松泛身体,不若去那里走一遭。”

    “妓院?不去。”

    “听说非是灯红酒绿之地,便是女子,也有前去消遣的。那边温汤款式多样,这光景恰逢春季,也不知道谁想出来的点子,‘女儿国’中多有花瓣浴。对了,这阵子很是火热的‘桃花酿’,也是‘女儿国’独有的好酒。”

    “噢……可是李恽那个甚么《桃花会序》的‘桃花酿’?”

    “正是蒋王殿下的那个‘桃花酿’。”

    “唔……若如此,倒是可以去看看。”

    张叔叔寻思着只要自己不是去寻花问柳,到时候跟李蔻解释,直接就说去看看有没有张德儿子在流连,不就可以了?

    “你说的那个甚么按摩女郎,是甚么意思?”

    “听说那边有按摩的女技工,手法独特,揉捏、拍打、摩挲等等手段,活络血气,松泛筋骨,这阵子,甚是有些名气。”

    “嚯!岂非军中推拿?”

    张公谨有些诧异,听了更加意动起来,“若真是有些门道,老夫便去看看。在城西哪里来着?大同市?”

    “正是。”

    “唔……老夫记下了。”

    张叔叔说罢,心中暗道:明日便跟蔻娘说,似有操之的儿子在大同坊。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14404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