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章 心态

第六章 心态

    武汉,江汉观察使府在征收夏粮之前,又开了个会,表面上是说防汛抢险工作指导。但这几年武汉因为持续投入修筑堤坝,加上公安县大量“移民”到了沔州、鄂州,每次襄州保江陵泄洪长江,也不会影响到武汉。

    粮食丰收连续五年增长这种光辉成果,只是被武汉工商贸易的“过度”发达给掩盖了。

    “都说说吧,工部、礼部那里传来消息,朝会公议已经过了。弘文阁拟了条陈,内府也有皇后点头。中牟县的粮商,已经把款子集中到了京城,就等皇帝一锤定音。”

    “保利营造已经接手印刷票证,第一批就是五十万贯。”

    “五十万贯,五十万贯都够灭突厥两回半的。”

    “说这些有的没的作甚?天竺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咱们不知道吗?自高达国王子归国为叛军戕害以来,东天竺已大不如前。‘东河’十余国混战,天竺贵种,多有前往泥婆罗及勃律避货。这些贵种有多少家私底蕴,不必多言吧。”

    “嗯。”

    众官僚都是连连点头,实际上武汉官商集团总体而言还是相当小心的,并没有在国内如何“兼并财富”,基本上国内的手段,都很和平,是符合法律法规的。但在国外,就是两回事,海外庄园经济的“萌芽”,就是诞生在武汉和苏常边缘土豪的手中。

    想想也是正常,苏常那些有钱却没有社会地位的“地头蛇”,其扩展家族进入帝国上层建筑的通道,基本为江南世族垄断。这多么年,真正混出头的,也就是江水张氏这一支“寒门”。

    可要论掌握的生产资料,积攒的现款资金,苏州陆氏再拼三辈子都没可能和张氏相提并论。

    但张德他那个死鬼老爹张公义,就只能是“寒门”小宗长,最多跟长孙无忌的连襟能攀点交情。可陆氏就是典型的地方世族。

    这就使得,有些和张氏一样的“寒门”,就选择了另辟蹊径,然后以待时机。

    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海外搞庄园经济,一年两年看不出效果,但五年左右,做大了就有两种情况。一种么,地方为了安定,先行招安,给个编制,进入国朝序列;另外一种么,那就是上黑名单,说你是“XX寇”,这时候,就要在海边做一场。

    “寒门”要是打输了,那就是进医院。

    “寒门”要是打赢了,那就是进法院。

    当然了,中原帝国嘛,进法院又不一定讲法律……

    通常情况下,能打的牲口进了法院,那都是好吃好喝供着,然后还给个官做。扔边远山区,这玩意儿就是羁縻州县的壳子,爱咋咋。

    只是因为交通运输工具的大发展,社会关系的大变化,导致了一个微妙的结果。别说武汉这些土鳖,就是苏常那些老牌“地头蛇”,突然发现,老子做出口贸易这么赚,还要啥自行车?

    财富累积的效率,比国内种地强了何止十倍二十倍。

    国内种地,你特么还要担心税赋担心农户不好好伺候。在国外,不好好干活……洒掉,统统洒掉。

    剩下来那些好好干活的,那都是好牲口,一只能卖不少钱呢。一匹突厥敦马才几个钱?现在连八贯都不要。一个好好干活的人形牲口,那都是五十贯一百贯的喊价。

    腰缠万贯不算本事,庄园里塞五百奴工,你就是大哥!

    甭管是不是啥软弱性还是猥琐性,总之,东南沿海的土豪,但凡发了大财的,头一回没有想着“衣锦还乡”。

    因为实在是太他妈赚了……真不想让人知道。

    风险是有,可当老板的难不成还去海上漂?抱住了三大“真理”的真·大腿,所有海贼都是弟弟。

    经年累月下来,扬子江两岸大部分达标的“寒门”,在千里石塘一路向南再向西的掠夺中,其累积远超五代人十代人的努力。因为,他们掠夺的,恰好就是那些番邦小国五代人十代人的棺材本。

    而现在,朝廷特么的要去北天竺浪了……

    当然了,朝廷没说要去浪。是京城那帮狗娘养的要去浪,把朝廷给拉下水了。

    连侯君集这么下贱的老牌勋贵,祖传的侯氏招牌,在西天竺弄了俩小邦当产业,也是低调的不行,生怕被同行知道。其中厉害,谁能比侯君集感触更深?

    “现在兵部也要办学,想来也是侯尚书早做谋划。”

    “‘葱口’用兵,有一二千就能轻松进入天竺。加上勃律山口,只要驼队、牛队、马队不缺,粮秣还是能供应上的,只要站稳脚跟,出二三百庄园不成问题。”

    “甚么二三百庄园,李道长在北天竺早就盖了个乌堡,西军‘剿匪’过去的时候,能藏兵一千二,不算辅兵辎重。放天竺,已经算是一国。”

    胜兵一千二,扔天竺土王里面,都算是中等偏上。因为天竺传统并没有像中原那样“编户”,为中国认可的“建制”,并没有存在过。它更像是乱七八糟凑一块的“会盟”,而盟主就是天竺共主。

    但大小土王土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正经服帖戒日王朝的,能有一成就算了不得了。大部分时候,就是上缴一点“保护费”就算完事儿。

    这就出现一个很微妙的情况,唐军虽然当时“剿匪”就扔了一千多,实际战斗人员也就是两个加强团,大概六百人左右。但居然就出现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现象,然后导致了“威震天竺”。

    若非李道长赶紧叫停,怕不是分崩离析的天竺,就要在这种外力的威胁下,再一次抱团“统一”。

    最后“剿匪”的西军捞了点好处就走了,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一次把天竺有生力量全部打死。

    这次很微妙的“剿匪”,并非没有导致天竺有识之士产生危机感,但正所谓异端比异教徒更该死一样……天竺老铁们也很懂“攘外必先安内”这一套,先自己在东北玩泥巴,管唐人要干啥呢。

    于是就出现了很诡异的事情,有的唐人比天竺老铁更担心他们的生存环境。比如说武汉的小哥哥们,恨不得给天竺废物们两巴掌,你们他妈的能不能长点心?有人要来干你们啊,干你们啊!

    然而武汉小哥哥们又不能真的去拖祖国后腿,毕竟人均收入超过了国家平均线。但现在的问题是,京城的贱人居然超过他们……这就很为难了。

    “我看也不必担心,朝廷就算要把天竺当粮仓,那要几年?三年?五年?十年?其中变数极多,国朝西疆丁口又不多,这光景,也就是抢钱抢粮抢女郎那一套。你们与其羡慕嫉妒恨,倒不如琢磨一番眼门前的,如何让把江陵人沉扬子江喂鱼。”

    观察使府的幕僚们嘴角抽搐,听自家老大讲话,就是刺耳扎心啊。

    老张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环视一周,继续道:“江陵那只‘忽律’又不是跟荆襄人一条心的,他是外来户,荆襄人的死活,干他屁事?这光景,京城的人有事情干,不来捣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指着天竺成粮仓,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倒不如趁此机会,跟荆襄的老乡,好好讲讲道理,咱们也很久没跟别人讲道理了。”

    江陵的“忽律”,指的就是张士贵,他诨号就是“忽律”,也就是鳄鱼的意思。但吃相却极好,跟大鳄不沾关系,即便是张德的角度来看,张士贵也是上等好官。

    当然了,非法穿越之前,老张也不是没看过《薛刚反唐》《薛仁贵》啥的,张士贵整个一智障反派……

    老张跟江陵的“忽律”也不是没有共同语言,比如说,张士贵很忠心,他很想效仿武士彟打击豪强,而巧了,老张也很忠心,也想打击张士贵治下的豪强。

    

  http://www.longtengku.com/8/8724/87264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ngtengku.com。龙腾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ongtengku.com