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六章 卫公人情

第三十六章 卫公人情

    死坐着等大老板放一马,到底还是让胖胖的卫国公有点不信服,如今社团的话事人是个什么性格,李靖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阿耶,我都这个年纪,再去做这个差事,还是大志举荐,这……传扬出去,不还是被人耻笑么?”

    李德謇一脸的苦逼,大概是被亲爹李靖给传染的,原本富态的身材,挂着个拍扁的胡瓜脸,顿时满满的苦相。

    “你啊,懂个甚么。”

    手持御赐拐杖,腿脚不便的李靖起身看着儿子,“三郎同老夫久不往来,这是朝野皆知的。只是,毕竟兄弟,难不成,还真能忘了旧年雍州?”

    “那……大人是要我做什么?”

    “不做也不行啊。如今想要扩充家世……也不消说甚么扩充家世,就说能开枝散叶福泽三代好了。侯令明这豳州无赖,不也服帖认输了么?兵部尚书当着,御前也颇有脸面,族中又有侯七操持物业,老夫也不敢去比个甚么河中金矿,就说这长安洛阳的‘持球’搏戏,硬货一年现吃十几二十万贯总是有的。这还不算其它,侯七是个人才啊。”

    “如今兵部包了大活计出去,听说关中各军府的将校尉帅,都寻了侯氏的铺面,颇能做帐。前些日子,姓钱的瘟牲查河南几个军府将校家里的账,有年过花甲的族长,当场被扒了衣裳,摁在地上打板子……”

    “不能逃税啊。”

    李靖感慨地说了一句,一旁李德謇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要是跑去河北河东,倒也无妨,可只要钱谷这畜生能伸手查账的地方,那简直了,没做账本事不通朝廷律法新制新规,还是洗洗睡吧,该缴的税,一个铜钱都逃不脱。

    而且钱谷还当真是条恶狗,给手下划了一条线,家资五千贯以上,从重从严。至于以下……没什么油水,爱咋咋,再说了,还有手持千牛刀的御前爪牙盯着。钱谷是知道的,自己主子要脸,你不能“祸害百姓”不是?

    当然具体操作和回报收益上来说,这就是“抓大放小”。盯着本质是不能看的,万一有人掐指一算,说这是皇帝老子见不得有人做大,所以故意搞你,这不是闹么?

    “也是老夫太谨小慎微,连累你们。”

    说着,李靖便道,“如今北地是不行的,尉迟恭主事,岂会给你们谋个前程。南方更不必去想,若说中意,还是武汉甚好,如今新选官吏,多出荆楚。时人常说甚么‘惟楚有才’,也是得见好处,吹捧两句。”

    走海上生意,南方东方都没机会,东海一堆的“王下七武海”,哪够塞皇帝牙缝的?至于南海,冯盎表示李靖你能赚到一个铜板算我输。建功立业更加不用多说,岭南建个屁的功?除非冯氏造反,然后才能用上李药师这把超级锋利的杀猪刀。

    以前想要盘一个百年家底,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横竖就两样东西:田和人。

    种地养人,养人种地,百几十年就成了一地大户一方土豪。再跟谁谁谁联个姻,朝中有人那就更好了,弄十几二十个读书种子,甭管有事没事,一开口就是“XX布衣”,谦逊有礼又有逼格,反正武侯也说自己“躬耕于南阳”不是?

    想法是好的,可眼下玩这种方法,等于慢性自杀。典型就是博陵崔氏,你人多怎么了?你地多怎么了?你鼓吹的知识分子多怎么了?

    李董表示朕这十几年又不是在划水,朕没有人?朕没有地?朕没有知识分子?朕不但有知识分子,还有先进的姿势分子。

    博陵崔氏为什么会跪?因为李董问他们:你看朕叼不?

    正常人回答都是“叼叼叼,惹不起惹不起”,博陵崔氏因为自家出了个反社会反人类分子,于是回答的是——不看!

    不干你全家干谁全家?

    博陵崔氏真个被干了,除了几场简直不值一哂的小叛乱,还有几十次简直跟笑话一样的行刺,根本就没人站出来说“老板你这样干不对”。

    说好的“五姓七望同气连枝”呢?

    事情出了之后,当年联姻博陵崔氏的几家,跑的比谁都快?就差大吼一声“报告政府,我要检举,我要告发”……

    被吓尿的不仅仅是某些拎不清且跟不上节奏的山东士族,还有当年跟老董事长打天下的老伙计老兄弟,至于跟李董一起玩并购混到点公司分红的,心里虽然也是糊涂,可他们没有太多想法啊,就一个念头:老板你说砍谁就砍谁。

    态度,态度决定一切!

    就这样的态度,哪个老板不开高工资?

    这是常识。

    连一向心大,比刘师立还心大的侯君集,如今都跟山东细犬似的,李靖这么个脑子灵光的,能不悟道悟禅?

    卫公平日里除了准备写本书出版,还琢磨着,是不是风头过去了,老板已经胳膊无比粗大,本钱无比雄厚,不必在意小猫两三只。

    粗俗点说,卫公只想对李董说一句话: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连续几年李董对卫公也就是拿来当军事顾问,这就很说明问题了。于是药师公也不是没有偷偷地晚上关门睡觉,嘿,猜怎么了?羽林军没过来打探。

    终于睡的舒服了哈。

    然后李靖就琢磨着,是不是得弥补一下对家人的伤害。有心去找张公谨的,怕被人误会,毕竟,城北张公美的掌握核心科技,万一被人误会是要偷技术,影响不好。而且琅琊公主殿下脾气暴躁,武力值又不低,素来对老公看得紧……

    当然了,毕竟张叔叔给李药师当过副手,老前辈有难处,自己还能坐视不理?

    于是张叔叔提醒了一下药师公,你这不是还有兄弟么?兄弟用不上,这不是还有侄儿么?你看我的侄儿,你的侄儿,这不是都在一条长江上混么?我侄儿在武汉呼风唤雨很牛逼,你侄儿也不差啊,在扬子县也撒豆成兵啊。

    李靖一琢磨,对啊,老夫侄儿还不少呢。

    然后先迂回找上了扬子县李县令,李县令表示:我跟我爹闹翻了,已经分了家,伯父你是知道的。不过看在伯父的面子上,我找我兄弟打个商量就是。

    于是老李就找上了他三哥李大志,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看伯父家里这个情况,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

    李大志也很爽快,毕竟是自己兄弟帮忙牵线搭桥,怎么可以跟别人一样对待,还讨要好处勒索钱财?于是就说:只要你帮忙跟张江汉联络感情,这事儿包在兄弟身上。

    毕竟,新设的朝鲜道,特么的也有华润号啊。不但有华润号,特么黑齿部的少族长,居然还是华润号的员工,这上哪儿说理去?

    弯弯绕绕,总算是把事情办成了,然后就有李大志跑去马周那边亮个相,给牛进达求个情,然后抱住皇帝老子的大腿,一副感激涕淋的鬼模样。

    朝鲜道新置,位子多的是,但位子多归多,哪个位子有的捞,哪个位子是劳累命,还不是老板一句话的事情?

    现在老板把事情扔给马周为首的“秘书团”,马周又要主持工作,又要牛进达、李大志的支持,自然是行个方便。

    “如今前去辽东、朝鲜,有甚体面差使,全赖马宾王,至彼处,多看多听,有甚么不可琢磨的事体,扔给旁人就是。”

    药师公抖了抖肚腩,觉得能有现在的行情,也算不错了。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2929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