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九章 直播剁

第二十九章 直播剁

    淮水竭,王氏灭。

    淮水当然没有枯竭,琅邪王氏自然也没有灭亡。只是让张德万万没想到的是,安平这个小娘皮,居然能跟“王与马,共天下”那个王搭上关系。

    当然王导王敦死了几百年,江左第一望族如今跟太原王氏比起来,就是一只弱鸡。可望族的牌子就是要亮一点,所以李渊找小老婆玩,肯定也要找优质白富美。李芷儿当然出身不算差,但可惜的是,李芷儿的娘家,早几百年就破败不堪。

    最要紧的一点,李芷儿她妈是庶出……

    琅邪王氏五支南下,李芷儿祖上是守老家的,至于有没有享受到王导带来的福利,看安平现在的江湖地位还得靠安利……可想而知了。

    只是就像大多数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那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啥的,反正安利号牛逼啊,安平公主给力啊。

    如果李芷儿没有厚着脸皮勾引张德,或者说李芷儿没有死攥着张操之这支潜力股不放,哪里会有安利牌精油让她去发家致富,又哪里会有长安洛阳随处可听的“兄台,你知道安利吗?”。

    总之,李渊的闺女们,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很羡慕安平。

    她们家的二郎现在是皇帝,这兄弟有多么犀利,不用多说。做姊妹的,一个不小心,就被牵线搭桥塞给功臣。

    安平要不是靠着那点本钱上贡,李董早特么把她这个适龄美少女塞哪家去了。在遇到张大郎之前,李世民正琢磨和前隋宗室继续联姻。其中杨雄儿子最多,杨师道四哥杨演的嫡次子杨思敬,就差了几个步骤,就被点名和安平相亲。

    可惜啊,虽然当时老张还是一只水嫩的青葱骚年,当然现在也是,然而安平小公举能够拨开层层迷雾,看到老张的优秀品质,可见眼光还是独到的。

    嘭!

    “不要脸!不要脸的突厥狐狸!不要脸!”

    在齐州摔了几只精致的瓷杯之后,安平银牙欲碎,“那负心汉不是自负当世柳下惠么?怎么一只突厥狐狸勾引,他便衣衫脱的比谁都快!贼汉子!贱人!”

    “呸!”

    安平在居处又是大骂又是吐口水,星眸瞪圆了,布满了血丝,不时地还挥舞着一把银制刀鞘的金刀:“予真想送他进宫伺候耶耶!”

    “殿下息怒……”

    婢女们都是吓的面无人色,自家殿下这般暴怒也是难得。上一次这样大发雷霆,还是淮南公主和遂安公主到公主坊作客。上上次,则是长乐公主殿下跑来说甚么事体。上上上次,好像是梁丰县男去了一趟塞北……

    总之,安平怒不可遏:“他还有脸在河北呆着!他居然还敢在河南厮混!那贼汉子定是花红柳绿好不快活,我这等好女子,比不得那些乡野土妞么?野花堪比家花耶?!”

    又是骂了一通:“那突厥淫·娃,无耻之极!”

    骂的气喘吁吁,拿起桌上的冷茶喝了一气,胸口起伏,回想起来,更是怒到极致。恨恨然道:“予定要去一回东瀚海,那小蹄子的脸,定要刮烂,看那负心汉还能脱下去裤子!”

    这小妞骂的难听,毫无公主风度,全然就是市井泼妇一般。只让外头一个精装少年,吓的虎躯一震,就是要转头逃走。

    岂料里面骂的痛快,奴婢们都在外面候着。有些个奴婢,还帮腔着骂两声突厥小婊砸勾引男人不要脸之类,却是不敢骂那个殿下口中的“负心汉”。只说往常负心汉上门来,这打赏断然是不会少的,奴婢们喜欢的紧,哪里会去真骂。

    再者,伺候安平公主的奴婢,多是一些落拓官宦家庭的出身,察言观色,岂是寻常粗鄙仆妇能比的?

    只看这女主人骂的这般难听,更是显得那负心汉颇为重要,要不然,岂能这般气急攻心的泼辣,又怎地喝了一口凉茶,还要再添三分火气?

    “张公,既然来了,怎么就要走?”

    外头有个奴婢眼睛尖,见了张德,却也不敢正的阻拦他走的。这是个大金主,有权有势有钱的郎君,长安十数万少女,莫说全部想要嫁了他,只说有个一二成,那也是了得的数目。

    只见那仆人提高了音量,吓的张德拔腿就跑,却听到后面有人大叫:“殿下不可,弓矢无眼啊!”

    哎哟卧槽!

    老张吓的赶紧就地一滚,往边上一躲,然后嘭的一声脆响,后头嗖的一支无头飞凫箭就射了过来。

    安平冷笑一声,拎着一只硬弩,将弩扔了一旁,又接过一只,抬起来对准了十几步外缩马车后面的张德:“跑!你跑!你倒是跑啊!竖子,你有种搂着突厥女人滚榻上,你有种站着别动啊!”

    “好男不跟女斗!”

    “呸!”宫装少女毫无风度地啐了一口,银牙欲碎,凤眼盯着那瑟瑟发抖的身躯,“在长安时,你这贼汉子怎地说话?”

    “不记得了!”

    “你去死吧!”

    嘭!

    咻的又是一支箭射了出去,老张一个狗吃屎,趴地上大叫:“射中了射中了,要死了要死……诶?”

    摸了摸头冠,发型没乱,摸了摸屁股,臀部依然坚挺,松了口气,老张心说这妞醋劲真特么大!你说你就是一小三,你装什么大妇啊!

    “殿下!擅杀朝廷栋梁,乃是大罪!便是殿下皇天贵胄,亦……”

    “去你的朝廷栋梁!”

    只穿着素白罗袜就小跑过来的安平,拎着一把金刀就朝着趴地上大叫的张德剁过去,一边剁一边叫道:“予送你一桩富贵,去宫里伺候太皇!予保举你做内侍省的栋梁!”

    老张差点吓尿,妈的李董的姊妹身手都这么好?这不科学啊,以前李芷儿分明就是温柔可人非常有亲和力的啊。老子当初差点还找到点初恋的感觉啊卧槽!

    叮!

    李芷儿一刀就朝张德胯下剁去,这简直就是凶险万分。

    金刀顿了顿,安平又挥着刀大叫:“来人,把这厮摁住!”

    “毒妇!如此歹毒!”

    张德大叫,驴打滚之后一个鲤鱼打挺,三步并作两步蹿了出去,往门头下面就是一钻,搁着门板就是怒骂,“吾堂堂国朝男爵,焉能受此折辱!士可杀……”

    “那就杀了!”

    安平从一只野生护卫那里拔出一把匕首,立刻甩了出去。

    咚!

    匕首在榉木门板上颤了颤,老张眼珠子都鼓了:放屁,这妞不可能有这样的武力值!这不平衡!不合理!不科学!

    “别跑!”

    李芷儿一手金刀,一手攥着一支飞凫箭,然后接过一把上好弦的硬弩,朝着门板又是一箭。

    无头弩箭应声而碎,一地的碎屑。

    张德离彻底吓尿只有一线之差。

    卧槽卧槽卧槽,这妞疯了,不但要剁老子的命根子,这特么连人也要剁啊。(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6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