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八章 钻营之道

第六十八章 钻营之道

    “打听到了,丰州那碱面场是普安公主出面,去京城求了安平公主。如今韦氏在丰州的这块肉,算是落在突厥狗的狗嘴里啦!”

    “谁家?”

    “普安公主,你还问谁家?”

    “这当真不知啊。”

    实际上真没多少人知道普安公主,说是说李世民的女儿,可母族不显,老公史仁表还是疯狂跪舔爸爸的突厥老铁,格调上就相当的低。

    虽说史仁表的死鬼史大奈这个人其实还挺好说话的,而且他和李思摩不同,同样都是跪舔,李思摩完全不要脸,杀突厥老乡那叫一个心狠手辣。史大奈就要脸了,为了帮衬一下老乡,连福州、建州都去过。

    你说他一个突厥老汉,跑福建那旮旯,简直是活受罪,当年曾经水土不服直接虚脱三十斤。

    看在这个份上,这才饶了他一回,然后回来专门盯着东突厥的杂碎,跟李思摩互相拆台。

    当丰州都督那会儿,史大奈作为李皇帝的狗,一边盯着杨师道,一边盯着斛薛部,然后还要看看铁勒余孽……

    作为北河套的看门犬,史大奈是真的忠心,因为他是贞观朝第一个死在任上的大将军。

    史大奈死了之后,当年处罗可汗留下来的那点香火,就算彻底散了。

    为了庆祝史大奈暴毙,李思摩这条疯狗还放了鞭炮,真·鞭炮,花了大价钱从武汉进口的,特意在西河套放了三天。

    两家的仇怨就是到这个份上。

    大概也是眼见着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史仁表又没办法跟突厥老乡拉家常,主要是史大奈死了之后,李思摩算是突厥老乡同好会的会长,史仁表过去参加宴会,这不是主动被喂蛆么?

    没办法,史仁表一咬牙……就吃了软饭。

    老婆普安公主虽然没啥地位,可备不住好歹是皇帝女儿不是?

    豪门尚公主固然是血亏,可史仁表又不是豪门,他尚公主属于净赚。

    而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虽然家里的顶梁柱已经没了,史仁表却也没有松懈。京兆韦氏被一帮彪形大汉轮流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围观。

    有些事情,两京未必有消息渠道,可史仁表他爹到底是丰州都督,丰州地面上有啥乐子,别人不知道,史仁表还能不知道?

    更何况,当年史大奈还跑张公谨这里拉过交情,张德也卖了几回面子,算是有点故交的意思在。

    于是乎,史仁表一看西京的苗头不对,立刻带着老婆跑了。

    跑京城准备了一些礼物,就给安平公主送了过去。

    要说史仁表也是个人才,他吃软饭吃了好些年,手上其实也没钱,于是他就跑几个略微发达的突厥老乡那里,说是借钱。

    别人凭什么借他?你算老几啊。现在突厥老乡同好会的会长那是姓李,你一个姓史的没有资格说话!

    然后史仁表就说了:我他娘的是借钱给安平长公主殿下送礼!

    一群突厥老乡当时就义正言辞地呵斥:中国乃礼仪之邦,不可轻慢上宾,两万贯够不够?

    够了够了……

    加上自己还有点积蓄,完了又从老婆的嫁妆里抠了半斤黄金出来,凑了个两万五千贯,就给安平长公主殿下送了过去。

    理由么……很充分。

    普宁公主好歹是皇帝女儿,见了安平长公主,这不是一声“姑母”喊得甜甜的?史仁表年纪比李芷儿还要大得多,正宗老汉一个,笑起来满脸的褶子,结果他跑去安平长公主那里,居然直接跪地上磕好几个头,然后再堆着笑奉上几个精致的首饰,说是侄女婿的一点心意……

    那模样,比李慎丑陋多了。

    围观的不少老乡觉得这夯货极尽丑陋,简直是丢了他爹的脸。

    史仁表寻思着就算我爹能打,可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没瞧见现在连皇家动物园都不收窦国公家的子弟么?

    袭爵窦国公十多年,史仁表可不觉得脸面有用,你牛逼了,将排场那叫有面子;你屁也不是一个,将排场那不叫有面子,那叫大傻叉。

    前头几年,史仁表就是这么一个大傻叉,被社会操了十多年,一朝醒悟,自然是不为人言所动。

    而且更绝的是,史仁表带着儿子女儿,一个劲地凑李芷儿跟前喊“姑奶奶”,哄得李芷儿很高兴。

    这番操作,史仁表是听了二弟史仁基的建议,才这样干的。

    史仁基跟大哥分析过,这张沧张大郎快二十岁了,放寻常人家,早就儿女满地爬。更何况是公主门庭?要知道,张大郎英雄侠名此时已经传开,英雄岂能无后?

    就算张大郎是盖世英雄好了,学着前辈念叨什么“匈奴未灭不言家”,可就算张大郎他爹答应,他妈也不答应啊。

    安平长公主就这么一个儿子,肯定盼着早点有孙子。

    不然偌大的事业,怎么稳稳当当传承下去?

    所以,史仁基断定,安平长公主殿下,那是一定喜欢小孩子。

    于是乎,史仁表就让年岁不大的儿女,全都跑李芷儿膝前卖萌,果然一举成功。

    两万五千贯,一声“姑母”,几声“姑奶奶”,这丰州碱面场就算是妥了。

    靠史家自己,就算钱凑够了,想要吃下去,最多半年就得吐出来。

    没了史大奈,你他娘的算个鸟?

    窦国公怎么了?我还麦国公呢。麦窦一样,铁杖庙里铁杖公说的,不服来辩!

    “阿郎,外间多有议论阿郎这些日子的行径……阿郎切勿放在心上。”

    “娘子放心就是,此事省得。咱们现在有了家业,也不怕则个。前几年,那些个畜生哪里当我是个人?嘴上说着甚么同出一脉的鬼话,见面也喊一声‘公爷’,转头还不知如何编排了我。英雄气短啊,这英雄气是甚么?不就是钱么!”

    一想起突厥老乡,史仁表就咬牙切齿,他打心眼里瞧不起那些王八蛋,也从来不以阿史那氏之后自居。跟着普安公主过了几年清水日子之后,他也是悟了,我他娘的堂堂国朝正牌大公爵,我他娘的就是朝廷忠臣,你们算个屁啊!

    “现如今丰州的碱面场到手,娘子瞧着吧,那些个畜生,嘴上喊着不要,绝对一个个过来凑热闹。咱们这窦公府,也该热闹热闹了!到时候……老子不一个个宰一刀,老子就是正经的突厥狗!”

    指天发誓的史仁表咬牙切齿,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些老乡。

    想当年,处罗可汗完蛋之后,要不是他爹史大奈,早他娘的死完了。后来劼利也跟着完了,两家就一起凑在唐朝互相拆台,若非史大奈硬气,谁知道会不会被李思摩这条疯狗挨个放血?

    结果呢,一个个旧情都不念,史大奈死了之后,转头就跑李思摩那里学狗叫。

    贞观十二年的时候,史仁表终于明白了一句话。

    这句话就是:夷狄,禽兽也。

    至于“畏威而不怀德”,史仁表根本不在意,你畏威也好,你怀德也罢,都是禽兽,禽兽就不该当人看。

    “阿郎,咱家积弱,不可树敌太多啊。”

    “娘子放心,我已经有了几个想法,大哥二哥送武汉去读书,小娘索性就认张大郎为假父,娘子以为如何?”

    原本也没啥想法的普安公主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小娘聪明伶俐,模样也算周正,尤其是那双眼睛,最讨人喜欢,连安平姑母也是连连赞叹,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双星眸。此事,当真是做得。”

    “是吧,我也是想了很久。这小娘是女子,不怕甚么,认个假父,自是有好处的。张大郎虽然未婚,可侠名在外,是淮南有名的好汉,可好汉也得有个后,才更显担当不是?”

    “阿郎言之有理,此事先去探探姑母口风,正好如今得了丰州碱面场,咱们就摆个宴席,请上一干名流,到时候凑趣热闹时候,便来借机行事。”

    “好,我再去问那些猪狗借钱,狠狠地敲上一笔!”

    一时间,憋屈了好些年的这对夫妇,对未来充满了极大的信心。

    。m.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148593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