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七章 封建和建设

第四十七章 封建和建设

    太子南巡的重头戏,其中就包括淮南道西路,也就是申安沔光黄五州。而这五州,还涉及到一个小小的故事,关于李恪的。

    因为这货基本上就成了温度计,试探文武走狗们态度用的。当然了,这个温度计一般不塞嘴里不塞胳肢窝,塞的部位有点敏感,所以大臣们反应非常迅捷。有时候会突然跳起来,有时候会一脸的愉悦……

    首先大前年李董给李恪弄了个都督秦成渭武四州诸军事秦州刺史,当时是李靖刚刷完一波名叫吐谷浑的野怪,这货是蹭经验的。后来是李绩过去刷经验,他又蹭了一点经验。

    接着就是去年,征辽之前的一场大讨论过后,李恪又戴上一顶都督齐淄青莒莱密七州诸军事齐州刺史的帽子。当时杜构在登莱外号“立地太岁”,专治各种不服,平海寇的功劳,还是要给李恪这个十四岁骚年来一点的。

    而去年发生的事情特别多,尤其是河北道。比如说薛氏给薛大鼎不少福利,薛大鼎作为沧州书记,很快就要小步快跑成为中央的候补委员。同时征辽过程中产生的各种福利,除了河北道,就是河南道登莱一代吃的最爽。

    李恪一个十四岁的骚年,他懂个卵?皇帝给人一种错觉,这是要扶持儿子牛逼不解释啊。

    然而四大天王之一的杜天王,生怕张德搞错状况,偷偷摸摸约谈了工科狗。然后工科狗从大佬那里明白了一个道理,李恪虽然是李董的亲儿子,但他就是一员……炮灰。

    相较于李泰那种广大人民群众以及满朝文武大臣都要赞一句“你很有才华呀”不同,李恪给长安人民带来的只管概念就是:这货不老实。

    你特么可是前朝血脉,你居然还想蹦达?

    蜀王王府内的成员,既憋屈,又为难。憋屈的是他们没办法反驳,舆论始终掌握在别人手中;为难的是,他们就算能反驳,也不能反驳,因为“都督齐淄青莒莱密七州诸军事齐州刺史”这个概念,是代表皇权深入到了山东腹地。

    于是看上去好像是李恪捡到了便宜,而且是从大唐双壁和散财童子手中。然而不管是李靖李绩还是工科狗,都很清楚,这特么就是李董的那套把戏。

    老张明白了这个后,就知道,跟李董这个老江湖玩手段,重生十辈子也没个卵用。

    这就跟历史眼界和发展大势的判断无关了,纯属智力问题。

    老张知道蒸汽机会“污污污”地拉着车厢往前走,李董不知道,所以李董看到莫名其妙的东西,只能懵逼。然而李董虽然不知道“污污污”的蒸汽机车,却知道“啪啪啪”的鞭子声,玩人他内行啊。

    全家老小受惠于张操之,杜天王又跟张德细细地说了一些阴暗的事情,比如说,李董想搞封建,还特么是世袭的……

    而李恪,又成了小白鼠。

    相对于李泰那种一搞就是几十个州的封号,全国人民都知道这特么就是父爱如山。但李恪不同啊,他是哪儿有利润去哪里,比无脑点读机还给力。工科狗差点感慨一声“so-easy”。

    硬要说秦汉之后的中土是封建制,也不太科学,封建恨少,集权很多。中央集权制才是正经,封建什么的,纯属逗逼的玩法。

    但李董不同,雄才大略有思想,英明神武有内涵。他发现一个人单挑干不过一群耕读传家的渣滓后,作为帝国的最大流氓头子,李董突然觉得,为什么不然自己家里人专门去那些渣滓的地盘搞风搞雨呢?

    搞死那些地方渣滓后,社团的后来扛把子,可以再重新收权嘛。

    他自己是神操作,深信自己的基因牛逼不解释,然后琢磨着先弄死不服的,将来自己的儿子孙子曾孙玄孙,重新再玩“推恩令”,然后中央再集权。

    想法很好,然而李氏除了李渊父子,剩下的都是垃圾,包括李孝恭。至于李董自己的儿子,李承乾个暖男成天没什么想法,跟米虫似的,文会一点,武会一点,还会跳突厥舞,艺术细胞也有一点,但什么都会一点,也就是屁也不会……

    至于李泰,才华什么的放在一边,他的行事准则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我爸爱我。

    接班人问题李董意外的淡定,但随着财力越来越强大,他的控制欲和统治欲,终于可以付诸行动。

    房谋杜断日天操地长孙无忌,能在他面前说话的,都阐述过世袭封建的遗害。然而李董整个人都信心爆棚,一连串的胜利,让他已经开始有点刚愎自用的苗头。

    这种苗头,让武德年的老臣毛骨悚然,因为这很像一个人,这个人是第一任天可汗,姓杨名广,职业:皇帝。

    世家们需要抱团取暖,寒门的精英锐士,也开始了一场翻身重做上品人的投机。而投机看的不是长线,而是短线。所以,在大家都知道李承乾整个人都是“爱咋咋”的状态后,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地扑向东宫。

    当然,更多的原因是,真有才华的,早就被扔到朝廷里面做牛做马,哪里会给你在东宫蛰伏起事的蹉跎。

    马周马宾王这种案例,很少很少。再说了,像马周这种宰辅之才,就算没有因为张操之而误入东宫,总有一天也会崛起,成为大唐一颗政治明星。

    为了小霸王学习机诞生的顺利进程,作为一条有思想有道德的工科狗,张德不得不偶尔也投机一下,当然了,他自己是绝对不会愿意和李承乾在一起的,那很难受,浑身难受。

    所以,当小伙伴们中脑子还算灵光的,就走了张德的门路,加上有马周庇护,跟着太子南巡,也是一项资历。

    这种资历,将来再设天下诸道黜置大使的时候,他们作为幕僚佐官,是可以比别人优先一步的。

    京中选人像脱了缰的野狗,疯狂地跪舔忠义社成员,也是这个道理。

    而忠义社之中,除了勋贵子弟,还有富豪子孙。南巡用度安排,也是一项投机,除开广而告之的效果,最重要一点的,它会获得来自东宫的好感。这个好感折现的话,可能就是东宫采买之人,在位一天,就会选择某某家的物资。再折现的话,东宫挑拣吏员,或许就从这些的子弟中优先。

    然后,很多人就会洗白了。这是一个从低贱商贾摇身一变,变成统治阶级一员的优质路线。

    张德原本是想给李震和李奉诫铺路,按照李绩现在的节奏,十年八年是不要想再从皇帝那里交换什么好处。不过李震在咨询了自己的老爹之后,选择了放弃,显然,李绩整个家庭都要蛰伏一段时间。

    至于李奉诫,张德有点舍不得。和李震不同,李奉诫和他是真的情同手足,所以他舍不得的同时,还要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

    正如程处弼最后去安北都护府,其实也是程三郎自己的选择。

    沔州行,目标是汉水流域的资源,最重要的一点,汉水直通长江;次重要的一点,这里一大片,几千个湖泊,有一个名称,叫做“云梦泽”。

    在没有水泥,没有大型工程器械,大型作业船只,轨道运输之前,这鬼地方想要蓄水一样蓄人口,没有百年为单位的不懈努力,想也别想。

    张顗前往沔州,除了满足他自己的意愿之外。张德在这里同样有好处,这里的水力资源之丰富,如果能够利用起来,将会成为除辽西石城之外的,第二个煤钢工业体基地。同时,因为地处江水,南北物资交汇之所,通达京洛之地,这里可以作为新兴的城市来运作。

    给武士彟“围圩造田”的大礼包,同样试用汉阳、江夏,更是适合江南道的武昌。而一千五百年后,这个地方比工科狗想象的还要强劲。(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7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