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五章 人在江湖飘

第七十五章 人在江湖飘

    贞观二十二年二月长安城的奇葩风气,让窝在武汉隔壁“监视”张德的郧国公张亮表示太欣慰了,老夫他娘的真是人才!

    论起认“干儿子”的本事,谁比得过张亮?当年跟赵郡李氏分道扬镳,张亮一身绿装天下皆知,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愤怒,总之,当时张亮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也因为日子不好过,他收一堆“假子”的事情,就算是这么揭过去了。

    十年弹指一挥,到如今又变了模样,张亮存下来的百几十个“假子”,还真是有了点用场。

    当年张亮还真收了一些年纪小才几岁的小屁孩,并非全是那种扔出去就能砍人的亡命之徒。

    而这些小屁孩,还真是有不少荆楚人士,跟武士彟这个老家伙还能沾点干系。当年武老头被李董逼着做打手,干豪强的时候,有不少豪强之后,就彻底树倒猢狲散。其中的猢狲,就落在了张亮手中。

    现如今,长安城内要办学,甭管是什么行市吧,郧国公表示老夫扩充家业就在当时!

    反正老板也不管。

    “大人,如今长安比不得从前,纵使长乐殿下受二圣隆宠,可到底也只是个公主,即便办学,也未必是个长久的事业。此去长安,前程难料啊。”

    张亮的“假子”遣散了不少,但小屁孩就没必要遣散,他虽落拓了,可养活几张嘴有什么难的?养在身边的“假子”还能当帮手用,嫡亲儿子张顗遭受一连串的打击之后,大概是一条路走到黑,尽跟张德厮混,全然不理会张亮的一系列安排。

    如今在张亮身旁尽孝的,多是一些旧年豪强之后。十年一晃,“匪气”尽退不说,因为读书,还多了几分书卷气。

    不过腰间总是有一把短剑或者横刀,想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嗳,你们莫要以为为父是要祸害你们前程。旁的公主不好说,长乐公主,万万不可以常理而推论。莫要以为这个公主是寻常‘和亲’用的帝姬,否则,岂能这个岁数,还不下嫁王子公孙?”

    作为李董的忠犬,张亮在大部分时候表现的都是没有逼数的,唯有给李皇帝挡枪,那是说一不二。

    怕死鬼虽然怕死,正是明白怎么做才能把这条小命续的更长久一些。

    “大人既然这么说,想来长乐公主必有特别之处。”

    “老夫不会害你们的。京城已经传来了消息,隆庆坊整个一坊之地,都成了长乐公主的私有地产。绝非是传言的‘汤沐邑’,而且隆庆坊改制为隆庆宫,也是由女圣娘娘下旨特许,恁大地界,若是扔到西域,可谓‘小邦’,蓄纳数万丁口又有甚难的?”

    说到这里,张亮目光闪烁,压低了声音,“尔等在武汉也是求学多年,就没听过甚么风声?为父旁的也不算计,只这隆庆宫的学堂,它必然是能成的。二圣不支持,武汉也要支持,懂?”

    一众“假子”顿时反应过来,然后道:“大人教诲,儿子铭记在心。今日,便是楚才入京。”

    “好!”

    张亮听了欢喜,立刻拍手称赞,然后笑道:“只要混入隆庆宫,若是能混个教授自然更好,若是不成,做个学生又有何妨?到时候科举下场,有了长乐公主的名头,这不比为父要强得多么?须知晓,老夫在这‘湖北’地,可没甚跟脚,说不上话的,跟着老夫,是连累了你们。但去了长安,却能脱胎换骨,你们到了隆庆宫读书,就当是预科,只为他年榜上有名是了!”

    “儿子谨记大人教诲!”

    作为一个“失势”且“失宠”的贞观勋贵,张亮这种做法不可谓不对。他老板现在横推北地镇压中原,除了武汉不能直接干预,连江淮、江东,嗓门比武德朝大了何止几百倍。

    这光景,老大勋贵想要扩充家业,还想着隐藏人口吞并田地,那就是自寻死路。而且身在“湖北”,张亮心知肚明,这世道,最恨土地兼并的不是李皇帝,而是武汉那帮牲口!

    会咬人的狗不叫,张亮比长安那帮不服气的鳖孙可是眼睛亮多了,他很清楚武汉这帮牲口一旦发狂,是何等的震怖天下。

    好在他跟张德的“交情”也算不错,而且亲儿子张顗跑张德那里根本就是个根本小弟,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张公子愿意“纡尊降贵”给人做小弟,张德都不会拿张亮当垫脚石。

    没有意义。

    所以,作为一个在王世充严刑拷打之下“苟且”过来,还把赵郡李氏顺利撇掉的老江湖,张亮琢磨着想要壮大自己的家世,以前的路数是行不通了,走武汉那条路,搞不好会被老板直接弄死,转念一想: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啊。

    横竖国朝用人,现如今都要考试,科举仕途正当其时,连魏徵这山东人养着的门面也不敢吱声,可见这科举之路只要运作的好,几个进士入朝为官,还不能让家族“兴旺”起来?

    和别的老江湖不同,他张亮“儿子”是真的多,机会自然也就更多一些。

    反倒是当年那些“明哲保身”或者“修仙避世”的,这时候收“假子”也有点来不及了。

    郧国公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知道长乐公主一介女流想要染指“劝学”是要承担风险的,京城固然没人敢扎刺,但落实政策搞不好就是“阳奉阴违”,或者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对张亮来说,这时候谁拖长乐公主殿下的后腿,谁就是他张某人的敌人。

    于是乎,长乐公主还没决定是盖幼儿园还是盖大学呢,张亮就先托了几个老哥们儿,在京城给女圣陛下上了个奏疏。

    不几日,洛阳就开始有人推动一个议题,那就是长乐公主在隆庆宫的办学,它正义啊,它正确啊,它正人心啊,所以,得支持得故意得给政策。因为长乐公主殿下一片公心,这是回报朝廷回馈社会,这简直是贤良淑德天下无双。

    “长乐殿下一片公心,办学招生一视同仁,可谓大公无私!如此,我以为,长乐殿下所办学宫,可谓‘公学’。”

    有人这么吹着法螺,没多久,“隆庆公学”以及“长乐公学”两个名字就流传了开来,导致京城中有些不得志的“青年才俊”也来了精神,琢磨着老子这才华不能荒废了,得去故都长安施展施展。

    反正听说是“公学”,想来是个人就能去碰碰运气吧?京城求学机会辣么小,想要科举之路上遇到“知己”,难度系数实在是太高。

    长安城内办新学,还是“公学”,朝廷怎么着也不能否了自打脸吧?

    于是,饶是知道江湖流传巴蜀、荆楚二地“才子”更吃香,洛阳来的“才子”也决定碰碰运气。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8271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