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九章 激烈

第九十九章 激烈

    整个长安城都充斥着雀跃的气息,还或者的人瑞,大约也只能回忆起杨皇帝在位时的兴奋,第一个杨皇帝上位时,每逢外战,京中也是这般快活的。只是后来,杨皇帝就迁都了。

    听说李皇帝也要迁都,大约久住长安不宜居吧。有些人瑞如是想着,便眼见着一个坊内小学的童子,手中攥着哪家学社私印的“私报”,一边跑一边喊:“先生,先生,‘西秦社’找随行文书,先生可要去谋个差事?”

    咄!

    城西的常安坊内,大约是不如城东的,也不如定远郡公曾窝着的地方。这里的教书匠,是城西工匠凑钱请来的,却和平康坊的选人大不一样。

    只见他拎着一把宽刃剔骨刀,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拎着一只死狗,腰间皮裙早染了狗血,跨步出来吼道:“吵嚷甚么!要知礼——”

    啪!

    说完,他便将死狗摔在案板上,手中尖刀一甩,这死狗被钉的纹丝不动。

    “今天是吃桃花狗肉么?”

    那童子小声地问道。

    “不吃肉哪来气力?”横了他童子一眼,伸出手,“拿来。”

    童子将手中的“私报”递给了他,粗莽的巨汉挠挠头:“啊吔!‘西秦社’这是做大了啊,底下居然有一国为私产,当真富庶。怪不得要招募恁多文书,怕不是要自建个‘小朝廷’。”

    这话当真是“谋大逆”,不过却也见怪不怪,眼下这四方,到处都是“谋大逆”的言语。李皇帝想要抓,大约也是抓不完的。

    “十五郎,你说俺一个扶余人,怎么就跑来长安了呢。这‘西秦社’怕不是不要番邦小国之人吧?”

    “先生说的甚么话,你自有本领,黑齿氏还攀上了琅琊公主的高枝,又有邹国公保举,还怕没个出路?有道是怀才不孕不算什么,怀才不遇才是难处。先生若是去了西域,定能脱颖而出,能入了西军,还怕不能乘势而起?到那是,先生发迹了,记得提携我们这些学生……”

    “滚!甚么浑话!怀才不孕是个甚么!谁教你的?”

    “都这么说,平康坊的女郎,时常拿这等话去堵穷酸措大的嘴。那些个无胆无能醉生梦死的选人,算个甚么怀才不遇。还不如那些风流卖笑的,若是嫁人,好歹还能怀个人才。”

    “滚滚滚!”

    嘴里叫骂着,却又自己去挖了一坛桃花酒出来,这狗肉做脆皮的虽然好吃,但孩童嚼起来费事,若用美酒,那自然是不一样。狗肉先炸后蒸,用酒细细糟入味。爱吃甜的,便是个红烧狗肉;爱吃咸的,一把梅干些许万年青的干货,那滋味,着实鲜美。

    最要紧的,便是口中只剩三颗蓝牙的老不死,也能嘬上几口,入口即化,堪称是极品。

    “西秦社”这般大的动作,自然瞒不过人,便有人知晓,这“西秦社”居然颇有手段,请了薛氏子弟的薛礼,托了他酒肉朋友的邹国公府上大公子张大象,然后又借张大象的关系,找上了梁丰县男沔州长史张德,而张德,再帮他们联系了且末都尉程处弼……

    九转十八弯,但是值得。

    搭上了程处弼,立刻又搭上了李淳风。

    李淳风大手一挥,当年佛门大国健陀罗,便成了“西秦社”的北天竺据点。至于“西秦社”要做甚么勾当,赚甚么好处,那就是另外的事情。

    不过这样一来,倒也让人大开眼界,京中豪商如今跃跃欲试,举凡背靠宰辅级人物的大商号,都要效仿“西秦社”,不说回报如何,只说这名头,拿出去便能诓骗一箩筐的怀才英杰。

    我“西秦社”,有物业若干,其间有一国,名曰健陀罗,缺一护国猛士,愿以年薪五百贯聘之……

    多牛逼!

    别的商号,底下物业不过是长安几间店面,洛阳几片地产。但“西秦社”呢?老子在西域北天竺有一个国家,缺人手管理!

    最重要的是,商号不需要承担国家义务。健陀罗遭灾还是人祸,跟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保证产出大于投入,那么就可以继续维持。超出这个基础的任何国家义务大众道德,都是和“西秦社”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是比直接抢劫还要爽的行为,因为抢劫是罪……而抢劫还没这样干赚的多,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在长安权贵们讨论着北天竺小邦如何如何残破,应该如何如何管理的时候,洛阳城中,“雅俗之争”已经越趋激烈,群情沸腾,不输给长安人对西征的讨论。

    “我们时常讲,勤恳辛苦,年年有余。洛阳城、直隶近畿、河南道,不分工农多是如此的。可是,我们时常讲的,它就对吗?去年‘大兴号’是靠着贩运米粮入东都,大概是赚了钱的。可这钱,一半被吃了、拿了、要了……是‘大兴号’的人吃了吗?他们的脚力、护卫,干得多,总是要吃的多吧。”

    “不是!”

    新坊市的一处茶肆,说唱伶人的戏台上,李奉诫大手一挥,“不是的!被谁吃了呢?又被谁拿了呢?想必你们在座的,不管是哪家哪户,都是清楚的。权贵之家,豪门之户,尚且还要打点,偶尔还要喂几口吃卡拿要的,何况‘大兴号’这等没跟脚的?它不过是楚州的土财主罢了!”

    茶肆内鸦雀无声,李奉诫挽着袖子,又朗声道:“我在长安时,也学《贞观律》,也学《开皇律》,《开皇律》和《贞观律》是没有太大差别的,硬要说差别,大概就是捧着《贞观律》的学生,时常说治国当以法度。想来,我那些同学同窗,一定是相信法度的。可法度告诉我们,吃卡拿要是犯了罪,是要治罪的,那么,有人治罪了吗?”

    依然是一片寂静,但是,在座的人都是微微动容。

    “既然这法度不能治罪,便不能服众。总不见得,这法度还看人,凡是吃卡拿要的便不治,莫非法度长了眼睛,还能分得清身上穿的是官袍还是短衫?”

    台下哄笑一声,李奉诫却双手下压,然后接着道:“杜总统管了事情,新坊市也有公推众议的差人。可是,杜总统大约是不能活五百年,不能活一千年的。倘使杜总统真能活那么久,那应该不是杜总统,是杜神仙,比终南山的孙神仙要厉害,孙神仙到底只是在山里活的久,杜总统不一样嘛。”

    又是一阵哄笑,编排杜如晦,这是常有的事情。不拘是白手套还是商人还是中小贵族还是退役军官,这时候虽然在哄笑,却也在琢磨着李奉诫的话。

    只是李奉诫的话,被杜如晦听到之后,杜天王哈哈一笑:“俗、俗不可耐啊。”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90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