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九章 经验

第七十九章 经验

    到入夏时节,沔州新修水库得到加固,工程发动民夫总计两万,其中一半是冲抵税赋的农户,另外一半是类似“木兰村”这种偏僻地区的在编山民。后者由长史府作保,出工水利可以在水库下方开辟新田,且依大都督府制,可免五年税赋。

    在此基础上,依托水库,出现了瓜豆棉麦间作套种的风气。

    这和以前河北河东劝农户种豆种麦不同,这次是因为李恪所在大都督府的“德政”,如此种植获利最大,风险最小,下山农户才主动种植。

    “今年豆饼价钱也涨了,一石两百文光景。”

    长史府计吏皮肤黝黑,面色老成但还是能看到年轻人的血气。虽然是个计吏,但因为经常下乡,腰间的横刀刀柄,早就磨的泛油光。牛皮线缠的刀柄,居然磨秃了。

    整个沔州长史府,只要是勤快的官吏,手上多半都有十几条人命。不是拦路抢劫的强人,就是不知所谓的无知獠人。

    “开春不是汊川县发了一场猪瘟吗?怎么豆饼还涨价?”

    “虽然死了二三千头猪,但今年肉价还在涨,而且现在长安猪肉紧俏。不但长安,有些西域胡商,专门等着火腿发卖,一条当年的咸火腿,在西域能换一匹敦马。要是心黑的,换一头骆驼也不是没有。”

    “长安要吃多少肉?”

    “生猪肉一天两万斤总是有的,使君,如今长安人家大不相同。九年的时候城内还有人种地,现在哪有这般落魄的。田亩多是盖了工棚,没肉可招不到织工,行市比咸阳那是强太多,更不要说太原。太原还有童工,长安若是有童工,多是牙行发卖的人头,清白人家,没这般心寒。也是如此,一日二餐,有肉的坊市就能凑足织机,苏丝蜀丝来者不拒,能顿顿有肉,算是一等一的有钱东主。”

    “眼下也就是吴王还在安陆,否则到了河南,种豆一年要缴六成的赋,划不来。”

    黄豆种植是相当划算的,除开说能吃一碗美味咸豆腐脑之外,粗制精制饲料,也是离不开黄豆的。实际上,豆粕不仅仅是猪羊牛鸡吃,类似煤矿铁矿,那些矿奴,补充蛋白质,多半也是这类货色。

    而且相对于稻米,比如说山区推广的陵稻,也就是旱稻,亩产不过是一石。但如果改种黄豆,套种小麦的话,普遍也能有两石。

    只是黄豆直接吃,放屁的效果太强烈,又胀气,作为粮食,是粗粮中的粗粮。

    “下走跑了二县,如今农户也知道结社之利。独门独户,算二百亩地,这几年的粮价,实在是卖不出甚么来。若是转包给华润号,省了功夫不说,华润号包税之余,自己还能做工贴补。算下来,二县农户的进项,要比邻州诸县高得多。比五都不如,却也不差别州治所小康之家。”

    “那不一样的。”

    老张摇摇头,提醒了一下属僚们,“沔州州县农户工匠能有这等收益,其根基,离不开大都督府、长史府、华润号等诸类大商号、漕运。本质还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长史府作保,拿华润号的‘有余’,补农户工匠的‘不足’。但华润号的‘有余’,相较于两京的‘有余’,那也是不如的。故,沔州及沧州登莱,非是常例,乃是个中特例,须区别对待。”

    属僚们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张德点点头,继续道:“将来你们兴许也有机会去执掌一地民政,时人常说‘百里侯’,就是一县之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也要忌邯郸学步,更不要刻舟求剑。”

    “下走明白,多谢使君教诲。”

    “谈不上教诲。”

    老张笑了笑,很是不正经道,“其实就是一个一点就透的道理。如今哪怕是羁縻州县的坐堂偶像,也知道猪肥了再杀,才捞的更多。那些个跋扈官吏,但有下手机会,便无所不用其极,吃相太难看。招来黜置大使,来连累亲族,累世不得做官,非是五姓七望,做这般的书香门第,又有个甚用?如今连内府的阉货都知道,想要赚的多,先得让人把船往漕运里开,等船多了人多了货多了,再来设卡收钱,既光明正大,又不沾罪过。”

    作为长史,他开这样的玩笑是可以的,可惜下属们只能打哈哈,总不能跟着长官说是是是,长官教我们怎么做官捞钱实在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吧。

    见属下们神色尴尬,老张也干咳了一声:“咳嗯,朝廷心腹,国家栋梁,诸君还需努力!”

    “下走谨记使君教诲。”

    长史府的例行会议结束,喝着茶的老张感慨万千,摇着头道:“真是的,老子传你们一点人生经验,结果开不起玩笑,忒没劲。”

    没劲归没劲,但沔州官吏以及沔州幕僚好用,倒是在淮南山南传了点名声出来。连獠人头领,寨子里有个营生,也琢磨着跑县城一趟,或是汉阳或是汊川,见了县内官长幕僚,嘴里叫着“大人”“阿爷”“老师”,着实让人尴尬。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獠人女郎当真是入骨的风骚,浪的厉害,便是有些千里做事的已婚小吏,也一时间把持不住。于是就有了什么“”的作品问世,好在张德自己五行缺德,也没好意思去抓什么“作风问题”。

    倒是为民族融合汉獠交融,无意中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獠寨的特点就是头人威权高,但这个威权在唐朝的国家威权面前,又成了狗屁。于是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獠寨是比“木兰村”这等山民,组织度更高,且使用率更广泛的打工团体。

    两年来也算是建立了口碑,为其背书的,正是沔州长史府及二县诸等非在编吏员。

    又因獠人的奇葩称呼问题,这些非在编吏员,时人便称之为“师爷”。

    沔州师爷除了周边地区的衙门大受欢迎,贸易距离千里以上的大商号,同样相当的追捧。年金给的极高,特殊的大单还有分红,这种变化,倒是非常符合市场的发展规律。

    而贞观二十三年夏至,正式开始征收漕运厘金之后,沔州师爷的需求量,进一步爆发。乃至发展成了多有借“沔州”之名的有实力冒牌货,这种情况也不是张德所能控制的,实在是漕运衙门转运大使及都水大使还有各商号、运河周边州县衙门、民团,或多或少,都有华润系的存在,而有华润系,就有真的假的“沔州师爷”存在。

    那末,船队上的“沔州师爷”到扬州发现收钱的“沔州师爷”是乡党、同窗、旧时同僚,这原本二十万贯的货,报成十万贯,或是十条货船报成五条商船五条乡民渔船,这也是非常科学非常合理的事情。

    “妈的,这人果然几千年都不会变的哈。”

    老张看着手头的消息汇总,觉得是不是到了冬天,就会突然冒出“公关”这个词来。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90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