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章 太年轻(第一更)

第九十章 太年轻(第一更)

    芙蓉帐暖度春宵,我为将军解战袍。

    作为东瀚海都督府的大将,史银楚的战袍是张德亲手扒下来的,很轻很柔很亮,完全没有加任何特技。总之,公主殿下穿上是什么样的,脱下来,也是什么样的。

    “duang”的一下,老张发现自己又可以搞官商勾结的把戏。而且这种关系还是非常深入的,简单易懂,十分牢固。

    唉,只是万万没想到,当年在东宫被人吐槽“以色娱人”,居然一语成谶,真是失策,失策啊。

    张德摩挲着金令,摩挲着皇帝诏,手中掌握的,是银楚的****……

    在营帐内玩了几日,初尝滋味,突厥烈马更是食髓知味,竟是卖力缠绵,让老张这青葱少年,陡然就有些腰肌劳损,几近虚脱。

    好在张操之勤于锻炼,体力尚可,作为一个骑士,还算合格。

    “这长史,是何人当之?”

    暖帐中,烧着香料的炉子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银楚裹着丝被,有些慵懒地依偎在张德怀中。耳鬓厮磨一番,宛若一只累了的猫儿,半点搭理人的心思都没有。

    “予不知也。”

    “那你之前还说事体都是长史布置,乃是朝廷名宿?”

    “天可汗陛下跟予是这样说的啊?”

    银楚闭着眼睛,打了个呵欠,越发地懒散了。往老张怀里拱了拱,光天化日之下,竟是毫无廉耻地赤身裸体,实在是有伤风化。

    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张发现,比起他和公主乱搞男女关系。满朝文武加上太极宫主人,才是真正的无耻厚脸皮。

    妈的让一个小姑娘做都督,这种无稽之谈居然也堂而皇之通过,三省主官很显然是发现了大甜头啊。最重要的一点,李董这么无耻的样子,实在是无愧于天可汗的威名。

    一般来说,就算要遮遮掩掩,起码也要拿突利可汗的子孙吧。最不济,劼利可汗的儿子也行啊。最低要求,阿史那思摩的儿子李毅,也不错嘛。

    居然……居然是突厥残党阿史德部的一个落魄弘忽,而且特么还是差点被夷男掳走的那位。最不要脸的一点,就是唐朝居然把东部草原搞了个官方名称:东瀚海。

    瀚海城离大室韦足足两千多公里啊!

    这种感觉,就像是塞上江南西河套,居然真的和江南人说大家都是老乡,同文同种同一个梦想。

    契丹人室韦人肯定是日了狗吧。

    当然他们是弱鸡,没日狗资格,真正日狗的是扶余遗种高句丽人。毕竟也是十万甲兵的大国,可惜国际话语权被超级大国把持,什么叫做文化霸权?这就是了。

    大唐说这里叫东瀚海,那这里就是东瀚海,周围地区小国的称呼,一定是跟着大唐走的。

    高句丽硬要说这是叉叉草原叉叉森林,没人承认没用啊。

    不过这些依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银楚一个少女,还是青春美少女,还是突厥青春美少女,怎么可以操劳国家大事呢?太不符合中原文化中关爱妇孺的传统了。

    所以,做这些辛苦差事的,当然是长史啦六曹参军啦各部校尉啦等等。

    虽说有琅琊公主旧例,但那也是因为邹国公能打,定襄军给力啊。东瀚海草创,一切都还是新的,全新的,不能跟老同志比,要低调,要谦虚,要温文尔雅。

    至于利用突厥公主的名义,控制东部突厥余孽搞其他民族部落,这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无稽之谈,十分荒谬!

    “这个……殿……银楚啊,你要打听一下,这个长史是谁出任嘛。”

    张德心中想了几个人选,都被放弃了。

    其实像牛秀牛进达就很适合,他现在跟张公谨关系不错,又跟李思摩关系不错,还跟杨师道有了关系。朝廷军方都有人,再来点功劳,这不就升上去了吗?

    可惜自己没有能力影响到朝廷的大方向政策,不然真是爽死了。

    只是老张也有点纳闷,这到底是谁脑洞大开,居然搞了这么一个东瀚海都督府出来的?而且毫无征兆的样子,居然温彦博没有从中作梗,中书省还真特么给通过了。这不科学!

    “予真的不知道是谁啊……”

    银楚撒娇一番,然后爬在张德身上,磨蹭了一会儿,老张突然硬了。没办法,只好先玩一会儿,再考虑正事。

    又逗留了五天,张德终于打听到了消息,居然是右武卫出身的史大奈。

    这更加不科学了!

    都是些什么狗屁人事安排,房玄龄真就执行了?!李董没骂他?!

    史大奈是个突厥人,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是西突厥人,当然这个问题也不大。但还有一个问题,李渊起兵搞他表兄弟的时候,史大奈就带着一帮小弟过来投奔,整个部落包圆了过来的。

    后来屈突通就被史大奈干了一发,李渊就厚赏了他。当然屈突通后来也给李渊干活,这是后话。

    不过很显然,史大奈是老董事长看重的人。不论是窦建德、刘黑闼还是说西秦霸王,史大奈都出了死力,真心卖身给李唐。

    然而最大的问题来了,史大奈对李渊很忠心,虽然李渊依然防着他带着部族造反。玄武门的时候,史大奈没跟李世民,尽管当初打王世充的时候,史大奈在李世民手下混过。

    像李董这种记仇小心眼的人,怎么可能让史大奈爽?所以最近几年,都是在吃灰。不是听说这突厥佬要去丰州挖矿吗?怎么突然就成长史了?

    “殿下……呃,银楚。窦国公乃是西突厥特勤出身,前来东胡旧地,恐引非议啊。难道不怕激起突厥残部的怨愤之心吗?”

    银楚正在帐篷里补妆,然后头也不回地说道,“阿郎说的甚么胡话,窦国公乃是处罗可汗心腹,更是阿史那血脉,岂能有什么怨愤之心?”

    那不是更有怨愤之心吗?!处罗可汗当年可是跟李董对着干的啊,还劫掠了不少并州人口,让李董全家恨的牙痒痒,你特么现在跟我说岂能有怨愤之心?

    见张德一脸疑惑,银楚不由得面露鄙夷:“阿郎好生不智,你且想想,窦国公为陛下所弃,必引突厥旧部亲近,此乃人之常情。”

    嗯,没错,大家都是突厥人,虽然曾经自相残杀,但是唐朝人最坏了,自相残杀是内部矛盾,唐朝人过来祸害,那是敌我矛盾。

    银楚的矛盾论用的不错嘛。

    “言之有理。”

    老张不由得点点头。

    “再者,窦国公旧部皆在丰州灵州,如今两州在阿郎经营之下,已是固若金汤,便是前汉,亦不及也,遑论秦朝后汉。如今窦国公,不过是单枪匹马孤身一人,其若有异心,全族尽亡。古龙塞外突厥遗种,乃突利劼利之部也,较之丰州亲眷,外人也。”

    哦,对的,丰州的是亲戚家里人,蓟州平州幽州的,那都是外人,最多最多算个远亲。远亲哪能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史大奈要是搞大新闻,李董一道命令下去,李思摩直接把他全家杀光光,还不带重样的杀。

    “唔,倒是如此。”

    老张更是连连赞叹。

    “更何况,处罗曾与天可汗陛下为敌,无知之徒,牵连部众。窦国公乃罪臣居上,此乃天可汗之大胸怀也。所谓包举宇内,囊括四海,莫有如此者。”

    放屁!这话明明说的是秦始皇,不要以为我没有读书!

    不对啊,你明明是一只汉文化屁也不懂的突厥美少女,而且还是特别胸大无脑的那种,怎么突然就说话一套套的?

    卧槽!难道老子被你一突厥妞套路了?!这不科学!

    “有道是使功不如使过,窦国公新任长史之位,必定呕心沥血。陛下用人,诚乃有道也。”

    老张一记小小的马屁,无视了时空和距离,送给了远在几千里外的长安太极宫主人。

    “再者,突利惊厥而亡,无胆之辈。劼利朱雀大街献舞,丑陋之徒。突厥部众,其残党贵族,皆耻与同类。若用劼利旧部,只怕更是引来骚乱。”银楚薄施粉面,顿时流光溢彩起来,更是明艳动人,看的老张差点又硬了。

    这突厥美妞挤了挤胸前丰硕的规模,见张德眼神晶亮,顿时大喜,羞涩道,“阿郎这眼神,像狼一样。”

    这话说的,老子怎么可能像狼一样?老子就是狼!

    想到这里,张德直接搂住了银楚,然后柔声问道,“怎么如今突厥旧部,有这般非议?”

    “郡王这些年……”银楚眼神微妙,却是任由张德手掌在她胸前揉搓,“总之,你也是知道的。”

    郡王当然指的是老疯狗了。老疯狗这些年……这些年干了很多事情啊。

    从突厥人的角度来看,老疯狗已经不是疯了,这是要逆天,这天肯定叫长生天。

    也对,上辈子那个整天吟诗作画的文科生领导,他不管事老张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但他要是个汉奸……他肯定也不愿意跟领导吹牛逼念什么“海上生明月”。

    估计现在某些突厥余孽也是这种心情,特别复杂,特别心塞。

    唉,自己还是太年轻啊,李董这种人精,怎么可能在用人问题上瞎搞呢?

    想想看,东部草原这些年遭了很多罪,很多人内心是崩溃的,总想找点寄托,突利无能劼利无耻,跟他们沾上关系,肯定是没希望。史大奈就不同了,处罗可汗的人,而且被教育过,又是阿史那本家,天然有优势啊。

    然而这些东部草原的余孽们,肯定万万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深的水。公主是卖萌的,长史是卖人头的,剩下的六部参军全特么都曾跟着李药师一起混过。

    唉,蛮子们比老张还图样。(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