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六章 半步人瑞

第五十六章 半步人瑞

    第一次和曹宪见面,张德对这个九十五岁的老江湖,只有一个印象。总觉得他好像是某部漫画里面跑出来的,后来仔细一回想,发现不是漫画,而是一部长篇动画片。

    这部动画片叫《海尔兄弟》,而曹宪长的和那个智慧老人超级像……

    宽袍大袖寿眉白须,总之,非常的仙风道骨,非常的有高人风范。站曹宪面前,仿佛一个不留神,这老江湖就要发功,传他百年功力。

    “大夫博闻广记,德敬仰万份,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老张礼数周到,像这样的老学究,必须得给面子,你要是在这样的老前辈面前装逼,搞不好会有人晚上扔死狗到自家门口。

    却见曹宪一派高人气度,虽然九十五岁高龄,却还是不需要旁人搀扶,手持桃木杖,上头系了个朱漆小葫芦,一步一摇晃,很是抢眼。

    朝散大夫上前嗯了一声,打量了一番张德,然后眉目间似有难言之隐。老张心想,莫非是卢氏让他过来做招牌,伤了他的心?

    正要宽慰两句,曹宪开口道:“老夫仆役吃住打赏,听说都是你包了?”

    “……”

    张德整个人如遭雷击,当时就懵逼在那里。

    你特么逗我?!说好的仙风道骨呢?!

    “啊?”

    老张感觉自己可能是最近有点累,工地床榻体力消耗极大,兴许是幻听了。

    九十五岁的曹宪啧了一声:“老夫这些人,如何安顿?听卢七所言,只消来此地头,总归无虞。”

    憋黑了一张脸的张德久久不能平静,不过最后还是挤出一个微笑,“曹大夫放心,包吃包住,包吃包住……”

    妈的,怎么感觉老子这里是黑心作坊,专门招不明真相的无知群众来上班?

    “那就好。”

    曹宪倒也爽快,进门之后,老眼一亮:“陆德明能有你这个弟子,福气啊。”

    之所以九十五岁的朝散大夫能眼前一亮,实在是因为这间给曹宪的院子,够大够敞亮。这也就罢了,贞观新瓷摆件有二三十个,八仙桌上随意地放着白瓷茶具,新炒南茶更是放在了茶罐中,看的一清二楚。

    九十五岁的曹宪心算了一遍,就得出光屋子里的用度摆件,就值五六百贯。

    “大夫过奖……”

    “呵,老夫亲历魏齐周陈隋,已非伪君子,小郎莫要和老夫吹捧抬举。”曹宪笑呵呵地一边拂须一边把桃木杖递给张德。

    老张接了过去,就见曹宪一屁股坐椅子上,然后拿起八仙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在茶杯中。不见什么斯斯文文的浅饮品尝,只是咕嘟咕嘟喝了一起,这才抹了一把嘴上的茶汁:“比那煎茶强了不知多少。”

    “茶叶管够。”

    “好。”

    曹宪点点头,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一脸日狗的老张心说这不对吧,给李世民解释生僻字的著名学者,是这样的?

    兴许是看出老张的疑惑,曹宪笑呵呵道:“弘文馆中多有以茶论道者,老夫每日翻书听那等言语,只觉口中几颗老牙,也要被酸脱了去。”

    “万物皆可入道,老大夫又非他人心肝,平白诋毁旁人做派作甚?”

    “哈哈哈哈,你又不是老夫心肝,怎知老夫不知旁人肚中之物?”

    “……”

    这老头儿有点意思啊。

    “老夫年轻时,也曾煎茶阔论,仿佛经纶皆在胸腹,恁地潇洒。只是见了几家高楼塌了,便是把煎茶的物事都一并送了人,从此吃茶只为解渴。你此时,只怕心中揣度,吃水不也解渴么?”

    “……”

    老子承认你是我的心肝不行吗?!你不但是心肝,还是蛔虫!

    曹宪又嘬了一杯茶,又摸了一遍胡子,这才嘿嘿一笑:“老夫作甚要吃茶?因为它贵啊。你可知道,在范阳,这么一罐茶,能换三只羊。老夫也没几年活头,烤了羊腿,也口中无牙,啃食不动。年轻时又爱吃羊,如今只好喝茶当吃羊,一撮茶叶,总能抵得上一只羊腿吧。”

    你是假的朝散大夫吧?!你他妈在逗我?!

    “卢七跟老夫说过你的事情,老夫在长安,也时常跟虞伯施、许延族诸人论及后进高才。说来也是让老夫感慨,不拘是刚直强悍虞世南,还是奸猾狡诈许敬宗,都把你当作他日魁首……”

    “……”

    看着曹宪意味深长的眼神,听着曹宪意味深长的语气,老张心说这特么简直日了哈士奇了,虞世南也就罢了,那是“老乡”,许敬宗这么个狗屁玩意儿,他什么时候盯上老子的?

    别看曹宪只说了这么两个人,但这是很有代表性的人物。首先他们都是弘文馆学士,其次都是“十八学士”,最后虞世南在十八人中是隐形第一,高于他的是两大天王房谋杜断,位列末席的就是许敬宗。

    曹老头儿话说的囫囵,却很简单地告诉张德,弘文馆中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不是傻子,既然大家都看好你,显然都是有所感觉有所耳闻。

    至于曹宪,他都九十五了,“十八学士”算个卵。

    咬咬牙再活五年,可以以“人瑞”的身份到处胡混,朝廷还得买单。

    “老先生,不知老先生来汉阳办学一事,京中可有议论?”

    闻弦知雅意,曹老头儿能跟张德说这么多,绝对算得上有良心的老知识分子。一般正常的知识分子,都是比大儒强一点。

    曹老头儿显然没有比大儒强一点,他要的是大吃大喝……

    一听老张改口叫老先生,曹宪又是拂须微笑,手指指了指茶杯:“茶水有点凉,老了,受不得寒。”

    “烦请老先生挪步,后院尚有建州武夷山特产。”

    言罢,老张连忙一手抄着桃木杖,一手扶起站起来的曹宪。

    一边走,曹宪一边道:“老夫江都人,小郎江阴人,算起来,咱们是同乡啊。”

    “……”

    卧槽,老子以为自己脸皮够厚的了,万万没想到九十五岁的人一旦无耻起来,竟然会这样的犀利。江都和江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中间隔了一条长江,长江啊!

    “德能得老前辈提携,实乃福分。往后桑梓之间,必有老前辈提携后进同乡的美谈啊。”

    “听卢七说,你很有钱?”

    我跟你谈情怀,你特么跟我谈钱?

    然而既然九十五岁的“半步人瑞”能这样开口,证明他也没什么太大顾虑。再说了,卢氏说动他,未必没有自己想来走一遭的心思。

    只见一老一少在廊下缓步,曹宪看着庭院中的假山春花,黄澄澄的春花又落在院中池塘,点了一圈圈的涟漪。不知是触景生情还是怎地,曹宪慨然一叹:“还是我大唐好啊。”

    “乾坤混一,南北太平,自是好的。”

    “那你还要染指文教,徒兴风波?”曹宪突然站定身子,那老朽孱弱的形象,陡然如利剑一样,挺拔高大!

    老张愣了一下,片刻,笑了笑:“老前辈以为如何?”

    “老夫不知。”

    后面的人见两人在廊下定住攀谈,便没有跟上去,也不知道一老一少在说什么。

    “不是说有教无类么?”

    “那也是在肉食之家有教无类。”曹宪语气并没有反驳的意思,只是坦然地像是陈述一件事实。

    “看来,老先生非是卢氏说动,而是想亲自来看一看。”

    张德听出了曹宪的语气,只这一个照面,他就知道,曹宪不是来兴师问罪,反而是跃跃欲试,想要一探究竟。

    毕竟是九十五岁的老江湖了,他哪怕说是谋反,朝廷也不会把他关在大理寺饿死。

    搀扶着曹宪的张德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残酷又非常令人佩服的事实,那就是,眼前这个略有佝偻却又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其实是经历了数个王朝的兴衰灭亡。甚至,他还眼睁睁地看着隋朝建立,隋朝兴起,隋朝统一,隋朝亡了。

    “老前辈。”

    张德深吸一口气,倒是有了几分狂犬病发作的气概:“我只想有朝一日,无人写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8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