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几章 一窝能生十几个

第五十几章 一窝能生十几个

    贞观七年,张德离开江阴也就七年,老婆目前九岁,勾搭成奸的小娘子若干,身体经过锻炼,越来越好。

    “呃……这就是熟稔新罗事物的得力人士?”

    老张看了看对方的仪仗,又一次找到了沉思,陷入了她的大波。

    大表哥经过一个月的不懈努力,以及在朝贡馆的各种人脉,还有对东北诸邦诸族的信誉,终于给老张找到了非常合适的联手人物。

    此人原名阿史德银楚。

    很好很强大,如今很暴力。

    “张郎,汝同长孙伯舒,竟然熟稔至斯?”银楚有些震惊,别了仪仗,进了沧海走刺史府。然而薛刺史就是过来划水的,因为去年整治浮水有功,加上河东薛氏也想借着这股风提升一下档次,所以准备运作一下,冲击民部的肥缺。

    不过薛书籍本人,想要进清水衙门继续养望。目前看来,因为皇帝跟第一喷子之间的互动,导致皇帝对喷子的耐受度大大提高。

    然而老魏喷人一天要七八回,这是最起码的。但是有些时候喷的实在是太让人蛋疼,皇帝自己玩鸟怎么了?玩鸟算个什么大事儿?!玩鸟而已嘛!

    还是马周有水平,喷的天可汗陛下整天就在琢磨:这货今天又要从历史典故里拿出什么反面例子来打朕的脸?

    薛大鼎也不是随便想想的,固然民部肥缺很好,但容易得罪人。要是没有天王级靠山,很容易下台。河东薛氏是想靠着温彦博搞一搞,当然长孙无忌也是可以的,但是因为杜如晦又给房乔做了副手,这事儿就不好弄,所以长孙无忌被放弃了。

    但是光靠温彦博一个人,没用。

    再一个,河东薛氏是吃过突厥人苦头的。而温彦博当年和魏征在大朝会上互喷的结果就是,李大亮这个猛人,直接把温彦博打成了“人奸”。

    当然温彦博也不是没想过打击报复,可问题来了,凉州都督,是那么容易打击报复的吗?

    再一个,李大亮在凉州任上,成绩漂亮的让皇帝都有点不忍心继续压制他,拿他当海绵。可是一想到皇位的稳定,一想到自己的爸爸还没死,皇帝就继续忍了。然后还派了李勣过去做陇右道黜陟大使,吐谷浑的最后一点手尾,总归是要做完的。

    温彦博搞不死李大亮,名声上就有了瑕疵。作为中央的主要领导,你居然连个地级市的逗逼也搞不定,太窝囊了。失败!

    所以河东薛氏情感上来说,不想和温彦博一起玩,从理性出发,温彦博现在毕竟不是天王啊。

    “呃……吾与伯舒兄,神交已久。”

    张德老老实实和银楚说道,一旁薛大鼎正在喝茶,地方主官,陪同嘛。他虽然知道张操之是个道德情操略底下,而且跟不少美少女不清不楚,但也知道,张操之的品位档次,非常的不错。

    毕竟像十六七岁的少年郎,能够出门之外不乱搞男女关系,真是不容易。

    不过薛大鼎有点懵逼的是:卧槽这货居然和突厥公主也有关系?

    虽说之前是有一些东瀚海都督府的人来沧州打秋风,可那不是同僚之间的友谊互动嘛。现如今,怎么就看上去恋奸情热的样子?

    薛大鼎纹丝不动,喝着茶,掩饰着内心的疑惑。

    “神交?予在长安,听闻张郎同太子殿下暧昧,多有传闻张郎以色娱人,怕是有些偏好。长孙伯舒英俊风流为人潇洒,又是皇亲国戚,更是当年长安第一翩跹少年郎,如今却又和张郎这般密切,连这等私密事体,也说与汝。莫非……”

    噗——

    薛书记口里的茶还没咽下去,就喷了出来,一把年纪咳的眼泪水都狂飙。喉咙里就像是有猫爪子在挠,难受到了极点。眼珠子鼓在那里,怕不是立刻就要被呛死。

    张德见状,连忙上前给他抚背:“薛公,薛公,薛公无碍吧!”

    又是拍背又是抚胸,平复了好久,薛大鼎才活见鬼地瞪圆了眼珠子看着张德:“操之,汝竟然与殿下这般熟稔?”

    其实薛书记真正想说的是:你特么居然连突厥公主都勾搭上了塌?

    这不明摆着的吗,银楚完全没有把张德当外人。当然了,薛大鼎一把年纪,当长辈看待也没什么问题。再说了,河东薛氏一开始是没想着薛大鼎还能再****一把的,结果没想到的是,张操之到了河北,这世道真是变了。

    所以,薛大鼎是薛大鼎,河东薛氏是河东薛氏。固然薛大鼎对河东薛氏有割舍不开的情感,但个人和张德之间的联系,就是一根绳的蚂蚱。

    他和张德一起完蛋,牵连不到河东薛氏,这就是现实。

    “唉……一言难尽。”老张感慨万千,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薛公,赛马害死人呐。”

    所以说,要严厉打击非法飙车的行为。骑马太快也会出问题!

    薛大鼎虽然不知道赛马为什么能害死人,但很显然,张操之和瀚海公主之间,肯定有赛马这种事情做为羁绊。

    否则张操之不会这么扭曲。

    “银楚,吾不好男风!”

    张德瞪了一眼银楚,既然都这么洒脱了,他也大喇喇地盘腿坐在暖垫上,“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纯洁的友谊!”

    “呸!说的那么好听,太子你怎么说?”

    “……”

    “我跟太子是清白的。”

    不对,什么清白的。

    “我跟太子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不好男风!”

    他再三强调。

    薛大鼎在一旁眼眉微挑:“操之,好男风并无不妥,何须这般偏执?”

    “……”

    卧……槽。

    费了老大劲,终于让一把年纪的薛书记和略有酸气的银楚从好男风这个问题上转移开,他实在是懒得解释这些东西。

    “新罗诸事,吾自是有些门路。”

    聊到了正事,银楚倒也没有撒泼,这一点,她和安平一样,是个讲道理的。而且她比安平胸大,这一点更加难能可贵。

    银楚说罢,看着一脸疑惑的张德,笑道:“突利可汗时,薛刺史亦知此间道理吧?”

    “老夫确实有所耳闻,不过如今得以确认,老夫亦是有些讶异。”薛大鼎抚须对张德解释道,“彼时突厥未灭,高句丽经前隋征辽,亦是元气大伤,不能南侵新罗。金白净虽面朝北称臣,然则和突厥,亦是有联系的。”

    听了这话,张德就明白了。原来如此,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摇摆,人之常情。新罗这也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了,可以理解。

    “然则突利和劼利背道而驰,彼时辽西以北,多是突利之人。故而金白净所联之人,便是突利。不过,突利早亡,不能震慑高句丽,故而金白净在武德年,亦是失了些许土地。”

    河北道对朝鲜半岛的行情,一向了解。再一个,金白净算是有点能力的。要是没能力,一把年纪垂垂老矣,又没儿子,还能把王位传给女儿。当然了,固然有臣子们对国主很是看护,但就金德曼那现实问题,主弱臣强,不管臣子们曾经对老国主多么忠心耿耿,将来一定出问题。

    为什么?!中国辣么长的历史里面,举多少个栗子都行啊。

    不是臣子要逆天,就是皇帝要反杀,爱恨情仇,然后给几千年后的逗逼编剧们改变成言情剧。

    中原王朝的历史,就是一个社学会样本的资料库,太特么丰富了。

    “这和银楚又有甚么关系?”

    薛书记这个人很大度,器量也好,虽然他不也不好男风,但他不歧视。虽然他知道张操之跟瀚海公主肯定不清不楚,但他也不说。

    总之,作为家长的话,他一定很开明。

    “殿下乃阿史德所出,突利之母族。依突厥旧事,突利一脉今或是败亡,或是归顺入唐为官。则突利可汗一系,亡矣。”

    简单点说,突利可汗的子孙们,放弃了对他的政治遗产。当然了,突利的那点政治遗产,遇上唐朝灭亡还有点意思,就现在李董大杀特杀无人能制的状态,政治遗产就是政治毒药。

    估计突利的子孙和亲戚,都会捏着鼻子大叫:离我远点儿!

    “所以……银楚现在顶了突利的位子?”

    应该是这个意思吧。

    “新罗番邦,焉能分清草原之民情。”银楚她骄傲,然后吃了一口茶,淡定道,“予便是自称突利旧部之首领,新罗王亦不能察也。”

    这倒也是,其实老张也不是很清楚新罗那边到底是个什么行情。金德曼这个女王要是跟他说她其实是做了变性手术,他也没辙啊,难道还能去验证?只能别人说什么是什么,自己得动脑子才能判断。

    银楚的路数也很简单,放一千五百年后,这玩意儿叫诈骗。如果银楚的故事讲的更加完美一点,这叫全套诈骗。再如果银楚的坑挖的又深又隐秘,这叫全程诈骗。

    这么漂酿的女孩子,什么时候走上了这条艰辛的道路?老张不由得感动了。

    “唔……如此说来,若是东瀚海都督府出人,只需突厥旧人,便是无事。”

    张德思索着说道。

    银楚掩嘴轻笑:“若只如此,予何须自夸?新罗国内诸事,吾自有舆情掌控之所属。予在诸部,岂是个摆设?纵使不能持突厥大可汗金箭,只凭予瀚海公主及东瀚海都督府都督的身份,若要新罗王遣密使同予相商互贸,其便不能拒。”

    这么牛逼?!是不是真的啊?!

    听到这话,薛书记就假装自己捂住了耳朵,什么都没听到。这小女子真是大逆不道,搞得好像东北你说了算一样,被皇帝的人听到了,小心整死你。

    然后薛书记突然眉头一皱:老夫就是皇帝的人啊?!

    当然薛书记没有参银楚一本,今天反正官面上是东瀚海都督府来沧州搞点创收,引导沧州人民群众战天斗地发家致富……

    都督府采办的那点东西,不是在幽州就是在沧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别了薛大鼎,狗男女立刻找了个宽敞的院子,然后洗剥干净,干了个爽。

    榻上搂着银楚好一会儿,张德才问道:“银楚,汝当真对新罗诸事熟悉?”

    手掌游走抚摸,突厥小娘散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散发出淡淡的安利牌洗发水的香味。

    北地艰苦,只是银楚却也不是个弱女子,风吹日晒,还能保证自己的肌肤更绸缎一样丝滑,真心不容易。一般女子,只这狂风卷黄沙,哪有好皮肤的。

    银楚慵懒如猫,将他手掌摁在丰硕之乳上,这才带着倦意道:“新任新罗王金德曼,武德八年,我和她见过。”

    嗯?!嗯——

    老张虎躯一震,什么鬼?!

    打了个呵欠,银楚撇嘴道:“其父自创‘花郎’,有类中国之先登勇士,游历者甚多。必是高句丽正值****伤口整顿国内,新罗虽偶有失地,亦侵略若干边陲小城。故而游历者经靺鞨人同行,便能及草原以东。”

    似乎是在回忆什么:“那时大室韦诸部,亦有勇士随行。”

    那个“花郎”好像真是金白净自创的,有点儿保皇党的意思,就是战斗力差了点。至少三大正义船队那边传来的消息,就是逗逼……

    “阿郎,真要经略新罗?”

    “你有所不知啊。”张德将银楚搂在怀里又紧了紧,让她整个人贴在自己越发宽厚的胸膛上,然后肃然道,“陛下欲取辽东,乃是国策。正如陛下欲取吐谷浑,亦是国策。”

    其实说给银楚听,就有点伤害她的个人感情,毕竟搞死突厥,也是国策。

    “图谋吐谷浑,乃是为陇右为丝路,进而屏障关内。”

    “妾懂了,这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银楚微微地摩挲了一下脸蛋,然后柔声道,“阿郎非是为新罗,乃是为将来辽东之变。如今,不过是先行布局。”

    “可以这么说。”

    的确可以这么说,但实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将来的辽东势力变化,依然只为一件事情服务。

    那就是,打造世界上第一台小霸王学习机。

    其他的,都是点缀,都是浮云。

    但是这些,张德是不能说的,谁也不能说。

    “阿郎,这一次,不知妾能不能怀上……”说着,银楚小手儿不老实起来,然后霞飞双颊柔声道,“听闻李芷儿去了登莱,怕也是有了这般打算,依妾之见,她定是要生下子女之后,再回长安。”

    嗯?!嗯——

    老张整个人差点炸毛,啥意思?!

    但是很快老张就失去了冷静,因为银楚的手实在是太不老实了。

    二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老张怕银楚冻到,就把被子盖住两个人,然后摩擦生热。(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7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