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三章 深藏功与名(第一更)

第二十三章 深藏功与名(第一更)

    “张操之!你好大的胆子!”

    有个长大少年,箭袖裹腕,腰间插着一柄突厥匕首,靴子插着两枚白羽,卖相着实不错。

    朗目剑眉国字脸,一看就是很有正义感的人。

    “这……”

    张德一头雾水,然后看到了一个微胖的体面少年,愣了一下:“越王殿下?殿下也来春明楼游玩?”

    “张操之!殿下唤你,你却不应,更是无礼邪笑,目无尊卑,难道邹国公就是这样管教你的吗?”

    国字脸一脸正气,要把老张严厉地批判一番。

    张德没理他,冲李泰道:“殿下恕罪,适才德心中烦闷,神游物外,失礼了。”

    李泰虽然有点膈应,但到底是有器量的,摆摆手,笑道:“是泰失礼在先,非操之之过。只是没曾想,能在此地与操之相遇,可谓在野遇贤达,喜事也。”

    卧槽,我特么还成贤达了?还是在野的?虽然我是在野的,但我也只是一条野生的工科狗啊。

    “殿下,这等奸猾小人,焉是贤达?殿下万万不可被此等奸人蒙蔽。”

    国字脸一口一个奸猾,一口一个奸人,老张顿时眉头微皱,沉声问道:“敢问何人府上,竟是对在下如此了解。”

    那人憋了一口气,哼了一声:“吾不与张氏小人分说!”

    李泰一脸尴尬,冲张德拱拱手:“定恶乃左屯卫大将军之子。”

    左屯卫?

    张德思索了一下,便眯着眼睛道:“薛定恶,若你自罚三杯向我致歉,辱我之事,我可以当没发生。否则,我狂妄一句,薛万彻和你爹,都保不了你。”

    此言一出,整个二楼都凝固起来。李泰脸色一变,却见张德不动如山,自顾自满上一杯冷酒,然后道:“不道歉,你出了春明楼,立刻打断你的腿。”

    “张德!你狂妄如……”

    啪!

    酒盅砸在薛定恶脸上:“你是甚么东西,狗仗人势的废物,焉敢在此放肆。看在越王殿下面上,我未当场打掉满嘴犬牙,已经是仁至义尽!”

    周围二十余人,张德虽一人,却是气焰滔天。那二十余人一听说是张德,早就没了脾气,更有人低声道:“哥哥饶过二郎则个,他是浑人,莫要置气。”

    楼上楼下的人都是大惊,这是甚个情况!

    薛定恶脸一阵红一阵白,此事其实本来没什么,但偏偏他提到了张公谨,这事儿就不能了了。

    薛家和张家的恩怨,海了去了。但小辈之间的冲突,倒也不像别家世仇。比如同样属薛氏的薛仁贵,就成天和张大象厮混,两人国子监同过窗,平康坊嫖过娼,最近在研究去定襄一起扛个枪。

    总的来说,激情四射!

    然而总归有因为长辈恩怨而不服气的,毕竟,薛家牛逼不解释的薛万彻,居然被魏州土鳖张公谨操的叫爸爸……

    最重要的一点,薛万彻和薛万钧,当年都是以勇猛著称,结果张公谨一个人扛了个大门,特么连薛万彻加冯立,都爆出了屎来。

    张公谨也是那时候,让太宗皇帝认识到了帅哥完全体其实很凶残。

    “操之,是泰之过也,勿要迁怒定恶,泰赔罪。”

    李泰为什么会被人喜欢?因为他永远都是愿意背锅,并且让不少人觉得他实在是太和气太有担当。

    这是做老大的基本素质之一。

    老大有李董这种拎着砍刀带小弟抢地盘的,也有像杨坚那种嘴皮子耍耍,然后让小弟们跑腿的高端人士。

    在经历了隋末战乱,以及武德平天下还有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内心上来说,需要的是大唐的文景之治,他的接班人,不能是胡亥,但更不能是刘彻。

    所以,把李承乾都算上,所有儿子里面,李泰最受宠。李恪血统高贵吧,李董还说他长得像自己,然而呢?就给了八州封地,而同期的李泰给了多少呢?二十二州,还有加衔。

    今年二月初二,李勣卸了左武侯大将军,二月中就由李泰去兼领。

    可以说,十八学士只要是南方来的,都在担心李承乾现在的情况和刘据很像。唯一庆幸的是,大唐朝廷对世族的妥协小的多,而且有了科举……

    “殿下仁心,世人皆知。然则此獠口出恶言,辱及尊长,焉能绕了他!”

    能当着李泰的面说不,全长安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但张德却堂而皇之说老子不给面子,让薛定恶脸色发白,更是嘴唇颤抖。

    忽地,一人出列,躬身道:“哥哥,绕了二郎吧。他乃粗人,一向急躁,今日祸从口出,本该受罚,然则贵人在侧,恐有损哥哥威名。”

    那人仪态非常,颇有魏晋名士风范,布巾裹发,素衣在身,腰间系着一枚白玉,步履只是寻常麻鞋,李泰这群人中,绝对是最朴素的。

    “你是……王二郎?”

    “哥哥还是好记性,敬直为哥哥威名虑,还望哥哥莫要贵人在侧行任侠之举。”

    这话说的极为精妙,其实就是劝张德,教训人不是不可以,但旁边还站着越王李泰,教训薛定恶事小,恶心了李泰事大。到时候,长安城内肯定要说你张德连亲王都敢冲撞。

    而且他这一番话,挽救薛定恶的同时,还回护了李泰的面子,更是无形中让人觉得越王身边的人,都是化干戈为玉帛的文明人。

    “二郎,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德慢慢地饮了一杯,轻声问道。

    王二郎不是什么没根脚的,而是来头不小。他爹就是侍中王珪,祖宗王僧辩,论起来,跟陆老头和虞世南,还颇有渊源。

    以前去虞世南府上装逼,偶尔能见着几面,绝对是小小君子一个。

    “越王府有《中庸》,弟甚喜,故……”

    王敬直有点难为情,他好读书,是书虫一个,于是就被李泰给勾引了。

    张德想起了一些事情,王珪他是打过交道的,张公谨有一次他提醒张德,如果王珪那边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

    可张德当时没弄明白,为什么张叔叔要这样说。直到王珪还是黄门侍郎给李董起诏的时候,东宫左右春坊诏命都是他写的,才算有了眉目。

    王珪,特么是李承乾的奶妈啊!

    “殿下文才惊世,二郎能在越王府中学习,必有所得。”

    张德点点头,然后道,“也罢,薛二,吾可以看在殿下和敬直的面上放你一马。不过,这杯冷酒,你还是得喝。”

    说着,一杯冷酒,递了过去,张德冷冷地看着薛定恶。

    这厮一脸通红,憋了半天,最终双手颤抖伸了出来,接过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好!痛快!算是有点薛家儿的样子,你若不喝,可知道后果?”

    张德突然一笑,看着魂不附体的薛定恶。

    摇摇头,张德冲李泰躬身抱拳:“殿下,多有得罪,改日德登门谢罪,耽误殿下雅兴,德就此别过。”

    言罢,张德下了楼去,李泰一行人都是松了口气。

    然后王二郎瞧了瞧窗外,轻声道:“薛兄。”

    他努了努嘴,薛定恶朝楼下看去,只看见城关街上直到春明大街,竟是百几十劲装少年蓄势待发,胯下神骏腰间宝刀,撲头插着雁翎,手中握着马鞭。这般动静,竟然没有发觉。

    待张德出去之后,那些少年骑士,皆是下马喊道:“哥哥!”

    薛定恶浑身一颤,几欲瘫软。(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