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八章 一群鸭子(第三更)

第五十八章 一群鸭子(第三更)

    崇仁坊内是非多,长乐公主府邸新设就在崇仁坊的西北角,放这里的缘故,也是因为这样离皇宫近一些。李丽质的爹妈想要看她,走的路也能少一些。

    大臣们拍了一阵子舐犊情深之后也觉得没意思,毕竟住这儿的公主不少,还有搭伙儿住的,虽说不是皇帝女儿,但好歹也是公主不是?太皇的女儿就不是公主了?

    “阿姊,这是甚么?”

    “月娘说的是哪个?”

    李芷儿正剥着松子,有滋有味地吃着,她斜靠在瓷枕上,一副慵懒的模样,穿着罗袜很是随意。

    “这个白色的,是甚么?”

    “噢,你说这个啊,白叠布做的巾子,一时也想不到用来作甚,擦擦汗罢了。”安平公主说的很轻巧,周围几个姐妹顿时羡慕不已。

    “芷娘芷娘,你这得多大的进项,连高昌白叠布都这般随意支使?”

    年长的姐姐双目流露出来的羡慕,让李芷儿爽的里里外外痛快。

    “哪有什么大进项,都是小买卖,比不得住西北里的。”

    “白叠布啊,前隋杨素那么富,却也不曾给家里女子随意用。”

    “芷娘,这是从哪儿买的?”

    “凯旋白糖的胡商维瑟尔啊,他拿来长安卖的,也就二三十件,我瞧着还算白净,就要十件,姐妹们要是不嫌弃,都挑拣合用的吧。”

    “太破费了……”

    “破费个甚,不过是二十贯一件的物事,自家姐妹,莫要嫌弃。”

    自从在自家男人张操之那里学会的装逼之后,李芷儿越来越熟练地掌握了这项基本技能。

    遂安公主李月顿时欢喜,赶紧挑了一件:“谢谢阿姊。”

    “葭娘,你也挑啊。”

    李葭有些腼腆,轻声道:“阿姊,维瑟尔的凯旋白糖,传言是梁丰县男张操之做出来的,可是真的?”

    “这如何让人知晓?”

    安平公主一脸我和张德不熟的模样,让几个少女顿时笑道:“若非邹国公把持不住,只怕芷娘便得手了。”

    “哪里得手,却还有个外甥女要争呢。”

    “那年元宵可真是热闹,连故鸿胪寺卿刘老,也揶揄了两句。”

    姐妹们一提到当年的元宵佳节,就不得不提到那句“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好句啊,平康坊的女儿家们,都唱了一年不消停。

    而灯火阑珊处的狗血剧情,一共有三人,两个公主一个男爵。

    二女争夫啊姑侄共事啊,长安城在那个月,可真是热闹了不少。

    “哇!芷娘,这么大的珍珠!”

    “这是黑水东珠吧!这么大!”

    “还有两颗黑的,还有青的!”

    淮南公主李葭拿起一颗黑珍珠,妙目闪烁精光:“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黑色的珍珠!这简直就是奇珍,阿姊从何而得?”

    李芷儿一脸轻描淡写:“不过是东北水产,闲散玩物,哪里谈得上奇珍?就是七月的时候路过金城坊,有个靺鞨人,说是来自一个叫三星洞的地方。他便是个浑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叫卖珍珠,也不怕被人轰走。”

    “三星洞?我倒是听说,有个叫索尼的靺鞨人,正是室韦以东黑水靺鞨人。他在东市‘松下听风’被人讹诈,若非太子殿下微服,只怕是要吃大亏。”

    “那日梁丰县男也去了吧?”

    “太子可是爱他的紧。”

    “张操之救过太子嘛。”

    一群女人叽叽喳喳说着笑话,又有人眼珠子一转,嬉笑道:“芷娘,怎地两样物事,都和张操之有关?莫非你和他还藕断丝连?”

    安平公主一脸淡然,心脏却是扑通扑通的跳:好刺激,好爽,好快乐啊。

    简直就像是光天化日之下**,而**男人的老婆就在人群中,自己简直就是狐媚子中的极品,这样的男人都能勾到手。

    李芷儿一脸的得意,却是风轻云淡笑道:“若是耶耶愿意助我,便是要争上一争,可惜张大郎已经订了亲,便宜了徐孝德的女儿。”

    “徐娘子我可是见过的,当真聪明人儿,玲珑剔透,仿佛……仿佛……”那年长的公主仿佛了半天,然后指着李芷儿身下的瓷枕,“仿佛是这白瓷做的娃娃,可是喜人哩。”

    “人家可是几岁就能读书的,哪里是寻常女子。张操之乃是邹国公家里头的麒麟儿,便是蔻姐也宝贝的紧,深怕被皇兄给赚了去。徐娘子配他,正是一对璧人。”

    听到有姐妹这样说,安平内心暗骂:呸,你懂个甚么,我家男人最爱的是我!

    然后又想到自己不能和张德光明正大眉目传情,顿时不爽,暗暗恨道:待有了时机,便离了这讨人厌的长安城,到时候,若是不称心,就去草原好了,天大地大,二兄也管不到我和大郎。

    一想到能和张德快乐地没羞没臊,李芷儿忽地俏脸一红,竟是双手捂住了双颊,旁边遂安公主李月顿时好奇问道:“阿姊,怎么脸红?”

    “想男人了呗。”

    “啐,你才想男人。”

    “嘻嘻,芷娘若是没想男人,羞臊个甚。”言罢,那年长的公主倚了过来,敲了敲瓷枕,然后问道,“你们没去过禁苑看一看耶耶的夏宫吧?”

    “大明宫还没盖好呢,看甚么。”

    年长公主顿时不屑:“你们有空,便去探望一下耶耶,然后顺道长长见识。那夏宫……啧啧,便是个池子,也是个硕大瓷板铺设,白瓷如玉,凑近了,连睫毛都能一清二楚,要是有性子,数出来都行。”

    “呀,怪不得耶耶爱那里的紧,还有这物事?”

    “你们当真没点耳目,可知道前头长安城,最风靡之物是个甚么?”

    “甚么?”

    “瓷板做的春宫图,阎立本的手笔,都是次品,被人夹带了出来,勋贵们可是追捧的厉害。如今行市,已经这个数一块。”

    说罢,那公主竖起了一根手指。葱白手指晃了晃,让淮南公主好奇问道:“一贯?”

    “一贯我说个甚么?”

    “一百贯?”

    “啧。”

    “嘶……”

    几个公主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整整一千贯,若是华润号的银饼子,百两的,十个。弗林国没绞了边的金币,二十个。”

    “就一块瓷板春宫图?”

    “你若见了,便知道为何如此了。”

    言罢,这公主眼珠子又是一转,扭头看着李芷儿:“说起这瓷板,你们可知道住西北的外甥女,有了个新物业,乃是东关新瓷工厂。起先是张操之的……”

    这话信息量略大,有好几个公主看着西北角,眼神全是羡慕。也有两三个公主眼明心亮,瞥了一眼李芷儿正要遮掩住的瓷枕,然后眼神复杂地盯着她看。(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