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三章 苟富贵

第五十三章 苟富贵

    西郊学堂一期工程基本完工,亭台楼阁说不上,院墙池塘还是有的。作为全新的无业青年,老张闲来无事,给熊孩子们讲一讲造反的故事。

    比如太史公写的《陈涉世家》,其中有一句很有道理。

    苟富贵,勿相忘。

    哥们儿发了财,一定不忘了兄弟们。

    差不多一个意思。

    经过了一个月的认真学习,张德问新来的一批熊孩子:“陈胜吴广的故事,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熊孩子们回答的很清楚。

    “那好,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谁来回答?”

    熊孩子们都是抬头仰望着张德,眼睛闪闪发亮,显然他们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难点。毕竟,陈胜吴广为什么造反怎么造反,他们都知道了。

    老张一看熊孩子们一个个信心十足,于是微微一笑:“有人能告诉我,狐狸怎么叫吗?”

    “……”

    课堂很安静,孩子们很懵逼。

    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大楚兴,陈胜王?”

    很不自信的回答。

    这是必须的,毕竟,山长问的是狐狸怎么叫,不是狐狸怎么说……

    老张笑而不语,熊孩子们放弃了治疗。

    “好了,今日的课业就是这个问题:狐狸是怎么叫的。下课吧。”

    下了课,一帮熊孩子们都在琢磨:狐狸是怎么叫的?

    学堂外边,庞缺推着餐车进来,给孩子们发着午餐。食盒精美无比,然而装的大多是煎饼……

    “哥儿,今日讲了甚么?”

    “讲了故事。”

    庞缺问着要好的熊孩子,他读书不行,做煎饼却是行家里手。开发出来的煎饼种类,已经超过了十五种,很有天赋。

    作为一个智商分界线,庞缺对知识还是很渴望的。毕竟,山长说了,有知识才能有见识,有见识才能有进步。没有知识的,那是……牛。

    “陈涉世家。”

    老夫子说食不言寝不语,然而学堂随意的很,虽说也定了《中小学行为规范》,其中也包括了吃饭时候不要说话什么的。然而那是正式场合,同窗捧着煎饼果子互喷对方是傻逼,显然不在此列。

    “讲了甚么?”

    “苟富贵,勿相忘。”

    要好的熊孩子,含混不清地回道。

    “嘿,这故事好,当真亲切。”

    庞缺一脸的欣慰,让熊孩子们纷纷懵逼,不过见他快活地去了,却也没追问什么。

    收拾好了餐车,停当了下来,庞缺进了新设的纺纱厂。这厂设在了城内,多是长安和咸阳的市民阶层,也有渭河平原上那些富户的妻妾跑来打工,着实有些特色。

    到了厂内,有高壮的关西健妇,拎着粗大的棒子,见他便嚷嚷:“大郎送了吃食,这就回转了?”

    “听了个精巧故事,这便回来说给孃孃们听。”

    那健妇操着粗大棒子,将筒状的纱锭,从中间竹管穿过,然后挑起来,挂在架上。然后手拍了一下,一根粗粗的纱线,摸到了手上。嘴里撵了些许口水,打了个结,然后小心翼翼地过了一个铜环眼儿,并线的机子,就将三五七根粗线,滚成了一根。

    槽渠分流进来的水,也就将将能带动这么个玩意儿,想要和大河工坊那般,却是水力不够的。

    “大郎,甚么故事,你去了这么一会儿,莫非是个精短的?”

    又来两个胖大妇人,推着一个车子,下面有四个万向轮。这万向轮都是用的精钢,扔给钓鱼台工坊锻出来的。

    车子有四面铁皮,里面盘着绵软的松弛粗纱,乃是正宗的棉纺粗品。

    “俺就是精短的才稀罕。”

    庞缺说着,却听一帮妇人哄笑:“大郎精短倒是个稀罕的,精短也有精短的好,粗长的未必痛快。”

    “哈哈哈哈……你这老娼妇,变来取笑庞哥儿。”

    “你家老货也未必是个粗长的,怕不是三五七下就丢了的无能之辈。不若庞哥儿这般实在,乃是货真价实。”

    放肆的妇人们哧哧笑着,庞缺一脸的呆傻,傻呵呵地笑道:“那故事就一句话,倒是有些个趣味哩。”

    “咦?哥儿甚么故事?”

    庞缺想了想,便道:“说的是前朝始皇帝的事情。”

    “甚么事?”

    庞缺穿好了工装,一本正经道:“狗互跪,互相汪。”

    “……”

    “……”

    “……”

    门口看大门的几个老哥一脸懵逼,他们都是京中二县衙门介绍来的。自然不可能目不识丁,甚至还有在公门操持过刀笔的,这回过来,是为了老来混个温饱,给儿孙再添个三五亩关洛良田。

    他们本来就竖着耳朵听听有个什么讲头,哪里想到庞缺这么一开口,便是车间外面一阵哄笑。

    富户家的妻妾还不至于明白甚么,只那些城西坊间的女子,刀枪棍棒会一些,经史子集听一些。别的不去说它,这“苟富贵,勿相忘”,长安女子,总归是知道的。

    数代风流的地界,哪能和别处一般无知?

    本来就是寻开心,却是开心到了无以复加。

    “狗互跪,互相汪!”

    “哈哈哈哈哈哈……”

    这便是个玩耍的事情,本来也不曾如何。只是没想到,长安的本地人一回家,就跟丈夫说了这个。

    男人们一天忙活下来,也是累的不行,听了个笑话,也是大乐。第二天,便跟兄弟伙们说起这个。

    于是短短三五天,长安都知道了这么个笑话。

    只是这笑话平头百姓觉得好耍,可那些个老夫子们,却是炸了毛一般,揪着不放啦。

    “有辱圣贤!有如斯文——”

    十八学士活着的,有好几个跑来喷,其中就有孔颖达。

    孔祭酒恨不得一刀捅死张德,这个王八蛋现在就是他的黑历史,教育和文化生涯中的小黑点儿。

    较之皇帝陛下杀兄宰弟且为乐,不遑多让啊。

    “市井之言,何必计较?”

    太宗皇帝也是不爽的很,自己现在一大把的事情要干。大兴土木外加杀猪,花钱如流水一般,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它根本就是个屁。

    然而夫子们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个鸡毛蒜皮的小事,重点在于,梁丰县男在西郊搞的那个学堂,要是能把它给弄垮了,这事儿就算停当。

    再说了,以前还不觉得如何,可今年的事情,让夫子们背后的世家,都感觉有点不对头。

    比如说这招工,它怎么就好像是照着大河工坊的套路来的呢?工匠也要培训了?还师法先贤,这不是扯淡么?最重要的一点,世家们想要塞几个家生子进去,结果发现来一期考核都过不了。

    重点在于,华润体系压根就不认你的什么狗屁师徒传承。你便是一无所能,仿佛白纸一张,也是完全没有干系。来了,培训一个月,然后有老司机带着上岗。三个月试用,六个月学徒工资,然后转正……

    外人根本没办法插手。

    你精巧织女如何如何,来了这个体系中,你也只是依葫芦画瓢,画不成葫芦娃,画成葫芦娃还要扣工资和奖金……

    再比如城西商号招募帐房管事,小门小户寻个体贴管家,如今也不去找甚么世家豪门出来的家生子。三四十岁小有名气的世家背景帐房,还真不如大河工坊同仁医学堂出来的。

    蚕食的过程并不痛,但这让世家感觉到一个非常糟糕的危机,不可调和不可逆转的危机。

    所以,防微杜渐也好,眼皮子急也罢,反正提前把张操之的手段给抹了,能拖几年也是几年。几年之后,兴许自家也有了本钱搞算学呢?

    京中算学,现在复杂的很,《九章》当然还得用,鸡兔同笼当然也是经典。然而王孝通老爷子的《缉古算经》,他自己都扔到茅厕出恭时候翻着玩,他徒子徒孙们,自然是有样学样。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诡诞的局面,尽管张操之并没有出现在国子监和太学,然而哪里都有他的身影……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哥早不在江湖,但江湖还流传着哥。

    逼格满满的,有木有!

    “陛下,防微杜渐啊!”

    夫子们提醒着李董。

    然而太宗皇帝忙着赚钱,对这些屁事完全没兴趣。毕竟,他修建洛阳宫,很多时候,还要靠京洛板轨还有洛阳商团。

    洛阳商团的背景是洛阳世家和东河南道豪门,其中的纽带,是京洛板轨的幕后黑手。

    已知的幕后黑手是梁丰县男张德,但为数不多的忠义社骨干很清楚,京洛板轨的最大幕后黑手,是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

    而且随着壮硕阉人康德的不断露面,忠义社的骨干们,也从张德那里大概接触到了一些信息。然后回去跟爸爸们讨论了一番,得出了一个结论:李董要迁都。

    迁都的花费,比征辽大多了。这涉及到大量的政治利益让出和吃下,更涉及到两地政经团伙的谈判,还有老大世族们的扯后腿。

    但现在不一样,皇帝有钱做罐头,有钱做罐头送前线,还有钱开矿,还有钱修宫殿,更有钱放高利贷……

    历史上有权的皇帝很多,但有权的时候还能有钱,并不多。

    汉武帝有钱,那是因为几代皇帝赞下来的家底,结果匈奴还没弄死,就基本败光了。到后来匈奴虽然弄死了,可写检讨诏告天下这事儿,可真是郁闷。

    天可汗一代也有钱,可那是因为他爹牛逼的无以复加,圣人可汗好不容易坑蒙拐骗偷外加装孙子装大爷攒的那点家底,杨广十年都没有,就败光了。更加逗逼的是,汉武帝败家,好歹弄死了匈奴,可杨广一个都没弄死。世家好好的,高句丽好好的,军头好好的……

    “朕焉能同汝儿戏!哼!”

    李世民恼怒地拂袖而去,这种神经病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去干。像张德这种小打小闹,有个屁的威胁,还是你们这些掌握话语权教育权的诗书传家更可恶。

    硬推科举的李董当然清楚这群神经病在反对什么,当年他们就是这样对科举横加阻拦的,而且即便是现在,给科举抬高台阶,也是各地世家做的事情。

    相对于世家,还是张德可爱一些。

    至少张德并没有给孔夫子语录做注释,而有些夫子,即便答应了注释会按照皇帝的意思来,但结果注释有好几万条,特么的谁去看啊。

    所以,皇帝高屋建瓴给“狗互跪”事件定了个性,这是人民群众自发性的一场喜闻乐见的大型娱乐活动,很好嘛,很具有大唐特色的帝国主义。

    很好地反应了大唐人民的精神生活,很丰富,并且充满了想象力。

    于是连小儿在坊内骑着竹马,也能嘻嘻哈哈地哼上一句“狗互跪,互相汪”。这识字效率,比什么都快。

    然而庞缺这个好少年,却并不知道自己的壮举,居然在朝堂上也是走了一遭的。他依然每天摊煎饼做胡饼,然后熬粥煮面蒸搞点,给西郊学堂的熊孩子们送午饭。

    他的老板张德,此刻正在忙着修建渭河平原上的一座全新工厂。

    奠基仪式上,张德热烈欢迎咸阳县主薄长孙淞,大表哥的族弟。

    长孙淞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指出,县政府一只惦记着人民群众的钱袋子。为了改善咸阳人民群众的经济,县领导决定,发力发展民营经济,活跃县域经济水平和范围。争取三年内,人民群众年收入翻两番……

    梁丰县男张德对此表示支持,并且由衷赞扬了咸阳县政府全体的决心,他表示,咸阳县砖窑厂的成立,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因为,咸阳县砖窑厂,不仅要造砖,还要造好砖。咸阳砖不仅要在县内使用,还要卖到长安去。

    并且,梁丰县男张德指出,咸阳砖窑厂除了造砖之外,更是引入了大量先进技术,乃国内国际领先水平……

    随后,在群众的热烈期盼下,张德发布了招工告示,搬砖工一天一百五十文……

    人潮涌跃,热情飞扬。

    老张看着长孙淞咧着嘴在那里笑,他不由得在旁边静静地发呆,前来搬砖的人搬的其实不是砖,而是寂寞。(未完待续。)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8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